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别拔出来晚上回来我检查_朌肽片

第四十章:情真意切(下) 40(下).

发现自己的心思的剎那,沈东冬这才明白,原来,很多事情,其实可以不需要答案。
她低眉,轻轻地吻了程予嫣…,程予嫣没有拒绝,只是依着沈东冬的吻,摩娑着沈东冬的背脊。
沈东冬喜欢程予嫣的耳垂,玲珑可人的像程予嫣本身,当沈东冬抚过她柔嫩的耳骨时,沈东冬会想起程予嫣对她笑的模样。
这几日来,两人每每这般亲暱之时,沈东冬会想,或许,这几日的亲暱,只是用来加深她日后对这段感情的追忆。
那像是个讽刺,但沈东冬不愿离开,她任凭自己沉醉在里头,少有的不理智、少有的沉迷…
乖别拔出来晚上回来我检查_朌肽片有。
沈东冬的手探进程予嫣的衣衫里,早起的程予嫣穿了件素色T-shirt,浅蓝色的,跟外头的天空一样。
纯然的蓝。
程予嫣应着她手的触碰,身子轻轻发颤。
「唔…」
她呢喃了声,手却调皮的有样学样,也探进了沈东冬的衣衫。
空气是灼热的,比外头的阳光更炙热,多吸一口都让人喘不过气。
沈东冬的手覆上了程予嫣胸前的束缚,那蕾丝的纹路磨蹭着她的手心,挑起沈东冬的本能、慾望,甚至更多不可名状的情绪。
沈东冬吁了口气,她不喜欢被这些情绪控制,尤其,她不想令程予嫣日后因为这些踰矩而感到后悔。
于是她收了手。
程予嫣愣愣地看着她,但很快便释怀了。
这几日以来,沈东冬如此做已经不是第一次。
她知道沈东冬在等她準备好,又或者,是不想让两人假装的关係起了预料之外的变化。
程予嫣看着沈东冬默不作声地替自己整理好衣服,便下了床走进浴室。
浴室门关上时,程予嫣的视线也跟着凝滞了…
有一股冲动在她胸口漾开,让她想为这段关係冒个险。
想告诉沈东冬,或许,她们可以不用假装,或许,她们可以真的跟彼此在一起…
或许。
程予嫣的思绪正落,浴室的门却打开了,她看着洗净了脸的沈东冬走了出来。
程予嫣愣愣地望着她。
她想着的话塞着,是失去了说话的能力。
「我在外头等妳。」沈东冬说,没再看她一眼,走出了房门。
程予嫣这才发现她的害怕清晰而赤裸的,塞住了她的咽喉。
她害怕知道答案。
害怕,沈东冬会拒绝她的再次越界。
—-
夏凝儿是在电梯里巧遇程予嫣的。
程予嫣或许不知道,夏凝儿喜欢看她的模样,因为程予嫣有一种纯粹,没有複杂的心机,没有盘算、没有计较。
那样子的人沈东冬会喜欢的。夏凝儿清楚,就是因为太清楚了,这才让她感到恐惧,感到会失去沈东冬的恐惧。
得不到的却不能失去。夏凝儿不只一次盘旋过这个念头,她无法再跟沈东冬在一起,却也不愿放手。
「予嫣,妳的伤看起来好多了?」出了电梯,夏凝儿问她。
程予嫣对她笑笑,点点头,「…下周就可以销假回去上班了。」
「妳都没有打给我?有人帮忙照顾妳吗?」夏凝儿又问。
程予嫣一愣,释然一笑,「嗯,我现在交往的对象。」
「交往对象…」夏凝儿喃喃,她多少猜到程予嫣和沈东冬之间的关係,却没料到程予嫣这么坦然便承认了,「那,杨瀚呢…」
夏凝儿一提起杨瀚的名字,程予嫣望着她,眼里泛起一丝愧疚,像是这个名字,代表了她不可饶恕的错误。
「我会找时间跟他说清楚。」程予嫣说,轻轻地,「他应该要知道这件事。」
