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别害羞把腿张开宝贝_朋友让打电话催他回家

第三十九章:依依不捨(下) 39.(下)
只是当程予嫣小心翼翼地揭开门,四下张望,还没见着沈东冬的身影,踏出浴室的她却因使力不对,脚下一滑…
她惊呼了声,紧张地伸手虚抓,一抓,却捱进了一个温暖的怀里。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抱住她的那人也一时站不稳,于是两人双双跌坐到地上。
抱住程予嫣的那人自然是沈东冬,坐倒在地的她面色不善,睨着程予嫣的一脸歉疚。
「怎么自己跑出来了?」按捺着情绪,沈东冬问她。
「对不起嘛…」程予嫣闭着眼,就怕挨骂。
但她怎知,骂还没来得及听到,她的脚踝先袭上一阵痒。
她困惑地睁开眼,却见沈东冬微愠的眼挟着温柔,细心地检视着她脚踝的伤口。
「伤口没碰到水…,但妳不听话,到时又扭到了怎么办?」沈东冬问她。
程予嫣抬眸,没有回话,她的思绪落在沈东冬的眼里,心跳一乱,再不想两人一开始的那个约定,再不想要沈东冬只是假装去爱她。
她想要这一切都是真的,不论对她也好,不论对沈东冬也好。
她的手抚上沈东冬的脸庞,像这样就能把沈东冬给看尽了,像这样,她就不会有一天,必须面临跟沈东冬分离的时刻。
分离这个词,想起,就让程予嫣不敢细想下去。
「怎么了?」见着她眼里的思绪,沈东冬轻声问她,「真的伤到了,不敢告诉我了?」
程予嫣摇摇头,她捱进沈东冬的怀里。
「没有…,我只是在想,还好,我刚刚猜拳输了。」她说,声音小小的,就怕沈东冬听清似的。
沈东冬失笑,她把程予嫣的手握到胸前,两人温热的手心交叠,程予嫣的心不知怎地,也跟着温暖了。
「下次这种时候,我还是会猜赢的。」沈东冬淡声说,温柔地吻进程予嫣的髮。
「嗯。」窝在沈东冬的怀里,程予嫣被沈东冬逗笑了。
只是那笑意很快地便淡下了,因为程予嫣再也无法不想起,沈东冬的心里其实本就住着另外一个人。
程予嫣闭上眼,她终是无法不羡慕那个人,羡慕她在沈东冬心里佔去的位置。
—-
搭着计程车来到这间餐厅,杨瀚把鸭舌帽压得低了点乖别害羞把腿张开宝贝_朋友让打电话催他回家
但这举止显然是徒劳的,因为这餐厅接待多了像他一样的客人。杨瀚一进餐厅,服务生连问他的名字都没有,看他一眼,便领着他走进了一旁的小包厢。
他依着服务生的安排坐了下来,有些不安的等着后头要来的那人。
那人在杨瀚抵达的十五分钟后到了,她很準时,是杨瀚来早了。
「你打给我的时候我很讶异。」女人进了包厢,拣了个位置坐下,打电话招来服务生,替两个人点了餐。
杨瀚把手埋在脸里,吁气。
如果不是不得已,他的确不想动用这层关係。
「妳知道我之前有女友…,但因为一些缘故,加上为凯的处理方式让她有点误会,所以我们暂时分开了。」杨瀚说着,他直到此刻才拿下鸭舌帽,露出他憔悴的神色。
这几天他是睡不好的,无论是因为程予嫣的离开、因为宋为凯的要胁、或是因为夏凝儿突然提出要跟他拆伙的这个决定。
女人挑眉,她困惑一笑,只因听着杨瀚说完,她却更不明白杨瀚找她来的目的。
「杨瀚,你是指望我帮你什么?」她问。
杨瀚抬眸,看着那名叫单雪淇的女人,他疲累的眼尽是无奈,「我前女友,现在在妳部门里做事,希望妳可以帮我多照顾她。」
「还有,如果可以,因为我的手机什么的现在都被为凯监控。」杨瀚说着,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张纸条,写上一串号码,「这是我另外办的电话,只有没工作时会开机,想让妳帮我交给她。」
单雪淇拧眉,她漂亮的眼盯着桌上那张纸,上着艳红指甲油的纤指仍搁在杯子上。
她轻嗤了声,「杨瀚…,你跟宋为凯之间的关係,真的是让我想到就头皮发麻。」
「因为一个宋为凯,你连你那已经退让到让人鼻酸的女朋友都保不住?」说着,她冷冷一笑,「你这么窝囊,身为女人,我实在找不到一个帮你的理由。」
杨瀚低眉,没有反驳,「是吗…」
单雪淇冷哼了声,「不过你前女友在我手下做事,倒让我觉得很有趣,我居然不知道我身边有一个跟当年那件事这么接近的人…」
杨瀚抬起眼,立刻解释,「Elsa,她什么都不知道、她根本是被蒙在鼓里,完全没有参与。」
「我知道,宋为凯的手段我很清楚,不必要的人什么都不会知道的。」单雪淇抬眼,淡淡一笑,「杨瀚,你不用那么紧张,我只是想知道,谁跟我一样那么倒楣而已。」
杨瀚听着才放心了,他叹息,这几日宋为凯对他的一举一动监视的很是严密,再加上宋为凯握在手里的那张照片,这让杨瀚每天都与不安纠缠,没有一一天好日子过。
「她叫什么名字?你跟我说,我再考虑帮不帮你。」
单雪淇忽地开口,打断了杨瀚落入思绪。
「她是新人,但我打听过她的职位,我想妳一定认识她。」杨瀚连忙说。
「嗯?」单雪淇更困惑了。
杨瀚开口,「她叫程予嫣,是妳刚聘任的助理。」
这话一落,是直到杨瀚走出餐厅时,单雪淇才对眼下的环境多了几分真实感。
程予嫣…,吗?
