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乖别流出来晚上我要检查_有谁二男一女3p过

第二十六章:逮到机会(上) 26.
听着杨瀚诉说对自己的爱意,又看到杨瀚眼里的痛苦…
彷彿也看到了两人多年的感情,有那么一瞬间,程予嫣的心软了些。
但她仅存的理智提醒她,她不能再退让了。
她如果再退让,等于重蹈覆辙。
──她跟他都该看清现实了。
程予嫣提了口气,「…你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予嫣…」
杨瀚本不想放弃,但他今天毫无伪装。
走廊上来来往往的公司职员路过时,视线有意无意地,都盯着他们两人看。
杨瀚蹙眉,他压低声音开口。
「予嫣,那妳答应我…,接我的电话,我们电话里谈,好吗?」他说,声音满是疲惫。
程予嫣看着杨瀚,神情不定,没有立刻接话。
杨瀚捺不住性子,俊朗的面容是无助和愤怒,「予嫣…,我们在一起这么久,妳说分开就分开,连谈谈都不可,妳有没有考虑过我的心情?我把妳当什么?妳又把我当成是什么?」
杨瀚说得伤心,这话终究是动摇了程予嫣。
她看着杨瀚,杨瀚的痛苦和疲惫似乎都藏在脸上新添的黑眼圈里。
程予嫣的心真的软了。
她伸手,想抚上杨瀚的脸。
杨瀚握住了她的手,一眼的伤心,不发一语,就这么看着程予嫣,像是个被抛弃的孩子。
那眼神,让程予嫣有了罪恶感,「你…」
又是一组员工与他们错身而过,杨瀚看看四周,在他人的眼光里,想起了现实。
他忙不迭地打断了程予嫣,「予嫣,我得走了…,之后,妳一定要接我的电话。」
「妳记得,我没有答应要分手。」
落下这话,杨瀚放开了程予嫣的手,推开右侧新闻部的玻璃门,匆匆离去。
玻璃门关上了,也把程予嫣推回现实、推回她的日常。
没有杨瀚的日常。
她的视线落在杨瀚刚刚站着的位置上,那裏,因为杨瀚的离开,露出本该属于那儿的墙壁,苍白而空蕩,彷彿什么都不曾存在过。
如同这六七年来她不断、不断经历的心情…
程予嫣抿紧唇,挣扎和无助,扎扎实实的在她心里蔓延开来。
这感情终究是太苦了,苦到程予嫣无法承受,苦到她不想再思考这件事了。
程予嫣深吸口气,向左转,往男人Gang的週刊部门方向走去。
这一次,她跟杨瀚走上了不同的方向,而那裏,有程予嫣必须独自面对的人。
—-
男人Gang周刊部门跟女孩Ask周刊部门不同。
这里,没有欲盖弥彰、掩饰现实残酷的轻音乐,空气里,也没有名义上用来安抚人心,实际上只让人觉得呛鼻的香水味。
踏进这部门的那剎那,程予嫣听着整部门充斥着的电话声和打字声,只能感觉到那山雨欲来风满楼的肃杀气息。
「妳就是程予嫣吧?」坐在门口最外侧的那女子名叫方朵莉,她睨了程予嫣一眼,俐索的视线凌厉地扫了程予嫣一身。
她虚伪的笑笑,百般慵懒替程予嫣指了经理办公室外头的座位,「妳坐那,等等东西放好去跟经理报到。」
「嗯。」程予嫣应了声。
只是她才要往前走,方朵莉便叫住了她,「欸。」
程予嫣停下脚步,不确定的回望。
方朵莉冷哼了声,抱着胸,「我们单经理很久没有请特助了,她向来习惯自己来。」
「这让我好奇,妳会来这里,是因为妳是她特别喜欢的人呢?还是…」她不怀好意的笑笑,「…她特别讨厌的人?」
程予嫣心一凛,她想起她要面对的是什么。
想起单雪淇的敌意…,她没有回话,直接往她位置的方向走去。
那位置不大,跟程予嫣在女孩Ask部门的位置看起来大同小异。
搁下箱子的她,不禁看向单雪淇办公室的门。
单雪淇就在里面吧…
程予嫣深吸口气,只是那剎那,她也想起了沈东冬。
想起沈东冬每次碰到与前女友有关的事情时,忽然筑起的冷酷,那段过去彷彿程予嫣永远攀不过的墙。
──那让沈东冬放不下的人,就是单雪淇吗?
