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女小喜1全文阅读_木星符号

第四十六章:最后一步(下) 46.(下)
无论对程予嫣、或者是对夏凝儿。此际,沈东冬是清醒了。
清醒的明白,一切都该结束了。
──她不能再放任自己耽溺。
—-
「予嫣,下车了。」停好了车,杨瀚淡淡一笑,轻唤着坐在副驾驶座上的程予嫣。
「嗯。」程予嫣点点头,答应了,鬆开了安全带,拉开车门,「我先去一下洗手间…,你在门口等我?」
「好,等等见。」杨瀚应了声。
望着程予嫣下车的身影,杨瀚的笑容不自觉的歛下了。
他深吸了口气。
只是纵使如此,他一胸口的烦闷仍难以纾解。
这几日,面对着程予嫣,杨瀚不得不承认,他面对的只是一副空壳。
他的予嫣像是被人给抢走了。
可杨瀚却不知道和谁去讨。
──和沈东冬吗?
想起沈东冬,杨瀚的妒火便像给人添了柴薪,炙的他胸口发烫。
杨瀚想起了那天晚上,想起他告诉程予嫣全部的事实之后,他对程予嫣说的那些话。
『予嫣,妳很清楚…,我,对妳才是真心的。』
那句话落下时,出乎杨瀚意外的,他换得的是程予嫣的沉默。
然后,是程予嫣的一句道歉。
『对不起。』
『予嫣?为什么?』杨瀚想不到,这会是程予嫣给他的回答。
程予嫣轻声说,『云翰…,你不会看不出来的,我已经没有办法像以前一样爱你了。』
『不,予嫣,妳只是前阵子被我伤透了心,只要妳给我时间、给我们一点时间…』
杨瀚说着,见程予嫣仍不为所动,一股情绪涌上,杨瀚忍不住哭了、不由自主的哭了。
剎那间,时间好像静止了。
程予嫣见着他哭,抿唇,温柔的擦去杨瀚的泪水。
『心跟身体不一样,心被伤透了,就好不了了。』程予嫣说,轻轻地。
『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程予嫣继续说着,『可是云翰,我很清楚,我好不了了。』
杨瀚不服气,他不愿意接受这虚幻而不清楚的理由。
他沉声开口,『予嫣,我不信,不是因为沈东冬吗?就算妳跟沈东冬分开也一样?』
程予嫣一双眸看着他,写尽了怜悯、也写尽了答案。
杨瀚愣住了,他再问了一次,『…所以,妳即使孤单一个人,也不会接受我?』
『嗯。』程予嫣迟疑了下,终是点点头,回答了。
年少时一片真心的交往,却在不知不觉走尽了缘分。杨瀚是不能接受的,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从哪时候开始、哪一天、哪一件事。
可如果能够重来…
杨瀚低着头,握成拳的手掐紧着。
他知道,他大部分的决定都不会改变。
他依然会从蒋云翰变成杨瀚,会从平凡的高中生变成家喻户晓的知名演员。因为,那就是他最想要做的事。
或许,这是命运,早注定他们两个的未来,在短暂交会后,走向各自不同的结局。
但纵使如此、纵使必须分开,杨瀚不愿意程予嫣受罪,至少,他不想让程予嫣再受感情的罪。
他清楚夏凝儿的盘算,以及,过去那些错综複杂的人事物。
──他不能让程予嫣搅入过去的那些是非中。
这是他唯一能为程予嫣做的。
为此,就算稍稍欺骗了程予嫣,那又如何。
『予嫣,听完我刚刚说的那些,我猜,妳会原谅沈东冬、会让她追回凝儿?』杨瀚开口,低声,问着程予嫣。
『我会离开。』程予嫣说,『我会成全她跟凝儿。』
杨瀚抬眸,一眼的忧郁,『离开还不够。』
『知道我和妳的关係,沈总对妳少不了愧疚,她不可能会放妳一个人。』杨瀚继续解释。
程予嫣没有反驳,只因她清楚,杨瀚说着的,确实,就像她所认识的沈东冬。
杨瀚见状,知道自己说服程予嫣了,他轻轻握住程予嫣的手,『予嫣,妳必须让沈总知道,妳接受我回到妳身边了,这样她才会放心…』
他温柔说着,就怕程予嫣会拒绝他,『但我保证,那只是假象,我跟妳之间只会回到以前交往前的样子。那时,我们是很好的朋友…,妳记得吗?』
程予嫣抿唇,终究是动摇了。
『予嫣,妳相信我,我是真心的…』
杨瀚正要再说,程予嫣却阻止了他。
他皱眉,跟着,便听见了那钥匙插进门锁的转动声。
他一时不解,程予嫣则望着那门锁,那眼神,就像是在跟什么道别似的。
是跟沈东冬道别?还是,跟这一屋子的回忆道别?
