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再往里含一点玉势师傅_朋友的酒 李晓杰mp3

第三十七章:谁能说爱(下)(加更) 37.(下)
「没关係。」程予嫣低眉,怕让夏凝儿看清她脸上的神情,「…凝儿,我知道妳只是好意,妳只是…」
说着,她后头的话却塞在唇边,怎么样,也说不下去了。
夏凝儿吁了口气,温柔地对程予嫣开口,「…谢谢妳愿意相信我。」
但夏凝儿见着程予嫣脚上的伤,神色又担忧起来。
她迟疑了下,开口,「予嫣,妳知道吗?我打算休息一阵子,暂时,不拍戏了。」
听着,程予嫣望了夏凝儿一眼,有些不解,「…凝儿,为什么?」
夏凝儿看着程予嫣,一时沉默。
后头的话,她是多般小心翼翼,才慢慢说下去,「予嫣,我知道这些年妳受委屈了…,这几年我跟杨瀚都发展的很好,我跟席修谈过了,我们没有必要再跟彼此绑在一起。」
「所以,我想透过我休息的这个契机,放消息给媒体,让他们外传我跟杨瀚分手了。」夏凝儿轻声解释。
程予嫣听着,只觉讶异,她看着夏凝儿柔美的脸庞,却是看不清里头的善解人意,「妳为什么要这么做…」她喃喃。
夏凝儿见着程予嫣的困惑,毫不意外似的,她淡淡地叹了口气,「予嫣,我不想再破坏你们,尤其,我不想再伤害妳。」
程予嫣摇摇头,不想让夏凝儿再把责任往肩上揽,「妳也是无辜的,当时,妳也只是被被公司要求…」
「妳不要那么自责,我不怪妳。」程予嫣认真道。
夏凝儿叹息,「予嫣,妳真的很善良…」
「我想,我到现在才能明白,为什么都这么多年了,杨瀚除了跟我的假诽闻以外,能够做到一点其他的诽闻都沾染不上。」夏凝儿很是感叹。
说到此处,她的神色更加真诚,「予嫣,杨瀚他只是想跟妳和好…,他不是故意伤害妳的,虽然他的作法过了头,可是他对妳是认真的,我想,你们还可以谈谈?」
她柔声说着。
只是夏凝儿没料到,她本以为程予嫣会考虑这个提议,但程予嫣看着她的眼里,却写尽了一个词。
那个词,是『绝望』。
夏凝儿愕然,一度以为自己看错了什么。
「来不及了,凝儿…,杨瀚他,已经彻底毁了我对他的信任。」程予嫣缓缓道。
夏凝儿懵了,程予嫣的话已经超出了她的认知,「…什么意思?」
只是她正想追问,目的地到了,计程车停了下来。
夏凝儿付了计程车钱,两人在车上,却静默着。
一时间,两人都没有下车的意思。
「…凝儿,我跟杨瀚的事情,妳做得已经够多了。」程予嫣轻声说。
就算是为了保护杨瀚吧,她不愿意告诉夏凝儿,其实,杨瀚做的事情,比装病还多得多。
多得多…
杨瀚,利用她对他的信任,跟宋为凯合作,在她的饮料里下了药。
杨瀚,利用她对他的感情,让宋为凯藉着她人事不知的时候,褪去了她的衣衫。
杨瀚…
程予嫣抿唇,她其实心里有底,她知道,杨瀚如果狠下心来这么做,绝对不会只是要让两个人同床共枕而已。
杨瀚他,肯定还让宋为凯对她做了什么…
程予嫣已经不愿再细想下去。
在真相来临之前,程予嫣不愿再细想,不愿再把杨瀚想得更加不堪。
程予嫣开口,「凝儿,我跟杨瀚之间,我想,已经没有办法…」
程予嫣正说着,夏凝儿却覆上她的手背,摇摇头,要她不要再说了。
「予嫣,没关係,我不是要逼妳。」夏凝儿柔声说,很是关心,「我只希望妳知道这些事,还有,不管妳跟杨瀚日后怎么样,我都会是妳的朋友,好吗?」
「嗯。」程予嫣点点头。
坦白说,她着实没料到,失去杨瀚以后,她可以拥有夏凝儿这个朋友。
夏凝儿吁了口气,让司机开了车门,她扶着程予嫣下车。
计程车开走了,夏凝儿看着眼前的这栋大楼,对程予嫣笑笑,「予嫣,这里,就是妳新搬来的地方?」
「嗯,暂时会在这里住一阵子。」程予嫣说,她望着那栋大楼。
这里,是沈东冬临时租下的地方,程予嫣却是不知道,沈东冬经过昨晚过后,是否还曾回来过。
她很想她,却找不着她。
搀扶着程予嫣,夏凝儿开口,「…予嫣,真的很巧,其实,我也刚搬过来这里。」
「妳也住在这里?」程予嫣愕然。
她这才想起,许久以前,她的确曾在这栋大楼附近,看过夏凝儿的身影。
那天,是夏凝儿与杨瀚跟记者约好,要在超商面前偷拍两人约会的那天。
那天,也是程予嫣决定跟杨瀚分手的那天。
程予嫣这才想清,原来,夏凝儿是那时就搬到了这栋大楼。
「嗯,看起来,我就住在妳家楼下。」夏凝儿说着,她替两人按了电梯,「所以,如果没有人照顾妳的话,妳随时打给我,只要我在家,我一定会上来帮妳…」
程予嫣笑笑,没多想,便答应了夏凝儿的提议。
程予嫣出了电梯,她打开门,见屋子如她离去之时,依然空蕩蕩的,她的心这才真正不安了起来。
她试图再打了一次电话给沈东冬,电话终于通了,程予嫣按着话筒,等待沈东冬接起电话的剎那。
而程予嫣的屋子外头,关上电梯门的夏凝儿按了楼层,电梯顺势而下。
她住的地方跟程予嫣只差一层楼,于是电梯很快便到了。
夏凝儿才踏出电梯,便听见屋内一阵熟悉的音乐铃声。
是『她』的手机铃声吧?
