乖好爽等会就不疼了_木星跟土星哪个恐怖

第一章 高中少女 (2) 回家的一路上,夏茵茵边跑边在心里琢磨着今晚时间要怎么分配,因为其实学校的功课是很多的,不过,也正是因为枯燥乏味的功课太多,才更需要音乐的调剂呀,否则人生还有甚么乐趣!大不了,今天晚上熬夜写功课,明天是星期五,再来就是周末了,她可以稍稍多睡一点补回来就好了,这没甚么。
她的家距离心乐乐器行只有十分钟的路程,是在几个路口后一条小巷子内的旧公寓二楼,但因为她阿姨规定她每天必须在六点十五分的时候到麵店里去帮忙,所以她才一定得在六点整离开心乐乐器行,回到家用三分钟的时间换好衣服,然后赶紧下楼到马路对面的麵店里去帮忙,等到晚上八点客人少了以后,她才能回家去做一个小时的功课,九点钟再下楼去做最后的收拾打扫,直到麵店打烊。
麵店的生意不是每天都很好,一个星期里总会有几天是冷冷清清的,但今天看起来还算不错,夏茵茵进去的时候,店里已经坐了四桌的客人,两桌在吃麵,两桌还在等,她阿姨林琼玉正忙着切小菜,一旁的滚烫的炉子里正煮着麵。麵店很小,总共只有六张桌子。
「阿姨,我来帮忙了。」夏茵茵走到她身边,捲起袖子。
冷冷地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林琼玉没有看她,手中的刀子俐落地切着海带:「这么才来喔!」
「嗯,今天塞车。」看出林琼玉不高兴了,夏茵茵心虚地为自己找藉口,虽然这藉口也是真的。
「塞车就不要去弹琴啊!」林琼玉没好气地说:「妳是当我有三头六臂喔?」
其实夏茵茵才晚了五分钟而已,但她不敢回嘴,一心又想着晚上要去杨晴朗那裏练琴,此时不讨好林琼玉是不行的,因此快速地捲起袖子对林琼玉说道:「对不起,阿姨,让我来切。」
林琼玉把菜刀交给她:「再切一颗滷蛋,三块豆干,第二桌要的。」
「好。」夏茵茵不输给林琼玉,同样俐落地切着小菜。
「肚子饿了吗?」林琼玉心不甘情不愿地问。
「不饿,一点也不饿,我可以晚点再吃。」其实夏茵茵肚子已经饿得咕噜咕噜叫了,不过,肚子饿是可以忍一忍的,因为这个时候即便只是吃吃东西垫垫胃,也只会加深林琼玉对她的不满。
听到夏茵茵非常「识大体」的说不用先吃饭,林琼玉这才觉得胸口的那一口气平顺了些。
「那再切一盘滷蛋跟海带,第三桌要的,我去煮麵。」林琼玉吩咐着,夏茵茵一律都是回答「好」,然后赶紧照林琼玉的吩咐切好小菜送过去。
整晚夏茵茵都非常殷勤地招呼着客人,做事又比平常更为卖力,到了八点她也不打算回家去写功课,反而还是留在店内。
「阿姨,今天生意比较好,我就在这里帮忙到晚上乖好爽等会就不疼了_木星跟土星哪个恐怖关门。」夏茵茵主动说,但其实已经没有甚么客人了。
「妳自己要留的喔。」林琼玉看了夏茵茵一眼,心里是越来越舒坦了。「那妳先去把地扫一扫。」
按照林琼玉的吩咐,夏茵茵勤快的拿着扫把扫地,扫了一大半,忽然一眼瞥见林琼玉要去洗碗,连忙把扫把靠着墙边放好,抢在林琼玉面前说道:「阿姨,天气冷,让我来洗碗吧,妳累了一整天了,去旁边休息就好。」
「地扫完了没?」
「快扫完了,阿姨可以先检查我扫得乾不乾净。」
环顾一圈,果然有扫过的地方地板是乾乾净净的,林琼玉颇为满意,「那妳还是先扫完再洗碗,我去旁边坐一下。」说时,还一边用手捶着自己的肩膀,装模作样的说着:「唉呦,累死了。」
很快地扫完地板,夏茵茵又跑去洗碗,大冷天里洗碗,夏茵茵的一双手被冰水冻得红红的。
等到晚也洗得差不多了以后,这时林琼玉才叫夏茵茵自己去煮麵来吃,「顺便也帮我煮一碗。」林琼玉说。
夏茵茵早就饿坏了,煮了两碗麵,狼吞虎嚥,只用了十分钟就把麵吃完,然后继续收拾关炉子。
这就是夏茵茵的高中生活。每天在麵店里帮忙工作,一周七天,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除了过年,几乎很少有休息的日子。

第二章 儿时情景 (1) 一个年轻的妈妈手中牵着一个约莫三、四岁的小女孩走进麵店,当年轻妈妈看到麵店里都已经收拾乾净了时,诧异的「啊」了一声,问:「你们已经休息了吗?」
「我们休息啰。」林琼玉客气地回答,儘管心里有些不耐烦。
