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别流出来晚上回来小喜我检查_木兮娘逆命百度云

第四十一章:心绪难平(下) 41.(下)
程予嫣秀眉轻拧。她发现她害怕了,害怕夏凝儿要问她的问题。
「我想问妳…,妳觉得,她还爱我吗?」夏凝儿迟疑了下,「…我如果开口求她,我跟她,还会有机会吗?」
听见夏凝儿问,程予嫣的唇不自觉的抿紧。
「…会吧。」程予嫣轻声说,声音连自己都觉得陌生。
那一刻,她有多希望,希望她不是给夏凝儿答案的那个人。
「总经理,她是一个很念旧的人。」程予嫣说着,轻轻的,陌生于自己的声音,「我想,如果妳们当初爱的这么深…,那现在,她也一定还很想念妳。」
—-
冯席修找着沈东冬的时候,他已经急成了只热锅上的蚂蚁了。
「凝儿不在我这里。」办公室里的沈东冬看了冯席修一眼,让佟杰替冯席修倒了杯水。
「我想也是,但凝儿最近太失控…,我心慌意乱的,不自觉就往妳这里凑了。」冯席修吁了口气,在沙发上拣了个位置坐下。
坐着的冯席修手紧按着膝盖,消不去紧张。
沈东冬在他身旁坐下了,淡淡一望。
「前几天凝儿身体不舒服,我陪她去挂了急诊。」沈东冬说着,「我想,她这几年太忙碌,也该休息了。」
「要休息…,我能接受、也会想办法安排,但她的行蹤不能老是不清不楚啊。」冯席修抓着沈东冬的手,像找着浮木似的抓得老紧,低眉,「东冬,我说,妳跟凝儿…」
他顿了顿,望了站在一旁抱着胸,一副乡民模样,只差加点爆米花的佟杰一眼。
「这位是…,嗯?是妳的特助?佟董事长的儿子?」冯席修问。
「对。」沈东冬应了声,淡看冯席修一眼,想起了什么。
「佟杰,你先出去吧。」她对佟杰说。
佟杰指指自己鼻子,不情愿的模样像买了电影票又给人踢出电影院似的。
「老闆…,不要吧,我听到什么都不会说的。」佟杰按着自己的嘴,装得多般老实诚恳。
沈东冬自然不吃他这一套,挑眉,「既然不会说,那也不用听到?」
「喂…」佟杰哀叹,是觉无意间挨了一计闷棍,打得人痛,还不给人喊疼,「每次都这样,听到精彩得就要我出去。」他叨唸。
一脸哀怨的他往门边走去,牢骚满腹都成了嘴里的叨念。
他说得既不大声也不小声,生怕没人听见似的。
「…是、我命苦,每天就只能待在妳办公室里罚站,听那些无聊到我都会背的公事、帮妳安排那些吃到我都要腻死的饭局、陪妳开那些磋商来磋商去也永远不会有结果的会议…,我每天这样陪妳,也算是出生入死了吧…,结果,难得有件有趣的,妳就要赶我出去…」
「我好命苦啊…,就因为我爸是董事长,我连选个工作的权乖别流出来晚上回来小喜我检查_木兮娘逆命百度云力都没有…」
听他碎念,冯席修本来紧张得很,这会,泛起的笑意忍得他都要抽筋了。
好不容易忍到门关上,冯席修这才摇起头,边叹气、边笑出声。
「东冬,我那时听说佟董的儿子在各部门间流浪,直到到妳这里才留了下来,我还以为…,是妳让他转了性子,变得奋发向上了。」冯席修边笑边说,笑得快要喘不过气。
沈东冬揉揉眉心,对佟杰的反应习惯了。
