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回去就喂饱你_木星会吞噬土星

第四十三章:将计就计(下) 43.(下)
「而且…」
杨瀚吁了口气,想起了八年前,想起那间冷冰冰的会议室、年轻的沈东冬,以及,他跟夏凝儿的初次见面。
即使现在,杨瀚都没有后悔过那天的决定。
他得到了该得到的。
只是程予嫣呢?得到这一切就代表要失去她吗?
「予嫣,对妳,我犯过错,我愿意承认、也愿意承担。」杨瀚低声说。
他深情的眼对上程予嫣的,只可惜,他已无法从程予嫣眼中,看到过去的情深意切。
短短剎那,杨瀚的视线凝滞了。
因为他这才明白,他其实不能想像程予嫣不再爱他会是什么样子。
眼前的程予嫣,疏离的令他感到害怕。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夏凝儿今天下午特地来找他、告诉他那些话。
他们是一样的,都太害怕了。
「先不说沈东冬是个女人、不说跟她在一起,妳必须承受多少无谓的社会眼光…」杨瀚低声说,他极富磁性的嗓音美化了他话语的残酷,「予嫣,妳才认识沈东冬多久?妳真的认识沈东冬这个人吗?」
「云翰,你到底,想说什么…」无论如何,程予嫣是熟悉杨瀚的。
她看得出杨瀚的欲言又止。
知道程予嫣发现了异状,杨瀚无奈一笑。
「予嫣,我想…,我们之所以会走到今天,都怪我和夏凝儿搭档成萤幕情侣,只是…」杨瀚说着,不自觉地避开了程予嫣的视线,低眉。
他看着程予嫣脚上那双淡粉色的软拖,想起以前两人刚搬来台北、想起他们还住在一起的那段日子。
杨瀚想起他刚开始当临演时,拍戏时间特别不固定,而程予嫣总会等他下戏,等到三更半夜也毫无怨言。
于是那时,不管日子多苦,杨瀚都觉得没有关係。因为他知道,只要回到家、家门一开,程予嫣就会在那儿。
那是他的幸福,谁也夺不走的。
后来,即使他人不在程予嫣身边,杨瀚却总认为过往的那些日子,总有一天会回来的。
那该是永远,而既然是永远,他不该放弃。
就算刻意简略了一些事实也无所谓。
思绪沉沉,杨瀚开口,「予嫣,其实,当时是为了遮掩夏凝儿闹出的丑闻,我和她才会搭档,藉此让媒体的焦点移到我和她交往的这件事上头、沖淡夏凝儿闹出的风波。」
程予嫣听着,不安隐隐约约的被勾起,她的眉头锁紧了,本能地。
──她是第一次,听到杨瀚对她提起当年事情的细节。
但…,这件事情跟沈东冬又有什么关係?程予嫣不解。
见她不语,杨瀚就怕她听不清楚似的,捧起她的脸,继续说,「予嫣,妳还不明白吗?我为什么要提这件事?」
「我…」程予嫣喃喃。
杨瀚却已开口。
「当时做这个决定的人,就是沈东冬。」他声音冷然,如同他口里的事实一般冷酷。
「我和为凯都知道她当时和夏凝儿正在交往。虽然,为了保护夏凝儿,她们对外都说只是好朋友、都说,沈东冬的交往对象是单雪淇。」杨瀚说着,直至此刻,他终于在程予嫣的眼里找着了一丝脆弱。
「都已经过去了…」程予嫣深吸口气,明白杨瀚的意思,她再也不想知道杨瀚后头话里的内容。
她现在认识的沈东冬,是很好的。
过去的沈东冬,并不知道她的存在,过去的沈东冬,只是单纯的想保护夏凝儿。
沈东冬什么都不知道,她是无辜的。
她只要知道现在的沈东冬,就够了。
「你该回去了,我帮你叫车。」程予嫣说,拿起一旁的家用电话就要拨打。
杨瀚愕然。
程予嫣这些年受的苦,杨瀚是知道的。
杨瀚本以为,知道这件事后,程予嫣会恨起沈东冬,也会想起他们两个当年有多么相爱、会发现如果不是沈东冬做了那个决定,他就还会是以前的蒋云翰。
他们不会走到今天、不会分手、不会形同陌路。
杨瀚心寒了。
原来,程予嫣真如宋为凯所说,只是个变了心的女人吗?
那就没办法了。
「但是沈东冬叫我牺牲妳。」杨瀚抓住了程予嫣的手腕,开口,对上程予嫣的一眼讶异,「当时夏凝儿的声势比我好上太多,是沈东冬建议我,如果我想在演艺圈窜起的话,就不能放过这个机会。」
「放开我…」程予嫣喃喃,她试图挣脱杨瀚的手。
但杨瀚抓得很紧,吃了秤砣铁了心似的,怎么也不肯放手。
乖回去就喂饱你_木星会吞噬土星是沈东冬说,真的在乎我的女人,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会离开我身边的。」杨瀚说着,在程予嫣的沉默里,一直说着,「予嫣,听到这些话,妳还不明白吗…,她当年就知道妳的存在、她并不无辜,是她为了保护夏凝儿,要求我牺牲妳。」
「我们会走到今天,都是沈东冬她一手造成的。」
「她为了夏凝儿,可以牺牲任何人,这些年来都是如此。」
「她永远也不会真的爱妳…」杨瀚说着,他抬眸,望见程予嫣看着他的眼像是失了神。
他继续说,刚冷的声音温柔了,「而予嫣,妳很清楚,无论我犯过多少错…」
「…我,对妳才是真心的。」

第四十四章:再无退路(上) 44.
