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全含进去小妖精_朋友玩下面

第三十四章:旧日历历(上) 34.
沈东冬没有带程予嫣回家。
她带程予嫣回到冯席修替她临时租下的那间房子。
「这里是…」让沈东冬牵着手出了电梯,站在陌生的铁门前,程予嫣看着沈东冬掏出钥匙,不禁问。
「我另外租的房子。」沈东冬淡应了声,钥匙一转,门开了,「请一个朋友帮忙租的。」
沈东冬开口,清冷的目光落在程予嫣脸上的泪痕里,「妳需要休息,待在这里,也不需要让妳哥哥多担心。」
「嗯…」
沈东冬正要进门,程予嫣拉住了她。
「…我想洗澡。」程予嫣低眉,她轻声说。
这话一落,她脸上的哀伤已掩不住,让人不忍卒睹。
沈东冬望着她,思绪一滞。
昨晚,到底发生什么事…
但察觉到程予嫣此刻的痛苦,沈东冬不愿对程予嫣问起。
「待在这里,妳想做什么,都好。」她说,让程予嫣进了屋,替两人关上门。
昨晚的事情,多半,跟程予嫣的男友有关係。
却是不知那男人如何伤了程予嫣?而又为什么,那男人不愿公开她和程予嫣间的关係?
听着浴室里传来的阵阵水声,沈东冬抿紧唇,思绪正落。
她打了通电话给程柏崴,「没事了,予嫣跟我在一起。」
「沈小姐…」昨晚也找了一夜,程柏崴的声音显得劳累,「…昨晚,予嫣跟谁在一起,她跟妳说了吗?」
沈东冬望了浴室门一眼,开口,「我没有问。」
电话那头的程柏崴听着,静默一阵,思绪似乎也跟刚刚的沈东冬一样,陷入那些找不到答案的迷障里。
过了会,他叹息,「予嫣从小时候开始就很倔强,她不想说的事情,谁也拿她没辙。」
他的思绪陷入了回忆里,想着什么,「有时候,妳只要顺着她就好,不管她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她需要的只是我们。」程柏崴低声说,像是说给沈东冬听,但更像说给他自己听,「请妳,不要放她一个人?」
程柏崴顿了声,「沈小姐,予嫣她…,现在身边只剩下妳了。」
沈东冬终是注意到了,程柏崴的语气实在太过平静。
不像往日。
沈东冬寻思,心下有底,「我知道,我会做我该做的。」
「谢谢。」程柏崴开口,又沉默了半晌,只因后头的话,他想了很久,「…来了这里,知道有妳这样的人陪在她身边,我已经放心多了。」
「那,她就拜託妳照顾了。」
沈东冬挂上了电话,电话静默了,它搁在她手里的重量却沉了。
浴室的水声仍不止,杂乱无章的拍打声紊乱了沈东冬此际的思绪。
原来,程柏崴似乎早就发现,发现她和程予嫣之间,其实并不是…
沈东冬思忖着,她面前的浴室门却开了。
裹着浴巾的程予嫣望着她,沉默,澄然的眸望进了沈东冬眼里的愁。
她白皙的肌肤上的未乾水滴,滴滴点点,无力的攀附着她的身子,有些落下,有些被蒸发在空气里。
「妳没有问我…,昨天,发生了什么事。」她说,声音轻而脆弱,语声刚落,便很快地被空气给吞蚀。
「妳想说的时候,我会听。」沈东冬淡声说,她拿过床上的毛巾,替程予嫣擦着髮,「…会感冒的。」
程予嫣的眼眶红了,她吸吸鼻子。
只觉,她说不出口的话,更多了。
「妳答应我了吗?」让沈东冬擦着头髮,程予嫣忽然问。
「答应妳什么?」沈东冬说,她继续为程予嫣擦着头髮,像程予嫣的话没有勾起她一丝情绪。
「答应我…」程予嫣懵了,她抬眼,找着沈东冬双眸,却又摇摇头,「不,妳不用答应我…,我本来就不应该对妳这么说、不该这样要求妳。」
「妳已经对我很好了,不该再好了。」
「我没有拒绝妳。」沈东冬淡声说。
「是吗…」程予嫣应了声,她低下头,把沈东冬的话嚼碎在嘴里。
过了会,她开口,「我昨晚…跟我前男友在一起。」
「妳分手了?」
「嗯。」程予嫣应了声。
沈东冬的手腕沾上了一滴水珠。
她抬眸,发现程予嫣哭了,因为她回答沈东冬的那短短一句话,或者,因为沈东冬问她那短短一个问题。
──她们心里都还有人,都还有伤。
沈东冬抽了张卫生纸,替程予嫣擦着泪水。
程予嫣抬眸,拉住了她的手。
这次,换程予嫣吻了她,她的唇瓣离开她的时,挟着水气,像是泪水,又像是沐浴未乾的水滴。
「总经理,我会尽力…,去爱妳。」程予嫣说。

第三十四章:旧日历历(下) 34(下).
