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不哭一会就不疼了h_有肉有细节的黄段孑免费阅读

第二十三章:心伤已极(上) 23.
「予嫣…」
沈东冬看着她,冷惯了的思绪染上一丝温度。
沈东冬发现,她看着程予嫣的时候,她的理智少了些,她的情绪多了些。
那是她最不习惯的样子。
为了转移注意力,她不禁伸手、拨开程予嫣额间乱了的髮。
程予嫣望着她,有那么一剎那,她忘了她自己是程予嫣,有那么一剎那,她只想成为沈东冬眼里专注望着的那个女子。
但是她不可以。程予嫣抿唇,想起了现实。
她拨开沈东冬的手。
「我们该回家了…,对不对?」程予嫣站起身,问着,却不是问句。
沈东冬点头,她收起心裏的凌乱,想起了理智,也想起了身分。
想起那些人与人之间,用来封锁情感的──界线。
沈东冬陪着程予嫣回家,一路两人都静默着,像种默契,彷彿如果谁先开了口,就会说出什么不对的话,破坏这好不容易再度建筑起来的虚假平静。
只是到了家门口,望着眼前的那扇门,程予嫣却是停下了脚步。
「我还想走走,妳先回去。」
沈东冬看了她眼,见她若有所思。
知道程予嫣的个性,于是沈东冬并不坚持,「嗯,也好。」
于是沈东冬走远了,徒留程予嫣一个人站在原地,她看着沈东冬刷开门,走进了社区里,程予嫣则顺着马路继续往下走。
她只是想走走,也本以为自己没有目的地,但当她穿过大街小巷,再抬起头来时,却发现自己的脚步停在一个熟悉的地方,她没有花多大的力气便认清楚,这里,是杨瀚之前租给她的那栋大楼楼下。
她为什么会走回这里…,她是想念住在这里的那些日子?还是想念杨瀚?还是…
程予嫣的心思乱了,充斥在脑里的尽是胡思乱想,一点也理不出一个脉络。
眼前的大门啪的一声开了,程予嫣直觉避开,她往后退了一步,隐进一旁的小巷里。
「嗯,我搬家了…,你到附近了吗?好,那裏我知道,我去找你。」
从门走出的那人讲着电话,程予嫣看着那人的背影,却是觉得有点熟悉,总觉得在哪里见过,直到她看见她的侧脸,见着她戴着的太阳眼镜,程予嫣才认出了那人。
是夏凝儿。
因那太阳眼镜是程予嫣替杨瀚挑的,设计师款,杨瀚下订后从义大利送过来,全台湾应该只有几副…,是去年杨瀚送给夏凝儿的生日礼物。
程予嫣认出了夏凝儿,却是不明白夏凝儿为什么会出现在此,出于一种好奇,她跟上了。
望着夏凝儿走进了间超商,程予嫣却停下了脚步。
──发现了自己一身鬼鬼祟祟,她忽然觉得好可悲。
就算那人是夏凝儿又如何?她跟夏凝儿也并非熟识、也不是报社记者,那她跟着夏凝儿又要做什么呢?
程予嫣抿唇,她转身想往回家的方向走,好巧不巧,撞着了一个人。
「不好意思…」她喃喃,抬眼,却是见着了杨瀚,杨瀚虽然乔了装,但程予嫣没有一点可能会认不出他来。
「你…,怎么在这?」
「予嫣…」一眼诧异地杨瀚四下张望,见路上没什么人注意到两人,便拽住了程予嫣的手腕,「我们去车上说。」
说着,他踩过了斑马线,带着程予嫣上了他停在巷弄里的私家车,本在车上等着的宋为凯见着两人,愣了一下。
「你怎么把予嫣带来了?」宋为凯愕然。
「我…」杨瀚提了口气,俊朗的面容有些愁苦,「为凯,我在路上碰到予嫣,我不能把她留在那。」
「超商那裏吗?」宋为凯问。
「对…」杨瀚皱眉,「你给我一点时间,我跟予嫣解释一下,我就过去。」
宋为凯皱眉,他精明惯了的眼有些不愿,但想了想,还是答应,「那快点,时间是谈好的,这种事情如果没了信用,以后很麻烦。」
「知道了。」杨瀚嗤了声。
宋为凯无奈妥协,下车抽菸。
见宋为凯走了,杨瀚拿下墨镜,他看着程予嫣,神色複杂,「今天下午的事情,我该开口阻止的,予嫣,妳会不会怪我?」
「你为什么会在这…」程予嫣抿唇,略过了他的问题,「为凯跟我说,你今晚有拍摄…,是要拍这个吗?」
杨瀚吐了口气,沉沉地,是这一开口,就得说出他此刻刻意迴避的问题。

第二十三章:心伤已极(下) 23.(下)
但杨瀚知道这件事瞒不过她的。
就算瞒过今天,等到明天…,程予嫣也会知道。
他看着程予嫣,思绪纷乱,只想找到一个最不伤人的方式。
他开口,声音轻柔,「最近在宣传期…,予嫣,这也不是第一次了,妳很清楚。」
见着杨瀚的举动,剎那,程予嫣明白了杨瀚的意思。
她低头,吁了口气,「…对,我很清楚。」
杨瀚见状,绷紧的神经卸下了,他放鬆的吐了口气,「予嫣,谢谢妳,一直这么善解人意…」
说着,他伸手,想抚上程予嫣的脸,程予嫣却是避开了。
「予嫣…」杨瀚讶异,愕然。
「我其实一点也不想这么清楚…」程予嫣说着,她的胸口一阵酸,车里的空气似乎太闷了,她觉得好累、好窒息,「我知道你在为你的梦想而努力,我也不想阻止你…,可是,我想放过我自己。」
