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乖打开腿txt_有3p经历的说说

第三十章:言不由衷(上) 30.
带着程予嫣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沈东冬扶着她在沙发上坐下了。
「我没事…」程予嫣喃喃,「妳不需要这样…」
只是程予嫣说归说,体力却再也不愿意配合她的倔强,体力不支的她纵使再想强撑、再想掩饰,她的脸色已然苍白如纸。
沈东冬心头一紧。
「不要逞强,妳需要休息。」沈东冬说着,不顾程予嫣的阻挠,扶着她躺下了。
这么一躺下,鲜明的疲惫感一拥而上,程予嫣无法再支持了,她勉强抬眸,再看了沈东冬一眼,终是阖上眼,睡下了。
沈东冬拧眉,轻轻叹息。
她脱下西装外套,替程予嫣盖上。
程予嫣这几天的行径,沈东冬无疑都看在眼里。
早上天刚亮就出门,晚上她接她回来的时候,已是凌晨时分。
每天都睡不到几个小时,为了赶上单雪淇不合理的要求,怕是在影印室里连多休息一下都不敢,这样没日没夜的逼自己…
沈东冬心一紧,她不明白,难道程予嫣没有想过,就算她这次完成了这不公平的任务,那下一次、下下次呢…
为什么不想别的办法?再不,为什么不找她求助?
──程予嫣怎么就这么傻、这么倔?想着,沈东冬不禁抚上程予嫣的脸庞。
「总经理…,不是我爱说话啦…」佟杰见状,捏着一脸尴尬,挑眉插话,「妳确定妳要让程特助在妳办公室里睡觉吗?」
蹲在沙发旁的沈东冬冷应了声,「…嗯?」
「也不是不行啦…」佟杰抓抓脸,是不自在。
想来佟杰虽然之前都在各部门漂流,在哪里都待不久,但沈东冬是个例外。
转眼间,他当了沈东冬的特助已经当了两年,出于他对沈东冬的认识,他早察觉她老闆对程予嫣的心情应该是不简单了。
佟杰是个聪明人,他心下有底。
她老闆果然喜欢女人,真特别、真有趣。他赌对了。
高兴归高兴,身为特助,佟杰没忘了他的身分。
他开口,试图唤回沈东冬的一些理智,「…身为妳的特助,我不能不提醒妳,妳的办公室这么人来人往的,谁跟妳报告就会随时进来,我是怕…」
他嚥了下口水,「有哪个主管会放个女孩子在办公室里大睡特睡,如果被看到的话,除了对妳的个人形象不太好以外,还有啊…」
佟杰这般啰里啰嗦,倒惹得沈东冬不耐烦了,打断他,「你是担心他们会传我跟程特助有什么?」
沈东冬一开口便正中红心,佟杰高兴的嚷嚷,「宾果。」
他说的兴奋,拳击掌了下。
沈东冬回眸,她站起身来,冷冷一应,「今天上午没什么重要会议,你帮我请上午的假。」
她抱着胸,淡定地看向佟杰,「这样的话,有谁进了办公室,就是你的责任。」
佟杰听了一咋,俊秀的脸是要被无奈给堆满了,「老闆啊…,妳干嘛这样为难我,妳一年到头都没在请假的,妳忽然请假谁相信啊?」
「而且外头的人又没瞎,大家都知道妳人在办公室啊?」佟杰苦恼地说。
沈东冬却是掠过了他,把他的那些嚷嚷给忽视了。
走回办公桌的她开了电脑、拿起文件处理,所有的步骤都一如以往,把那些紧张兮兮都留给了手足无措的佟杰。
「妳不要那么有异性没人性好不好?」佟杰见状,无助嚷嚷。
置身在文件海中的沈东冬抬眸,瞥了眼程予嫣,跟着,冷冷地扫了佟杰一眼。
佟杰尴尬,这才发现说错了话,「对,不是异性,是同性…,那又怎样,倒楣的都是我啊。」
他咕哝着,继续絮絮叨叨。
可惜他的这些挣扎,只换得视线回到文件上的沈东冬一句…
「你怎么还在这?」她挑眉。
佟杰见状,知道再挣扎也是无用。
他抹抹脸,终是认栽,「好啦…,我知道了,我去外面把风就是了。」
他拉开办公室的门,临走却是想起了什么,「只能请到两点喔…,妳下午因为时装周有个重要的会议,妳应该没忘吧。」站在门口的他忙不迭的补上一句。
「嗯。」
见大局已定,佟杰无奈,决定不再自讨没趣,他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佟杰走了,办公室里就安静了,沈东冬专心地看着她的文件,回着她的电子邮件,一切都一如以往。
而门外的佟杰显然是使尽了浑身解数,于是沈东冬的内线电话不曾响起,敲门声也没找到机会叩上门板。
