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夹好了别流出来回来我检查_木星和土星碰撞会怎样

第四十五章:认清现实(下)(加更) 45.(下)
「我已经给不了妳…,妳清楚。」
沈东冬说,她见饭厅的灯还亮着,想起了进门时的那股奶油香,想起时,她有短短的错觉,认为,那才该是今晚原本有的样子。
上班、下班,回家时,进门见着等着她的程予嫣,听程予嫣抱怨,她太晚回来了、她等她等得饿坏了。
她会不知所措、会歉疚的揉着程予嫣的髮,跟她说一句抱歉。
沈东冬不是个善于想像的人,但今晚这些想像却在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尤其,当她看到饭桌上搁着的那个戚风蛋糕时。
她凝视着蛋糕,任凭视线在那蛋糕上搁浅。
杨瀚是程予嫣一直爱着的人,从那么多年以前,到现在。
杨瀚才是程予嫣的归属,而她沈东冬,只是途中的驿站。
──她该放手了?
夏凝儿从沈东冬身后走来,牵起她的手,视线也落在那蛋糕上。
「妳该给我机会的。」夏凝儿忽地说,「尤其,如果妳在乎程予嫣的话。」
「予嫣对杨瀚的感情妳很清楚的。而妳,只会让她担心、会让她放不下。」
「…对不对?」夏凝儿提醒着沈东冬,温柔的。
—-
挂上了跟宋为凯的电话,冯席修瞪着手机,一脸的悻悻然。
「看看你,谁惹你不开心了?」正在服饰店里试西装的萧翊潇,任着店员拿着皮尺丈量着他的身躯,挑眉调侃冯席修的一脸臭。
「还能有谁,除了你之外、又还能有谁?」没有要买西装,冯席修懒坐在沙发上,整个人怨气附身,久久不散。
「就像个深宫怨妇。」萧翊潇扬手,随意从架上指了几套他喜爱的当季新款,让店员去取,「找你来陪我买时装周要用的西装,你出门时不是还开开心心的?我看又是那个宋为凯,你怎么就这么拿他没辙?什么时候才能有点长进?」
「烦欸。」冯锡修瞪着萧翊潇的插科打诨,想起什么,「既然你都知道,那你跟我说说看,凝儿现在是归宋为凯管了吗?为什么非要逼她跟杨瀚去参加什么鬼时装周,还讲得一副我非答应不可的样子。」
「别牵连时装周,你不是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好机会?这次各大国际服饰品牌都会来台参展,很多年没有这样的盛事了。」萧翊潇嗤了声,套上店员递给他的宝蓝色西装外套,「如果不是凝儿嚷嚷着要休息,你也会希望她去的。」
就着镜子,萧翊潇梳拢着西装外套领口,看了眼,那是某知名品牌的最新秋季款,但版子打得短了些,他不甚满意。
冯席修见着,支着头,随手一指,「就买那套,那套我喜欢。」
「耍性子也要有个限度,我刷你的卡可不会心疼。」萧翊潇不耐的瞪了他一眼,让店员拿起另一套橙橘色的西装外套。
「欸,别当橘子了吧?」冯席修冷不防的又补一枪。
见店员憋着笑,萧翊潇脸皮薄,是觉脸都要让冯席修给丢光了。
他深吸口气,终是知道不安抚不行,使了个眼色,让店员先行走开。
「好了,我专心听你讲话可以?」萧翊潇道。
「嗯哼。」冯席修把玩着手指,正眼也不看他一下。
「我都做到这样了,不要再挑战我?」萧翊潇在他身旁坐了下来,调了调衬衫钮釦,鬆开了一格。
冯席修淡望他眼,一开口,掩不住语声忿忿,「…那你告诉我,我到底该怎么对付宋为凯那家伙?你看,我不过要帮凝儿推掉个活动,宋为凯都这么强硬了…,更何况,我之后还想跟他说,凝儿想要跟杨瀚拆…,唔。」
