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先用小嘴含出来h_朋友夫妇换交换完整版

第三十二章:千方百计(上) 32.
在这城市的另一角,下了计程车的程予嫣,她跟在夏凝儿后头来到杨瀚家的门口。
夏凝儿已带上了墨镜,一贯的模式,惯常地掩饰身分。
「予嫣,妳身上有钥匙嘛?没有的话我打给为凯?」杨瀚家的大门外,夏凝儿问着程予嫣。
程予嫣愣了下,只因她的直觉告诉她,这钥匙,夏凝儿应该也有一副。
──但事实显然相反?
程予嫣轻轻呼了口气,她想起杨瀚的承诺。
杨瀚跟夏凝儿,始终没有越线。
不像她跟沈东冬。
想着,从包包里取出钥匙,程予嫣感到愧疚。
而这愧疚,在她进了那屋子,看到一地的凌乱,和那个躺在床上睡着却一脸虚弱的男人时,无疑被凿的更深了。
他真的生病了…
站在杨瀚的床旁,程予嫣不禁伸手,轻轻抚过杨瀚的脸庞。
那脸庞熟悉依然,只是沧桑跟疲倦多多少少掩盖了那些熟悉,加深了她的心疼。
──她是不是做错了?
程予嫣抿紧了唇,抚着杨瀚脸上的鬍渣,她第一次怀疑自己的决定。
「他刚吃了安眠药,才睡着。」夏凝儿开口,为眼下的情景做了注解,「他已经很久没进片场了,大家都很担心他…」
「他这样多久了…」程予嫣喃喃,她当时提分手,以为,是对两人最好的选择。
她以为,杨瀚会义无反顾地往他的梦想飞去。
「详细状况我也不是很清楚,最清楚的人还是为凯。」夏凝儿吁了口气,温柔地搭上程予嫣的肩,「予嫣,我跟杨瀚是假的,妳跟他才是真的。只有妳在,他才会好起来…,如果妳真的担心他,就不要放弃他,好不好?」
「那是不一样的…」程予嫣摇摇头,她清楚自己的个性,如果不是这些年的事情,逼她忍到了最后一步,她当时,是不会开口要离开杨瀚的。
她跟他,已经回不到当初了。
回不到高中那年的秋天,回不到当时的简简单单。
有太多的伤痕,不是开口,说一句道歉,就能一如初见。
程予嫣心知肚明,「我担心他,但那是因为…」
「予嫣?妳来了,还好妳来了乖先用小嘴含出来h_朋友夫妇换交换完整版。」宋为凯清亮的声音打断两人的对话,他在门口见着了程予嫣,就搁下手里的提袋,快步走来,「凝儿,是妳告诉予嫣的?她愿意跟杨瀚复合了?」
此际,夏凝儿看程予嫣紧张了,她轻轻覆上程予嫣的手,示意她不要说话,一切交给她就好。
「予嫣是因为担心杨瀚才来的,你不要给她压力,他们两个人的事情,如果不是杨瀚生病了,我也不会介入的。」夏凝儿对程予嫣淡淡一笑。
「为凯,杨瀚的事情我们都很急,但予嫣是无辜的,你应该尊重她。」夏凝儿又说。
程予嫣安心了,夏凝儿似乎是站在她这边的。
「对…」听夏凝儿一说,宋为凯冷静多了,他拍拍程予嫣的肩,「是我太心急,予嫣,妳原谅我,妳也知道杨瀚一直是个工作狂,我从来没看他这么失控过。」
程予嫣低眉,她看着杨瀚的脸庞,怎么会不知道宋为凯说得是真话?
她应该要好好跟杨瀚说清楚的,这一点,她当时无力承担,但确实,是她做错了。
这一点,她对不起他。
「杨瀚需要跟妳好好谈谈,不然他这样一直折磨自己的身体下去,我们虽然担心,但都无计可施。」宋为凯对程予嫣低声说,他说得诚恳,从提袋拿了瓶饮料给程予嫣。
见程予嫣喝了口,宋为凯百般考虑似的,又开口,「予嫣,如果妳还对杨瀚有一点感情,妳就让他清楚妳为什么离开他?我们都是成年人了,好聚好散是可行的,但不告而别就…」
夏凝儿打断了他,「为凯…?说好了不逼予嫣的?」
「啊…」宋为凯按着脸,歉然,「抱歉,凝儿谢谢,妳看看我,太心急了…」
「我会跟他说清楚。」程予嫣点点头,她知道她还欠杨瀚解释,这是她不能逃避的责任,儘管,她也不希望她和他会走到这一步。
程予嫣想着,她深吸口气,「等他醒来,我会跟他说。」
「太好了。」宋为凯点点头,他鬆了口气,感激的看着程予嫣,「予嫣,听我一句劝,杨瀚对妳是真心的,凝儿跟他之间真的没有任何暧昧…,你们两个人的误会,让他好好跟妳解释清楚?」
程予嫣看着他,沉默了。
她不知道要如何跟宋为凯解释,她和杨瀚之所以会分开,并不是因为谁背叛了谁、谁怀疑了谁。
而是她看清了现实,看清了,所以无法再爱了。
见程予嫣不答,宋为凯只以为她是同意了他的话。
稍感满意的他看向夏凝儿,「凝儿,我送妳回去吧?等杨瀚安眠药药效退了醒来,让他跟予嫣好好谈。」
「也好。」夏凝儿站起身,离开前,想起什么似的,她牵起程予嫣的手,「予嫣,不论妳和杨瀚谈的如何,我喜欢妳,希望我们都还可以是朋友。」
说着,她从包包里拿了张纸,写了号码,递给程予嫣,「我们保持联络?」
