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一会儿久舒服了腿开一点_有肉又黄又暴力的短小说

第二十一章:心灰意冷(上) 21.
秦子桦不知程予嫣的心思,等杨瀚一走,她也不发声了。毕竟她是个平常总爱私下碎念,但真要她出头,她又撑不了多久的个性。
于是一看单雪淇这般强硬,秦子桦本想摸摸鼻子就这么算了,等萧翊潇知情之后在自个儿收拾,而她大不了就挨一顿骂,再了不起扫到风颱尾再换一份工作。说起来,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没有道理要为了工作惹自己一身腥,何况,这本来就不是属于她的战争。秦子桦想。
「既然你们都没意见了,那来帮忙吧。」单雪淇拍拍手,指挥有度似的,把三人手上的文案都给抽走了,换成男人Gang的那一份。
程予嫣吐口气,看一眼,才翻一页,就看不下去了。
这分明是他们的文案。
「妳们要拍这个?」程予嫣惊呼了声,想也没想,便开口,「这不就是我们部门要拍的内容吗?」
单雪淇抱胸,笑睨她眼,「是啊,谁跟妳说不是了,我拿给妳只是要通知妳,这个文案,换我们部门拍了。」
说着,她的笑容漾开了,嘴里的话意味更深,「先抢先赢嘛,妳们部门不是最会了吗?更何况,我看过妳最初的文案,这分明不是妳写的?是谁帮妳?总经理吗?这写法看起来就是她的风格。」
不吐不快,单雪淇继续说着,「拿别人写的东西还喊得这么大声,这大概就是乖乖牌的特长,不要脸?」
这下,连秦子桦也忍不下去,「妳讲话放尊重一点,妳的职权是比我们高没有错,但不代表我们是妳的下人,妳知道妳现在讲话已经是在人身攻击了?」
单雪淇冷冷一笑,「那又怎样?我可以道歉啊,我又不在乎。」
说着,她瞇起眼,挨近了程予嫣,开口,「但文案啊…,还是我们要拍。」
程予嫣气得想拨开她的手,秦子桦也拿她没辙,一双眼瞪着单雪淇的侧脸,怕是这样就能把她的侧脸瞪出一个窟窿。
「原来,这就是妳更改版面编排的原因。」
忽地,有人说,她拨开了单雪淇搁在程予嫣脸上的手。
程予嫣抬眸,却是见着了那双清冷的眼,那双眼的主人没有望向她,相反的,只是直望着单雪淇,语声淡淡。
是沈东冬。
「总经理…」
程予嫣见着她,心里的委屈这才清晰的涌上,她提了口气,佯装无事,就怕被沈东冬瞧见了蛛丝马迹。
单雪淇见着沈东冬,她站起身来,笑笑,这才终于收敛了些。
只是她嗤了声,却没有要退让,「总经理,这文案跟时间都比较适合我们部门,妳很清楚的。」
「嗯。」沈东冬应了声,「妳是这么想的?」
她拿起那文案,翻阅。
见着她这神情,程予嫣心一冷,以为她就要答应了。
只是怎料到,下一秒,沈东冬便把手里的文案,直接扔进了垃圾桶里。
啪。
文案没有挣扎的滚落进了垃圾桶,一声清响,剎那,归于宁静。
「单经理…」
她淡声说,高冷的眸望进单雪淇妩媚的眼,「妳并非是我,我想问,为什么妳能代替我,推翻我的决定?」
这眼神、这话语,换得单雪淇的一抹笑。
那笑,既骄傲,又狼狈…,然而,当中最掩不下的情绪,是悲伤。
「妳总是这样对我…沈东冬。」单雪淇说,她笑,她的笑容像是被刻进了她的脸庞,因此,就算再悲伤,也无法做出更多的表情,「我跟了妳这么久,但这些年来妳都是这样,永远不会考虑我的心情,永远要我接受妳的决定…,当年也是、现在也是。」
