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全部坐下去就不疼了茉儿_朋友玩客户端

第三十五章:隐隐作痛(上) 35.
感情是这样的,谈得越深,分开时,伤口便有多疼。
「妳跟蒋云翰分手了…?怎么会?我只是出差一阵子欸…」
待在咖啡厅里,杜小蔓听着面前的程予嫣说完这几日的事,惊呼,手里的咖啡杯显些拿不稳。
「予嫣,我担心妳…」杜小蔓皱眉又说。
「嗯,分开了…」程予嫣望了杜小蔓一眼,这间咖啡厅兼着卖酒,她望着写着菜单的黑板,有种替自己点一杯小酌的冲动。
注意到她的视线,杜小蔓连忙摀住她的眼,「不要喔,我一个人,可没办法送妳回去。」
「我还没点呢。」程予嫣叹息。
「妳看看就很危险。」杜小蔓吁了口气,不愿想起程予嫣喝醉时的可怕,「那那个女人呢?妳的总经理,妳说妳们现在在交往?」
「嗯。」程予嫣应了声。
「我真的是要听不懂了…,予嫣,妳爱女人吗?」杜小蔓又问,问得有些迟疑,「…是不是因为妳分手伤心,想找个人凑合?」
「她很好,她懂我。」程予嫣说,声音轻轻,「我喜欢她。」
「喜欢跟爱是不一样的,不需要我教妳吧?还有,跟女人在一起,压力应该会很…」杜小蔓说得慢,拣选用字极为小心。
程予嫣先开口,结束这尴尬,「我觉得,我想跟她在一起,这就够了。」
「嗯…」杜小蔓一脸为难。
她不是第一天认识程予嫣,知道程予嫣决定了就是决定了。可身为程予嫣的好友,杜小蔓不禁觉得她的情路实在坎坷,因为细数起来,程予嫣要不就是当电视明星见不得光的地下情人,要不就是跟女同志在一起承受这社会不讲道理的眼光指责。
对杜小蔓而言,她只能对程予嫣的感情路说两个字:命苦。
「我可以不阻止妳,但我要妳跟我保证,妳和她在一起会幸福。」杜小蔓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幸福…,要怎么保证?
程予嫣拧眉。
「幸福是要两个人一起打造的,我和她有共识,这样就好。」程予嫣落下这话,喝光了杯子里未尽的咖啡。
想回家了。
两人结了帐,走回家的路上,程予嫣想起了公司、想起单雪淇对她依然好不起来的态度。
这几天她和沈东冬都住在一起,程予嫣曾想问过沈东冬关于单雪淇的事情,但一想到沈东冬提起前女友的神情那般痛苦,程予嫣就不想为了好奇心,揭开沈东冬的伤疤。
她们两个人只需要『现在』,便已经足够。
「予嫣,我回去了喔,之后聊。」杜小蔓在公车站牌旁停下,望着程予嫣的眼还有着担心。
「好。」
程予嫣对她挥挥手,走远了。她掏出手机,发现手机里有两通未接来电。
都是沈东冬打的。
「嗯?」她回拨给沈东冬,轻轻地问了一声。
「没事,下班了,带了消夜。」沈东冬淡声说。
「妳买了什么?」程予嫣问着她,看见乖全部坐下去就不疼了茉儿_朋友玩客户端路旁的便利商店,想起刚刚没喝到酒的空虚。
「盐酥鸡,妳喜欢吃的那家。」
「真的?」
「真的。」
程予嫣开心了,她溜进便利商店里,再走下台阶时,袋子里已搁了啤酒。
这几天,她跟沈东冬的日子过得简单,一起上下班,一起吃饭就寝,就像是过去,只是现在,她俩更像是对普通的恋人。
像是。
两个人互相依靠彼此,虽然不知名的界线依然隔在两人中间,若隐若现、隐隐约约,有时程予嫣会越过去一点点,有时沈东冬会越过去一点点…
有时。
程予嫣已经很满足了,很满足于这样的日常,这是她不曾感受过的幸福。
她会好好珍惜她跟沈东冬之间的关係,她也相信,五年、十年,她们一定会慢慢地越过那条线,真真正正的跟彼此在一起…
走出电梯的她,拿着钥匙开了门,这是她和她的家,一切都很简单、很单纯。
虽然,这不是程予嫣第一次住在这栋大楼里。
想着,她望了眼门牌,不知道为何这么巧,沈东冬另外租的这屋子,偏偏,就在以前杨瀚替她租的那屋子的楼上。
「回来了?」听到了声音,沈东冬替她拉开了内门。
她只穿着一件素色T-shirt和短裤,髮丝有着洗髮精的味道,程予嫣笑了,她知道她刚洗完澡。
「嗯。」程予嫣应了声。
进了门的她换了鞋,学着把自己的鞋和沈东冬的那双对齐,沈东冬注意到了。
「这是我的习惯,不是妳的。」
「现在练习,久了也会变成我的习惯的。」
沈东冬被程予嫣逗得淡淡一笑,她拿过程予嫣手里的包包,将它搁到沙发上。