白日里,沈东冬办公室难得这般宁静。
程予嫣在这样的安稳里好好的睡上了几个小时,等她再次醒来,睡意朦胧的她环顾四周,发现偌大的办公室里空蕩蕩的,不见佟杰,也不见沈东冬,只剩下她一人。
她揉着眼,对眼前的现实有些不适应。
坐起身的她低眉,见着滑落在腿上的短外套,想起了沈东冬。
程予嫣的心一暖,只是这温暖短暂,转眼,又被沮丧给取代。
程予嫣多少猜到,沈东冬之所以会出现在单雪淇的办公室,是来帮她的。
但为什么要帮她?程予嫣想,拳心握紧了,她气自己终是没有处理好这一切。
而且,她无意之间,似乎导致单雪淇对沈东冬的不谅解又加深一层…
她似乎怎么做都不对…
程予嫣抬眸,就着沈东冬书柜旁的玻璃门,她看见里头那一脸疲惫的自己。
程予嫣愣愣地望着,终是明白沈东冬刚刚为什么会那么担心她乖乖打开腿txt_有3p经历的说说了。
想起沈东冬的温柔,程予嫣抿唇。
无疑地,那样的沈东冬再度让她感到迷惑。
程予嫣不明白,沈东冬对她到底是怎么样的感情,而她自己呢,她对沈东冬,又是怎么样的感情…
她的心里还有杨瀚,这样的她,就算真的对沈东冬有感情,那,对沈东冬而言,公平吗…
程予嫣的思绪正落,门却推开了。
推门进来的是佟杰。
他对程予嫣笑笑,一脸的喜孜孜,「醒啦?醒了就好,我老闆嘴上不说,但是担心妳担心的要死。」
「妳醒来就好好跟我老闆一起吃午餐吧,我买了附近最──好吃的腊肠披萨欸。」佟杰兴奋嚷嚷。
他把手里的披萨盒在程予嫣面前搁下了,一脸雀跃。

第三十章:言不由衷(下) 30.(下)
被佟杰的模样逗得虚弱一笑,程予嫣接过佟杰递给她的披萨。
她才咬了口,沈东冬便踏进门来,在她身旁坐下了。
「睡一觉,好一些了?」沈东冬轻声问着她。
沈东冬冷惯了的声音虽然一如以往,里头的关心却是欲盖弥彰。
「当然好啦,我在门口挡了多久,什么陈经理、何经理、李组长的,通通都在我面前碰了个软钉子,尤其是那个陈经理,他还觉得我是故意找他麻烦,不让他见妳…」逮着了机会,佟杰趁势发挥。
他一嘴的嘟嘟嚷嚷,邀功起来就像没有个尽头。
虽然他说在兴头上,但沈东冬显然没有听他发挥的兴致。
她沉声开口,冷冷打断他,「嗯?这么多抱怨。」
「不如…,你出去吃?」她冷声,直接判他出场。
佟杰愣了下,忙不迭抗议。
「欸,为什么,老闆,妳这样子太不够义气了,我会忘恩负义,到处跟别人说,说妳跟程特助之间…」佟杰忿忿。
只是他话还没说完,沈东冬冷眼一扫…
那目光冷峻,看得佟杰心下一凛,嘴活脱脱就像被上了封条。
情势如此,佟杰只得摸摸鼻子,拿起了两片披萨,认命起身。
只是走归走,他还不忘在内心做出结论。
──确实,他老闆沈东冬,就是个有同性没人性的薄情寡义王八蛋。
对,王八蛋。
他狠咬口披萨,碎念,「我出去,我出去就是嘛…,外面的空气比较新鲜自由,胡说八道也没关係,这样才不会影响披萨的味道…」
他边咬边念,走出门时还说个没完,生怕没给沈东冬听到似的。
佟杰一走,沈东冬吁了口气。
「妳其实不用这样…」程予嫣开口,她搁下手里那片没吃尽的披萨,整理着思绪,「今天的事情也是,其实妳不需要来帮我…」
沈东冬沉默了会,思忖着什么,「我知道,我知道妳不喜欢人帮妳…,但我不希望妳的倔强,会伤害到妳自己。」她过了会说。
「我并不是因为不喜欢人帮忙…」程予嫣抬眸。
对上沈东冬的视线,也见着沈东冬眼里的忧虑,那剎那,程予嫣的心慌了,后头的话,不知道为什么说不清了。
她深吸口气,低声说,「妳应该照顾好单经理…,妳明明还很在意她,为什么要刻意惹她生气?」
「我跟单经理没有在交往,不是妳想的那种关係。」沈东冬说,难掩诧异。
她听得出程予嫣的不开心…
沈东冬迟疑,一时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
这不是第一次了…,她向来的沉稳,似乎从程予嫣住进来那天起,就像被人给打乱了节奏。
理不清其中的原因,沈东冬皱眉。
「我去,只是因为我担心妳。」最后,沈东冬沉声解释,她说的真诚。
程予嫣望着她,心却是空蕩蕩的,她知道沈东冬对她好,她也知道她越来越依赖沈东冬,只是她却是不明白,沈东冬为什么要如此?