「喔……」年轻妈妈失望地轻声叹了口气,弯下身子对小女孩温柔地说道:「瑶瑶,这里已经关门了,我们去前面的超商买东西吃好吗?」
小女孩一听,先是哀怨地看着妈妈,然后突然间哇哇的放声大哭了起来:「我不要我不要,我想吃麵麵!」
「瑶瑶乖,现在晚了,麵店都关门了,我们明天再吃麵麵,好吗?」年轻妈妈想要牵小女孩走出麵店。
「我要吃麵麵。」小女孩跺着脚,拗着脾气不太愿意走出去。
「瑶瑶不要闹脾气好不好?」年轻妈妈一把抱起小女孩,慈爱的抚摸着她的头安抚着:「明天我们中午吃麵麵,晚上也吃麵麵,可以吃两次喔!」
小女孩白白胖胖的手臂环绕着母亲的脖子,下巴靠在母亲的肩膀上,被妈妈抱着出麵店时还犹自哭着:「我要吃麵麵,我要吃麵麵……」
「乖瑶瑶,我们明天吃麵麵,后天也吃麵麵,每天都吃麵麵……」
看着不断安抚着小女孩的年轻母亲抱着小女孩离去的背影,顿时夏茵茵的心里一阵心酸,眼泪立刻在眼眶中涌现,虽然她竭力要把眼泪吞回肚子里去,无奈眼泪滚了两圈之后,还是不争气的掉了下来,夏茵茵赶紧别过脸去,低头洗她们刚刚吃完的碗,一面趁林琼玉不注意时偷偷抬起手臂用袖子擦眼泪。
「茵茵,妳动作快一点,赶快把碗洗完!」林琼玉没有发现,只是催促着夏茵茵。
「好,阿姨。」夏茵茵努力稳住自己的声音,不让声音发抖。
「不要让我等太久。」林琼玉又补了一句。
夏茵茵背对着林琼玉点点头,没有说话,因为擦乾的眼泪又再度落下。「妈妈,我好想妳……」这句话,夏茵茵已经在心中悲恸地呼喊着不下千百回。
妈妈,早在夏茵茵十岁那年的暑假就因为生病而去世了,而这位她口口声声喊做阿姨的林琼玉,其实是她的继母。
因为爸爸「职业特殊」的缘故,夏茵茵是出生在一个情况比较特别的家庭里。
她的爸爸夏鑫旺是个黑道小混混,一个月里只有几天会在家出现,平日里最厉害的就是打人闹事,五官虽长得不差,但一脸凶神恶煞,在没有砍砍杀杀的时候,就是成日吃酒赌博。这夏鑫旺从来没有拿过一分钱回家养家也就算了,偏偏赌术又不好,常常因为输了赌局而欠下一屁股的赌债,都是夏茵茵的妈妈在帮他偿还。
她的妈妈周清雅则是一个没念过甚么书、生性怯弱的女子,因为学历差,不容易找工作,所以跟人借了钱,租了家小小的店铺开了一家小小的麵店养家活口,从夏茵茵有记忆以来,妈妈就一直勤劳的在麵店煮麵,几乎没有休息过。
当夏茵茵还小的时候,周清雅就让她坐在麵店角落的一张桌子上写功课,再大一点,夏茵茵已经可以很懂事的帮妈妈一些简单的工作了。
夏茵茵从小就长得很可爱,五官像周清雅一般秀气,最漂亮的就是那双眼睛,一对漆黑的眼珠子如寒星般的点点闪烁,灵活动人,白里透红的皮肤,再加上成天笑咪咪的,见到客人非但不怕生,说起话来更是伶俐,因此很少有客人不喜欢夏茵茵的,日子久了,许多熟客还常常会送她一些小糖果小点心。
「妈妈,我觉得我好快乐喔!」有一天夏茵茵突然对周清雅冒出这句话来,笑得眼睛都瞇成一条线了。
「为什么?」
「因为圣诞老公公会变成不同的叔叔阿姨,常常来送糖果给我吃,」夏茵茵本来神秘兮兮地把手背在身后,现在才伸出手来,把手中一小盒包装精美的糖果放在掌心上给周清雅看。「妈妈妳看,漂亮吗?」
「漂亮,漂亮。」
「圣诞老公公人好好喔,他送我糖果,马麻就不用买糖果给我,可以省钱钱喔。」夏茵茵得意洋洋地说着。
本以为妈妈会称讚她一番,没想到妈妈竟然转过头去拭泪了。
周清雅煮麵煮得勤快,为人和气,店舖虽小,生意却挺好的,省吃俭用,慢慢的就把借钱开麵店的债还清了,此后,扣除掉麵店的租金、他们住的旧公寓的租金,以及林林总总的生活开销,只要夏鑫旺哪个月的赌债可以少一点,竟然多多少少还是可以存下一点点钱。
虽说周清雅读的书不多,但她却相当喜欢唱歌,天生拥有一副好歌喉,歌声清脆嘹亮,可以说是相当有音乐天分,自从生下夏茵茵之后,就一心梦想让她学钢琴,等到夏茵茵五岁的时候,便把辛辛苦苦积攒出的钱拿来买了一架便宜的二手钢琴,把家里客厅硬是挪出一个空间出来,到附近的音乐教室报了名,让夏茵茵开始学钢琴。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3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