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下面吐出葡萄来_有肉小黄文多

第二十二章:近在咫尺(上) 22.
『我累了、好累了…』
『我好想离开,不管是感情、或者是工作…』
『…我知道。』
华灯初上,转眼已是晚上,但今天下午沈东冬对程予嫣的乖下面吐出葡萄来_有肉小黄文多回答,还盘旋在她的耳际。
明明只是句不起眼的话,为什么会如此在意…?程予嫣不明白。
思绪纷纷,她把切好的菜搁进锅里烫熟。
蔬菜汤的香气盈满整个厨房,换得挨在她身旁、想蹭饭吃的骅骅的一脸哀怨。
他一张小脸皱着,愁眉不展。
「不想喝这个,可以煮别的吗?」骅骅嚷嚷。
「婷婷也不想喝这个。」婷婷也抱怨。
程柏崴挨进了厨房,刚穿上围裙的他,大手一捞,拎起两个小鬼头的衣领,「你们两个,有饭吃就不可以挑食?嗯?」
「爸爸你很讨厌!」
「叔叔你很烦!」
砰。
把两个小孩关在外头,程柏崴拿起砧板上的菜刀,帮程予嫣切起菜来,「妹,沈小姐今天也会晚点回来?」
程予嫣听见这话才回过神,她应了声,「她说要加班,但会赶回来吃饭。」
「那好。」程柏崴吁了口气,旋开瓦斯炉,热了炒锅里的油,「妹,我来住也两三天了…,妳坦白跟哥说,沈小姐到底对妳好不好?」
「嗯?」一时不解程柏崴的意思,程予嫣搁下汤杓,望了他一眼,「你不用担心我,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妹…」程柏崴叹息,他对程予嫣向来是没办法的,「妳没听过一句话吗,在父母亲的眼里,小孩子永远都是小孩子。」
程柏崴沉着声,眼里多般担心,「…我们很早就没了爸爸,这几年妈也走了,对我来说,妳就是我永远都放不下心的那个。」
说着,炒锅热了,他把切好的猪肉丝搁进锅里,热烫的锅子因为忽然来到的不速之客而劈啪作响。
程予嫣朱唇轻抿,「我知道你担心,可我们没什么问题。」
「没问题?」程柏崴挑眉,像是听进了什么不入耳的句子,扎了他的耳朵似的,「妳们两个这么相敬如宾,连妳拿杯水给她她还会跟妳说谢谢,妳早上出门前还分开进浴室,不仅如此,妳们坐在一起吃饭两个人至少隔了三十公分、衣服也分开洗,还有啊…,妳们聊天的内容除了公事以外就是等等谁先洗澡?妳当哥傻了?这叫谈恋爱?这叫室友好吗。」
程予嫣愕然,她一度被程柏崴这番话给惹得懵了。
她着实没料到程柏崴这两天默不作声,对她和沈东冬的关係毫不追问,原来趁着这段期间,私底下、暗地里,进行着充分的调查工作。
程予嫣只觉头疼,「我们有我们的相处模式…」
「我就知道妳会这么说。」程柏崴看了她眼,见肉丝已半熟,他把青椒搁进炒锅里,「妹,我也知道妳们怎么相处我管不着,所以我问的是…,沈小姐对妳好不好?」
青椒炒肉丝的香气散进空气中,程柏崴炒着菜,程予嫣看着,是不难想像等等两个小鬼看到这道菜,又会抱怨的多大声。
程柏崴继续说,「我只是要妳想想,妳跟她在一起会不会感到快乐,会不会觉得幸福…,这也是妳哥我唯一在乎的事情。」
「我…」见程柏崴说得这般认真,程予嫣拧眉,她提了口气,嘴里的话塞着了。
只因她本来想直接回答他很好,但又怕程柏崴觉得敷衍,不相信她。
更重要的是,她的心思不自觉得又落入了今天下午,沈东冬抱住她的剎那。
还有,更多更多天以来,她刚来到这里的时候、沈东冬在巷口碰到哭泣不已的她的时候、她喝醉的时候、她被单雪淇欺负的时候、被杨瀚伤害的时候…
快乐、沮丧、悲伤、荒唐、高兴的时候,她都不是一个人。
她和沈东冬的回忆,不知不觉,变得太多了。
程予嫣抿唇,思绪一度被这些回忆给綑住了,这让她的心思一度抽不开。
她抽不开心思去想,她跟沈东冬其实只认识几天,甚至,几周以前,她们还是在路上相见不相识的陌生人…
「予嫣?」
程予嫣抬眸,吃过晚饭的她坐在床沿,这才注意到自己因为想着这些事而失神。
刚进屋的沈东冬看着她,眼里却是有些担心。
「妳回来了。」程予嫣拧眉,每当两个人同处在这个房间里的时候,她总有些不知所措,这次,甚至心跳失序了些,她感到慌张,「妳…,我帮妳留了晚餐,在冰箱里。」
「谢谢。」沈东冬点点头,她脱下西装短外套,看了程予嫣眼,见程予嫣若有所思,沈东冬直觉以为是今天下午的事情。
沈东冬抿唇,心里有了打算。
「我们出去走走。」她说,牵起了程予嫣的手。
程予嫣愣愣地跟着她,忘了挣扎。

第二十二章:近在咫尺(下) 22(下).