望着面前的那张写着电话号码的纸条,单雪淇抿唇。
她一声不吭地把那张纸条揉烂了,揉烂在那一室的沉默里。

第四十章:情真意切(上) 40.
五天后。
厨房盈满煎蛋捲的香气,穿着围裙的程予嫣插着腰,微笑,满意地看着锅子里的成品。
煎蛋捲。
煎得鹅黄的蛋捲,她一一把它们搁进便当盒里,和配菜一起排列整齐,模仿着沈东冬的井然有序。
检查了一下,放下了盒盖,喀的一声,程予嫣把便当盖好了。
完成任务的程予嫣小心翼翼地揭开窗帘,确定屋子里的那扇房门还没开,代表房里的沈东冬还熟睡着,程予嫣吁了口气。
这次终于成功了。
她把便当盒跟做好的早餐搁上餐桌,洗了手,脚伤好多了的她慢慢地走到了房门口。
只是她开了门,令她失望的是…
沈东冬早已醒了。
她靠着床头用着笔电,看见程予嫣进门,淡然抬眼。
「我今天会进公司。」
「嗯。」丧气了的程予嫣吐了口气,捱在沈东冬身旁坐下了。
沈东冬淡淡一笑,她知道程予嫣是怀着什么心思,现在才早上五点多,并不是一个一般人会起床的时间。
这几天程予嫣的闹钟一天调得比一天早,就像想摸透她到底是几点起床一般。
「妳知道我常常睡不好。」沈东冬搁下电脑,清冷的眸有一丝倦,她伸手,揉开了程予嫣的眉心,「我不是故意的。」
程予嫣抬眸,玩着沈东冬的短髮,一时不语。
「好不容易成功了,却是妳让我的。」程予嫣喃喃,有些不甘愿。
「不,我没有让妳。」沈东冬低眉,轻声说,「妳比我早起了十分钟。」
「真的?」程予嫣开心了,她抬眼,就想确认。
「真的。」沈东冬轻轻一应,回应程予嫣的孩子气。
程予嫣甘愿了,她捱在沈东冬怀里,沈东冬的颈间有着恬淡的柠檬香气,这是这几日来程予嫣越来越惯了的味道。
她不知道,原来爱情可以这么简单,一个人依着另一个人生活,如此而已。
不用隐瞒、不用压抑…
她抬眸,看着沈东冬电脑里敲打着的东西,那是时装週的採访文案,看起来是萧翊潇发过来的。
程予嫣看了几眼,里头的文字像极了秦子桦的手笔,但萧翊潇依然在信件尾端标示这份文件是他起草的。
程予嫣轻笑了声,只觉萧翊潇也算是始终如一。
沈东冬见她笑着,出于好奇,她轻捧起程予嫣的脸,「企划案怎么了?」
「只是看到萧经理的电子邮件,觉得很熟悉…」程予嫣喃喃,这几日以来,不知怎地,只要对上沈东冬的眼神,她的脑子就有些混乱,心跳也有些失序。
这样的感觉,是越来越清晰了。
「不像他写的?」沈东冬轻声问。
听见她说,程予嫣这才回神。
「嗯…」她应了声,揉揉脸颊,想揉去她混乱的心思。
没注意到她的异状,沈东冬轻轻一叹,「在我看来,萧经理的风格每次寄来都不一样,有时候真想调侃他风格的千变万化。」
程予嫣一听便笑了,她不知道沈东冬还是会说笑话的。
见她笑,沈东冬也淡淡一笑。
程予嫣的视线却搁在沈东冬小指的那只尾戒上,银製的尾戒没有太多的缀饰,简约典雅的一如沈东冬的精明洗鍊。
程予嫣想起她曾问过沈东冬那只戒指的缘由,想起沈东冬愣了下才告诉她,那是她前女友送给她的週年礼物。
那样的过去,让眼下的现实变得像梦,程予嫣觉得心惶惶的,有点不真实了。
不知程予嫣的心思,沈东冬是忙得差不多了,她阖上了电脑,轻揉了揉程予嫣的鼻尖,打算下床。
程予嫣却捨不得她走,她还没细想,便拉住了沈东冬的手。
「外头的食物很香…」见着程予嫣拉着的手,沈东冬低声说,她坐回床沿,「妳不是希望我吃?」
「嗯…,是希望妳吃。」程予嫣说,却说不出自己为什么这么的不理智,明明知道该让沈东冬早早準备出门的,只是身体跟心思好像各自为政了,「但也不想妳立刻就进公司…」
她说,小声地。
沈东冬坐回程予嫣身旁,清晨的阳光把程予嫣白皙的脸庞照上了一点清亮,那让跟她撒着娇的程予嫣多了一丝无瑕,让沈东冬看着她时想起了贪婪。
意图越界的贪婪。
这几日沈东冬是把守的很好的,一直都是。
有时,她会忍不住去猜想程予嫣对她的感情是不是複杂了,是不是再不像最初那样,一切只是假装。
但面对触手可及的答案,沈东冬噤声了。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2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