几年前,她为『她』选的。『她』念旧,于是那么多年都不曾换过。
想着,夏凝儿淡淡一笑,她掏出钥匙,打开了门。
见夏凝儿进屋,门内的『她』望着她,眼里有着关切。
「好点了吗?怎么一个人就出去了?」『她』站起身来,关心的手覆上夏凝儿的额头。
夏凝儿温柔地笑了,她笑起时,脸颊有着小小的酒窝,像是把人的目光也旋进去了。
「嗯,去外头呼吸新鲜空气,好多了。」
她笑着对『她』说,「而且,还好有出门,我才能救了一个人。」
「谁?我认识?」
「嗯,我想妳认识。」夏凝儿淡声说,语声正落,『她』的手机又响起了,打断了夏凝儿后头的话。
「抱歉,我接个电话。」说着,『她』打开了阳台的门。
夏凝儿望着『她』的背影,想起了『她』的名字。
想起当年,她们刚认识的时候,夏凝儿曾经还拿『她』的名字开过玩笑。
『东冬,为什么不叫东东、或者是冬冬?而且,还是跟我名字不相合的冬天?』
『我想名字不相合,人不一定?』『她』问她。
『不知道,但我知道我爱妳。』夏凝儿笑着应了声。
『沈东冬,我比妳想得更爱妳,妳知道吗?』

第三十八章:蓦然回首(上) 38.
明明只有一层楼的距离,沈东冬推开门时却已一身冷汗。
「怎么受伤了?」
回到住处的她,见着程予嫣一脸歉意的坐在餐桌旁等她。
心是被担忧据满了,沈东冬蹲下身子,仔细地检查程乖再往里含一点玉势师傅_朋友的酒 李晓杰mp3予嫣的伤口。
「在我们家附近发生的?」沈东冬问着,声音是她少有的紧张。
「嗯。」见她如此,程予嫣轻抚着她的背,「没事了,还好碰到朋友,她带我去包扎。」
沈东冬的目光却是移不开那伤口,她按着额头,只觉自责。
她想起了昨晚。
若不是昨晚她彻夜未归,程予嫣怎么会碰上这种事?
沈东冬吁了口气,一时间无法排除这份想像。纵使她素来理智,这种心急如焚的时候,理智也派不上什么用场。
她想起昨晚未归的原因。
夏凝儿…
想起,昨晚她送单雪淇回家以后,夏凝儿的那通电话。
止不住的思绪让沈东冬一度陷入沉默。
「都说没事了,妳太担心了。」看出沈东冬的自责,程予嫣温柔地握住她的手,却是想起了什么。
她迟疑了下,开口,「…总经理,妳,是不是在躲我?」
「啊?」沈东冬不解。
她抬眸,清冷的目光迎上程予嫣的,见着了程予嫣眼里的不安。
沈东冬心裏明白,程予嫣是想起了昨晚的那个吻,想起了她们两人接吻时,她不自禁流下的泪。
她淡淡一笑,摇摇头。
「这几天待在家。」沈东冬轻捧起程予嫣的脸,把程予嫣的依赖望进了眼里,「我请特休。」
「不…」程予嫣立刻拒绝,「我可以照顾好自己。」
习惯了程予嫣的固执,沈东冬瞇起眼,清冷的眼里有一丝溺爱,「…我先请半天?过半天再看情况,如果妳真的可以,后半天我就不请假。」
「我们在交往,请半天假照顾妳,是我该做的。」沈东冬补上一句,「这样,妳总能答应?」
沈东冬这么说,程予嫣既好气又好笑,一时间也不得不投降。
「那就半天,只能半天。」
「半天后,应该是我看情况决定。」
「妳…」程予嫣叹息,再没有话,拿沈东冬没有办法。
程予嫣总觉得,这些日子下来,沈东冬似乎越来越知道要怎么样对付她。
沈东冬能在年纪轻轻就当上飞擎周刊部门的总经理,箇中原因,程予嫣终于是领教到了。
见程予嫣再不抗议,沈东冬扶起了她。
「餐桌椅硬,去沙发上休息吧。」沈东冬说,温柔的把程予嫣的手往她肩上搭。
两人捱的近,程予嫣闻见了沈东冬身上的气息,那气息带着股甜香,却不是沈东冬平日里用惯的清淡香味。
「妳昨天晚上…」程予嫣摀住嘴,她知道不该干涉沈东冬太多的。
「我昨晚先去喝了点酒,跟单经理一起。」沈东冬老实交代,说谎搪塞并不是她的特色,「后来,因为我有个朋友身体不太舒服,我带她去看了医生,就在她家住了一晚。」