第三十五章:隐隐作痛(下) 35(下).
程予嫣则被餐桌上的盐酥鸡香味给拎走了。
她挨着餐桌坐下来,拿了叉子就要吃,这才想到搁在玄关的啤酒。
她回头,沈东冬已坐了下来,替她把啤酒开了。
接过啤酒,程予嫣喝了口,啤酒的冰凉窜进她嘴里,冰得她瞇起眼。
──一整天的压力好像都卸下来了。
沈东冬见状,清冷的眼闪过一狐疑,「单经理是不是又对妳…?」
程予嫣听着,迟疑了下,摇摇头,「总经理,别担心,最近时装周的事情让她很忙、我也是…」
「予嫣。」沈东冬轻叹了声,她叉了块盐酥鸡,递给程予嫣,「有事要告诉我。」
程予嫣失笑,「没有发生事情,我要怎么告诉妳呢?」
沈东冬吁了口气,神色无奈,是拿程予嫣没辙。
程予嫣见她不说话,出于好玩,把喝了口的啤酒递给了她,「我觉得,妳比较需要喝。」
「嗯?」沈东冬看了她眼,见程予嫣的脸颊上染上一丝红,她不禁伸手去抚,「妳不能喝酒,怎么偏爱喝?」
「妳在我旁边…,胆子好像就大了。」程予嫣瞇起眼,一脸调皮。
「我看不是。」
看着程予嫣的顽皮,沈东冬没喝酒,眼里却已染上了酒气。
她俯下身。
「以后,都在我面前喝。」
她说,那样的距离,她感觉得到程予嫣的体温、气息、心跳。
她想吻她。
程予嫣望着她,澄然的眸是毫无机心的天真,她的手勾上沈东冬的颈,沈东冬的吻落下时轻轻地,用她的温柔勾起两人的情慾。
当沈东冬的唇瓣暂离,程予嫣的便覆上了,她微凉的唇瓣带着啤酒的气息,沈东冬柔柔地含住,偷走了程予嫣唇里的酒精。
这样的吻,这几个日子里,两人是习惯了的。
沈东冬的手搂住了程予嫣的腰,在那腰间柔软的峡谷里徘徊。
程予嫣瞇着眼,呢喃了声,唇瓣微开,沈东冬的舌便探入了。
「好痒…」程予嫣呼着气,领着沈东冬的手往她的身子上巡。
沈东冬顺从地照办了,她抚过的地方,惹得程予嫣阵阵轻颤。
可当她的手触及程予嫣的领口时,她却停下了。
「怎么了…」程予嫣愣了下,不解,她困惑的望着她。
「妳哭了。」
程予嫣听着,错愕地伸手去探,这才发现自己眼角的泪。
她不知不觉的哭了,却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
为什么?程予嫣看着指腹上沾染的泪光,问自己。
她的心好痛。
「我们慢慢来。」沈东冬出声,打断程予嫣的思绪。
她轻握住程予嫣的手,「妳不用勉强自己。」
「我没有…」没有觉得勉强,程予嫣清楚,她喜欢跟沈东冬在一起的感觉,喜欢沈东冬陪在她身边的日子,她只想跟沈东冬在一起。
甚至,她可以说,如果现在给她一个机会选择,沈东冬和杨瀚,她会毫不犹豫的选沈东冬。
可是,为什么…

「感情的伤,不是我们说好,就能够好的了。」沈东冬伸手,指腹把程予嫣眼角的点点清泪抹去,「妳需要时间,逼自己转身就遗忘,是在骗自己。」
「那样,什么都忘不了。」沈东冬淡声说。
她为自己开了瓶啤酒。
清脆的开瓶声漾在空气里,但酒精的气息也麻醉不了心里的苦涩,程予嫣看着沈东冬的侧脸,再度想起了单雪淇。
──沈东冬对单雪淇,也是,这样的心情吗?
程予嫣看着沈东冬眉间的愁思,却是贪婪的想佔去那愁思。
想佔去,单雪淇在沈东冬心里的那个位置。
原来,她是个这么贪心的人…
她看不起自己了。
只因眼下的她,有什么资格要求沈东冬?
是太郁闷,程予嫣仰头,灌下一大口酒。
「别喝太快。」沈东冬见状,试图阻止她。
「妳在我旁边,就让我喝…」程予嫣吸着鼻子,手里的酒瓶不自觉得握紧了,脆弱的铝罐无力的哀鸣了声,里头的啤酒溢了出来。
沈东冬抽了几张卫生纸,替她擦拭。
程予嫣望了她眼,心里却一阵苦涩。
她站起身来。
「我…,去洗澡好了,不喝了。」
她不等沈东冬回答,抢着推开椅子,跑进了卧房里。
沈东冬凝视着她的背影,一双眸滞在她离去的方向,终究没有开口,唤住她。
程予嫣过去爱上的,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才会带给她这么深的伤?
甚至,让她愿意这样义务反顾的,选择跟她在一起,也丝毫不后悔。
两个女人在一起…,那样的压力,沈东冬曾经怀疑过程予嫣是否能承受,但她没问过程予嫣,程予嫣却已经给了她答案。
虽然,那样的答案,着实让沈东冬诧异。
沈东冬想起昨日,她跟程予嫣一起外出吃饭时,隔壁桌子间几个中年人不时投来的眼光,程予嫣却像视若无睹似的,她就这么专心吃着饭,桌子下的手不时握上沈东冬的。
一点,也不在乎似的…
这让沈东冬更加想知道程予嫣的过去。
但她不能问…,应该说,现在,还不适合问。
想起程予嫣的泪水,思绪正落,在浴室里的水声里,沈东冬把桌子上的食物跟啤酒给收拾乾净了。
──其实,沈东冬今晚还跟人有约。
虽然这个约,她曾一度考虑拒绝。
但眼下的状况,或许,她不在这屋子里,对程予嫣来说,反而是比较好的。
她想留一点空间给程予嫣,让程予嫣静一静、让程予嫣暂时不用再勉强自己,勉强自己去爱她。
不用…
在桌上留了张纸条,沈东冬拎了钥匙、出了门。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2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