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乖在我面前撅好屁股打屁股_有轩墨的小说

第二十八章:若无其事(上) 28.
帮着夏凝儿把那包消夜搁上桌,拿了碗筷餐具的程予嫣,还是觉得有些不大真实。
「我很喜欢吃这间店的滷味,可这间店卖的份量总是太多,我又贪心,一买,往往就这么多了。」夏凝儿支着头,笑的歉然。
那笑,温柔的令人心醉…
她继续说,「我每天都很忙,一旦有了一个人的时间,反而不知道该怎么过了…」
「嗯。」程予嫣听着,不知该如何回应,把筷子递给她。
看着这样的夏凝儿,程予嫣是再度意识到她和杨瀚的世界有多不同…
夏凝儿微微一笑,说了声谢谢,夹起一块萝蔔吃起,一脸满足的笑容,纯然地像个天使。
胸口一塞,程予嫣看了她眼,夹了些科学麵到自己的碗里,吃起。
的确如夏凝儿所说的很好吃,但程予嫣吃了一口,却是想到沈东冬。
──想到她,那唯一会让她此刻觉得温暖的人。
不知道沈东冬现在在做什么…?她总觉得,沈东冬也会喜欢吃这个的。
不知她的心思,夏凝儿望着这员工休息室里的摆设,她是在这些经年累月的陈设里,找到一丝熟悉的温度。
「好久没过来了,但这里…,都没什么变。」她喃喃,说得小声,像说给自己听的。
但这休息室太小,坐在她身旁的程予嫣听得清楚。
「妳来过这里?」程予嫣不禁问。
夏凝儿愣了下,「嗯…,对,以前因为一些工作,来过这里几次。」
她尴尬一笑,轻巧的带开了话题,「…都当了饭友,我还没问妳叫什么名字?妳在这担任什么工作,怎么这么晚还没回去?」
程予嫣抬眸,「我叫程予嫣…,工作的话,我目前是单经理的特助。」
「单经理吗?」夏凝儿嚼着食物,把单经理这几个字也嚼碎了。
她托着腮,短短迟疑,却轻巧地掠过了这个名字。
她的目光回到了程予嫣的身上,「予嫣…,妳叫予嫣?妳的名字很好听。」
「谢谢。」程予嫣应了声,对于夏凝儿的友善有些不自在,她低头,想专心在食物里。
短短的对话,便这么沉默下来。
休息室的电话恰巧响起,清亮的电话声响在小小的休息室里,攫走了此刻的尴尬和两人的注意力。
程予嫣站起身,接起了电话,是楼下保全打来的。
「程小姐吗?」保全爽朗的声音传来,「…刚刚有人打电话进公司,说是妳手机打不通。」
「她在大门口电线杆那等妳,说等妳忙完了再出来,她接妳回家。」
程予嫣愣了下,听着保全说着这些,却不知道她身边有谁会知道她这么晚还待在这里。
或许,还有一个人…
想起她,程予嫣的唇边泛起淡淡的笑意。
「妳要回去了吗?」见程予嫣挂上电话,夏凝儿搁下了筷子。
她温柔的眼望向程予嫣的若有所思。
「…嗯。」程予嫣应了声,见着桌上没有吃完的食物,「我陪妳吃完,再走吧。」
「没关係。」夏凝儿淡淡一笑,回绝了程予嫣的犹豫,「是我自己贪心买得太多,妳本来就没有一定得陪我。」
「而且,我还应该谢谢妳。」夏凝儿说着,把滷味的袋子绑好了,拎了起来,「我带回去吃吧。」
「也好。」程予嫣没多想,点头答应。
两人一块下了楼,楼下保全跟她俩打了声招呼,便掠过两人,说是要上楼去锁门。
程予嫣见他走过,却是想起自己还没做完的工作,有些心烦。
她不愿意跟单雪淇求饶,不想让单雪淇有机会可以揶揄她的失败。
但,如果真的来不及交差…
「妳都加班到这么晚吗?」她身旁的夏凝儿忽然问。
「怎么这么问?」程予嫣回过神,有些不解。
「…没事,只是我拍戏常常到很晚,或许,我们之后还可以一起吃消夜?」夏凝儿笑笑,轻巧回答了程予嫣的疑问。
程予嫣点点头,察觉她对夏凝儿的防备是有些过头了。
她淡淡一笑,化开了些两人间的距离,「之后有机会的话,当然可以。」
偕着夏凝儿走出大门,程予嫣在不远处的电线杆见着了那台熟悉的休旅车。
看着那车,程予嫣的心安下了。
她没猜错,这么晚来找她的,确实是沈东冬。
夏凝儿似乎注意到了,她循着程予嫣的目光看去,笑笑,「在那边等妳的,是妳的另一半吗?还是妳家人?」
夏凝儿这么一问,却是让程予嫣再度想起她和沈东冬之间的距离。
既不是家人,也不是朋友…
──她,到底该怎么介绍她才好?