依例得向主管报到,程予嫣轻敲了下门,等待,却不见门内的单雪淇应声。
程予嫣疑惑,她正考虑是否该拨通内线电话给单雪淇确认,程予嫣面前的门锁却转动了。
门开了,门内的单雪淇睨了她眼,女王风範的微笑,笑意轻浅,却是嫣然。
「妳来了?」
程予嫣踏了进去。
「妳一定觉得我要妳来这是不怀好意。」单雪淇对她说,妩媚的眼瞅着程予嫣此刻仅有的坚强。
她轻捧起程予嫣的脸,轻喷口气,喷上了程予嫣的脸蛋。
「我跟妳不一样,我很诚实,我可以直接回答妳心里的疑惑…」她笑笑。
她开门见山,「…程予嫣,我的确是不怀好意。」
「我们就直接一点说吧…,妳告诉我,妳跟总经理是什么关係?」她睨着程予嫣。
果然是因为沈东冬吗…
「我跟她?」想起沈东冬,程予嫣的心头上搁上一丝暖。
只是细想下去,也让程予嫣想起了现实。
因那瞬间,程予嫣忽然意识到,她跟沈东冬之间,除了房东与房客间的关係之外…
其实,什么也不是。

第二十六章:逮到机会(下) 26(下).
想清这点,程予嫣的心好像给人掏空了似的。
但她却没有心思想清,这股空蕩不安的感觉究竟从何而来…?
「不想说是吧…?我可以理解。」单雪淇抱着胸,瞇起眼,漂亮的手抚过程予嫣白皙的脸庞。
她的动作是那般温柔,可她的指腹每抚过程予嫣的肌肤一寸,程予嫣的心就寒了一分。
她淡淡一笑,「不管妳和她是什么关係,我只有一句话,我不会让像妳这样的女孩子靠近她…,妳这种人,只会伤她的心而已。」
「我这种人…」程予嫣喃喃,重複了一次,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对,就是妳这种人。」单雪淇嗤了声,「…我的时间很宝贵,跟妳们这种处心积虑的乖乖牌不一样,我懒得继续跟妳猜东猜西了。」
踩着紫罗兰色高跟鞋,单雪淇的脚步停在办公桌旁的几个大箱子旁。
她睨了程予嫣一眼,指着那箱子,笑笑,「我的新助理,请妳把这些拿去分类、扫描、归档。」
程予嫣征征然,那箱子是叠得要比她身高还高了,里头不知道有多少文件,「这么多…」
单雪淇冷冷一笑,「妳知道我之前没有请助理吧…,这几年的文件自然没有人负责电子化跟归档,只能麻烦妳这个新任助理了。」
「妳不会连这种小事都办不好吧?妳巴结、攀附沈东冬和佟杰的时候,可没有这么柔弱又无能啊?」单雪淇瞅着她看,冷哼了声。
「妳!」程予嫣瞪着她,要强逼自己,才能面对单雪淇眼下的欺人太甚,「…好,我做,我做就是了。」
说着,她踮起脚,试着抱起其中一只箱子。
但那箱子很沉,她使力却仍抱不住,差点就把箱子给砸了。
单雪淇冷冷地看着这一切,就像是在观赏一场她期待已久的表演,她一句话也不吭,默默看着程予嫣的手足无措。
她等待程予嫣向她求饶。
但单雪淇不知道,她显然低估了程予嫣的倔强。
程予嫣看了她眼,也不求助,深吸口气,硬是把那箱子抱了起来。
箱子太沉,她抱着走出门,虽是短短的距离,程予嫣的手已在颤抖。
她强撑着,便要走出门。
单雪淇叫住了她。
「程特助。」单雪淇语音淡淡。
她字字句句都像带刺的针,扎的人耳朵发麻。
「我忘了提醒妳了,一年一度的时装周是我们男人Gang要乖乖别流出来晚上我要检查_有谁二男一女3p过报导的重点项目,而那时装周就在最近,到时候我们得整理好过往的资料,提一个最好、最精彩的文案出来。」她的嘴角扬起笑。
抱着箱子的程予嫣勉强开口,「…所以呢?」
她的指节已然泛白。
「嗯,没什么所以啊。」单雪淇冷笑了声,「当然就是要告诉妳,妳手上那叠资料,在这两天就得处理完了…,不然,妳说,我们怎么来得及整理过往的文案呢。」
「知道了。」程予嫣勉勉强强的挤出这几个字。
「也对,这点小事,妳应该做得到吧。」单雪淇又说,气势逼人,一点也没有收敛的意思,「我就妳一个助理,男人Gang的每个人又都身负重任,我可没有多余的人力可以支援妳做这种小事。」