「小声点。」萧翊潇摀住冯席修的嘴,「你生气可以,但你是觉得这间店的人都丧失听力了吗?」
听着萧翊潇骂,冯席修这才从一肚子窝囊里清醒了过来,连忙点点头。
萧翊潇瞪了他眼,鬆开手。
「宋为凯这人很麻烦,你自己也很清楚。」萧翊潇叹了口气,也有些烦闷,「有些事,不是你和凝儿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你不是也知道吗?」
「可是都那么多年了…」冯席修低眉,不甘愿的样子,「难道我们家凝儿就因为一个决定,这辈子都得任宋为凯随意操控吗?」
「那你也不该找宋为凯抱怨,你也知道他是为人办事。」萧翊潇冷声说。
站起身来的他,看冯席修眉头深锁,就喜欢冯席修这点心实,萧翊潇无奈的搭上冯席修的肩,「好了,你不过就是领份薪水,干嘛想这么多、找自己麻烦。」
「我告诉你,这件事情有多难办,夏凝儿自己比你心里还有底,你就当她说说就好了?」继续挑起西装外套,萧翊潇淡声道,「还有,你如果是抱着想替夏凝儿乱点鸳鸯谱的意思就不必了,很多事情,早就已经回不了当年了。」
「嗯…」冯席修望着萧翊潇的背影,支着头,无奈叹息,慢了一拍,才发觉萧翊潇的话中有话,「等等,你是说东冬她,有别的对象了吗?」
「…我不确定。」萧翊潇淡淡一应。
他没说清沈东冬前几天请假是为了照顾程予嫣的事情。这件事,托单雪淇这个天然醋桶的福,全周刊部早闹得沸沸扬扬。
他不希望他的另一半涉入太深。
「我是要告诉你,人家感情的事情,结局是好是坏没人知道,这种明摆着的浑水,你跟我最好都别插手,听到了没有?」萧翊潇神色严肃道。
「好啦…」讨拍不成,倒被叨念了一大顿,冯席修百般聊赖的应了声。
只是越是如此,冯席修心里越是闷得慌,于是趁萧翊潇去试衣间试西装裤的时候,他蹓达出了店里,走去外头闲晃。
「您拨的电话现在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夏凝儿依然没有接电话,冯席修叹息。
此际,盛夏的余热未褪,初秋的秋意仍薄。踏着夜色,冯席修去超商买了瓶啤酒,坐在公园的凉椅上,看着公园里的几个小孩正玩着荡鞦韆,无忧无虑的样子,觉得有些羡慕。
不消时,几个孩子让爸妈各自领回家了,清空的公园有种孤冷的萧瑟,而冯席修现在讨厌极了这种感觉。
他拉开了啤酒。
晃动过的啤酒少了压力,便急着一涌而出,洗了他一手。
「真是的。」他暗骂着,想到卫生纸都搁在萧翊潇的包包里,他只好甩甩手,图个乾净。
「冯先生,需要擦手吗?」忽地,有个高大男子走来,递给他一包面纸。
「呃…,太好了,谢谢,不过你怎么知道我姓…」冯席修感激抬眼,见着那男子,一愣,后头的话噎住了。
男子戴着墨镜和口罩,在夜幕已垂的此刻。
冯席修见状,立马站起身来,要跑,却已然不及。
他被人从后头给抓住了,套上了塑胶袋,在他挣扎、大叫出声以前,不由分说一个重击,冯席修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几分钟之隔,一阵引擎声过后,这处公园真正净空了。
而那啤酒铝罐落在地上,里头橙黄色的酒汁还汨汨的流动着,彷彿证明着这一夜曾有的喧嚣。

第四十六章:最后一步(上) 46.