「嗯。」程予嫣应了声,夏凝儿对她眨眨眼,便跟宋为凯走远了。
把大门关上的程予嫣,她的注意力再度回到杨瀚身上。
看着一地上的空酒瓶,跟眼前这跟曾经和她交往已久的男人…
程予嫣再度意识到了愧疚。
只是令她更感到悲伤的,对眼前的杨瀚,她除了愧疚、却无法再想起爱情…
──更应该说,现在的她,面对杨瀚,一想起爱情,她便想起伤痛。
太痛了,痛得让她想不起爱。
看来,她只能陪他走到这里了。
她对不起他。
想着,程予嫣落下了泪,温柔的抚着杨瀚的脸庞,她轻轻地开口,「对不起…」
她希望杨瀚去找一个适合他的人。
一个明白杨瀚的梦想,能支持他走到最后的人。满怀愧疚,程予嫣想。
睡梦里的杨瀚,似乎感应到了她的心情,又像是做了个噩梦,他痛苦的皱眉。
程予嫣轻揉的他的眉心,安抚着他。
她听见自己的手机响了声,却有些反应不过来,只因一股倦意忽然涌上,她变得很想睡。
是前几天太累了吗…,程予嫣想着,但这思绪还没来得及清楚,便被更多的睡意给掩盖了。
她的身子软下了,伏在杨瀚的身上,她熟睡了。
夜深了,外头的光线已然暗下,没有开灯的房间一屋漆黑。
伸手不见五指的房间里,只剩下两人平稳的呼吸声…
直到有个人点开了灯。

第三十二章:千方百计(下) 32.(下)
是宋为凯。
他看着床上熟睡着的程予嫣,轻声开口,「予嫣?予嫣?」
程予嫣没有反应。
宋为凯笑了,这结果是必须的。
喝了被下安眠药的饮料,谁不会睡着呢…?
没有太多时间讚许自己的成果,宋为凯还有别的事得忙。
他搓了搓手,拉开杨瀚身旁的被子,调整了杨瀚的睡姿,跟着,他抱起了程予嫣,让她好好的、妥适的,睡在杨瀚的臂弯里。
一不做二不休,宋为凯还不忘替程予嫣鬆开几个釦子,让她香肩半露,隐隐约约露在棉被外头,十足的戏剧效果,又不会让当事人立刻起疑。
一切就绪后,宋为凯拿起了手机,替两人拍了张合照。
科技就是这么进步,一个按钮,一秒瞬间,他就在那四方萤幕里见着了成品。
宋为凯的笑意更浓了。
身为杨瀚的经纪人,这无疑,就是他最该做的事。
杨瀚会感激他的。
他都是为他好。
—-
送走了冯席修,彷彿也送走了一屋子的叨念,沈东冬终于有时间坐了下来。
时间空了,记忆找到机会涌上,沈东冬想起了过去。
冯席修跟宋为凯,夏凝儿跟杨瀚,这几个人名,在几年前,曾经是沈东冬生活里的日常。
除此之外,还有单雪淇跟萧翊潇。
一想起这些名字,彷彿就想起那些回忆…
只是那些回忆不纯然美好,反而纠结的像张网,一想起,便笼罩住沈东冬的思绪,纠缠着她的心思。
折磨她,让她窒息。
沈东冬吁了口气,张狂的记忆稍稍止息。
她张望了下这还不够熟悉的屋子,发现,眼下她最熟悉的,是饥饿。
她揉揉眉心,打开手机,用App替自己叫了份外卖。
才送出订单,她的手机却又响了,见着打来的人,沈东冬拧眉。
这人很少这么晚还打给她。
「沈东冬,妳把我的人带走,带去哪了?」电话那头,单雪淇嚷了声,一惯的嚣张跋扈、女王气势,如她们年少时相处的模式。
这些年,沈东冬或许变了,但单雪淇却是一点都没变。
即使,经过当年的那件事。
「妳是说予嫣吗?」沈东冬叹息,经过那件事,她对单雪淇无疑有着歉疚,也有着珍惜。
珍惜单雪淇的一如以往。
沈东冬知道单雪淇对她的感情,虽然,沈东冬一直无法回应这份感情。
「今天的事情,我只是做我该做的事,希望妳也是。」沈东冬淡声说,试图让单雪淇冷静下来,「我跟予嫣没有妳想像的那些感情牵扯。」
「是吗?」单雪淇冷哼了声,「沈东冬,我不是今天才认识妳,看妳看她的眼神,我就知道妳找到了谁的影子。」
单雪淇嘲讽的笑,像是在笑她自己,又像是在笑沈东冬,「妳爱睁眼说瞎话,我不想配合妳,妳就不高兴了?偏要拿妳那些道理来压我。」
话锋一转,单雪淇又说,「…但这不是我打给妳的原因,我累了,懒得跟妳吵架,我问妳,程予嫣现在是不是在妳旁边?」
「不,都已经下班了…」沈东冬摇摇头,叹息,「而且,她现在是妳的助理,妳要找她,不需要透过我。」
「但我找不到她啊,打给她上百通也没接。」单雪淇说着,语里带着倦,不难嚼出她此刻的懒散。
沈东冬愕然的沉默里,单雪淇勾起她艳红的唇,撩起沈东冬的不知所措。
「…妳不是跟她住在一起?怎么,人不见了,妳也不知道?」惹事生非似的,她对沈东冬抛下这句话。
挂上电话时,单雪淇看着徵信社发来的讯息,笑了。
经过这些年…,这次,她不会再让『某人』称心如意。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2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