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再坚持一会就好了_朋友的老婆私下来找我

第三十六章:心心念念(上) 36.
『The Queen』
见着那招牌,开着车的沈东冬扬眉。
『The Queen』是这区着名的拉子酒吧,沈东冬把车停进了停车场,下了车,看着酒吧门口的人们说笑聊天,沈东冬想起这酒吧是『她』的投资项目之一。
『她』什么时候才打算好好定下来…?
──什么时候才能放下过去,让她俩回到以往的关係?
沈东冬很少渴求过什么,却比谁都想念两人过去的情谊。
沈东冬的话不多,很多事情她是不问的,唯独某次酒后她载她回家,见她又把自己灌得酩酊大醉,不知今日也不愿知明日的模样,沈东冬才逼问过她一次。
却得到那人愤怒的回覆。
『妳当我愿意这么爱妳?妳当我愿意把自己搞成这样?沈东冬,爱情从来都不是妳和我说了算,妳难道不比我还清楚?』
那是『她』给她的回答,沈东冬听了,便没再问过她类似的问题。
她和『她』,没有人有错,有的,只是无可奈何…
是吧?
沈东冬抬眸,单雪淇已在吧檯的座位上等她。
酒保看了沈东冬一眼,便笑笑,「Elsa来了,我想妳也会来。」
她把杯马丁尼推到沈东冬面前。
沈东冬喝了口,单雪淇抽着菸,两个人都不说话。
单雪淇指尖的凉菸亮着火星,漫出的烟雾绕成了几个暧昧不明的菸圈。
过了会,她问沈东冬,「…妳跟程予嫣在一起了?」
「嗯。」沈东冬应了声,她给她的答案,未曾不清不楚。
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
十多年前,沈东冬第一次碰到单雪淇的时候,当时,单雪淇是班长,沈东冬是转学生,老师为了让她快速认识环境,就让她当了副班长。
一切的错误或许就是从这里开始。
那时的单雪淇,身边不乏追求者,但她谁也不爱,对谁都一样的爱理不理,事情也都摆烂不做,沈东冬自然而然地张罗了班上的所有事务,成了实质上的地下班长。
『妳很讨厌我吧?』
某天下午,见沈东冬抱了一大叠考卷穿过操场,往老师办公室走,倚在树下的单雪淇叫住了她。
正午的眼光刺眼,沈东冬淡望了她眼,没有回应她的问题。
『妳应该要讨厌我,因为我是故意的。』她又说。
『故意什么?』沈东冬不解。
『我想让所有的人都讨厌我,包括妳。』
沈东冬瞇起眼,她看着单雪淇…
那时,她在单雪淇那双漂亮的眼里看见的,是寂寞。
无边无际的寂寞,望进去,人便找不到归处。
『妳一直都一个人?』沈东冬岔开了话题。
单雪淇笑了,却是嘲讽的笑,那笑戏谑,张狂在她绝美无比的脸上。
『只要妳生成这样,谁对妳好,都不会是真心的。』她冷冷地说了声,没注意到自己语里的悲凉,『讨厌例外。』
『妳讨厌我了,对不对?』单雪淇问着,像个要糖吃的孩子。
『妳想要的,我不会给妳。』沈东冬淡淡望了她眼,『我对妳的情感,不会让妳来决定。』
单雪淇却是不让,她拦下沈东冬,『我偏要决定。』
她扬手,挥下沈东冬手里的那一整落考卷。
风起了,考卷被吹散在空中,几次扑叠、几次打旋,漫天飞舞…,直到累了,才悠悠晃晃的落下,散遍了大半个操场。
沈东冬看了她眼,不语。
『妳讨厌我了吗?』单雪淇又问,『我很讨人厌吧?』
沈东冬弯下腰,一张张,捡回了那些考卷。
