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乖戴着玉势不许掉回来检查_有黄有色的小说有哪些

第二十九章:自作主张(上) 29.
三天后。
「欸…,新来那个助理是不是没日没夜、都待在影印室里啊?她有回家过吗?」
「不是吧,我听保全说她有回家啊…,只是早上很早就来、晚上又很晚走,都在扫描我们以前的那些资料…」
「真可怜,她是哪里得罪了Elsa,有必要这样整她吗?那些资料我们根本就用不到啊。」
「嘘,你讲那么大声,就不怕被Elsa听到?到时候连我们都倒楣。」
「对对,千万不能得罪她这个女魔头,自从她跟总经理分手以后,听说就性情大变,一年比一年严重…」
「好了啦,别再说了。」
听着影印室外头不住传来的耳语,程予嫣深吸口气,继续扫描资料。
这是最后一份了。
把扫好的资料从影印机拿了出来,程予嫣把拆开的资料重新用钉书机钉上。
终于…
好不容易完工的她靠在墙上,看着终于扫完了的资料,吁了口气。
这几天的昼夜不分,总算,可以短暂地有个尽头。
这也才有了食慾,她拿起桌边搁的三明治,咬了一口。
这是今早她出门前沈东冬帮她做的,这几天,沈东冬什么都没问,却是比她起的更早,比她睡得更晚。
早上起来替她準备早餐,晚上在公司外头等她回家。
沈东冬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好?程予嫣抿唇,心头酸酸的,思绪凌乱了。
但每当程予嫣意识到这点,她就会提醒自己,不能让再想下去…
她不能再放任自己的心为沈东冬多空出一点位置。
一来是因为她还放不下杨瀚…,二来则是因为,她知道沈东冬做这些,都单纯是对她的善意。
她不该贪心,不该曲解这分善意。
她正想,门上传来一声轻敲。
行政助理方朵莉站在外头。
方朵莉总绑着一束高高的马尾,她笑起来的时候有一抹高傲,那模样,总让程予嫣联想起单雪淇。
传闻方朵莉是单雪淇的主要爪牙…
「欸,程予嫣。」方朵莉走进了影印室,漂亮的眼一挑。
抱着胸的她对程予嫣冷冷一笑,「经理要我问妳东西扫完了没?」
「扫完了。」程予嫣掠过方朵莉,一併掠过她眼里的幸灾乐祸,「我正要去跟经理说。」
「喔?真的假的。」方朵莉轻笑了声。
那模样,像是程予嫣说了个什么样有趣的笑话。
程予嫣不想搭理她,本要走远。
「嗯?那我怎么什么都没看到呢?」她身后传来方朵莉的声音。
程予嫣闻言,是愣了,她停下脚步。
错愕刷白了她的脸。
以为自己听错了,回过头的她一眼的不可置信。
「妳…,在说什么?」程予嫣问着她,不安却已涌上。
「啊?妳听不懂喔。」方朵莉用她粗糙的演技佯装惊讶。
她摀住口,动作夸张,就怕程予嫣看不出来她是演的。
「…我就觉得很奇怪啊,妳每天都在影印室里,忙东忙西的,大半天也见不着人影,为什么我那边一个档案都没收到呢?」她疑惑的看着程予嫣,一脸无辜。
「程予嫣,妳这几天到底都在影印室里忙什么啊?」方朵莉挑眉。
程予嫣愣在原地,脑袋一片空白,愤怒在剎那之间掳获了她剩余不多的理智。
太卑鄙了,她没想到单雪淇会使出这种手段…
一股愤怒恣意张狂,她无暇细想便拨开了方朵莉。
「妳干嘛?」方朵莉吃痛的喊。
「我去找经理。」程予嫣落下了这话,匆匆掠过了部门走道上的其他人,直接走到了经理办公室门口。
是到了那里,看到办公室门牌,程予嫣才多了分清醒。
她咬紧了唇,手搁在门板上,犹豫了下,出于一股冲动,她索性不敲门,直接开了门。