沈东冬难道不知道,她这么恣意妄为的对她好,会让她在她心中腾开越来越多的位置,只会让她越来越离不开她…
程予嫣拧眉,心一紧。
因为沈东冬明明不爱她啊…
沈东冬明明爱的就是她的前女友…,是单雪淇,是那个视她为眼中钉的女人。
何况,就算沈东冬真的爱上她好了,现在的她,又有什么能力跟资格回应沈东冬的感情?程予嫣想不下去了。
「我不用妳担心我…,妳这么做,单经理只会越来越讨厌我。」程予嫣淡声作结,不愿再看沈东冬一眼。
「予嫣…」不明白程予嫣的情绪,沈东冬慌了,她伸手,轻覆程予嫣的脸颊。「…妳在生气?」
程予嫣低眉,知道自己不理智,她也说不清为什么自己会这么不开心。
就连以前跟杨瀚交往的时候,她都不曾这么的蛮不讲理…
她开口,却是无助,「我只是不知道…,妳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尤其,妳应该好好对待的人,不该是我。」
「予嫣,妳在说什么…」沈东冬拧眉,那剎那,她几乎要抑不住把程予嫣抱在怀里的冲动。
她几乎就要忘了,程予嫣有一个交往多年的地下男友,为了这个男人,程予嫣不惜在她哥哥面前和她假扮成情侣。
沈东冬几乎就要忘了。
──她,终究爱上程予嫣了吗?
见沈东冬不答,程予嫣站起身来。
她不想继续待在这里。
不想…,她不想面对眼下自己这凌乱的思绪、凌乱的人生,不想面对她心里因沈东冬沉默而掀起的慌乱不安。
心紧的是要窒息,程予嫣把沈东冬的外套抛在沙发上。
外套里的手机滚了出来。
程予嫣本想走,但见着那手机,心一软,还是捡了起来。
那是沈东冬的手机。程予嫣捡起来时,萤幕因为触碰,短短地,亮了下。
于是程予嫣见着了那亮在萤幕上的未读讯息,是单雪淇发来的。
『沈东冬,妳明明知道我多想保护妳,妳为什么就偏偏要爱上像程予嫣那种女人,为什么要在我面前重蹈覆辙,妳到底,把我当成了什么?』
程予嫣看着那讯息,征征然。
她看错了…,什么吗?
「予嫣?」见她拿着手机不动,沈东冬困惑上前。
见着了程予嫣手里的讯息,沈东冬愣住了。
「不是妳想的那样,我并不爱妳。」沈东冬低眉,抽走了手机,在剎那之间回复了清醒,「单经理也误会了。」
她不能让一切失序。
程予嫣还爱着她的男友,沈东冬知道,她知道她不能对程予嫣说破她心中的感情。
即使那感情,在不知不觉间…,失控地,与日俱增。
「我知道妳不会爱上我。」程予嫣低声说。
她刚刚的任性脱口而出的剎那歛下,她没有再看向沈东冬。
她该清醒了。程予嫣深吸口气。
她和沈东冬之间,因为沈东冬对单雪淇的感情;又或者,因为她自己对杨瀚还有着的放不下…
──两颗不清不楚的心,是没有拥抱彼此的可能。
程予嫣提醒自己,却无法控制自己的思绪蔓延。
沈东冬素来是那么理智的一个人…,她低眉,沈东冬刚刚说的那几个字,那几个关于不爱她的字眼,却不住在她耳际绕。
沈东冬是不是…,是吧,她一定已经多多少少看出她的贪心,看出她对她多出的那份感情,所以,才会把话说得那么绝,那么不留余地。
是她自己糊涂,她早该知道…,早该管住自己失序的心、管住自己的荒唐。
程予嫣想着,手不自觉地掐紧了。
她不住、不住,提醒着自己,强逼自己面对现实。
儘管如此,她是分不清了…,分不清她对沈东冬的感情,究竟是爱,还是依赖。
那样的她,没有资格开口,要求沈东冬为她撤下两人之间最后的界线。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总经理。」
思绪纷纷,程予嫣开口,声音轻轻,「…如果有一天,我假装我爱妳…,或者我假装我不爱妳,妳,会发现吗?」
她抬眸,「如果妳发现了,妳,会怎么做?」语声淡淡,程予嫣试图掩饰她的慌乱不安。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2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