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全含进去小妖精书包网_朋友放荡的新娘

第三十三章:将错就错(上) 33.
夜色褪去。
在清晨的曙光里,程予嫣醒了。
但迎接她的现实,怕是比噩梦还让人难以接受。
「予嫣…」
听到耳边那句熟悉的呢喃,程予嫣彻底的醒了,她睁开眼,发现杨瀚望着她,一眼的思念。
没有浓情密意,没有难捨难分…,此时此刻,见着杨瀚的脸,程予嫣第一个想起的…
是害怕。
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害怕。
那害怕令她动弹不得。
杨瀚却好像不在意,他的手覆上程予嫣的脸庞,虽是温柔,却惹得程予嫣的一阵紧张。
她本能地推开他,「不要碰我。」
杨瀚愕然,他鬍渣未净的脸庞窘迫,「为什么?妳不是因为想念我,才会回来找我的吗?」
「不、不是…」程予嫣按着额头,她试图整理昨日的记忆,却发现除了昨晚莫名的倦意以外,她找不到任何之后的片段。
那空白的记忆本身就像是恐惧,它有多长,程予嫣的恐惧就跟着膨胀的有多大。
她看见自己身上凌乱不堪的服饰,也看见杨瀚的。
程予嫣忽然什么都懂了。
──是那瓶饮料。宋为凯递给她的。
「你对我下药吗…,你指使为凯的?」程予嫣抓起了衣服,噙着泪,问他。
杨瀚摇摇头,一脸的无辜,他举起手,「予嫣,我没有,我只是很想妳,我不可能会伤害妳。」
「那你告诉我,昨晚发生什么事?我们为什么会睡在一起?」程予嫣瞪着他问,眼里尽是心碎。
杨瀚愕然,他举起手,只想证明自己的清白,「我发誓,予嫣,我真的不知道…,我以为,是妳…」
程予嫣愣了下。
她想清了什么,笑了,却笑的凄凉,笑得黯淡,「…云翰,那你问问为凯,问问他,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予嫣…」杨瀚喃喃,他看了眼自己搁在床头上的手机,迟疑了下,却没有动作,「不要吧…,或许这是误会,妳这样问,为凯也会吓到的。」
「更何况,我们,本来就是情侣啊,就算妳真的被下药了,又有什么大不了的…」杨瀚淡声说,他伸手,温柔的想抚程予嫣的髮,「妳不要反应过度了…」
多少猜测到发生什么事,程予嫣再不犹豫的,挥开了他的手。
这件事,杨瀚并不无辜。
咬着唇,程予嫣彻底的醒了,她终于知道,她把一切都想得太简单了。
是她太笨了,傻傻地,还继续相信眼前的男人。
相信他用爱情筑起的一切藉口。
「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了…」程予嫣低眉,穿好衣服的她带着破碎的心,下了床。
她把搁在地上的包包拎了起来,钥匙砸在床上,再也不愿看杨瀚一眼,「请你放过我,不要再跟我联络。」
不顾杨瀚的叫唤,她走出了那扇这些年她熟悉不过的门。
那门关上的撞击声,无情地令她痛彻心扉。
怎么会…
听着门关上的声音,杨瀚下了床。
他瞪着程予嫣离去的方向,却是没有去追程予嫣。
只因他没有办法给程予嫣任何解释。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听见外头电梯下楼的声音,知道程予嫣走远了,穿着睡袍的杨瀚踩着拖鞋,忿忿地抓起床头柜上的手机。
当然,眼下这种情况,他只会打给一个人。
一个应该负责的人。
「宋为凯,你搞什么?我装病是为了让予嫣同情我、为了挽回她的心,吃安眠药也只是为了让她真的相信…,这不是都说好的吗?」被玩弄的感觉太糟,根本抑制不了愤怒,杨瀚咆哮着,「你为什么要对予嫣下药?还有那衣服…,你到底做了什么?」
电话那头,宋为凯一改平日里的客客气气,他沉默着,把杨瀚的咆哮当成了背景音乐,一句话也听不到似的。