──她对不起程予嫣。
在单雪淇家里把最后那杯红酒饮尽了,酒杯见底,沈东冬依然忘不去程予嫣这些日子里那些伤痛不已的神情。
甚至,程予嫣彻夜未归的那一天,她找到程予嫣的时候,程予嫣望着她的那神情…
那神情,是心碎、心寒、心伤已极。
那些神情,程予嫣都是为了一个人。
为了她的前男友。
那个人却是杨瀚…
沈东冬把杯子搁下了,玻璃杯碰撞茶几,声音清脆。
她不是个会靠酒精麻痺自己的人,但眼下的她没有办法面对程予嫣,一点办法也没有。
「杨瀚前几天来找我的时候,我很惊讶。」单雪淇将沈东冬搁下的酒杯抽走了,添上一杯新的,「我不喜欢杨瀚,所以,我本来只是想听听他要说些什么,没打算答应他任何事。」
思绪是乱,单雪淇把她搁在菸灰缸上的菸拿了起来,吸了一口。
「…只是没想到,他口里的前女友,就是程予嫣。」她这般说。
单雪淇指尖的菸烧得越来越短,菸头的火星明明暗暗的,燃起的菸圈挟着她的指尖绕。
沈东冬不语,拧眉。
单雪淇看着沈东冬痛苦的神情,心,终究是软了。
「我当年劝过妳。」单雪淇说。
「…我知道。」沈东冬应了声,她交叉的手撑着额头,痛苦的闭上眼,像是祈祷。
只是这个祈祷,找不到归处。
「我会跟予嫣说清楚这件事…,如果她认为我们不适合继续在一起,我接受。」望着单雪淇替她新添的红酒,沈东冬轻轻一叹,「不管她的决定如何,我都会用尽此生弥补她。」
沈东冬的声音沉甸甸的。但她也明白,今夜她就算倚靠再多的酒精,也无法真正麻痺她的神经。
这个错,太沉了。沈东冬想到时,不是想获得程予嫣的谅解,而是想到她对程予嫣的捨不得及心疼。
单雪淇嗤了一声,「弥补?如果弥补真的能解决什么事,当年夏凝儿回头找妳的时候,妳就不会拒绝她了。」
「…她当时不是也打算弥补妳吗?」单雪淇抖了抖菸灰,妩媚的眼里有一丝嘲弄、却也有一丝不忍。
单雪淇顿了顿,开口,「人的心不是物品,妳弥补不了什么的。」
「我跟凝儿的情况…」沈东冬说,看了单雪淇眼,想起什么,换了句话说,「…和予嫣的不同。」
「但我需要告诉她这件事。」沈东冬站起身来,看了眼手錶,「她不该被隐瞒。」
太晚了。比她和程予嫣约定好的时间晚上许多。
她会担心她的。
沈东冬拿起手机,见着了裏头的未接来电,沈东冬连忙拨了通电话给程予嫣,却无人接听。
搁下手机,沈东冬皱起眉。
「我先回去了。」沈东冬说着,她拿起搁在沙发上的小牛皮公事包和搁着的外套,「谢谢妳告诉我。」
「嗯。」单雪淇冷应了声,看着穿着外套的沈东冬,想起什么。
于是单雪淇冷眸一望,丢下一句,「如果我是程予嫣,我会恨妳的。」
「妳真的能接受她恨妳?」她问沈东冬。
其实,见沈东冬心心念念着程予嫣,单雪淇无疑是嫉妒的。
她不明白,为什么沈东冬可以为了夏凝儿牺牲掉自己的名誉、可以给予程予嫣一世弥补的承诺,可是对于她单雪淇,却什么也不能。
过去、现在、将来。
沈东冬所有的选项,始终都没有她。单雪淇清楚。
她比谁都爱着沈东冬,却也比谁都恨着沈东冬。
只是,她好想让沈东冬明白她的痛苦,却又捨不得让沈东冬明白她的痛苦。
她很矛盾。
「如果那会让她好过一点,我接受。」迟疑了会,沈东冬开口,声音淡然,「我只希望她能好过一点。」
「好过一点…」单雪淇冷哼了声,摇头,「过去爱上的人,把她隐藏在身后、逼得她委屈求全…,而现在爱上的人,则是造成过往这一切的始作俑者。」
单雪淇悻悻然,「甚至,如果不是这个人,她和前男友或许不会走上分手这条路。」
「沈东冬。」她望着她,嘲讽一笑,「面对这样的现实,要怎么样才能好过一点呢?」
「妳觉得,如果妳是她,还会有办法相信爱情吗?」单雪淇稍稍一顿,问她。
沈东冬听着,面容上的忧伤是藏不住了。
她看着单雪淇,长长的吁了口气。
「有些人即使妳赔上一世愧疚,也是未尽。」单雪淇把菸熄了,点上根新的,「妳就慢慢还吧。」
单雪淇豔唇轻勾,一丝笑,暧昧不明。
看见沈东冬的挫败,她是甘愿了。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3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