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乖把它吞下去就不疼了_朋友圈文字怎么不重叠

第三十一章:难捨难分(上) 31.
听着程予嫣说,那个当下,沈东冬终是明白程予嫣的意思。
一切,已经失控了…
看着程予嫣的模样,沈东冬不是个木头,她自然明白,多多少少地,程予嫣已经对她多了些感情。
但那并非沈东冬的本意。
程予嫣还有很好的未来,她可以陪程予嫣走过她的未来,却不希望程予嫣把她的未来投注在她身上。
那样,不值得。
沈东冬抿唇,在这个社会的眼光里、在人性的脆弱里、在不住挣扎的痛苦里…,过去的她,已经学过一次教训了。
──没必要把程予嫣也搭进来。
她伸手,轻轻把程予嫣拉近她身旁。
她低眉,温柔的吻,覆上程予嫣的额间。
「我会假装不知道,无论真相为何。」沈东冬道。
那声音轻轻地,盘进程予嫣的耳际,「我下午要开会,妳待在这里…,休息好了,再回去。」
说着,沈东冬拿起那件被扔在沙发上的短外套,就要走出门。
程予嫣拧眉,她看着沈东冬的背影…
无法自欺欺人,她是意识到她对沈东冬的感情,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变得那么複杂了。
「妳说谎,其实妳什么都知道。」程予嫣开口,她的眼眶红了,她的清醒却也多了。
沈东冬停下了脚步,那个剎那,不知怎地,她想起了那天、想起了好几年以前,也曾有一个人让她管不住自己的心。
而这两个人,另一个相像的地方,是也都逼得她,必须做出最痛彻心扉的决定…
沈东冬想着,深吸口气,终是开口,「不知道是一种幸福…,我宁愿,妳什么都不知道。」
就停在此刻吧。
「这样,对妳跟我而言,都是最好的。」沈东冬淡声说。
程予嫣盯着她的背影,抿唇。她的心在听到那沈东冬那句话时,疼了起来,但程予嫣却无力阻止。
攀着那令人心痛的清醒,程予嫣终究知道该怎么做。
「…我会搬走。」她说,字字清晰,也字字倔强。
听到这话的沈东冬没有回头,她搁在门把上的手只是短暂的犹豫了下。
终究,她带上门。
门关上时砰的一声,似乎也把她对程予嫣的心疼,留在那间办公室里。
按下电梯的沈东冬抿唇,一进电梯,电梯阖上,在那小小的空间里,沈东冬冷酷的武装短暂卸下了。
沈东冬曾以为,程予嫣不会对她有其她的感情。
于是沈东冬再再越线,肆无忌惮的对程予嫣好、对程予嫣温柔,认为,一切都不会失控。
沈东冬按住脸,她这才发现她自己是故意的,她根本是曚着眼睛,假装看不到自己做的那些事。
都是她的错。她知道程予嫣的脆弱,又用自己的温柔,自作主张的填补了那些脆弱。
──程予嫣对她的感情是依赖。
就算是爱,爱的也是她对她的温柔。沈东冬吁了口气,她想明白了。
电梯门开了,走出电梯的她,望着阖上的电梯门,叹息。
她打了通电话。
「嗯,我是沈总。」电话接起,沈东冬看着外头来来往往的人,淡声说,「…好久不见了,打给你,是想请你帮我找一户新的房子。」
「…对,我打算搬家了。」
—-
「予嫣,妳跟沈小姐闹什么脾气阿?」
下了班的程予嫣坐在计程车上,纵使如此,电话那头的程柏崴仍不住地碎碎念。
「不是你想的那样…」程予嫣撑着额头,她怎么想也想不到,沈东冬会这么做。
明明说好是她要搬走的,怎么,连这件事情沈东冬也要抢去做吗?
为什么…
程予嫣抿唇,她怎能告诉程柏崴,对于沈东冬搬走这件事…,她其实,比他,还要困惑。
──沈东冬要搬去哪呢?
「您拨的电话现在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程予嫣按着话筒,试着再拨了一次、两次、三次。
都是一样的,沈东冬关机了,她摆明不打算接程予嫣的电话。
程予嫣的神色黯然了,她打开手机,叫出了沈东冬最后留给她的那封讯息。
『那是妳租来的房子,该走的是房东,不是妳。』
程予嫣看着那讯息,不自觉的把手里的手机握紧了。
沈东冬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好?为什么明明爱着别人还要对她这么好?
程予嫣迷惘了,她对自己的感情一向清楚,可这次,她觉得她无法清楚了。
──她对沈东冬的感情,到底,是不是爱情?