「嗯…」夏凝儿挽起她的手,摇摇头,「予嫣,我不是刻意要跟妳提这件事的,妳要去哪,我等等没事,我们一起?」
程予嫣没多想,答应了,她出门本是打算去书店买几本新书。跟沈东冬在一起之后,日子变得简单,她又泛起了想回头当编剧的念头。
她知道沈东冬会支持她的。
夏凝儿陪着她一道去了附近百货公司附设的书店,还一起找了餐厅吃了午饭。
只是当掠过百货公司的香水专柜时,夏凝儿起了兴致,她拉着程予嫣的手,捱进香水柜间。
「需要帮您介绍吗?」专柜小姐一见两人便凑上前,夏凝儿对她摇摇头,让她走开了。
「这季出了几款新品。」夏凝儿专业的拣选着,将其中一瓶的试香纸递给了程予嫣,淡淡一笑,「予嫣,这个味道很适合妳。」
程予嫣接过,轻轻一闻,染了一鼻子的薰衣草味,却不是个令她讨厌的气息。
或许沈东冬也会喜欢的。程予嫣猜想。
夏凝儿又试了几瓶,「予嫣,香水代表一个人的气息,除了外貌以外…,气味,通常就是一个人对妳的第二印象。」
说着,夏凝儿嫣然一笑,「但我不喜欢被定型,所以喜欢买各种不同的味道,让人没有办法记得我的气息。」
「妳好调皮。」程予嫣没多想,应了声。
只是她这才注意到,夏凝儿这般说着的同时,她的手搁在一瓶淡绿色的香水瓶上,停滞。
那是这个品牌的经典款,香水的样式程予嫣看了似曾相识,但一时间她却想不起是在哪里看过。
「予嫣…,但我后来才发现,如果一个人总用着同一种味道,那也很好。」
夏凝儿说着,淡淡的望了程予嫣一眼,轻轻开口,「因为那会让人安心,让人忘不掉。」
听着夏凝儿说,程予嫣这才发现,她对夏凝儿过去的感情其实一无所知。
她只知道夏凝儿答应跟杨瀚搭成萤幕情侣之后,就没有交往的对象。
夏凝儿这样子美好的一个女人,搭上这样的事实,显得太奇怪了。
看着夏凝儿的若有所思,程予嫣不禁开口,问起,「凝儿,妳是不是想起了谁…」
夏凝儿听着她说,淡淡一笑,眼眶却有些泛红了,她把香水搁回架子上,把那香水附赠的试香纸收进包包里。
她带着程予嫣走出了那专柜,找了间咖啡厅,坐下了。
「予嫣,妳有种让人安心的特质,也许因为是面对妳,我才有办法把这件事讲出来。」喝了口柠檬水,夏凝儿淡淡地说。
「其实,我想起了我之前的交往对象。」
程予嫣抬眸,她感觉到夏凝儿的脆弱,只觉她现在很需要她的关心,「…妳愿意告诉我?可以的话,我能听妳说。」
「嗯,谢谢妳。」夏凝儿应了声,「我在想,妳在飞擎工作的话,可能,妳也认识她。」
「她叫沈东冬,是飞擎周刊部门的总经理。」夏凝儿说,轻轻地,说得缓慢,不动声色略过了程予嫣的诧异。
「…坦白说,予嫣,直到现在,我还是很想念她。」
迎上程予嫣错愕的目光,夏凝儿虚弱一笑。

第四十一章:心绪难平(上) 41.
程予嫣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
原来,沈东冬的前女友,的确不是单雪淇吗?
「凝儿,妳说的那人,是…,我们部门的总经理吗?」程予嫣问,以为这样子,就能听到与刚刚不同的答案。
「是啊。」夏凝儿坦然一笑,纯然的眸望着程予嫣清澈的眼,开口,佯装试探的问,「予嫣…,妳看过她吧?」
「嗯,看过。」何止是看过。程予嫣抿唇,她一度想开口告诉夏凝儿,告诉夏凝儿她和沈东冬的关係…
但深吸口气,她却做不到。
「…也认识。」她顿了顿说。
她有资格跟夏凝儿说,她和沈东冬正在交往吗…?
