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不许拿出回来我检查_有肉的调教道具小说耿美

第二十四章:她的曾经(上) 24.
程予嫣不知道昨夜怎么过去的,也不知道怎么睡着的…
天已经亮了。
她张开眼,在模糊的意识间整理思绪,昨晚,她哭了一夜。
她捨不得杨瀚,可她累了,她想放过自己。
她看向床边已经空了的那一半…,沈东冬今天比她早起,却是不知道昨晚她哭泣时,有没有吵到她。
沈东冬已经很常睡不好了。程予嫣不忍。
她是该跟程柏崴说,要程柏崴早点回去才对。
──早点,结束这场闹剧。
她踏出房门,食物的香气飘满了屋子,程柏崴坐在餐桌边,对程予嫣招手。
「予嫣,妳起来啦?快过来吃早餐。」程柏崴笑吟吟。
「嗯。」程予嫣点点头,踩着拖鞋走到桌边的她,见着餐盘上搁着的煎蛋和火腿,这才多了分清醒。
煎蛋和火腿个个、片片都排列的整整齐齐,像是依着划齐的格线排序似的,一看就知道是谁的手笔,程予嫣被惹得笑了,那点笑意,稍稍亮起她的虚弱。
「醒了?」沈东冬走出厨房,搁了杯牛奶在程予嫣面前的餐桌上,「先吃,等等我们一起出门。」
程予嫣点点头,她拿了片吐司,夹了火腿跟蛋,一抬眸,却见程柏崴笑吟吟的看着她,眉眼都快被这笑意给压弯。
程予嫣拧眉,「哥…你在看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我就看你们这样感情很好吗。」程柏崴说着,故意似的,说得模糊不清、暧昧不明。

他喝了口牛奶,佯装镇定的拿起报纸,多般认真地端详起今日的新闻。
婷婷捱近了他身边,一张小脸贴着报纸,看得仔仔细细的,小大人的模样,好像怕自己看漏了什么。
程予嫣失笑,她咬了口刚拚好的火腿蛋吐司,觉得心里暖暖的,心情好些了。
「爸爸,我长大以后要嫁给他。」
忽地,婷婷指着报纸一角嚷嚷。
程柏崴一愣,彷彿听到了什么惊为天人的消息,大惊失色,「什么?妳要嫁给谁?妳也太快就要抛弃我了吧。」
「哥…」程予嫣叹息,觉得程柏崴总是太小题大作。
「…杨瀚?」程柏崴嚷出了个程予嫣熟悉的名字,对婷婷殷殷告诫,「婷婷,妳不可以嫁给他。」
听到这话,不自觉地,程予嫣的笑意淡了,她抿紧唇,忽然间没有了食慾。
「为什么?」婷婷问着。
「妳没看到吗?报纸上写他已经有女朋友啦,昨天还在超商门口被记者拍到呢…」程柏崴嘟嚷着,揉着婷婷的髮,「妳看,他已经找到自己的公主了,婷婷,妳就算要嫁,也要去找自己的王子啊。」
「那我要嫁给骅骅哥哥。」
「什么?妳为什么那么坚持、为什么那么早就想着要嫁人,妳爸我都还没老?拜託妳,让我多养妳几年好吗?」程柏崴悲愤。
「我不要,爸爸你好黏人。」
「蛤?妳好坏,爸爸要哭了…」
听到杨瀚的名字…
「哥,我先去公司。」程予嫣开口,打断了程柏崴父女俩的喧闹,她拿起包包往门口走。
程柏崴愣了下,见着程予嫣盘子里还没吃尽的三明治,喊她,「予嫣,妳怎么才吃一半?还有,妳不跟东冬一起去公司吗?」
程予嫣停下脚步,看了他眼,「我不饿…总经理的话,你帮我跟她说,我早上要进公司赶东西,所以先过去了。」
「啊?怎么这样?」程柏崴不放心,还要再问。「予嫣…妳怎么突然?」
只是他正说,程予嫣却已开了门,走了出去。
走出屋子的程予嫣按了电梯下楼,早晨的街道上洒满了灿烂的阳光,路上的行人却神色匆匆,小小的街道塞满了塞车的喇叭声和交谈声,程予嫣循着路往前走,找着家里附近的公车站牌。