听到此处,杨瀚慌了手脚。
「予嫣,妳在说什么?我是为了我们,从来不是为了我自己。」杨瀚不解。
「为什么你口里总说『我们』,可是我好像不认识你口里的那个『我们』。」程予嫣抬眸,她的眼眶塞满了泪乖不哭一会就不疼了h_有肉有细节的黄段孑免费阅读,「你有没有想过,我一点都不想当你口里的那个『我们』?」
「予嫣,我知道妳有情绪,我也知道妳现在刚开始工作,很不适应、很脆弱,但妳不应该牵连我们的感情,我们的感情是无辜的,我也是无辜的。」杨瀚不住解释,他试着牵起程予嫣的手。
程予嫣却拨开了,她退到车子的角落,能离杨瀚最远的地方。
她看着杨瀚,噙着泪,提了口气,「如果我早一点说这些话,你是不是就不会觉得无辜?又或许你真的是无辜的、我们的感情也是无辜的…,而我,很自私。」
「但我累了,我不想阻碍你…,你我都知道,没有我,你会发展得更好,你会离你的梦想更近。」程予嫣轻声说。
只是这些话,她想了太久,说出口时,她才意识到这些话有多沉。程予嫣这才意识到,这些她一直没有说出口的话,在过去的日子里,压得她喘不过气。
「予嫣,妳只是闷坏了,妳根本不知道妳自己在说什么。」杨瀚急了,他蛮横的拽住程予嫣的手,再不顾程予嫣的挣扎,说什么也不愿意放开,「予嫣,我们那么多年的感情…,而且,妳想清楚,等时间到了,我能给妳的,是许许多多人都给不了的。」
程予嫣诧异的望着他,「你能给我什么?你又是怎么想的,你认为我想要跟你要什么?」
杨瀚皱眉,正想说话,一阵轻脆的敲窗声,他抬眸,瞧见窗户外的宋为凯。
见着他,杨瀚无奈,他侧过身把车门拉开了一个小缝。
宋为凯提醒他,「杨瀚,记者在等了,过两天我们就要开始在各大电视台放新剧预告,你现在不让他们拍,到时候的关注程度…」
「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杨瀚被逼烦了,他对车外的宋为凯咆哮了声,猛地关上车门。
杨瀚一脸痛苦的看向程予嫣,「予嫣,妳不要再闹了,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怕失去妳、怕妳胡思乱想、怕妳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我很清楚。」程予嫣叹息,她看着被杨瀚掐着的手腕,那手腕已被杨瀚掐出了淡红色的手印,「你也是,你很清楚你要的是什么…」
「我当然清楚,我要的,就是我们两个人的将来。」杨瀚说着,此际,又听见宋为凯催促地轻敲窗户,杨瀚深吸口气。
但见着程予嫣的一眼无辜,杨瀚的怒气终是抑下,「予嫣,我没有时间多说,妳冷静想想,既然妳爱我、要的也是我,那为什么妳要离开我?」
「我…」程予嫣看着他,见着他的退让,有那么一瞬间,程予嫣的心软了,「我爱你,但…」
杨瀚却是打断了她。
「妳只是压力太大了。」忽视她的话,杨瀚做出了结论,拉开了车门,「妳今天的话,我不会在意的…,我们之后再谈,好好谈,妳也先不要多想,好吗?」
下了车的杨瀚,他头也不回的往刚刚超商方向跑去。
程予嫣看着他的背影,有短短的一瞬间,她觉得,杨瀚好像就这么跑出了她的生命里,跑离了两个人在一起的轨道,跑出了这十年的回忆,跑出了她对他最后的期待。
「你要的不是我…」关上车门,程予嫣见着杨瀚的背影喃喃,她的心很疼,比她能想像的还疼。
「云凯,你要的是你自己,是你的工作…」
程予嫣说着,却是哽咽了,因为她终究想清了那件事,想清了这些日子以来,她一直逃避、不愿意面对的现实。
她可以只要杨瀚,什么都不要,不当编剧也可以,牺牲梦想也无所谓,有钱也好,没钱也罢,她要的只是他,要的只是他们两个可以携手白头,简简单单的过日子。
可杨瀚不是。
──杨瀚要的,从来,都不是只有她而已。
想起了过往种种,看着杨瀚离去的方向,程予嫣终是想清楚了。
她掏出了手机,打了几个字,那几个字很短,但却是她没想过有一天,她必须以这样的方式跟杨瀚告别,让两人自由。
『…对不起,我们,还是分开吧。』
看着那讯息,程予嫣抿唇,她一个人站在那孤冷的夜色下,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按下了发送键。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1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