程予嫣知道沈东冬有多思念夏凝儿。
打从程予嫣和沈东东一开始认识的时候,就是因为沈葳葳看不过去沈东冬的固执守候。更不用说,这些日子以来,沈东冬提起夏凝儿时候的神情、车上没有换过的CD片、指腹戴着的戒指。
甚至…
程予嫣想起夏凝儿在香水柜前,拿着那瓶淡绿香水的神情。
程予嫣终是记起她在哪里看过那瓶香水。
──在沈东冬的柜子里,有一瓶一模一样的。
程予嫣忽然明白,她这些日子的不安从何而来。
她是在乎了,越来越在乎沈东冬了。
那样是爱情吧,只有爱一个人才会在面临失去时感到如此害怕吧。
「凝儿,妳们…,为什么会分手?」在纷乱的思绪里,程予嫣虚弱的问,此刻的她已没有勇气看清夏凝儿的神情。
夏凝儿支着头,闭上眼。
只因程予嫣此刻问的,或许,是眼下唯一一个她可以诚实回答的问题。
她可以对不起程予嫣,可以对不起所有的人,但她不能失去沈东冬。
就算,她和沈东冬不能在一起,也一样。
「因为我和杨瀚搭档的这个决定,杨瀚保住了妳,但我没能保住沈东冬。」夏凝儿望着程予嫣,轻轻说着,思绪被回忆带走了些,「是我不好,是我牺牲了她。」
在夏凝儿的坦白里,程予嫣静默了,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她看着眼前这个美的无瑕的女人,看着附近桌次间旁人不时投来的目光,程予嫣不知为何想起了杨瀚,想起和杨瀚在一起时,那渺小且卑微的心情。
「但予嫣,我想清楚了。」
夏凝儿深吸口气,她轻覆上程予嫣的手,「其实这些年,该有的成功我已经有了,我知道成功是怎么样子的,而我也知道,为了沈东冬,我可以放下这些。」
程予嫣低眉,喃喃,嘴里的话细碎且不清楚的,「嗯…」
「予嫣,对不起。」夏凝儿说着,她望着程予嫣的眼有着歉疚,「我之前其实骗了妳。」
「…骗了我?」程予嫣抬眸,一时不解。
夏凝儿歉然一笑,提了口气,无奈地望了程予嫣一眼。
「妳记得,我之前跟妳说,我打算休息一阵子?」夏凝儿问。
程予嫣点点头,恰巧一对情侣牵着彼此的手走进餐厅。程予嫣看着,心里不自觉地泛起一阵酸,但她忍住了。
她想起昨天,沈东冬牵着她的手、扶着她,两人一起去楼下的义大利麵馆吃饭的时候。
她想起前天,沈东冬跟她一起蜷在沙发上,偎着彼此看着租来电影的时候。
她想起这几天,沈东冬每天晚上就寝前,小心翼翼替她换着纱布的时候。
她想起沈东冬清冷的眸偶然泛起的笑意、想起沈东冬睡醒时的模样、想起沈东冬不自在的样子、想起沈东冬每次被她的倔强惹得无奈的温柔妥协…
想起。
夏凝儿没注意到她的思绪,继续说,「予嫣,当时我跟妳说,我是因为不忍心再破坏妳跟杨瀚,其实是骗妳的。」
「其实,我是想跟杨瀚拆伙,藉此去挽回东冬的心。」夏凝儿望着程予嫣,认着错,就怕程予嫣不原谅她的样子,「予嫣,我的动机不像我说的那么单纯,但我当时还没準备好要告诉妳这些…,妳,不会怪我吧?」
「我不怪妳…,我为什么要怪妳…」程予嫣喃喃,她几乎用尽了力气,才能说出这几个破碎的句子。
「可予嫣,我觉得妳脸色不太好。」夏凝儿轻捧起程予嫣的脸,关心的问。
那剎那,程予嫣几乎是不自觉地挥开夏凝儿的手。
当程予嫣发现自己这么做的时候,错愕了,她看着自己的手发起楞。
「抱歉…,我想我可能太早起了、太累了…」程予嫣说,她避开夏凝儿的视线,佯装镇定地拆开了湿纸巾,擦着手。
湿纸巾轻薄的水滴,在程予嫣的手心、手背泛起一阵凉意,程予嫣感觉到了,却唤不得一丝清醒。
一丝可以让她面对眼下现实的清醒。
「那就好…」夏凝儿淡淡一笑,「予嫣,既然妳累了,那我们早点回去。」
「嗯。」程予嫣应了声,她收拾起包包。
夏凝儿见着,想起了什么,她轻轻地叹了口气。
「怎么了?」程予嫣抬眸,本能的问。
「予嫣,妳刚刚说,妳认识东冬?」夏凝儿望着她,她美丽的眸静谧如湖泊,提起沈东冬时,那眸却总泛起一丝令人心慑的黯然。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3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