她的心思很乱,想一个人静一静。
程予嫣当然知道杨瀚跟夏凝儿昨天约在那儿是要拍什么,今天早上的照片,无乖不许拿出回来我检查_有肉的调教道具小说耿美疑证实了她昨晚的认知。
找记者假装偷偷拍摄两人的甜蜜,这是宋为凯常用的宣传手法──当然,两人是装出来的,只是演戏的场景,从摄影棚换成了便利商店,剧本的演绎方式从古装剧换成了影剧版新闻。
程予嫣记得杨瀚第一次跟她提这件事的神情,那时,程予嫣才刚妥协,接受杨瀚要和夏凝儿搭档成萤幕情侣的这件事。
『那你还能跟我去见我哥吗…,我哥一直很想看看你,我会跟他说好,不会把你的事情说出去。』
『云翰,我一个人在台北,他很担心我…』
两人那时说着的话还盘旋在程予嫣的耳际,程予嫣终是想起,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真真正正的学会了妥协。
『予嫣,抱歉,我问过为凯,他觉得我禁不起任何一点风险…』
『妳会理解我的吧,我的事业刚起步,这是我的机会…,不,是我们的机会。』
程予嫣望向天空,她的心很痛。
如果当他口里的『我们』,代表的就是程予嫣必须欺骗自己,必须欺骗自己的感受。
那她累了,她想放手了。
──杨瀚有他的天空,她想让他放手去追。
她想找回自己,也不想再牵绊他。
儘管,做出这个决定,她的心,依然隐隐作痛。
她正想着,一台熟悉的房车却是停在她面前。
车窗摇下。
程予嫣抿唇,是不意外沈东冬找着了她。

第二十四章:她的曾经(下) 24.(下)
──但她不想上车。
望着沈东冬的车窗,程予嫣揹紧包包。
见程予嫣不上车,沈东冬心一横。
她索性下了车,帮程予嫣开了车门。
看着面前敞开的车门,程予嫣却是想起了妥协、想起了她现在最讨厌面对的一种情绪。
在沈东冬面前,她不想妥协。更应该说,在沈东冬面前,程予嫣觉得,她不需要妥协。
她任性的往前走,手却被沈东冬牵住了。
沈东冬的手心总泛着凉意,有时,甚至是冰冷的,但不知怎地,却总让程予嫣觉得温暖。
程予嫣停下脚步。
她不得不承认,见着沈东冬,她的心情好些了,内心里的酸涩也淡些了。
沈东冬开口,声音淡淡,「妳哥担心妳,要我出来找妳。」
程予嫣看了她眼,又见着街上盯着她俩看的人们,程予嫣抿唇,因为终于恣意的这一点任性,甘愿了。
她低眉,跟着沈东冬往车子的方向走。
此际,不远处几个站在公车站牌下的妇女,见着她们的亲暱,却是讨论起来,旁若无人似的。
「不会吧,她们是蕾丝边吗?大街上欸…」
「蕾丝边好多喔,看了就不舒服,女人就该跟男人在一起啊,莫名其妙…」
「听说这是一种心理疾病欸…」
无法管住窜进耳里的声音,沈东冬抿唇,她停下脚步,淡淡望了程予嫣一眼,犹豫了下,手微微鬆开了。
程予嫣这才回过神来,她抬眸,那被沈东冬鬆开的手,少了凉意,却賸下了不安。
程予嫣没多想,她牵紧了沈东冬的手。
「予嫣?」沈东冬抬眸,愕然。
程予嫣抿唇,出于一种直觉,她感觉到沈东冬的不安,虽然她不知道原因,「我觉得…,我们这样,没什么大不了的。」
沈东冬看着她,神色染上一丝複杂。
想着什么似的,过了会,她才按开车门,「上车吧。」
车上,两人一度静默着,过了会,沈东冬才开口,「我一直在想,妳是不是不喜欢现在的工作?」
「啊…」程予嫣愣了下,一时不明白沈东冬为什么这么说。
沈东冬抿唇,整理着思绪,她伸手,指了指她搁在一旁的公事包。
「第二层,打开它。」
程予嫣听着,低眉,顺从的照办了。
