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斯年叶佳期全部章节_有肉又好看的重生文

第二十章:渐渐明白(上) 20.
「对,李总,我的意思是,如果我们照原订的计画安排,那两个月后的时装周企画专题,希望可以由我们飞擎独家乔斯年叶佳期全部章节_有肉又好看的重生文撰写…」
「嗯,我明白你的顾虑,曝光度的确是会影响到时装周的成效跟收益,但如果我们用独家撰写后转稿的方式呢?对…,就是由我们这边先出,之后再由我们周刊挂名把报导卖给其他杂誌社…」
沈东冬讲着电话。
佟杰抱了一叠文件进门,沈东冬按着电话看了眼,本不以为意。
只是怎料,文件搁下了,佟杰人却没走,一眼好奇地盯着她瞧,贼头贼脑的模样,不知道从她脸上瞧出了什么端倪。
沈东冬抿唇,把佟杰当成了空气,别过身,继续挨着话筒讲着她后头的内容。
「…这样一方面你可以掌握版面的安排、确定内容呈现的方式,我们这边也可以有效提升杂誌的销量,何况,我们的电子周刊的市场佔有率,已经远远高出市场上其他竞争对手…」
「好,很高兴你愿意考虑这个方案,我们再聊。」
电话挂上,沈东冬旋回椅子,瞥了眼一脸鬼鬼祟祟的佟杰,目光已回到面前的文件上。
这份文件是急件,沈东冬瞧着文件上的印鉴,是单雪淇送来的。
『本期版面安排调整』文件标题这么写。
沈东冬瞇眼,正要打开文件,却是有个人不甘被忽视,头挨近了她面前,朝她不住打量,挡住了她正阅读的内容。
自然是佟杰。
「有什么话要说?」沈东冬瞟了他眼。
「我担心妳啊。」佟杰拍拍脸,一脸的嬉皮笑脸,搁了个纸袋到沈东冬桌上,「妳需要吧?我刚刚特别请人去买的。」
沈东冬瞥了眼,手拨开纸袋一看,发现里头尽是些鸡精、眼霜、面膜什么的。
──这是干什么?
佟杰呵呵笑,没忘了解释,「总经理,我知道妳一向睡不好,不过最近好像特别严重?妳是我们公司的门面,所以为了大家,妳还是花点劳力,保护一下自己的脸面?」
沈东冬瞪了他眼,吁了口气,怕是得忍住冲动、倚靠修养,才不会对着佟杰破口大骂。
「出去。」她冷声说。
佟杰揉揉脸,被骂得皮肉不痛的样子,退了几步,临走前还不忘劝,「…那要记得吃啊?至少喝个鸡精吧?」
「出去。」她说,不想再说第三次的语气。
「好嘛,忠言逆耳,我知道、我知道…」
佟杰摇着手,乖乖退下。
门终于关上了,沈东冬的心思回到面前的文件上,但看没两页,她终究是被佟杰的举动惹得心思不定。
──她最近确实是睡不好。
但为什么?沈东冬想,是因为她家现在住了太多人,还是因为她天天跟程予嫣睡在同一张床上?
早安、晚安。
每天早晨和夜晚,睡前跟睡醒看到的都是同一个人,那个名叫程予嫣的女孩,她睡着时恬然的让人看了忘了白日里没有止尽的纷扰,她睡醒时纯然的彷彿这一屋子的阳光都映进了晨光初绽的笑容里。
那样的日常,让人不知不觉便会养成习惯、耽溺其中…。沈东冬不断提醒着自己,但有时还是会短暂地忘了这一切是假的,一不小心便沦陷…。
如此这般,反反覆覆的数个夜晚,沈东冬又怎么睡得着?就算睡着了,又怎么睡得好。
沈东冬按着额头,把佟杰留下的事物搁进一旁的置物柜里,叹息,只觉自己好不容易建立起的秩序,就要被程予嫣打乱到再也找不到一点规则。
──不要忘了,对方是个有男友的人。
此际,她桌上的手机震了一下。
『东冬,我今天要加班,骅骅今晚也麻烦妳跟予嫣了。』
沈东冬瞧了眼,抿唇,是许謜传来的,沈葳葳确实是离家出走了,在程柏崴搬来没多久以后。
许謜发现时十分震惊,但沈东冬安抚了他,要他给两人彼此一点时间和空间,许謜是答应了,但一个人父兼母职的日子可不好过,得拜託人帮忙的事情便少不了。
比如照顾放学回家的骅骅。
沈东冬拧眉,不知怎地,她的直觉告诉她许謜不一定是真的加班,或许,只是想要逃避而已。
沈东冬叹息,这想法还是别告诉程予嫣了。
她可以想像那小妮子会正义凛然、对她说教,要她好好去说服许謜。
她失笑,是不明白程予嫣倔起来的时候,怎么就那么执着、那么劝不得。

第二十章:渐渐明白(下) 20(下).