但出乎她意料之外的,门内不只单雪淇一人。
──沈东冬跟佟杰也在那里。
是太意外,对上了沈东冬和佟杰的视线,程予嫣一时间便愣住了。
单雪淇抬眉,见着是程予嫣,剎那间有些慌张,但很快便歛下了那神情,把那剎那的风云变色,都化成了嘴里的云淡风轻。
她嫣唇轻勾,高傲的目光如慑人的刺,「妳进来不用敲门的吗?妳以为这里是哪里呢?」
「我…」程予嫣深吸口气,怕沈东冬担心,程予嫣强抑住内心的忿忿不平,「抱歉,单经理,我晚点再来。」
「嗯。」单雪淇应了声,微微一笑,「走得时候记得把门关上,就算是新人,也该知道礼貌吧。」
程予嫣不答话,用她仅有的倔强转过身,就要走出经理办公室。
不知道怎么跟沈东冬解释这件事…,要离开前,视线短短掠过沈东冬的脸庞,程予嫣忍不住想。
也或许是因为那一眼…
那旁观了数日的人,是不愿再当个局外人。
她终究开了口。
「如果这么急着进来,应该是有很重要的事要跟妳报告。」
沈东冬的声音传进程予嫣的耳里,那令她不禁停下脚步。
沈东冬神色平静,她继续问着单雪淇,「为什么不让她说完?」
「总经理。」单雪淇看着她,僵硬一笑。
她的笑掩不住那就要张狂的愤怒,「妳何必避重就轻?」
「…为什么不乾脆问我,我怎么把程予嫣调到这里来了?」她睨着沈东冬。
「我尊重妳们部门经理间的人事异动权。」沈东冬淡声说,是不疾不徐。
她继续道,「…但任何紧急的公事,都是整个集团的事,应该要优先处理。」
「她看起来很急。」沈东冬平静作结,「妳应该听完再作判断。」
「妳!」再也掩不住那丝愤怒,单雪淇直走到沈东冬面前。
单雪淇目光凌厉,「程予嫣跟妳打了什么小报告?」
「妳今天一早突然说要来找我谈公事,结果妳前脚才进来,程予嫣后脚就跑来了?」越说越是愤怒,单雪淇气得纤指一扬,指着程予嫣。
瞪着沈东冬,她继续说,「我也不怕告诉妳,她是我新来的助理,我不过就叫她扫描一些资料而已。」
「总经理,难道妳要告诉我,这不是助理该做的事吗?」单雪淇扬眉。
她语里的愤怒太鲜明,空气里的火药味已再藏不住。

第二十九章:自作主张(下) 29(下).
听着单雪淇的一嘴忿忿,沈东冬始终没答腔。
直到此刻。
沈东冬终是开口,语声冷然,「如果只是扫描资料…,妳怎么那么急着要她走?」
她说,彷彿单雪淇再怎么样,也无法挑起她一丝情绪
单雪淇听着,大大的吁了口气镇定心绪,才能勉强承认自己的反应过度。
「老闆啊…」一旁的佟杰只觉空气里的火药味太浓,闻得要呛鼻的他,轻拉了下沈东冬的衣袖,顺势给单雪淇一个台阶下,「单经理个性比较急,既然妳也有空听程特助报告,那就一起听一听就好了啊。」
「嗯。」沈东冬应了声,沉默了。
单雪淇见状,没好气地抬眸,瞪了程予嫣一眼,「所以,妳到底要说什么?」
「我已经把档案都扫描完了。」程予嫣说着,「虽然,都被妳给…」
她正说,身后的门却再度被推开了。
「经理,抱歉,是我刚刚抓到程予嫣在影印室里偷懒,根本没在传档案,她气不过,所以就自己跑…」方朵莉一进来便说。
只是,后头的话,在她看到办公室里的一干人等,便硬生生嚥下了。
方朵莉尴尬地改口,「还是,我误会了什么…」
单雪淇一听便猜到发生了什么事。
她简直要被方朵莉气坏了,「妳这笨蛋,妳…」
方朵莉面如土色,不知该如何是好。
能怎么办呢?单雪淇只得勉强收起情绪,装得若无其事,「…朵莉,妳是不是误会程予嫣了,我是说,会不会是机器坏了,所以才没收到档案。」她僵硬地说。