杨瀚忍不住猜想。
但真正的答案,杨瀚是不会知道了。
杨瀚能知道的,是门打开的那一剎那,程予嫣选择轻轻地抱住了他。
他知道,程予嫣终究是同意了他的提议。
那剎那,杨瀚和进屋时的夏凝儿对上眼,夏凝儿满意的对他眨眨眼,用眼神庆贺他的成功、祝贺他俩的计画达成。
但杨瀚不自觉的避开了她的眼神,只因他第一次对夏凝儿感到如此反感。
他不想被她归类成同类人。
──为了成功,无所不用其极的人。
但杨瀚终究是高估自己了。
这几日,他和程予嫣分住两个房间,虽然一起吃饭、聊天、互道晚安,但终究只是朋友,除了朋友,再也不是。
杨瀚为这样的关係感到痛苦,却割捨不掉这痛苦。
但他又能如何呢?
鬆开安全带,杨瀚下了车,从一旁的卖场购物车停放处拉了辆推车。
只因过几天有个颱风,宋为凯这几天恰巧也忙得不可开交,导致杨瀚还找不到时间跟宋为凯说程予嫣的事。
没有宋为凯的干扰,只要稍稍乔装,杨瀚乐得带程予嫣出来走走,买一些生活日用品。
此际,程予嫣在不远处看见了他,对他挥挥手,笑着。
杨瀚也笑了,他因为程予嫣的笑容,短暂的,忘了刚刚郁闷的思绪。
但那个剎那,他也同时见着一旁通往卖场处的自动门开了,他见着了那两个人。
那两个,如果可以选择,杨瀚近日不愿意再见到的两个人。
见着杨瀚的神情,程予嫣困惑,她循着杨瀚的视线看去,跟着,愣住了。
推着推车的沈东冬站在那儿,夏凝儿则挽着她的手。
那短短剎那,四个人视线相交的瞬间,就像是一个谁也解不开的结,牢牢地打在彼此的心里。
杨瀚拧眉,他俊朗的眉宇垄罩在那结下,紧皱着,似乎没有鬆开的理由。
他在那个剎那才明白…
──他或许和夏凝儿真的是同类人,为了成功,无所不用其极的人。
不论是事业,或者是爱情。

第一章 高中少女 (1) 傍晚五点多钟,正是下班的颠峰时间和学生们的放学时间,街道上和马路上显得十分的繁忙,公车和捷运里都挤满了人。
寒流来袭,台北的气温只有九度,再加上绵绵的细雨,每当冷风一吹来,路上的行人不是把身上的大衣拉紧,就是把脖子上的围巾拉得高高的。
一个头上绑着马尾,脖子上围着一圈粉红色围巾的女学生下了公车,撑开手中的伞,趁着绿灯时快步跑过斑马线,一直跑到了马路对面的骑楼下,一面收着雨伞一面继续快步走着。
明明是放学时间,但是瞧女学生的神情和步伐,却是一副在赶时间的样子。女学生拿出口袋里的手机看了看时间,这一瞧,便又加快了脚步,跑过了两个路口之后,最后在一家名叫「心乐」的乐器行前停了下来。
这是一家装潢得很漂亮的乐器行,右边的橱窗里展示了小提琴、中提琴和大提琴,左边的橱窗里展示的是几支萨克斯风,向里面望去,则可以看到许多架直立钢琴,还有乖女小喜1全文阅读_木星符号几台三角钢琴。女学生把手中的伞放进伞桶里,然后推门走了进去。
挂在门上的铃铛叮叮噹噹的响了几声。
伴随着铃铛声响,一位二十七、八岁左右的年轻男子从里面走了出来,身上穿着一件简单的格子毛衣,斯文的脸上特意蓄了一点点的鬍子,头髮长到耳下,有点玩世不恭的味道。
只听他笑容满面地对女学生说道:「茵茵,妳来啦!」
「对,我来了,杨大哥。」女学生笑道。
女学生的名子叫做夏茵茵,今年只有十五岁,刚上高中一年级;年轻男子名叫杨晴朗,是这间乐器行的老闆。
「只剩下十分钟就六点了。」杨晴朗看着墙上的钟,微微皱眉说。
「今天路上塞车塞得比平常严重,公车开得慢吞吞的,所以就来晚了。」夏茵茵一边说着,一边走到靠墙的一台三角钢琴前坐了下来,顺手把书包放到钢琴椅子的脚边,打开琴盖,搓着两只手。
「好冷啊!不暖手不行。」夏茵茵像是说给杨晴朗听的,又像是说给自己听的一般。
说完,冻僵的十指就在琴键上,上上下下轻盈地来回飞驰了几次,非常熟练自然。