「跟单经理…」程予嫣喃喃,她知道自己吃醋了,却管不住自己。
沈东冬扶她在沙发上坐好了,见程予嫣神色不定,沈东冬失笑。
「予嫣,我跟单经理真的只是…」
「总经理,妳不用跟我解释,不需要的。」程予嫣摇摇头,阻止了她后头说着的话,「…妳陪着我,已经很好了,也已经足够了,不管妳以前的交往对象是谁,我都不会过问。」
程予嫣认真地说。
但这醋罈子已经翻了,一室的醋味。她身旁的沈东冬没有失去嗅觉,要她不发现,显然是不可能的。
沈东冬叹息,她替程予嫣倒了杯水。
坐上沙发的她,温柔地,把程予嫣捱进了怀里,「予嫣…,那如果我告诉别人,我跟妳在交往呢?」
「…予嫣,我可以说吗?」轻轻地,沈东冬问着她。
程予嫣抬眸,她的心被揪紧了。
她看着沈东冬,看着沈东冬冷惯了的眼里的那丝温柔,程予嫣的胸口一塞。
她想起了杨瀚,想起了那些躲躲藏藏的日子,也想起了,她刚刚在车上夏凝儿无意间告诉她的事。
这些年来,她的感情,总是在藏…
──第一次,有人,要她不要再藏了。望着沈东冬的她,抿唇。
「为什么这么问…?」程予嫣轻声问,掩饰着自己的情绪。
沈东冬的手抚上程予嫣的脸颊,程予嫣的脸颊暖了,少了屋里冷气沾染上的冰冷。
「予嫣,我不想让妳多想。既然妳不问我的过去,那我便把现在留给妳。」
「我不在乎别人知道我的性向,但我在乎他们看妳的眼光。」沈东冬低声说,嗓音里有一丝宠,专属一人的宠,「…予嫣,妳在乎吗?」
「我不在乎。」程予嫣喃喃,她几乎是本能地脱口而出。
但说着,程予嫣后头的话缓下了,「总经理…,但我不希望妳说。」
「…为什么?」
「因为现在的我,还没有资格,让妳对我这么好。」程予嫣说,声音低低的,目光落不进沈东冬眼里,「…我还配不上妳。」
沈东冬拧紧了眉,这是她这些日子以来,第一次,再也忍不住想明白程予嫣究竟受了什么样的伤。
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把眼前这个让她挂心不已的女子,伤得这么深。
她的指腹温柔地滑过程予嫣泛红的眼眶,低眉,轻轻的吻进程予嫣的眉心裏。
程予嫣闭起眼,一滴泪滑下。
沈东冬愕然,她的吻短暂离开了,程予嫣的小手却揽上了她的颈,摇摇头。
「妳不要走,不要躲我,我没事的。」她说。
沈东冬吁了口气,她的唇瓣再度落下。
在程予嫣的双眸间轻点、在程予嫣的鼻尖上盘旋、在程予嫣的唇瓣上徘徊。
依依不捨。
当沈东冬的吻停下了,程予嫣缓缓地张开眼。
她伸手,指腹搁浅在沈东冬的唇瓣里,思绪不止。
「怎么了?」沈东冬问着她,只盼能做些什么,解开程予嫣心里的结。
「总经理…,妳知道吗?以前,我的前男友,从来不希望别人知道我的存在。」程予嫣轻声说,泪水不听话了,跟她的心一样,「因为爱他,所以我接受,可是后来我才知道,接受了,不代表不会痛苦、接受了,不代表不会在乎。」
程予嫣开口,语里的哽咽,像根刺,直截的往沈东冬心口上扎。
「接受,只是接受,但本来在乎的、本来在意的,是不会因此改变的。」
她低眉,就像个做错事的孩子,「我说接受,只是欺骗自己也欺骗他…,最后,在不断的忍耐里,消磨我和他之间的感情。」
沈东冬看着她,这是她俩在一起之后,程予嫣第一次讲出过往那段感情带给她的感受。
虽然,只是短短的几句话。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2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