而又为什么,她会这么在意这件事?程予嫣想,她的心思被这些问题给勾住了,却找不到答案。
「好晚了,妳怎么回去?」不知该如何说起,最后,程予嫣避开了夏凝儿的疑问。
夏凝儿见状,淡淡一笑,似乎察觉了程予嫣的心思,也不多问。
「我搭计程车。」夏凝儿应了声,顺着程予嫣的话回答。
程予嫣没多想,她跟夏凝儿道了别,上了沈东冬的车。
车上的沈东冬见着她,清冷的眼望进程予嫣眼里的疲惫,那一望,让程予嫣心中一紧。
有那么一剎那,她怕沈东冬会多问她一句今晚加班的事,而程予嫣却一点也不希望沈东冬知道这件事。
她知道沈东冬一定会帮她。或许,会要求单雪淇放过她,或许,会让萧翊潇把她调回女孩Ask部门…
但无论是哪一种结局,程予嫣都不想要。
她不想再被认为什么都做不到,就像单雪淇口中的她一样,或者,又像杨瀚看待她的方式一样。
就算处境再艰难,她也想要靠自己撑过去。
也许是猜测到她的心思,沈东冬开口,没有问起这件事,「妳工作太晚,手机也没电了,来公司接妳回去,我比较放心。」
程予嫣鬆了口气,「嗯,我知道,谢谢妳。」
沈东冬听着她的回答,看了她眼,思忖着什么似的,她覆过程予嫣的身子,手搁在程予嫣的安全带上。
「妳累了,安全带我帮妳繫吧。」她说,短短一瞥。
虽然只是短短一瞥,却见着沈东冬的神色…
程予嫣抿唇。
──她,是不是刻意不问她的?见着沈东冬眼底的担心,程予嫣的心里闪过这念头。

第二十八章:若无其事(下) 28.(下)
注意到沈东冬的黑眼圈好像加深了些,程予嫣不自觉的伸手去探。
证实了她的猜测,她的话不禁软了,「妳最近…,好像都睡不好?是不是跟我一起睡,吵到妳了?」
沈东冬听着,却是愣了下。
乖乖在我面前撅好屁股打屁股_有轩墨的小说握住程予嫣抚上的手,淡声开口,「…妳不让我担心,我便睡得好。」
「是吗?」程予嫣抬眸,两人离得太近。
「谢谢妳。」心一紧,程予嫣不自觉地说,「…妳一直陪着我。」
沈东冬没说话,她落进程予嫣眼里的目光,有一丝藏不起的温柔…
看着那样的沈东冬,程予嫣的心不听话了。
有那么一剎那,她想吻上沈东冬的唇。
剎那。
如果吻上沈东冬的唇,那么,她的心便有了归处,这一切的纷纷扰扰,她便再也不怕了。
再也不怕…
她正想,沈东冬却鬆开了她的手,循着她原本的任务,替程予嫣繫好了安全带。
一切,归于平静。
「我们回家了,妳哥还在等妳。」她避开了程予嫣的视线,开口,声音冷然。
那忽然间拉开的距离,让程予嫣想起了现实,想起了两人并不属于彼此。
她爱的人是杨瀚,而沈东冬…
看着沈东冬,程予嫣的目光落在汽车音响上,她想起了今早播放出音乐时的尴尬、想起沈东冬的前女友、想起了单雪淇。
──是单雪淇,让沈东冬念念不忘至今。
虽然不知道单雪淇和沈东冬俩人间曾经发生过什么事…
但想起沈东冬今早的反应,程予嫣明白,沈东冬的心里不该、也不会有她的位置。
她对沈东冬而言,或许,就是个令她挂上心的房客、后辈,最了不起,就是个朋友而已。
