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乖听话,自己吐下去h_有趣的鲜网辣文

第二十七章:意想不到(上) 27.
「妳是…,予嫣的同事?」想起了秦子桦,沈东冬试着问。
秦子桦一阵紧张,「呃…,对啊,总经理好。」
是太紧张,她一双漂亮的眼直盯着电梯的楼层显示,饼乾的滋味也忘了,就盼快点到了一楼,速速逃离沈东冬的身边。
沈东冬一时沉默,思忖着什么。
「妳等等。」电梯门一开,秦子桦前脚才跨出,沈东冬便叫住了她。
秦子桦乖巧的停下脚步,不禁暗骂自己倒了什么样的楣,才会和沈东冬坐上同一部电梯。
「总经理…」秦子桦抬眸,见着从后头走来的沈东冬,望进她眼里那摄人的一脉清冷…
秦子桦小小的心灵颤抖了一下,强作镇定开口,「有什么事吗?」
「…总经理,我是不是不该称讚那包饼乾啊?妳不喜欢吃?」见沈东冬不语,秦子桦福至心灵。
沈东冬神色不定,依旧沉默。
秦子桦倒是猜沈东冬的心思猜上了瘾,拳击了下手心又猜,「啊?还是妳觉得我很贪吃…,总经理,那是因为那饼乾真的很难买嘛…,我不是故意的。」
沈东冬打断了她,淡淡开口,「你们部门最近在忙什么?」
「啊?忙什么?」秦子桦愕然,她挖空心思也料不到沈东冬会找她问这种事情。
毕竟这有什么好问的,沈东冬是部门总经理,她有什么事会不知道?
秦子桦不解。
她迟疑了下,「…总经理妳应该比我还清楚?我们是月底发刊,送打样之后就等印刷厂印刷,这段时间我们就是安排下一期的主题…,不会特别忙啊。」
「是吗?」沈东冬应了声,依然若有所思。
只因如果如秦子桦所说,他们部门最近一点都不忙,那,程予嫣又为何需要加班。
程予嫣骗她吗?沈东冬猜着,却不觉得程予嫣会这么做,或者,有必要这么做。
秦子桦见着,不禁担心,「总经理…妳是不是觉得我们部门最近太闲了?所以才反着问我?」
她摇摇手,急忙撇清,「那妳不可以跟我们经理说是我说的喔。」
沈东冬抬眉,打断了秦子桦,「萧经理呢?他最近有没有什么特别的计画?比如,找几个人先进行下期的选题?」
「总经理,妳真的好关心我们部门喔。」秦子桦揉着脸,似乎终于嗅出了沈东冬不住问问题的不对劲,「我们经理前几天都在加班,今天看到打样就开心的宣布他要提早下班,明天还请假呢。」
「总经理…,妳想问的到底是…」秦子桦抬眸,试图从沈东冬的神色里面找到什么。
「没什么,就是关心。」沈东冬被她瞧的回过神,一阵尴尬,深吸口气便走。
秦子桦见着她的背影,歪头,一时之间不解发生了什么事。
但下一秒,她却想到件比猜测沈东冬心思更重要的事。
她连忙追上沈东冬,「总、总经理!」
「嗯?」沈东冬愣了下,终是停下脚步。
「我跟妳说,我们部门今天有一个很奇怪的人事异动。」秦子桦嚷嚷,气喘吁吁,说得急急忙忙。
「人事异动?」沈东冬扬眉,秦子桦这么一说,让沈东冬心下有了想像。
「对、对啊。」秦子桦应了声,「总经理,如果这个人事异动是妳准的,妳不要不高兴…,我只是觉得把人调走,又调的这么突然,很奇怪而已。」
沈东冬朱唇轻抿,一时间却是想不起她最近有主动提过哪份人事异动令,「…妳说说看。」
「就是我们部门的程予嫣啊…,在妳家租房子的那个。」秦子桦提了口气,抑下气喘吁吁,「她今天突然从我们这里被调走,而且,还是调去当一个跟编辑一点关係都没有的位置。」
沈东冬听着这些,神色严肃起来。
她终于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秦子桦的话还没说全,沈东冬的脑海已经浮现出跟这件事最可能有关係的人。
浮现,却不愿相信。
经历了这些年的事情,还有这几天的冲突…
沈东冬却是希望,主导这件事的人不要是她。
沈东冬知道她的个性。
如果她为了保护程予嫣而多做些什么,对她而言,都会是种伤害。
她不想再伤她…
──但又真能如她所愿?