听见程予嫣说,沈东冬凝视她的眼,然后,她在程予嫣的眼里,找到了她再熟悉不过的倔强…
沈东冬抿唇。她多希望,程予嫣在她面前,不用再这么做。
希望…
希望程予嫣在她面前,不需要努力,自然,也不需要假装。
只因她并不在乎。
可沈东冬不能说破这点,因为她知道,如果她说破了,那就会打坏两人之间的平衡。而程予嫣的个性,不会愿意接受两人之间失衡的关係。
「都好。」沈东冬说,不重不轻的避开了这问题,声音却是她陌生已久的温柔。
她已经爱上程予嫣了。沈东冬清楚。
而程予嫣呢?她又会愿意让自己照顾她多久?
沈东冬拧眉,她清楚,强求,不过是折磨自己。
替程予嫣擦乾了头髮,沈东冬走出了房间。
午后的阳光洒进了房子里,一地金黄,一如这些年来的许许多多个日子。
无碍于人间多少纷纷扰扰,这阳光的颜色,总是一如以往,不曾因人间的悲伤黯淡一分,也不曾为人世的欢腾而璀璨一毫。
变的,只有阳光下头的人们,只有那些人与人交会而生的悲欢离合。
沈东冬望着那阳光,不语。
只因她在找着温柔的同时,那些过往的伤痛也跟着回来了。
于是,她想起了爱情,也想起了『她』。
想起以前、想起现在。
此际,沈东冬搁在桌上的手机轻响了声,她淡淡地看了一眼,在那寄件人栏位上,看见了『她』的名字。
──她,还是没有放弃吗?
—-
乖全含进去小妖精_朋友玩下面「你说沈鬼厉前几天要你帮他找新房子?」坐在沙发上,看着香水型录的萧翊潇问。
炉上的咖哩正热腾腾的冒烟,冯席修搅着汤杓,煮饭太热,于是他只穿了件薄背心,露出背后大半的纹身。
纹的是堕天使的图案,是他十八岁那年交了第一个男友后,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
同性恋是罪过吗?他不知道。
他只知道,他爱的就是男人。
他只知道,如果同性恋是罪过,那他,就会是罪过的本身。
「嗯哼。」端着咖哩饭上了桌,冯席修瞄了眼萧翊潇新染的髮色,挺好看的,他很喜欢,「接到电话时我也傻了。」
「很难想像她会想搬离那裏。」萧翊潇吁了口气,他面前的咖哩饭很香,他却兴味索然,「我以为她会跟着她的原则在那裏一起腐朽。」
咖哩的味道会汙浊他嘴里的气味,要不是两人都懒得出门,就不用屈服选择家里仅有的调理包。萧翊潇想着,只觉无奈。
冯席修瞥了他眼,笑笑,搁了盒薄荷糖在他面前,「喏。」
「嗯,谢谢。」萧翊潇挑眉,感谢他的体贴。
「她跟小单呢?八字有一撇没有?」吃了口咖哩,思绪还落在这话题上,冯席修问。
萧翊潇夸张的吐了口气,只觉冯席修这话比笑话还要笑话,「嗤,你在吃饭的时候提这个女人的名字,真是打坏我吃饭的兴致。」
「…再说你自己,如果你再不懂得察颜观色一点,宋为凯就永远是你们经纪部门的一把手经纪人。」
萧翊潇骂着冯席修,顺势捏了他的脸一把,看着他的眼里却是带笑。
这世上大概只有对冯席修这人,萧翊潇才会脱了他在公司里固有的伪装,变回十多年前那一切单纯的青年男子,没了脾气,徒剩简单。
「小单喜欢东冬那么久,虽然说是有点不得其法啦…」冯席修没有挣扎,他捏着下巴,若有所思,「…但东冬不是个铁石心肠的人,我就在想,搞不好东冬哪天改了个念头,就会看见小单的好,给她们两人一个机会…」
