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再往里含一点玉势_朋友私下打电话给我老婆

第三十八章:蓦然回首(下) 38(下).

但沈东冬了解程予嫣的性子。
她不愿细想,说出这些话的程予嫣,受过多少委屈、受过多少伤…
就像程予嫣自己说的一样,她是如何带着那些自欺欺人,说服自己,去忽视自己会在意、会心痛的事情?
欺骗自己的人,就像是吃了麻药、遮起眼睛,一刀一刀往自己身上割。
但麻药会退,视力会回复。于是,人意识到的时候,往往已经遍体麟伤、无可挽回。
「总经理。」程予嫣唤住她,深吸口气。
她看着沈东冬,于是她眼里的歉疚、眼里的捨不得,都没有逃过沈东冬的眼睛。
「如果我爱上妳,是因为妳做到了他没有做到的事情,是因为那些缺憾、那些弥补…」程予嫣说着,说出她这些日子以来,最耿耿于怀的挂虑。
「我好怕,如果我是因为那些寂寞、那些空虚、那些自己无法填补的伤口而爱上妳…」
「我不想伤害妳…」
沈东冬听着,一时不语。
她静静的看着程予嫣,有那么一瞬间,程予嫣以为她不会说话了,程予嫣以为,沈东冬再也不愿跟她说话了。
但程予嫣想错了,因为过度的担心而想错了。
沈东冬对她,一直都不是出于一份在乎公平与否的感情。
「妳会想到这些,就表示妳在乎我。」沈东冬轻声说,她的嗓音脱去了素日里的冷硬,温柔地往程予嫣的耳上绕,「妳在乎我,才捨不得伤害我,这样的妳,便不会真的伤害我。」
「予嫣,我们都在乎对方,这样就够了。」沈东冬说,她低眉,亲吻程予嫣的髮,「不要问什么是爱情,我们或许永远不能明白爱情。」
「但我们能懂,懂我们在意彼此的那颗心。」
「只要这份心意不变,对妳、对我,无论什么结局,就都是最好的了。」
在程予嫣的忧虑里,沈东冬这般说。

经过今天早上的事情,后头的一整个白日,夏凝儿都有些心不在焉。
今天是她休假的日子,这一整天里,她的手机响过几通冯席修的电话、也响过几通杨瀚的,但她都没有接。
沈东冬走后,她整理起屋子,视线却几度在那门把上停留。
只因,沈东冬离去时的神情,她忘不了。
只因,沈东冬那样的神情,夏凝儿第一次,看到它出现在另一个女子身上…
她想起沈东冬的姐姐沈葳葳几周前拨给她的那通电话。
『我妹妹身边有别人了,请妳不要再打扰她。』
还有宋为凯,他为什么也知道…
因为那通电话、也因为宋为凯透漏的消息,夏凝儿终于愿意面对这些年来她不愿意面对的现实。
沈东冬曾经再爱她,最后,也会爱上别人的。
只是夏凝儿没有料到,那人,竟会是杨瀚的前女友。
是命运对她的嘲弄吗?一切既像是闹剧,又像是报应。
但夏凝儿没有认真找过这问题的答案。
她只知道,无论如何,她都不会屈服于现实。
她正想,门铃却响起了。
门外的人,夏凝儿从门眼看了眼,并不意外。
她刚好也有事要问他。
「妳为什么突如其来就说妳要休息?席修还跟我说,妳不打算继续跟杨瀚当萤幕情侣了?」
一踏进门,少了往日的客气,宋为凯自顾自地坐上了她的沙发。
夏凝儿冷眼看着他,他不客气,那她也没有礼尚往来的必要。
「你对程予嫣做了什么?我记得我当时答应你带予嫣过去,是因为想让他跟杨瀚复合。」她挑明了直接问他。
宋为凯挑眉,轻薄的唇攫着的笑意让人心寒。
「妳要让杨瀚跟程予嫣复合?」宋为凯拍了拍沙发,打量着四周,「这就奇怪了,他们两个复不复合,到底,干妳什么事?」
「这不关你的事。」夏凝儿轻嗤了声。
「当然关我的事,妳以为妳一句不忍心程予嫣受委屈,我就会相信妳吗?夏凝儿,一个人不要当了婊子还想要立牌坊,这样很噁心。」宋为凯冷哼了声,懒洋洋地滑起手机,「…说到底,妳还是因为沈东冬吧。」
夏凝儿淡淡地忘了他眼,像把这人的无赖给看尽了。
「宋为凯,这是我的自己的事。」
「好吧。」宋为凯叹了口气,耸耸肩,笑笑,「枉费我带了个好消息给妳…,妳还不知道吗?他在找妳,要我带个话给妳,说,他不会同意妳跟杨瀚拆伙。」
夏凝儿愣了下,拧眉,她在宋为凯的笑容里见着了自己的无可奈何。
「我会自己跟他联络,不用你操心。」
「那就好,妳要知道,这件事情如果弄大了,不是我操操心、妳道道歉就可以解决的。」宋为凯笑笑,他站起身来,不顾夏凝儿的嫌恶,轻轻的在夏凝儿脸上落下一吻,「…凝儿,我刚刚突然想到一件事。」
「…沈东冬身边既然有了别人,那单雪淇应该就没有理由继续拒绝我了吧?嗯?妳觉得呢?」宋为凯说的云淡风气。
但听到这话,夏凝儿却终于有了反应。
「…她不是你碰得起的人。」她颤声说。
「事到如今,妳还关心她啊?人家可是恨妳入骨呢。」宋为凯低笑了声,「也是,比起我们所有人,乖再往里含一点玉势_朋友私下打电话给我老婆大概只有她,会让妳感到愧疚吧。」