「可、可能吧…」见状况不对,方朵莉连忙应和,刚刚在门外头的骄傲蕩然无存,只剩下不知所措,「是我太着急了,我怕、我怕赶不上时装周,所以口气比较差一点,程特助,抱歉啊…」
程予嫣抿唇不答,她对这倏忽之间的转变还有些反应不过来,只觉得这几日的疲惫惹得她头昏,加上刚刚的愤怒,她已经无法好好思考。
「是因为时装周才需要扫描文件?」沈东冬开口,佯装若无其事,打断了她们两人临时凑出的戏码。
她淡声给她们个台阶下,「单经理,那我请人资部帮妳调一些工读生支援?」
「佟杰,等等你跟人资部那边联络一下,看有几个人可以调过来。」她最后说。
「好。」眼看事情终于要落幕,佟杰连忙回。
沈东冬站起身来。
当她与程予嫣错身而过之际,她清冷的目光淡淡望向程予嫣。
瞧见程予嫣神色的她,忍不住停下脚步。
程予嫣的脸色实在太差了。
沈东冬蹙眉,她当然知道程予嫣的气色为什么会这么差…,更应该说,她早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是顾虑到程予嫣的倔强,她才一直什么都没说。
只是,事情是已经到了不能放着她不管的地步…
驻足于门前,沈东冬找了个藉口,「程特助,妳来得正好,关于上次拍摄的打样我有些事情要问妳,妳跟我来一趟。」
程予嫣愣着,没有反应过来。
佟杰见状,是反应机灵,他立刻想起了自己的责任。
他连忙推了程予嫣一把,「对、对啊,程特助,那妳就先跟我们回办公室一趟。」
他连忙推着程予嫣向前走,临走前还不忘对门内气得脸色难看的单雪淇笑笑,才把门给关上了。
那门一关,单雪淇的愤怒再无法遮掩,她气得把桌上的东西抓起,不由分说的通通都往地上砸。
「经理…」方朵莉喃喃。
「不要叫我。」单雪淇背对着方朵莉,身子微微颤抖,「妳到底对程予嫣作了什么?我准妳这样做了吗?」
方朵莉尴尬的无所适从。的确,单雪淇并没有叫她假装没有收到档案,而是因为她猜测单雪淇的心思,自作主张的这么做的。
本来一切只会让程予嫣被逼得更惨而已…,方朵莉又怎么会料到,沈东冬居然好巧不巧的就来了单雪淇的办公室呢?
「经理…,我不是故意的…」方朵莉低声说。
她一向对单雪淇唯命是从,是没想到难得擅作主张,反而害到了单雪淇。
单雪淇当然明白方朵莉是出于好意,而她也知道,如果不是因为沈东冬突然来了她办公室,这一切,都不会急转直下、甚至失控,变成眼下这种状况。
说到底,都是因为沈东冬的偏袒、是因为沈东冬插手,这一切才会变乖乖戴着玉势不许掉回来检查_有黄有色的小说有哪些成这样…
单雪淇好恨。
她恨,只因沈东冬甚至从头到尾都没有认真的问过她一句,问她这些到底是不是她的主意…
沈东冬一个问题都没有问,就像她和单雪淇之间的信任早已蕩然无存一样。
她一直在保护沈东冬,一心只想阻止沈东冬,可是为什么这个人,却是完全不了解她的苦心,还要装得这么事不关己的模样。
她不甘心、好不甘心…。
为什么沈东冬总是这么不把她放在眼里…?
单雪淇咬紧了牙。
──为什么!?
单雪淇踩过那一地凌乱,在那一地的破碎声中,她彷彿也把她的骄傲给踩碎了。
但她不在乎,她从一旁的包包掏了手机,找出了那个熟悉的号码。
事到如今,她已不愿再忍。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1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