「妳就是这么对我的,嗯?」单雪淇说着,多般愤怒似的,她拽下手腕上的鍊子,一把,扔进垃圾桶里。
「够了,我再也不要妳的施捨。」说着,她瞪了沈东冬一眼,有那么一瞬间,那眼里的恨意太清楚,程予嫣剎那间以为自己看错了什么。
只是那眼神太短,等程予嫣再回神,单雪淇已经把现场的其他人给招来,领着她的人马,带着她残余的骄傲,离开了摄影棚。
沈东冬见着她的背影,抿唇。
「总经理怎么会来…」秦子桦低声问着路绍凯。
「不重要吧,重点是终于有个人出来主持正义,不能拍就算了,她对予嫣说的那些是什么鬼话…」
「…是我的幻觉吗?我怎么觉得单经理特别针对予嫣,就算是总经理帮忙写文案又怎么样,予嫣还是新人啊,而且这文案本来就是给我们公司拍的,为何分得那么清楚…」
程予嫣听着这些话,却不想加入讨论,她瞥了桌上的文案一眼,在上头瞧见了自己的名字,她看着,拧眉。
那短暂的一瞬间,她再也不想面对这一切。
「我去一下洗手间。」她说。
也不管有没有谁听到这句话,程予嫣便往后门的方向走去。
她走、一直走,掠过了洗手间,让她停下脚步的,是后门那扇厚重的铁门。
挫败的感觉太清晰,程予嫣推开那扇铁门,外头的空气涌入、车声、人声。
充斥在这个世界的声音,好吵、好乱,没有一点秩序。
程予嫣按着胸口,试图舒缓自己的情绪,眼泪却忍不住了,不住落下。
她想起她来应徵这份工作之前,那最后一次的投稿,她还记得,她告诉自己,写完这份稿子再不能应徵上编剧工作,她就再不写了。
──也很巧,杨瀚在那时也是这么要求她的。

第二十一章:心灰意冷(下) 21.(下)
『妳如果真的有能力…,予嫣,对不起我必须说这种话,但只有我能告诉妳现实的不是吗?我看过的编剧,如果照妳的努力,早获得该有的工作,甚至是名气和成就。』
『予嫣,为梦想努力是很好,我也很谢谢妳一直支持我的梦想…,但对为不切实际的目标而努力、为自己永远做不到的事情而努力,那不是追求梦想,那是在奢求、在浪费时间、在蹉跎妳自己的人生。更何况,妳的人生早不是妳一个人了…,妳有我,我跟妳,都必须为了妳的人生负责。』
『予嫣…妳明白吗?』
她明白吗?
程予嫣吁了口气。
她拿起手机,按开了通讯录,在那按着笔画顺序分门别类的名字里,找到了杨瀚的电话号码。
她看着那号码,想着,她可不可以为自己的人生争取一个意外、争取一次不要循规蹈矩、争取一个剎那不要装着若无其事。
一次就好。
如果她是他最爱的人,那么,可不可以在同一个屋檐下,有那么一分钟,不要再装着彼此是陌生人…
她太贪心了吗?程予嫣想着,还没想清,却已按下了通话键。
电话拨出了,等待接通的声音,一声、两声…
程予嫣听着那声音,觉得那声音令她心悸,令她想起自己的卑微、想起自己的脆弱、想起自己对眼下一切的无能为力。
她知道他不会接电话的。程予嫣正想,只是,电话却是在那瞬间被接通了。
程予嫣诧异,一时间想说话,却发不出声音。
「喂?予嫣吗?」
听清那声音,程予嫣却是清醒了。
接电话的人不是杨瀚,是杨瀚的经纪人宋为凯。
「为凯…」
「刚刚外头的事情我和杨瀚都看到了…,是不是当中有什么误会,妳没事吗?」宋为凯问,殷殷关切,「杨瀚要我问妳,需不需要晚上去他家找他,他等等还有一个拍摄,但大概十点就结束了…」
程予嫣听着,抿唇,「不用了…」
「真的不用吗?予嫣,还是我去找妳…,我们可以约在公司楼下乖一会儿久舒服了腿开一点_有肉又黄又暴力的短小说的咖啡厅,理由的话我想办法编一个就是了,不碍事。」宋为凯又说。