「…毕竟,妳当年,可就是她一手带到沈东冬身边的啊。」

此际,宋为凯笑着说。

第三十九章:依依不捨(上) 39.
沈东冬扭开水龙头,失去禁锢的热水奔腾而下,水蒸气剎那挤满了整间浴室。
程予嫣坐在马桶盖上,托着腮,百般聊赖的看着沈东冬的背影,暗骂自己刚刚猜拳时出了剪刀的右手。
应该出布的。
剪刀、石头、布。
要不要让沈东冬下午留下来陪她这件事,程予嫣又输了一局。
「在生气?」沈东冬问。
她的手探进水里,试着水温,头也没回。
「…没有。」程予嫣应了声,声音太小,几乎要被淹没在哗啦的水声里。
「晚上有个重要的视讯会议,我没有推掉。」沈东冬说,手指勾起几滴水珠,「其他的事情,我会在家处理。」
「嗯。」程予嫣应了声,懒洋洋地,使性子,「我知道妳都会处理好,但我也可以照顾好自己。」
沈东冬听着,失笑不语。
程予嫣吁了口气,盯着沈东冬的背影,却也笑了。
程予嫣知道沈东冬宠她,可程予嫣不习惯,不习惯这样被人对待。
跟杨瀚在一起的那几年,程予嫣是太独立了。
那几年,不论大病小病、发生了什么事,她都习惯自己一个人面对。于是,忽然有个人陪在她身边,不由分说的便选择要照顾她,程予嫣反而不知所措了。
「水放好了,我闭上眼睛,妳脱衣服吧。」在那短暂的静默里,沈东冬忽地说。
程予嫣望了她眼,一愣。
刚刚都在使性子,直到这田地,她才想起了尴尬…
「好…」程予嫣听话应了声,纤手覆上胸前的钮扣。
沈东冬则泰然自若的站起身来,正经八百的闭上眼,程予嫣看着,唇边却不禁泛起笑意,她轻笑了声。
「嗯?」听见她笑,沈东冬问。
「不知道,觉得妳这个样子特别可爱。」收敛起笑意,程予嫣说。
「…是吗?」沈东冬一应,语气有些不自在。
程予嫣见着,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沈东冬的脸色似乎红润了些。
程予嫣把衣服脱全了,只是裤子褪到伤口处时,还是疼得她直泛泪,她眨眨眼,伸手抹去,怕沈东冬发现。
「好了。」程予嫣开口,轻轻地说了声。
沈东冬抿唇,对她程予嫣出手,像是邀请她跳舞。
程予嫣搭上了沈东冬的肩,她被沈东冬搂着的腰际一阵暖,程予嫣轻轻一颤。
沈东冬小心翼翼地扶她进了浴缸,始终没有张开眼。
温润的洗澡水淹没了程予嫣的半个身子,沾湿了沈东冬捲起的袖口。
程予嫣瞇着眼望着沈东冬,望着沈东冬用左手小心翼翼地确认周围,最后才轻轻地放开她的身子。
过去,程予嫣和杨瀚的关係太单向,她不习惯有人对她这般温柔。
过往的伤痛太深,在她还来得及习惯以前,她想起的,却是不安…
沈东冬要踏出门之际,程予嫣叫住了她。
「总经理…」
沈东冬停下了脚步,没有回头。
「伤口沾到水了?会疼?」她问。
「不…」程予嫣喃喃,她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安,却不明白那不安为何如此张狂,令她害怕沈东冬消失在她的眼前。
她不想要她走。
那感觉太鲜明,程予嫣提了口气,试图压抑,「我只是想说,谢谢妳…,谢谢妳留下来照顾我。」
沈东冬听着,默然,一时不语。
「予嫣,这是我应该做的,以后,妳不需要向我道谢。」沈东冬开口,淡淡地说,「我在外头,等妳好了,就叫我。」
「好。」
于是沈东冬走了,她走时,把门轻轻地阖上。
程予嫣望着沈东冬离开的方向,抿唇,她把温热的水花往自己的身子上拍打,水花袭上她的身子,又滚落下了。
程予嫣想起她和杨瀚刚搬来这座城市的时候。那时,两个人刚上大学,说好了一起填志愿,即使不待在同所学校,也要身处在同座城市。
也是那年,杨瀚认识了宋为凯。
两个人简单的爱情或许就是在那时候开始变调的。程予嫣想。
年长的宋为凯很照顾杨瀚,给予当时的他许多发展上的建议。那些建议成熟的超出了杨瀚跟程予嫣所能理解的世界,于是只能两人只能照单全收…
就算不想接受,除了情绪以外,谁也说不出一个具体的理由。
『我想成为一个成功的演员,予嫣,不管要牺牲什么。』
某天夜里,坐在学校宿舍外头的长椅上,杨瀚对程予嫣说,像是忽然想通了。
但杨瀚想通了,程予嫣却没有。
她直到现在才发现,杨瀚口里的『牺牲』,似乎也包含了她在内。
程予嫣知道杨瀚爱她,那她,是因为不够爱杨瀚,所以才无法接受他选择牺牲她吗?
浴池里的水温渐渐降下了,程予嫣看着自己脚踝的伤口,想到在外头等着她的沈东冬。
想到沈东冬刚刚严肃闭眼的模样,程予嫣唇边泛起淡淡的笑意,剎那间,刚刚那问题的答案似乎变得无足轻重了。
出于一种直觉,她只觉得,沈东冬永远不会这样对她的。
──无论发生什么事,她都不会牺牲她的。
想着,扶着浴缸,程予嫣勉强地撑起身体,站了起来。
她抽起搁在层架上的浴巾,裹上自己的身子。
她很好奇,沈东冬会不会就站在门外头等她,神情严肃谨慎,就像个守门的侍卫。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2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