她在里头见着了一只文件夹,里头是几分讲义和课程时间,程予嫣翻阅着,剎那还不明白沈东冬此举的意义。
「飞擎的电视部门那里固定有编剧训练课程,是针对我们公司内部人员设计的,之后,假日去上课。」开着车,沈东冬说
程予嫣讶异,她在这圈子跌跌撞撞了那么久,自然知道沈东冬的意思。
因为这种内部训练课程,表面上是单纯上课,但其实是给公司新人机会,藉此找出有潜力的新人、选出之后电视台要拍的剧本。所以,如果表现得好的话,程予嫣就可以少走许多冤枉路。
但这种机会,想当然是电视部门那专属的,本不该出现在周刊部门才对。
程予嫣大概猜到沈东冬做了什么…
「妳为什么要这样…」程予嫣喃喃,她吁了口气,心裏头的酸涩却停不下来。
一个红绿灯前,沈东冬停下了车,她看了程予嫣一眼,拧眉,「妳在周刊部有妳的潜力,但我想…」
她提了口气,「人,最重要的还是快乐。」
她伸手,抹去程予嫣眼角的一点泪,「我听妳哥说,妳为这件事情努力很久了,如果这件事会让妳快乐…,那,就别放弃。」
程予嫣点点头,抱着那张报名表,像是再也不愿、也不能鬆开手似的。
「好…,我会加油、我会努力。」她说,说得认真,因为这是她眼下唯一能做的了。
「那当然,我会盯着妳的。」沈东冬淡淡一笑,视线回到了车道上。
程予嫣见着沈东冬的侧脸,思绪却陷落了,只因这是第一次,她觉得被理解了…
一个人跟一个人之间的距离可以这么近…,连她跟杨瀚之前,程予嫣都不曾有过这种感觉。
第一次,程予嫣觉得她再也不是一个人。
至少,她愿意理解她…,至少,有她陪伴。
心情忽然好了起来。程予嫣吸吸鼻子,擦乾眼泪,按开了车里的音响。
说起来,这不是程予嫣第一次搭沈东冬的车,却是程予嫣第一次按开音响。
沈东冬喜欢听什么样的歌,程予嫣不知道。
她好奇。
音响运转了起来,传出的人声轻柔,只是那歌,却是唱到一半的,「…因为爱情,不会轻易悲伤,所以一切都是幸福的模样…」
这旋律程予嫣不陌生,是王菲唱的『因为爱情』,是首曾经红遍大街小巷的流行歌曲。
只是程予嫣正听着,沈东冬却是伸手把音响给关了。
「我不喜欢听歌。」
她忽地说,声音多了一丝情绪,也多了一丝冷,「以后没问我,不要自己打开。」
「嗯…」程予嫣讶异,只因她感觉到沈东冬语里的怒意,多多少少。
沈东冬似乎也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她提了口气,歛下了情绪,「快到公司了,等等我先把车停在大门那,妳从大门进去…」
「…这样,比较快?」
车里的气氛剎那之间变了,程予嫣措手不及,只能点头答应。
「好…」
一路上两人都没再说过话,徒留沉默在车里恣意妄为。
那剎那,程予嫣想起她不是头一次看过沈东冬如此模样,第一次,是她刚要住进来的时候,那时,沈葳葳打算把家里的另一个房间租给她。
那房间,是沈东冬前女友的房间,程予嫣记得。
那这次,是不是也是因为…
程予嫣想,不知怎地,想到此处,她的心里有些闷。
此际,下了车进了女孩Ask办公室的她,却是被人叫住了。
「程予嫣,妳来我办公室。」程予嫣转头,站在经理办公室门口的萧翊潇神色严肃。
他一双精明的眼蕴着怒意,直盯着程予嫣,像是程予嫣给他惹上了什么天大的麻烦。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1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