「都发生过那样的事情,怎么可能。」萧翊潇碎念了声,见冯席修吃得心不在焉,他舀了勺咖哩餵他,「认真点吃饭,医生不是说你太瘦了吗。」
「欸欸…,嗯。」
萧翊潇叹息,「如果你要让沈鬼厉给单雪淇那个暴风女一个机会,你还是先管好夏凝儿吧?她一天到晚跑出来晃蕩,沈鬼厉怎么会有心思谈感情。」
这话一出,冯席修便愣了。
「怎么可能?凝儿明明跟我说她跟东冬已经没联络啦。」
「她这么说你就信?那我之前跟你说你是我的初恋,你怎就不信?」萧翊潇嗤了声,趁隙抱怨。
「我哪不信,我只是想多确认几次。」冯席修抗议。
「自欺欺人。」萧翊潇摇摇头,懒得跟冯席修继续争执,「我跟Elsa虽然上辈子就有仇没结清,所以这辈子得继续打杀,新仇旧恨,没完没了…,但我也是希望她可以有个好归宿的。」
「上次你不是还提醒沈鬼厉,要她记得送Elsa生日礼物吗?那条手鍊?」萧翊潇淡声说。
「对啊?Elsa开心吗?」冯席修认真问。
「开心?哼,你当Elsa犯傻?」萧翊潇叹了声,他搅着盘子里的咖哩饭,「沈鬼厉对这种东西一向不在行,她肯定是问夏凝儿要去哪里买,你知道吗,我后来就看过夏凝儿出席发片记者会的时候,带了条一模一样的。」
「啊?东冬怎么一点长进都没有,还有凝儿她干嘛…」
「还说她,我看你也没什么长进。」
喝了口水漱口,萧翊潇打断了他。
「那天我好巧不巧跟Elsa一起吃饭,她看到电视的时候脸色之难看。」萧翊潇说得,倒是不疾不徐,「后来我还听我下属说,单雪淇某次发飙,就在拍摄现场把那条鍊子给扔了。」
「扔了?」冯席修简直要崩溃了。
「对。」萧翊潇无奈地敲了冯席修头一计,「我看夏凝儿这女人不单纯,你自己也知道,以后她的话,你还是打个折吧,别老是被她框得一愣一愣的…,你这么傻,不是丢我的脸?」
「我哪天真的精明了,你就喜欢了?」
「精明是外头用的,家里头就不用了。」萧翊潇叹息。
「你怎么不乾脆叫我去考演员训练班?」
「如果这样就救得了你,我早让你去了。」
「喂…」
两人拌嘴到一半,冯席修看了眼时钟,想到今早杨瀚跟夏凝儿预录的节目要开播了,他推开萧翊潇在他腰间玩闹呵痒的手,找着了遥控器。
「干什么?」
「别闹。」
冯席修的眼盯着电视画面,那是一个访谈节目,是夏凝儿和杨瀚为了电影宣传而特别出席的。
看着上头的一对璧人,冯席修安心了,纵使知道杨瀚最近状况不好,纵使知道夏凝儿最近似乎又脱离他的管束,但总归一句,表象是好的,就很好。
只是他看着看着,却是被萧翊潇的惊呼声给打断了。
「欸,你怎么没有跟我说这件事?」萧翊潇问。
「说什么?」看着电视的冯席修回答的心不在焉。
「夏凝儿说她拍完这部片后,考虑要休息一阵子?」
冯席修一度以为他听错了什么,直到萧翊潇给他看那则脸书贴文以前。
那则讯息就公布在夏凝儿自己的脸书粉丝页上。
看清之时,冯席修彻底的懵了。
「怎么会这样!我得打给她、搞清楚发生什么事才行…」冯席修喃喃。
萧翊潇望了他眼,淡淡补充,「重点是,你还得阻止她。」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2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