程予嫣没想到沈东冬带她出门,是带她出来运动。
跟着她跑了几圈,程予嫣累了,找了张椅子坐下来。
夜晚时分的学校操场,少不了晚间来运动的人们。这些人不单单只有学生,有踩着閑散步伐散步的长者,有挥洒汗水不住练跑的年轻人,有被爸爸妈妈逼着出来运动、随意跑跑了事的小孩,也有像沈东冬那样扎实运动的人…
程予嫣抬眸,看沈东冬跑了几圈,停下,似乎在找着自己,程予嫣对她挥挥手,沈东冬淡淡一笑,却是走远了。
她去哪里呢?
程予嫣正想,但她的手机响了,她一度以为打来的人会是杨瀚,只是没想到,却是个她没见过的号码。
她不解,接起,喂了声,但电话那头无人回应。
过了会,对方才开口。
「妳,是程予嫣吗?」那人说,声音低低的,听起来的声音,着实令程予嫣感到陌生。
「我是,请问妳是…」
程予嫣还想确认,嘟的一声,对方却是把电话给挂了。
「好奇怪…」程予嫣看着电话,喃喃。
「怎么了?」
程予嫣抬眸,却是见着了沈东冬,而沈东冬手里的事物,引走了程予嫣此刻的狐疑。
「霜淇淋!」程予嫣嚷了声,接过,笑得眉眼弯弯,柔化了心里的愁思。
「这是这间学校的特别商品,有时会卖到晚上,卖出的钱学校会拨给家境不好的学生当营养午餐的餐费。」沈东冬解释着,她拿了毛巾,擦着汗。
但程予嫣没有回话,应该说,她忙着吃霜淇淋,没有时间回话。
沈东冬见着,失笑,她没想到程予嫣这么喜欢这种小孩子的零食。
「好久没吃到了。」程予嫣发现沈东冬的心思,吐舌,「以前高中时很爱吃。」
「那后来怎么不吃了?」沈东冬没多想,便问。
「因为…」程予嫣抿唇,她想起了杨瀚,想起她好久没吃霜淇淋的原因。
杨瀚刚出道的时候,并非一炮而红,他过了很长一段苦日子,直到和夏凝儿搭档成萤幕情侣,才算真正开始有了名气。
在那之前,他的生活费都是靠程予嫣半工半读支援的,两个人约会的时候,最常去的地方就是麦当劳,因为那里便宜,又可以坐一整个下午。
杨瀚会在那里背剧本,程予嫣则在那里写剧本。
那时,程予嫣很爱吃麦当劳的霜淇淋,杨瀚总陪着她吃。
后来,杨瀚窜红了,程予嫣开始和杨瀚当起公众场合里的陌生人。
而打从那时起,程予嫣进了麦当劳,便再也想不起要为自己点一支霜淇淋,如果要问程予嫣原因,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心思再吃了。
日常里的习惯,总是不知不觉养成的,意识到的时候,往往,连当事人都会有些惊讶。
「霜淇淋都要沾到手上了。」沈东冬递了张卫生纸给她。
「嗯。」程予嫣愕然,尴尬一笑,这才发现手里的霜淇淋是她独有。
「妳怎么没买自己的?」她问沈东冬。
沈东冬摇头,淡淡一笑,「如果妳不喜欢吃,那就多买了,但妳喜欢,那很好。」
「嗯…」程予嫣抿唇,没想到是因为这样,她想了想,把霜淇淋伸到沈东冬面前,「…如果妳不介意的话,那妳也吃?」
「不用了。」沈东冬讶异,她淡淡拒绝。
程予嫣不同意,又说,「妳快点,都要融化了。」
沈东冬无奈,她看了程予嫣一眼,这才不自在的咬了一口。
程予嫣笑了,满足了什么似的,但霜淇淋还是融化下来,沈东冬见状,连忙扶住她的手,替她擦。
程予嫣看着她,心思,却再不安宁了。
「…我、我自己来。」程予嫣不禁抽回手。
沈东冬见状,怕程予嫣误会,她没有阻止。
只是,沈东冬也想起了件更重要的事,「今天下午…,我走后,拍摄还顺利吗?单经理还有没有再来?」
「很顺利。」程予嫣点点头,把手里的霜淇淋慢慢吃净了,「照片拍得很好,跟我们规划中的一样,修完片后等撰稿那边补完专访,就可以排版了。」
「等排版完、打样好了,先发一份给我。」沈东冬说。
「嗯。」程予嫣应了声。
这话落下,沉默,再度隔开了两人的距离。
沈东冬本想再问些什么,但想想,终究作罢。
程予嫣吃净了霜淇淋,她擦着手,想起程柏崴今天晚上跟她说的话,程予嫣不自觉地看了看她和沈东冬两人相隔的距离。
她看了看,觉得程柏崴夸张了。
因为这距离,怎么看也没有三十公分,连凑到十公分都有点勉强,与其说是相敬如宾…
根本,就是太近了。
想着,她抬眸,恰巧沈东冬也看着她,两人对上彼此的视线,愣住了。
那剎那,时间,好像停了下来。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1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