「你说席修被人打…」
夏凝儿按着话筒,边说,她掠过卖场里的人们,走进了其中一处的层架间。
她听着电话那头萧翊潇的口里的事实,拧紧了眉。
「前几天晚上,他被几个人蒙头带走,不由分说的乱打了一顿,半条命都要被打没了。」电话那头的萧翊潇一嘴的烦闷,说着,「他刚刚还痛得满床乱喊,就怕全医院的人不知道他被打痛了。」
「…席修呢?他要你打给我?」夏凝儿低眉思索,跟着张望了下,见没有什么人靠近这一区,才稍稍安心,又说。
萧翊潇听着,嗤了声。
「他不让我告诉妳,还要我代替他向公司请假,要我替他说什么,他突然有了兴致,想要去非洲度个长假,把前几年积欠的休假休完…」萧翊潇冷声补充,一嘴的不屑,「这什么理由…,谁会相信,打去说只是丢我的脸。」
「嗯,我知道了。」夏凝儿淡淡地说,指腹滑过面前林林总总的商品,心不在焉的模样,「你让席修好好休息,他前阵子也累坏了。」
说着,她正要挂上电话,萧翊潇叫住了她。
「夏凝儿。」
「嗯?」
萧翊潇淡声开口,「妳应该知道是谁做的吧?妳跟宋…不,跟那人扯上的事情,不要牵扯到席修的身上。」
在夏凝儿的沉默里,萧翊潇冷冷补充,「…别人的事情我管不着、也不想管。但冯席修的事情,对我而言就不一样了…」
「听席修说,妳最近想挽回沈东冬,妳应该也不希望沈东冬知道这些细节吧?」
萧翊潇说着,他客气的语气与夏凝儿称不上一点亲近。
这话一落,话筒那头的夏凝儿一度噤了声。
「我不喜欢人威胁我,但你的意思我明白了。」良久,夏凝儿淡淡道,「席修的事情不是我的本意,他不要你打给我,表示他也很清楚。」
「接下来的事情乖夹好了别流出来回来我检查_木星和土星碰撞会怎样我会处理…,你只要告诉他,我会和杨瀚一起参加时装周,剩下的,就不麻烦你费心了。」
说着,夏凝儿挂上了电话,她不会不知道,这短短几句话,电话那头的萧翊潇已被她惹得恼怒,该给她气得涮白了脸。
但那又如何?
夏凝儿收起手机,把口罩戴好了,找到了卖场里正挑选着货品的沈东冬。
货架前的沈东冬正挑选着气泡水,因夏凝儿并不喝一般的矿泉水。
夏凝儿捱在沈东冬身旁,她蹲下身子,从货架上随意挑选了一瓶,搁进了一旁推车里。
「有急事?」专心看着瓶身后头的商品标示,沈东冬淡淡的问。
她边看着、边把夏凝儿刚搁进推车里的那瓶气泡水拿了起来,搁回架子上。
夏凝儿倒也无所谓,她挽起沈东冬的手,摇摇头。
「我把最近的工作都推掉了…,除了时装周以外,因为,妳也会去吧?」夏凝儿甜甜一笑,有意无意的,「妳知道的,这次,我是认真的。」
「嗯。」沈东冬淡淡回应,她从层架上挑了几瓶气泡水搁进推车里,开口,「走吧。」
推着推车的沈东冬不经意的低眉,望着夏凝儿挽着的手,沈东冬没有拒绝,却也没有表达什么。
她没有多余的情绪。
就像她以前一样、就像她认识程予嫣以前的那几年一样。
对沈东冬而言,这感觉更像是回到了现实。
跟程予嫣相处的日子,彷彿,只是一场虚幻而不切实际的梦。
她是不适合做梦的。这几天以来,沈东冬深切的意识到了这点。
「晚上…,我想吃日料,妳说呢?」换进另一行的层架里,挑选着水果罐头,夏凝儿问着她,「妳记得吗?以前我们常常去的那间,听说最近重新装潢了,我上次去吃了,我觉得妳也会喜欢的。」
「妳…」一时失神的沈东冬开口,想起什么,后头的话歛下了。
抹去了思绪,沈东冬淡淡颔首,「都好。」
夏凝儿见状,微微一笑。
「妳在想什么?」她问着,覆上沈东冬搁在推车上的手。
沈东冬没有回答。
见沈东冬不答话,夏凝儿也不在意,「妳从以前就喜欢一个人带着一堆祕密,不让我知道。」
「…我是不是很了解妳?」把水蜜桃罐头搁进推车里,夏凝儿柔声说,有意无意的。
沈东冬听着,没有反驳。
只因那剎那,沈东冬想起的是之前,她跟程予嫣去居酒屋吃饭时,程予嫣看见生鱼片皱着眉头、调皮的夹进她碗里的神情。
『…嗯,我不敢吃。』
『一片也不行?』
『我把我的都让给妳嘛,生鱼片看起来像果冻、却又不是果冻的味道…』
『嗯?那我请服务生送份砂糖?妳蘸着吃?』沈东冬笑着说,扬起手,就要招来服务生。
程予嫣被沈东冬给逗坏了,连忙拉住她,『总经理,不要闹我…』
思绪及此,沈东冬看着夏凝儿推着推车走在前头的身影。
现实的存在,无疑是提醒她梦境的虚幻。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3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