『我不能讨厌妳。』花了些时间,考卷一张张地被她捡完了,她开口,『因为妳最不需要我做的,就是这件事。』
抛下这句话的沈东冬走远了,把对她无可奈何的单雪淇留在原地。
但沈东冬留下的这句话,却在单雪淇的心头萦绕了一整个下午。
她要的,是别人对她的真心,但一直以来,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做。
沈东冬发现了?她不禁猜想,但又害怕,沈东冬真的是这么想。
她不想被任何人发现这件事。
那天,也是发成绩单的日子。
那天晚上,她埋首于工作的父亲,看见她的成绩单的时候,终于在这几个月来,认认真真的看了她一眼。
『雪淇,妳又拿了第一名,果然是我的女儿,外貌跟脑袋都不缺,一点都不丢我的脸。』他这样说。
『爸,那个…,明天…』明天是她的生日,终于有机会跟父亲说上话,单雪淇想提醒他。
但她父亲能分配给她的时间,显然已用尽了。
他没心思听到单雪淇后头的话,便打断了她。
『好了,妳出去吧,我还要忙。』
『爸…』单雪淇喃喃,不甘不愿的离开了。
那晚,走进房间的她,看着照片里的全家福,找到了照片里那名为母亲的那个人。
但找着她,单雪淇想起的不是温暖,而是五年前,母亲和她的小男友在房间里耳鬓厮磨的画面。
想到,她的父亲不只一次告诉她,『妳很好,如果妳不要长得跟妳母亲那么像,就更好…』
思绪及此,一股噁心感鲜明涌上,单雪淇摀住嘴,抑下嘴里想吐的气息,她把那照片盖上了,再也不想看清。
隔天,房间里那一桌子的蛋糕、礼物和卡片,单雪淇看也没看,要佣人把它们全都扔进了垃圾桶。
她去找了沈东冬。

第三十七章:谁能说爱(上)(加更) 37.
在人来人往的急诊室里,医生熟稔的为程予嫣包扎。
夏凝儿站在一旁,一眼关切。
但不同于以往,她毫无遮掩…
那些匆匆路过的行人们见着她,眼光忍不住逗留,那程度,若不是这里是十万火急的急诊室,恐怕转眼就要成另一个签名会现场。
「好了。」扎好绷带的年轻医生拍拍手,改敲起面前的键盘,键入程予嫣的伤口乖再坚持一会就好了_朋友的老婆私下来找我状况,「还好伤得不深,等等去柜檯拿药,就可以先回去了…,这几天伤口不要碰到水,油炸类的也别吃。」
「好的。」程予嫣应了声,夏凝儿见状,扶着她站了起来。
程予嫣歉然对她一笑,「今天真的很谢谢妳。」
夏凝儿摇摇头,温柔的眼望进程予嫣的,「予嫣,我都把妳当朋友了,不要跟我客气…」
她吁了口气,「予嫣,比起这个,我更庆幸,今天发生这件事的时候我在场,不然…」
那年轻医生见两人要走,望着夏凝儿的他,想起了什么。

「我之前是不是见过妳?好像就是昨天晚上?」年轻医生皱着眉,语里有些不确定,「妳昨晚是不是也有来,但妳戴着口罩跟帽子…,妳好一点了吗?」
夏凝儿淡淡一笑,笑容坦然,年轻医生的困惑像让那笑容给吞没。
「…嗯?我想你认错人了?我第一次来这间医院。」她淡淡道。
夏凝儿把年轻医生的疑惑落下了,她扶着程予嫣,在自动门的开阖间,走出了医院。
两人一走出门,一个面容俊秀、身材偏瘦的斯文男子便迎了上来,他手里的那顶鸭舌帽不偏不倚的盖在夏凝儿的头上。
「我终于找到妳了,怎么把我当记者躲?」斯文男子礼貌笑笑,迎上了程予嫣的目光,「妳是凝儿的朋友?我是凝儿的经纪人,我姓冯,妳叫我席修就好。」
冯席修边说,目光落在程予嫣扎好的伤口上,斯文的眉宇皱成一条线,「疼不疼啊…,怎么人好端端地走在路上,也会碰到这种事。」