「我不特别需要助理,但他总需要一个地方待着。」沈东冬淡声说,一眼清冷,话题一转,「我知道你想问我跟凝儿现在的关係,但我们确实没有特别的往来。」
冯席修摇摇头,叹息,「东冬…,当年的事情,虽然佟杰不知道…,但妳跟我都不能自欺欺人的?尤其,这么多年来,妳始终很关心凝儿,再怎么样,也瞒不了大家的眼睛。」
「凝儿当时做了选择,妳也是。」冯席修吁了口气,「有些事情很难随年岁变化的…,东冬,就我对凝儿的了解,光是她半夜要妳陪她去看医生,就代表…」
沈东冬抿唇,一时不语。
冯席修再次开了口,「这阵子凝儿说她想要休息,东冬,我想也是因为妳…」
见沈东冬不答,冯席修掐着手指,整理着思绪。
他想起夏凝儿后来跟他解释她想休息一阵子的原因。
也罢,如果真的是该走到一起的,这么多年了,历经年少时的蹉跎,现在,也该还给彼此一个结果,不是吗?冯席修想。
「东冬,妳坦白跟我说,如果有一天,凝儿再回头找妳,愿意不顾一切的追回妳…」冯席修低声问,「…妳告诉我,妳会不会答应?」
沈东冬抬眸,清冷的眼漾起一丝愁绪,过往种种,化成了无奈繁繁,在她的心湖激起涟漪。
但一切早已来不及了。
更何况…
沈东冬抿唇,她想起了程予嫣。
她正想开口。
只是此刻,外头一阵嚷嚷声传来,打乱了她的思绪。
「这里是总经理办公室,拜託妳,妳不是最清楚这规则的吗…」
传来的是佟杰的声音。
「我有重要的事要跟总经理谈,这种紧急时刻,规则根本不重要。」
「她今天终于来公司了,你只是个特助,你能分得了事情的轻重缓急吗?」
「单经理,欸,别这样、妳别陷害我啦…」
沈东冬站起身来,几乎是那个剎那,门啪的一声开了。
沈东冬看着门外站着的单雪淇,见着她骄傲惯了的面容染着担心,她望着沈东冬,摇摇头。
沈东冬想起她上次看到单雪淇这般模样的时候,想起那个下着大雨的晚上,想起那一整晚的惊慌失措。
想起。
「要说什么?」沈东冬开口,声音一惯的冷然,没有一丝动摇。
「沈东冬,这件事,妳非得知道不可。」单雪淇踏进门来,见着屋内的冯席修,思绪有些複杂。
想想,单雪淇还是带上门。
单雪淇开口,语声是刻意掩饰的平静,「…我要妳跟程予嫣分手。」
「…嗯?」沈东冬拧眉,一时不明白。
「因为妳不能跟她在一起。」单雪淇吐了口气,怕沈东冬没听清,她再重複了一次,「沈东冬,这无关我的私心,总之,无论是谁都好,偏偏,就不能是她…」
「沈东冬,妳听见没有?」

第四十二章:无法抹灭(上) 42.
八年前。
一夜的雨,是把天上的水都倒尽了,一整晚的雨声作响。
只是天亮了,这陈旧的城市却未因这洗刷多上一层新意,有的,只是空气里挥不去的霉雨味。
白日的阳光照不透积厚了的云层,天边少了艳阳灿烂,徒剩一片灰濛。
沈东冬皱着眉,她在早上最早开的那间咖啡厅里拣了个位置坐下,服务生刚送上的烤蓝莓贝果引不起她的食慾。她搁着,硬生生地让那蓝莓贝果逐渐乾硬到再难入口。
烤蓝莓贝果是夏凝儿爱吃的,沈东冬吃惯的是火腿可颂。
甜味和鹹味,夏天和冬天。
是不是本不该在一起的两个人…,阴错阳差的遇上了彼此?