随意的暖完手之后,时钟已经指着五点五十二分,只剩下八分钟了,夏茵茵将长髮塞到耳后,没有迟疑,紧接着就弹起一首李斯特(注:Franz Liszt,1811~1886 ,匈牙利作曲家、钢琴家)名为「悲叹」的曲子。
弹毕,又弹了两首萧邦(注:Frederic Chopin,1810~1849 ,波兰作曲家、钢琴家)的练习曲。
十只灵活敏捷的指尖下,悦耳的琴音响遍了乐器行的每一个角落。杨晴朗靠在一架直立钢琴旁,在她身后静静地听着。
弹完这几首曲子后,夏茵茵抬头望了望墙上的钟,六点零二分,她立刻紧张地盖上琴盖,重新拾起地上的书包,转过身对杨晴朗说道:「已经超过两分钟了,杨大哥,谢谢你,我明天再来。」
但杨晴朗却没有回应,眼睛盯着地板像是在沉思。夏茵茵赶时间,顾不得沉思中的杨晴朗。
就在夏茵茵要走出乐器店前,杨晴朗猛地抬起头来喊道:「茵茵,等等!」
夏茵茵停下来转过身。
「今天功课多吗?」杨晴朗问。
这句话问得没头没脑,夏茵茵一头雾水。
两三步走到门口边,杨晴朗笑着对夏茵茵解释道:「今天晚上等妳家麵店收了以后,如果妳学校功课不是很多,妳可以再过来练习。」
「杨大哥今天会比较晚关门吗?」
「是这样的,」杨晴朗笑着说:「今天晚上有个消失了很久的好朋友要过来找我,我太久没见他,一定会巴着他拼命聊天,不到半夜誓不罢休,所以这里待到至少晚上十一、二点以后,妳若来了,爱弹多久就弹多久,除非妳阿姨不让妳来。」
听了这话,夏茵茵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她当然想来,但是又有些不好意思。「不过,这么一来,我不就打扰你们了吗?你们多很久不见,应该有很多话要聊吧?我在这边叮叮咚咚地敲钢琴,岂不吵人?」
「不会的,我这朋友也……」杨晴朗顿了一顿:「也很喜欢古典音乐,懂得也很多,妳弹得是古典音乐,他会喜欢的,不会嫌吵。」
「那就更不好了,」夏茵茵一个劲儿的摇头:「他既然懂古典音乐,我弹得这么糟,岂不是让他的耳朵难受?」
杨晴朗哈哈大笑:「茵茵,我们俩认识这都快四年了,我杨晴朗虽说对古典音乐并不特别懂得欣赏,但再怎么说也不至于一窍不通,这些年来妳天天来报到,也没听妳说怕我耳朵难受,这会子反倒担心起我朋友来,这样说不太过去吧?」
被杨晴朗这么一说,夏茵茵自己想想也对,不禁格格的笑了。
杨晴朗拍拍夏茵茵的肩,劝道:「妳是来练琴的,不是来表演的,更何况妳能弹琴的时间真的是少得可怜,我现在帮妳大开方便之门,妳不是更应该好好把握?」
这话不错,夏茵茵心动了,一双水灵灵的眸子闪了闪。
「若妳来当我们的背景音乐,我就不用放CD来听了,这不是一举两得吗?」杨晴朗见她心动了,便又再补上了一句。
「可是,若是我一直重複练习弹不好的地方,那听起来会像坏掉的CD。」
杨晴朗听了这话,又是哈哈的大笑了几声:「我那朋友也是会弹琴的,而且弹得相当好,妳放心,他知道练琴是怎么一回事。」
「既然如此,那好吧!」夏茵茵笑道:「今天学校的功课不是很多,如果阿姨让我过来,我一定会过来的,谢谢你,杨大哥,你人真是太好了」
「下次煮碗麵请我吃吧!」杨晴朗不客气地说。
「没问题,你要吃几碗都行!」夏茵茵豪爽的答应。
出了乐器行,夏茵茵再度用那飞快的脚步往家里的方向奔去,因为临出乐器行前她看到了墙上的钟,已经超过了七分钟了。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3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