程予嫣却是再也不想听这些了,她提了口气,「为凯,没关係,你请他可以讲电话时再打给我?」
宋为凯听着一愣,静默了会,怕是也嗅出这话里的不对劲,「予嫣,当然可以,但我跟杨瀚都很担心妳…,杨瀚说,妳最近刚换工作,似乎变得很不开心,杨瀚虽然很忙,但妳可以尽量跟我说?」
认识宋为凯太久,程予嫣知道,宋为凯最想说的其实是『希望妳保持正常,不要影响到杨瀚的情绪』。
「我明白,你放心…,我没事,你帮我把后头的话转达给杨瀚就好。」程予嫣说着,她挂上电话,思绪却不止。
她知道宋为凯是个生意人,是因为有他,杨瀚才能有今天。
包含,和夏凝儿搭档成萤幕情侣,当年,宋为凯也是大力支持公司的这个提议。
说到底,她和杨瀚的感情,如果不是碍于杨瀚坚持,那么,在宋为凯的眼里,或者是飞擎经纪部人们的眼里,不过就是阻碍杨瀚星途的绊脚石而已。
想清的剎那,程予嫣忽然觉得好累,彻彻底底地累了,她再也不想坚持什么了,她可以接受自己的失败,可以接受自己的无能,甚至,她可以接受失去杨瀚。
她只想找回她自己,拼凑出属于她自己的快乐、属于她自己的人生。
她好像就这么自私的过下去,不用背负谁的期待、不用扛起谁的盼望、不用思考谁是她的责任。
她可以是个失败的程予嫣,但她不想当个不快乐的程予嫣。
她可以这样吗?她可不可以这样…,程予嫣痛苦的拧眉、她摀着脸,把手机扔到了地上。
被摔到地上的手机,欲振乏力的微微弹了几下,沉默了。
后门,却被打开。
程予嫣循声回头,看见了门内的沈东冬。
沈东冬似乎因为找着她而放心了,她吁了口气。
「抱歉,连累妳了。」沈东冬说,她话素来很少,但必须说的话,她不曾省略,「…我跟单经理有些过节,她本就情绪化,不是针对妳。」
说着,她阖上门,见着落在地上的手机,她拧眉,捡了起来。
「我还没回妳讯息。」沈东冬说着,她拍乾净手机上髒染的灰尘,递给了程予嫣,「妳的提议很好,我没有意见。」
她淡声说,只是话还没说完,当她对上程予嫣的眼神,却是愣住了。
程予嫣是伤了怎么样的心,才会让沈东冬看到这样的悲伤。
沈东冬还来不及想清,下一秒,程予嫣却是拉住了她的手,抱住了她。
「妳…」
「这里不算是公司了,所以,站在这里,妳也不算是总经理。」
「予嫣…」
「一下下就好,拜託妳,不要推开我…」
沈东冬听着,抱着程予嫣的她闭上眼,抿唇,顺着程予嫣的意,沉默了。
程予嫣抱着她哭泣,一哭,便停不下来。
沈东冬什么也不能做、什么也做不了,她只能轻轻地拍着程予嫣的背,听着她的哽咽,沈东冬只觉心疼。
「我累了、好累了…」在那阵哭泣里,程予嫣说,「我好想离开,不管是感情、或者是工作…」
「我知道。」沈东冬听着,抚着程予嫣的背,她抿唇,接纳下程予嫣的委屈和脆弱。
程予嫣抬眸,泪未尽的眼对上沈东冬的视线,有那么一瞬间,程予嫣觉得自己爱的人不再是杨瀚,而是她面前这种冷漠淡然的女子。
有那么一瞬间。
只是程予嫣和沈东冬都没有注意到,后门的门在那时又被推开了。
门内的人,看着门外的她们,拧眉。
是单雪淇。
她站在那儿,终究,做了一个决定。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1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