「当然疼,差点就要割伤动脉了,很严重呢。」夏凝儿夸张地说了声,冯席修的脸色更加苍白。
「那、那,要不要留院观察一下…,这样子就出院?没病床吗?这间医院有几个主治我认识的,我进去帮忙安排…」冯席修说得紧张,转身便要往急诊室里冲去,却被夏凝儿给拉住了。
「我开玩笑的,你别进去给人添乱了。」夏凝儿边笑边说,对程予嫣使了个眼色。
程予嫣被她的玩兴惹的无奈,却也更觉得与夏凝儿亲近了些。
此外,程予嫣更诧异的是夏凝儿的经纪人如此耿直,因为这样的他,跟杨瀚的经纪人宋为凯的市儈老练比起来,个性只能说是天差地远。
摆明了被整,冯席修也不生气,他无奈的揉着脸,看来对夏凝儿的个性是很习惯了,他叹了口气。
「我去开车吧,妳们在这里等我…,谁都别跑了?尤其是妳,凝儿,我昨天一晚都找不到妳,妳突然考虑要休息这件事也吓坏我了,我心脏练得还不够大颗,妳再这样整我,弄不好,下次我也得来医院挂急诊了。」冯席修说得正经八百,就怕眼下又是一个骗局。
夏凝儿咬唇,一眼调皮,「知道了,我扶着予嫣在这里等你,我想跑还得顾及她有伤,这样你不担心了?」
「这还差不多。」
冯席修这才甘愿走了。
但夏凝儿显然信用不良,冯席修边走还不住回头往两人所在处张望,一眼的胆颤心惊,生怕夏凝儿下一秒不见人影。
见冯席修走远,程予嫣正想开口问夏凝儿今早的事情,夏凝儿却对她眨眨眼。
「嗯?」
「我们可以跑了,不用管他。」
夏凝儿说着,程予嫣还来不及做出反应,夏凝儿已跑下台阶,随手便拦了计程车。
计程车顺势停下了,程予嫣被夏凝儿扶上车。

「这样好吗?」程予嫣看着车窗外,不禁问。
夏凝儿笑睨着她,反问,「这样不好吗?」
程予嫣愣了下,一时接不上话。
夏凝儿淡淡一笑,拉着程予嫣的手,开口,「其实,我跟席修合作很久了,我们都很清楚彼此的个性。」
她吐舌,模样顽皮惹人心醉,「他知道我一定会跟他联络的,只是他太习惯用紧张兮兮的态度处理事情了。」
「予嫣,妳可以明白我的意思吧?」夏凝儿轻声说。
程予嫣想了想,淡淡地笑了,微微点头。
过去,因为宋为凯怕走漏消息,因此程予嫣虽然知道夏凝儿的存在,但未曾与夏凝儿接触过,以致她对夏凝儿的认识极其有限。
直到经过眼下这几次的相处,程予嫣才明白夏凝儿其实是个细心体贴的人。但不知怎地,程予嫣却有种错觉…
夏凝儿好像总在有意无意间观察着她。
是错觉吧。程予嫣告诉自己。
大概是因为最近在公司里,跟单雪淇相处太过小心翼翼,才导致她变得这么敏感吗?看着脚上的纱布,程予嫣不禁想。
见程予嫣正思忖着什么,夏凝儿想了想,极其小心地开口,「予嫣…,那天跟杨瀚的事情,我很抱歉,我不知道杨瀚是吃了安眠药故意装病的,我是真的以为…」
程予嫣听着这话,却是错愕了。
原来,杨瀚是吃了安眠药、装病骗她吗?甚至还…
这是…,真的吗?
这些问题,程予嫣是想不明白的。她只知道,她无力再承受更多了。
程予嫣强装镇定,却不知道一个人的心,能碎上几回?能遍体鳞伤几次?
她现在唯一愿意想清的,就是她要好好地去爱沈东冬。
去爱那个,对她只有真心的她。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2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