「你说话啊?」不甘宋为凯的置身事外,杨瀚又吼。
「我在让你清醒。」宋为凯冷声说,「程予嫣走了吧?她是不是很恨你,不肯多听你解释,就抛下你一个人走了?」
宋为凯实在太过镇定,面对他这样的态度,清楚宋为凯做事不是个没有分寸的人,杨瀚的气势歛下了些。
他半信半疑的开口,「…你怎么知道予嫣的反应?」
乖全含进去小妖精书包网_朋友放荡的新娘「因为你太傻了,你忘了,是程予嫣先抛下你们的感情,是她先不信任你,就是个变了心的女人。」宋为凯冷笑了声,「说起来,她如果真的关心你,就知道你有多爱她,她应该好好陪在你身边,怎么会离开你,让你这么痛苦?」
「…是因为我先让她伤心。」杨瀚吁了口气,他揉揉脸,让自己冷静下来。
都是误会,宋为凯误会程予嫣了。
想着,杨瀚开口,「我想过了,她委屈太久了,发点脾气,应该的。」
「那值得拿你的前途去赌?」早料到杨瀚会这么说,宋为凯好声好气,继续解释,「杨瀚,不要怪我没提醒你,你能走到今天,花了多少的努力…,现在,就为了一个不知好歹的女人,你忍心拿你的前途冒险?」
杨瀚叹息。因为宋为凯所说的那些,无疑就是他眼下最挣扎的部分。

第三十三章:将错就错(下) 33.(下)
他骗不了人。
为了挽回程予嫣的心,他已经不知道打了多少通电话,让了多少步,甚至,还不顾可能会被认出的风险,去程予嫣的部门找她。
那里可是公众场合啊?
可是,程予嫣是怎么对他的?电话依然不接,讯息依然不回。
就像是用沉默消耗他对她的耐性。
儘管如此,虽然对程予嫣的行径生气,杨瀚还是想起了曾经,「我跟予嫣只是需要一点时间,她个性本来就倔,过阵子…」
听到这话,宋为凯几乎忍不住要耻笑杨瀚、嘲讽杨瀚了。
多么优柔寡断、成不了大事的一个人。
但宋为凯忍住了。
仅管再不屑杨瀚的个性,杨瀚依旧是飞擎的摇钱树。葬送一株摇钱树的前途,这种亏本买卖,宋为凯可是不做的。更不用说,杨瀚的这种个性,反倒让宋为凯放心,因为代表他不可能脱离他的掌控。
一切,就只差临门一脚。
想着,宋为凯拿起手机,找到昨晚那张『成果照』,他冷冷一笑,按下了发送键。
「你看一下手机吧。」
看着映入眼帘的照片,他没有咆哮…,说实话,他根本没有想起要咆哮。
照片上的她和他,互拥熟睡,衣衫不整。
乍看,便能挑起人无限遐思。
「这是…,什么?」他开口,声音却在发抖。
杨瀚很清楚,宋为凯发这张照片给他是什么意思。
宋为凯,飞擎的王牌经纪人,他可以捧起一个人,也可以毁了一个人。
「我可以让这张照片见报,到时候你跟程予嫣的恋情全世界都会知道。」宋为凯淡然一笑,泰然自若。
一如当年那件事发生的时候一样…
一样,令杨瀚心惊。
宋为凯继续说,「…杨瀚,你知道吗?这就是她要的,她要全世界都知道你是她程予嫣的,我让它见报?如此一来,你一定可挽回她的心。」
「但杨瀚…,媒体会怎么说呢?说你对夏凝儿不忠、说你是个负心汉?还是把你当成个骗子、长年利用夏凝儿炒作声势、哄抬身价?」宋为凯的笑意更深了。
「杨瀚,我只想问…」
「拿你光明璀璨的未来跟程予嫣这个到处可见的女人比?值得吗?」
这话一落,不出宋为凯所料,电话那头的杨瀚沉默了,死寂似的沉默。
这就是宋为凯要的结果。
杨瀚终究是逃不掉的。挂上电话,宋为凯冷冷一笑。只可惜,他永远不能告诉杨瀚,告诉他,他有多么可悲。
什么都不知道,对杨瀚而言,才是最好的。
对,他都是为他好。

程予嫣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出那社区大楼的。
拉紧衣服的她,魂不守舍的在街上游蕩。路过的行人们见着她,都不免多瞧几眼,隐约感觉她的神色不对劲,却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事。