单雪淇从咖啡厅外头的落地窗找着她。
「找到凝儿了?」沈东冬淡望她眼,低声说。
单雪淇摇摇头,沈东冬找不到的人,看来,她也找不到的。
「第几天了,妳为什么还来这里等?」单雪淇轻叹,把沈东冬对面那个空位给佔去了,点了杯黑咖啡。
沈东冬不回答,单雪淇等着那回答,却是等不到。
单雪淇选择继续沉默,但心焦难耐的她,不住的往黑咖啡里加糖。
黑咖啡里糖的融化了些,但又被新添上的糖添满,浊黑的表面一片白茫,像是岩石地上头下了雪。
在那静默里,单雪淇深吸口气,再次开口,「我知道妳在乎她,很在乎她…,这几天她音讯全无,我也很担心。」
「可沈东冬,妳这样子…,我也很担心妳,妳知不知道?」单雪淇说着,她哭红的眼已无法再用眼妆遮掩。
骄傲的女王在沈东冬面前,依然,是那个年纪轻轻的女孩。
「我欠凝儿一个道歉。」沈东冬低眉,她吁了口气,「…我需要弥补。」
「这件事根本不是妳的错。」单雪淇按捺不住,她气得拍了下桌子,那股懊恼才缓和过来,「沈东冬,每个人都必须为了自己的选择负责,妳是夏凝儿的女朋友,不是她的保姆,为什么她做错的事情必须由妳来承担?」
看着这样的沈东冬,单雪淇是懊恼,懊恼当初为什么要介绍沈东冬和夏凝儿两人认识。
这个决定,在过往的午夜梦迴间,单雪淇曾经再再反省过。
但能够反省出什么呢?事情的开端是如此简单。
『东冬,妳来了,我的新助理。姓夏,夏凝儿,刚应徵上的,平常有在接外拍工作,算是兼职模特儿。』
『妳好,初次见面,我姓沈。』
短短两个句子、几句寒暄。单雪淇即使複习这些对话複习到滚瓜烂熟,也无法从当中体察到任何错误。
──错得是命运。只是连累的,是她的爱情。
她和沈东冬本该是彼此的羁绊。
「席修昨晚回报了我处理状况。」沈东冬揉着眉心,却揉不开这几日的焦躁。「凝儿的丑闻…,闹得很大,很多媒体都知道了,现在是靠关係才勉强压下来。」
单雪淇听着,一时不语。过了会,她拉下沈东冬的手,指腹轻轻,替沈东冬将眉心揉开了,用着令单雪淇自己也生疏的温柔。
「沈东冬,她是刻意让妳找不到她的。」单雪淇开口,说着的,是事实,「不管是谁,都不会想在这种时候被另一半找到。」
「我知道。」沈东冬痛苦得闭上眼,掩不住郁闷化成的叹息。
那声沉沉,现在才是早晨,沈东冬却像是把整日里的叹息都用完了。
眼前的情况,除了叹息,她还能做什么?
事已至此。
于是如今,似乎只剩下一条路可走。
「凝儿跟杨瀚搭在一起,这个组合,既可以掩盖事实,也很符合市场需求。」沈东冬提了口气,忽然说。
沈东冬说。她脑海浮现的,是昨晚被搁在她桌上的那只提案。
「什么意思?」单雪淇抬眉,她不可置信,摇摇头,「不要告诉我…,妳打算把这个提案送进部门会议的议程里?」
「沈东冬,妳以前不是最不屑做这种事情的?」单雪淇望着沈东冬,见着她清丽的面容徒剩铁石心肠的坚决,单雪淇诧异不止,「何况妳在经纪部才刚升上小主管,妳就送出这个提案,妳要其他人怎么看妳…」
「…这是我第一个提案,也是最后一个。」沈东冬淡声说,「之后,我会申请辞职,或是调部门。」
单雪淇太惊讶了,她一度想说话,但话还没说出口,终究,选择沉默。
沈东冬看着窗外,路上的行人三三两两错过这间咖啡厅,沈东冬不禁想像,他们望进来会看见什么?是看见这间咖啡厅典雅的装潢、看见她桌上烤得漂亮的蓝莓贝果、还是看见她和单雪淇迎着晨光喝着咖啡的悠然?
──到底,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呢?
沈东冬想。
忽地,单雪淇出声,打断她的思绪。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3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