程予嫣心头一紧。
她忽然发现,这些身分,让她的心好疼,她忽然发现,她不希望两个人只有如此而已。
程予嫣发现了自己的贪心。
但,她还希望她们两人之间有什么呢…
沈东冬像是发现她的心绪,她轻声打断她,「晚了,有什么事,明天再想吧。」
「嗯。」程予嫣应了声,就怕被沈东冬发现异状,她提了口气,让自己镇定下来。
沈东冬发动了引擎,车子开上了道路。
车子开远了。
引擎发动时的喧嚣被留在车后头的夜色里…
一个站在不远处的人,因这开远了的车影,神色染上一丝複杂。
是夏凝儿。
她已经站在那裏好一阵子了。
见车影在视线里越来越小、逐渐隐没,夏凝儿抿唇,思绪不止。
「难得放假,妳怎么这么晚还没走?」有人轻拍她肩。
夏凝儿听着那声音,扬眉。
她知道那人是谁。
「宋为凯…」夏凝儿喃喃,目光仍滞在那夜色里。
「杨瀚好一点没有?」夏凝儿轻声说,连看都不愿意看宋为凯一眼,她的声音不见刚刚的温柔,「…可以拍后头的戏了吗?」
宋为凯的手搁上了她的肩。
自然而然,像是平日里作惯了的动作。
宋为凯抱怨,「当然不好,就是个多情种子,忘了他现在的位置是靠多少牺牲换来的…」
他冷哼了声,「不过就失个恋,居然一整天都魂不守舍的在想他前女友,台词乱背一通,把好好的台词都背成了咒语,根本就听不下去。」
是终于找到了出口,宋为凯一开口就停不下来。
「那也是他自己选的?不是吗?」夏凝儿轻轻一应,「是他自己当初愿意答应这笔交易。」
宋为凯听见这话,笑了,他粗糙的手抚上夏凝儿小巧的脸蛋,「嗯?妳不是因为关心他,才找上他前女友的?」
他迟疑了下,又说,「还是因为我昨天不小心说溜嘴,让妳想到另一个人…」
夏凝儿瞪了他眼,避开他,脸上的那一丝厌恶一闪即逝。
她佯装无事,「我是担心他前女友,她是无辜的,她为了这场交易的罪受的已经够多了。」
「这么善良?」宋为凯乾笑了声,意味深长地看了夏凝儿一眼,「夏凝儿,看来,我以前真的是不够了解妳。」
夏凝儿冷声打断他,「我该回去了,你照顾好杨瀚…,如果他需要,就给他一点时间,我可以等。」
落下这话,她不愿再与宋为凯纠缠,踏上了街,伸手拦了计程车。
看夏凝儿搭了车便走,宋为凯也不阻止,他只是笑笑,毫不在意的样子。
「装什么圣女,妳以为我不知道妳在想什么?」见车开远,宋为凯斯文的表情卸得更加彻底,再不掩饰原来的狡诈和猥琐,「夏凝儿…,妳不也是牺牲了别人,才会有今天的吗?」
「说到底,妳跟杨瀚都是一样的人,一样可悲。」冷哼了声,宋为凯手埋进口袋。
想起过往…
宋为凯吹起了口哨,複杂的心思转眼化成嘴里轻鬆愉快的音符,跟随踩着夜色的他,回到身后的大楼里。
夜色如银。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1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