「…妳继续说。」深吸口气,沈东冬凝神,让秦子桦把话说完,「她调去哪了?」
看沈东冬状况外的样子,秦子桦是诧异了,「总经理,妳真的不知道吗?」
「…予嫣被调去男人Gang杂誌当单经理的特助了。」秦子桦嚷嚷。
沈东冬抿唇。
…果然,是她最不想听到的答案。
而见沈东冬如此惊讶,秦子桦倒是又想到了另一件事。

第二十七章:意想不到(下) 27.(下)
秦子桦小心翼翼开了口,「总经理,听说…」
说秦子桦努努嘴,说出她今天一整天得到的八卦,「…是因为总经理的关係,单经理才会把予嫣给调去男人Gang的经理特助的。」
说到此处,她抬眸,望向沈东冬清丽面容上的神色不定。
「总经理,妳可能,被人刻意隐瞒了吧…」秦子桦最后猜测。
—-
叩叩。
身在影印机不住扫描的运作里,程予嫣忽然听见影印室的门传来一声轻响。
不知道几个小时没有听到其他声音,一度,程予嫣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叩叩叩。
门声又来,程予嫣愣了下,凝神,提了口气,知道这声音却是不是错觉。
她搁下手边正在进行的工作,打开了门缝,认出了门外的人。
站在外头的,是公司保全。
见着他,程予嫣放鬆了下来,她淡淡一笑,「…怎么了吗?」
「在加班?」保全看了下手錶,「今天到这么晚?」
「对…」程予嫣回头,看着桌子上搁置的那些文件,在那数不出多少分的文件里,她已经感觉不到时间的重量,「可能还要一点时间。」
「好。」循着程予嫣的目光看去,保全露出一丝同情,「那妳要离开前记得打分机下来给我,我要锁门。」
「嗯,我知道了。」程予嫣点点头,目送保全离开,她才再把门关上。
把门上了锁,她背靠着门。
目光对上了影印机旁那只已经没电了的手机,程予嫣吁了口气。
杨瀚后来又打了很多通电话给她,但她都没有接,那手机,怕是被杨瀚打到没电的。
不是不愿意接杨瀚的电话,而是在她没想清楚、没下定决心以前,接到杨瀚的电话,便会像今天早上一样,她会轻易心软,再度接受这个男人…
接受他,也接受他为了自己的目标,把伤害包装在他们的爱情里,要她包容、要她习惯。
程予嫣知道自己需要想一想,她需要想一想这到底是不是她要的。
而且比起杨瀚…
她还有更迫切得面对的事情。看着那一屋子的文件,程予嫣咬紧了唇。
她正想,身后的门再度被敲响了。
又是保全吗?程予嫣她犹豫了下,打开门。
是她…
程予嫣没料到,她会在门外见着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人。
女人对程予嫣绽开了笑容,「妳…,我是不是见过妳?」
她温柔的笑容化解了两人之间的距离,「我刚刚问楼下保全,他说男人Gang杂誌有人还没走,我就上来看看了。」
她拎起手上的塑胶袋,袋子里食物的香气无法被包装阻隔,女人一拎起,香味便飘散出来,溜进了程予嫣的鼻子里。
加了一晚上的班,又加以被不住忙碌和纷扰心思给挟持,于是直到此刻,程予嫣才想起了饥饿。
女人见状,淡淡一笑。
她柔声问程予嫣,「妳有空吗?我想找人陪我吃消夜。」
「嗯?」程予嫣诧异,一度以为自己听错了。
如果是公司同事、朋友这么说,程予嫣都还可以理解,但,眼下的状况,她和她,无疑是刚刚才交谈过的两个陌生人。
她应该不认识她才对…
女人似乎发现了她的心思,她对程予嫣伸出了手,那手白皙柔嫩,像是件精心雕琢的瓷器,一碰,就怕碎了。
女人开口,「我还没自我介绍…我叫。」
「我知道妳的。」程予嫣打断了她,她几乎是在和女人对上眼时,就认出了她是谁。
儘管这渊源,她不能告诉女人。
不是因为怕吓坏女人,而是因为程予嫣过往的承诺、对杨瀚的承诺…
见女人愣了下,程予嫣回握了女人的手,开口,语声淡淡,「飞擎的人都该认识妳…,就算不是,常看电视的人也应该认得出妳。」
「也对。」女人笑笑,一脸无邪,「既然如此,妳介不介意我…,我是说,我不喜欢一个人吃消夜。」
说着,见程予嫣沉默不语,女人低眉,理解似的淡淡一笑,「如果妳不愿意,我明白的…,是刚刚听保全说还有人在公司,我想说太好了,才跑上楼来。」
「但我这么突然跑来,跟妳毫不认识还突然邀请妳,妳一定觉得莫名其妙。」女人解释着程予嫣的心思,用笑容掩饰她的尴尬,「没关係,那我自己带回去吃好了…」
说着,女人鬆开程予嫣的手,她转身便要离开。
程予嫣见着她这模样,是觉得自己太小心眼了。
女人是无辜的,她不该把她乖乖听话,自己吐下去h_有趣的鲜网辣文跟杨瀚关係的演变怪罪到女人身上。
女人只是在做她该做的工作而已…
程予嫣想着,她唤住了女人,也唤出了女人的名字。
「…夏凝儿。」程予嫣唤她,没想过会有这样喊她名字的一天。
夏凝儿听见她的声音,回头,对程予嫣露出一丝温柔的笑容。
程予嫣试着开口,「嗯…在这边吃不方便,我们去员工休息室,会比较好。」
夏凝儿点点头,嫣然一笑,答应了。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1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