阳光正炙。
毒辣辣的阳光洒在她的身上…,眼下,那炙热的阳光彷彿是这世界上唯一真实的东西,晒得她白皙的脸庞透出一层薄薄的汗。
但程予嫣不在意,因为她开始流泪了,眼泪滚滚而下,阳光却来不及晒乾那些泪,只是任由她滴下的泪水,在地上浸成一个小小的印子,再让来来往往的路人踩碎。
叭──
在刺耳的喇叭声中,程予嫣终于想起了现实。
她回过神来,迎面而来的,却是台就要冲上的大货车…
她征征然。
一个路人见状,把她拉上了人行道。
「谢谢。」程予嫣抹去脸上的泪水,强作镇定跟路人致谢。
路人瞥了她一眼,冷然的嗤了声,彷彿瞧进程予嫣的脆弱可怜,却又不屑一顾,走远了。
程予嫣留在原地,她愣愣地看着路人离开的方向,忽然意识到,她在这城市里,没有向任何人索取同情的权利。
每个人,都是陌生人。
程予嫣抿唇,感觉到包包里的震动,这才发现里头的手机似乎响了。
程予嫣半信半疑的从包包里找出它,发现是沈东冬打来的。
看到这个名字,程予嫣本来止息的泪水就像是找着了缝隙,再不矫饰的潸然落下。
只因这个名字,或许是这座城市里,除了亲人以外,唯一还让程予嫣牵绊的人。
她很想她。程予嫣摀住脸,却在那思绪里想起了现实。
──但她不该如此。
想着,程予嫣任着那电话的响声在数次扬起后,沉默了。
那个剎那,程予嫣下定了决心,或许,她该做的不只是搬家。
她该做的,是离开这座城市。
程予嫣思绪正落,却是有个人拉住了她的手,不由分说的,逼着她面向她,逼着她面向现实。
「为什么不接电话?」
那人说着,声音里再无往日的淡然与处变不惊。
相反得,她满是血丝的眸,有着一夜未睡的慌张与担心。
──是沈东冬。
无疑的,单雪淇那通电话过后,她找了程予嫣一整夜。
她开了一晚的车,去了所有程予嫣可能会去的地方、打给她知道程予嫣可能会联络的人。
这样一晚的折腾,沈东冬终是发现,这城市虽然不大,但这样的大小,这样的栉比鳞次,已经足以让沈东冬找不到一个人。
她心急如焚。
只是,就算如此,她看着程予嫣,见着了程予嫣的泪水,那气势却是歛下了。
她深吸口气,迟疑了下,终是伸手,轻抚去程予嫣的泪水。
程予嫣望着她,望进她眼里的疲惫、望见她眼里的在乎,忽然,程予嫣什么都不想管了。
不管沈东冬能不能爱她。
因为如果问程予嫣,现在在这个世界上,她是否还能爱一个人,程予嫣只剩下一个答案。
那人会是沈东冬。除了对她以外,程予嫣已经不能想像什么是爱了。
她开口,喃喃,「总经理,妳可以…,假装妳真的爱我吗?」
「予嫣…」沈东冬愕然,她感受到程予嫣的心碎,却摸不清她发生什么事。
昨晚,程予嫣究竟经历了什么?
「我可不可以要求妳,不要再离开我…」程予嫣低声呢喃,她躲进沈东冬怀里,窝在那里,再不想离开。
她开始哭泣。
沈东冬抿唇,只是一夜的分离,却让她再也放不开怀里的女子。
她低声开口,「予嫣,这是妳要的吗?」
沈东冬问着,却对答案显得毫不在意,因为不管程予嫣的答案是什么,沈东冬都再也无法放心、无法再放程予嫣一个人。
程予嫣抬眸,她看着沈东冬,轻捧起她的脸,「总经理,妳愿意…,吻我吗?」
「予嫣…」沈东冬愣了下,拧眉。
她不知道,程予嫣为什么变得这么脆弱。
但她知道,她想保护她。
沈东冬没再说话,她只是低眉,轻轻的吻上程予嫣的唇,吻进她的泪光里、吻进她的脆弱里。
她放不开她,她也是。
儘管,她们的心里都还有另一个人,还有着那些往日累积的,说不清、搁不下的伤痛,她和她,她们都清楚。
但此际,这些,都已经不再重要了。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2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