司机把车停下了,却停不住程予嫣的思绪,她下了车、付了钱,看着眼前的社区大门,想到等等踏进屋子里时,那屋里,已再不会有沈东冬的身影。
程予嫣咬住唇,一滴泪,不争气的掉了下来。
不管她对沈东冬的感情是什么…
她已经,开始想她了。
「予嫣?妳是予嫣,对不对?」
程予嫣循声回眸,却是见着一个她意想不到的人。
夏凝儿掬着温柔的笑,看着程予嫣。
她温顺可人的样子一如平日,见着程予嫣的泪水,她愣了下,「怎么哭了?是不是工作压力太大了?」
程予嫣回神,她擦乾眼泪,吸吸鼻子,尽快的让自己回复镇定,「凝儿,妳怎么会在这里…」
夏凝儿柔柔一笑,淡淡地望了眼前的门牌一眼,「妳住在这里?」

第三十一章:难捨难分(下) 31.(下)
听到夏凝儿这般说,不知道是不是程予嫣的错觉,她总觉得夏凝儿的问她这问题时,声音有些冷,有些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陌生。
应该是她多心了吧。程予嫣想。
「对…」程予嫣应了声,「租的。」
「我想也是。」夏凝儿回复热情,那模样,是太刻意…
她拉起程予嫣的手,「抱歉…,我其实是来找妳的。」
「找我的?」程予嫣愕然,一时间不明所以。
夏凝儿见状,歉然一笑,她附在程予嫣的耳际轻声开口,「…予嫣,我都知道了,其实,妳就是杨瀚的正牌女友吧?」
「所以妳是因为杨瀚…」程予嫣愕然,她深吸口气,试图在混乱的思绪里釐清眼下的情况,「…妳不用担心,我跟他已经分开了…所以,我的存在不会影响你们之间的关係。」
夏凝儿听着,柔柔一叹,澄然的眸关心地看着她,「予嫣,妳多心了,我一直都知道妳,只是我不适合多说些什么,毕竟,我也是同意这件事的…,予嫣,我帮着杨瀚,伤害了妳。」
「对不起。」
程予嫣愣住了,她着实没想到夏凝儿会跟她道歉。
程予嫣提了口气,摇摇头。
她要的,从来,不是任何人的道歉。
「所以妳来找我…,是为了?」程予嫣困惑的问。
夏凝儿拧眉,她轻轻地吁了口气,「我自作主张来的,因为杨瀚生病了,他不想让妳知道,可是我觉得,妳应该不会不想知道…」
听到杨瀚生病,程予嫣的心思像给人挖空了,徒剩空白。
「怎么会…」她喃喃,在她的印象里,杨瀚很少生病,除了因为过度劳累需要睡几天,平常的日子里,连感冒都很少得。
不生病的人,一生病,通常都是大病。
而杨瀚在这个城市里,除了她以外,并没有别的家人。
程予嫣的心思有些慌了,但她很快地镇定下来,试图用理智逼自己筑起一丝冷漠,「为凯呢…,为凯会照顾他吧?」
她这么回答,反倒换夏凝儿惊讶了。
「予嫣?妳怎么这么说?」夏凝儿拉着程予嫣的手,「妳跟杨瀚这么久的感情,不要因为我,因为那些公司的决定,就逼自己对他冷漠好吗?」
夏凝儿这话多多少少道破了程予嫣的心思。
程予嫣沉默了,她的心思又乱了,她发现自己面对跟杨瀚有关的事,还是没有办法斩钉截铁的置之不顾。
「我看得出来,妳还是在乎他的…」
夏凝儿见程予嫣没有再反驳,她伸手拦了计程车,「我跟妳一起去看他…,我想等妳见了他,才能真的放心。」
计程车在两人面前停下了…,程予嫣抬眸,若有所思地看了夏凝儿一眼,终究,同意了这个决乖乖把它吞下去就不疼了_朋友圈文字怎么不重叠定。
—-
「东冬…,妳突然想换房子,我接到电话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拿着钥匙替沈冬东开了门,冯席修看着沈冬东手里的那只行李箱和提袋,一眼担忧,「上次妳搬走,是因为那件事,导致妳一时想逃离妳家…那,东冬,这次呢?妳没事吧?」
面对冯席修这认识多年的好友,沈东冬淡淡开口,「没事,没有特别必要说。」
冯席修耸耸肩,神色仍然紧张,「嗯…,妳就当我鸡婆嘛?毕竟不鸡婆怎么管好我手下那些艺人?每个人都神神秘秘的,私生活我不问就不交代,到时候爆出了什么事,我怎么办,我每天都很紧张的。」
逮着时机,冯席修趁机向沈冬东报告他的经纪人任职心得。
沈东冬没搭理他,她看着眼前这屋子,三房两厅的设计,还备置了家具,虽然并不是她用惯了的那些,但要帮助她适应新的生活倒是挺适合的。
她搁下了行李箱,拿了湿纸巾擦拭过沙发,坐了下来。
冯席修递给她一瓶刚刚超市买的矿泉水。
「你今晚没约?」沈东冬喝了口水,问着他。
「我跟萧翊潇在一起太多久了,老夫老妻,他在家里睡他的美容觉,天气热,他需要的是冷气…,这人,一点也不需要我的体温。」冯席修挑眉,无奈地看了沈东冬一眼,「不过,东冬,妳最近常惹他?他回到家都在骂妳。」
沈东冬自嘲似的笑笑,也不辩解,「我不意外。」
「东冬,妳别这样,怎么总喜欢当箭靶,连开脱一下都不会?」冯席修不解。
沈东冬依然沉默,而冯席修对沈东冬这种省话省解释的态度很习惯了。
他淡淡一笑,释然,「算了,随便妳。」
他想起另一件事,带笑扬眉,「东冬,比起关心我,妳更该关心的是别人?」
沈东冬朱唇轻抿,冯席修一开这个话题,她心下便有底了。
沈东冬无奈,她太熟悉冯席修这种婆婆妈妈兼街坊邻居的性格。
「妳不问我,她最近好不好?」冯席修托着下巴,饶富兴味地看着她,「…还是,妳们都私下联络,不透过我了?」
「凝儿现在是我手下的主力艺人,妳们这样私下联络不告诉我,我的好东冬,别这样,这样是会让我觉得很紧张的喔?」见沈东冬不答,冯席修又说。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2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