「那就麻烦妳,好好做完它们了。」单雪淇微笑作结。
离开单雪淇的办公室已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最后落下的话依然盘旋在程予嫣耳际。
程予嫣抿紧了唇。
站在影印机旁的她持续扫描着箱子里的文件,当然,她已经数不出来那是第几分文件了。
程予嫣抬眸,她看见墙上电子钟显示的时间,心一凛。
已经傍晚了。
「下班啰,明天见。」
「掰掰,明天见啦。」
影印室离大门很近,外头人们互相道别的耳语像流水一样,偷偷钻过那细小的门缝,流进程予嫣的耳里。
程予嫣低眉,望了那箱子一眼,但那箱子里的文件好像会自己增生似的,怎么扫描也没有一个尽头。
这才只是第一箱,搁在单雪淇办公室里的,至少还有两三箱。
今晚,该是得加班了。
她正想,手机却亮了起来,打来的人先是让她心一暖,跟着,却也让她犹豫了。
她第一次,如此犹豫该不该接这个人的电话。
但她知道她得接。
「今天不忙吧,等等一起回去?」电话那头的沈东冬问。
程予嫣抿唇,是直到此刻听见沈东冬的声音,她才真正意识到自己的脆弱,她的眼眶微微泛红了。
但就算如此,她无疑不想让沈东冬担心。
程予嫣提醒自己,她现在所面对的,不管是不是单雪淇的敌意,依然是她工作内容的一部份。
这种事,到哪里都可能发生。她不能、也不该,对沈冬东说这件事。
尤其,如果单雪淇是沈东冬的前女友的话…
程予嫣一点也不想让沈东冬想起过往的那些回忆。
她开了口,避重就轻,「我今天要加班…,妳先回去。」
「加班?」沈东冬问,有些诧异,「我今天才刚收到你们最新一期的打样,照理说现在应该是你们部门最不忙的时候…,萧翊潇加派案子给妳?」
「嗯…,算是吧。」程予嫣应了声,只想含糊带过,因为她是个不善说谎的个性,根本想不出什么更好的理由搪塞,「妳快回去吧,不用等我,我哥他们还在等妳吃饭。」
「…好吧。」听程予嫣这么说,沈东冬只得挂上电话。
虽然,电话挂上时,沈东冬还是觉得哪里不大对劲,但这毕竟是程予嫣自己的工作,她虽然疑惑,却也不能干涉太多。
想着,她看向桌上那盒手工饼乾,秀眉轻拧。
今天早上播音乐的事情,怕是吓着了程予嫣,沈东冬本来想跟程予嫣道歉的,却又不知道从何开口。
于是她问起佟杰该如何跟人道歉,佟杰就自作主张的替她买了这饼乾,也没问她她想道歉的那人是谁、是男是女。
男人女人都爱吃手工饼乾吗?又都能接受这种方式道歉?沈东冬失笑,早习惯佟杰的乱作一气。
把饼乾装进了纸袋里,拎着纸袋,出了办公室的她按了电梯。
电梯顺势而下,眼看就要到周刊部门,沈东冬不禁又再度想起了程予嫣。
好巧不巧的,电梯门却也在这时开了,停了下来,恰巧,就停在女孩Ask週刊部。
沈东冬抬眸,门外的人见着她一脸紧张,想了想,还是踏了进来。
沈东冬却觉得那人有点眼熟,似乎在哪里看过这人。但沈东冬没有细想,只因她每天本就会见上许多公司员工。
那人似乎也认识她,但怕是惧于她的职位和可怕的声名,根本不敢认出她,于是两个人在电梯里静默着,等着谁得楼层先到,谁就可以脱离这令人尴尬的宁静。
本该是这样的。
但那人低眉,正想从包包里翻找什么,却是恰巧见着沈东冬手里的那个纸袋包装。
不见还好,一见,她便难掩兴奋,本能似的惊呼了声。
「Warm&Hearty的饼乾吗,妈呀,这超难买,也好吃的。」那人喊着,却又想起了对沈东冬的畏惧,她抓抓脸,尴尬一笑,「总经理妳好识货喔!」
沈东冬抬眸,见着那人的兴奋,她在模糊的印象里认出了那人。
她其实见过她的,上次她陪程予嫣一起喝醉的那晚…
程予嫣的同事吗?
沈东冬眨眨眼,终是认出了秦子桦。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1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