沈东冬知道程予嫣有她的坚持,那些坚持就像是程予嫣的人格骨干一样,撼动不了。这点,沈东冬知道。
她也知道,如果问起沈葳葳,沈葳葳肯定会说沈东冬固执起来的时候比程予嫣还难说服。
某个程度上,她和她,真的是很像的人。
也或许就是因为这样,她才总会对程予嫣多留上一分心。
沈东冬正想,讯息又来。
这次,是程予嫣传来的。
『妳今天会很晚走吗?晚餐我想吃鲜虾豆腐煲跟苦瓜鹹蛋,妳没意见的话我去买菜,姊夫一定有事吧,那,我哥说他会去接骅骅。』
程予嫣已经开始叫许謜为姊夫了,当然,是为了应付程柏崴。她们两人都知道,这是戏码的一部份。
可沈东冬看着那讯息,抿唇,她按着脸,长长的吁了口气。
不行了。
──她快要陷下去了。
然而,她的手机却又再震动了下,这声震动,打乱了她此刻的思绪。
『今天下午有拍摄,在公司,妳,能来找我吗?』
沈东冬看着那讯息,剎那,便回复了清醒。
—-
「予嫣,妳最近看起来都心情很好欸。」
看摄影棚内的工作人员有条不紊的处理着设备和灯光,秦子桦抱胸,笑睨身旁的程予嫣,「是不是因为男朋友啊?」
程予嫣没有正面回答她,「我们跟经纪部门那边敲的时间只剩半小时,这样来得及吗?」
秦子桦失笑,「来得及、来得及,他们来了之后还要梳化什么的,也不是立刻就要拍,而且,比起这个,我还更怕他们迟到咧…」
说着,她揉揉脸,气定神闲的模样,「我跟妳说,邀这种大牌艺人拍摄,迟到很常见…,就算是我们自家艺人,一天到晚迟到都是很正常的,每个人来得时候都说他们工作忙到天边去了,真是无言,好像準时到就显得自己不够红似的。」
「喔…」程予嫣应了声,一旁的玻璃门开了,路绍凯揹着相机,气喘吁吁的跑进来。
「你来啦?真慢,你不怕杨瀚他们早到?」秦子桦看了他眼道。
「怎么可能早到,我还怕他们迟到…」路绍凯吁着气说。
秦子桦看了程予嫣一眼,一脸『妳看吧』的神情,惹得程予嫣笑了。
只是这笑,却是留不久。
玻璃门再度开了。
一阵清亮的高跟鞋声踩了进来,程予嫣三人寻声望去。
两个面熟的行政助理走在前头,而他们后头跟着的无疑是单雪淇,不仅如此,单雪淇把男人Gang的摄影师跟编辑一干人等也都给带来了。
「不会吧,这时间不是敲给我们了吗?她们又来干嘛?」秦子桦忍不住叨念。
就像回应秦子华的疑惑一样,单雪淇一见他们,嫣然一笑。
却笑得让人心里直寒。
「我想过了,我们是月初发刊,妳们是月底,没有道理让妳们先拍。」单雪淇说,扬手,她身旁的助理便凑近现场的工作人员,要他们改变接下来的整个规划。
一屋子的拆卸声响起,他们刚布置好的场地就要被这群人硬生生给拆了。
秦子桦见状简直要疯了,她连声阻止却徒劳无功。
束手无策的她被逼得和单雪淇正面迎战,「我们经理不在,妳要谈,也是找我们经理谈啊。」
「既然妳们经理不在,那现场论职权就是我最大,我的决策当然优先。」单雪淇冷笑声说,「而且,我们两个部门不是一家人吗?当然要互相帮助、考量彼此的共同利益啊?」
「妳!」秦子桦拧眉,她拉了程予嫣,低声开口,「妳去找笑一笑,他在开会,不会接电话,快点。」
「好。」程予嫣点点头,人正要走,却是被单雪淇伸手拦住,「妳要去哪?我们人不够,需要你们部门的人支援。」
程予嫣抿唇,抬眸,吁了口气,「我还有其他业务要办。」
「办什么?」单雪淇捧起她的脸,嫣唇勾起,「是要找你们经理来帮妳撑腰,还是要找总经理来帮妳救火?还有我们公司的大少爷佟杰呢…?」
她一语的酸,「程予嫣,妳才进公司没多久,但妳身边的靠山好多,我好怕啊?」
「也是,这么善良的一张脸,谁看妳都心疼,对不对?这样也好,妳不用花多大力气,多睡几张床,不用几年,肯定换我当妳下属,要对妳卑躬屈膝的了?那妳现在行行好,让我高高在上一下子,嗯?」单雪淇轻拍程予嫣的脸。
「妳在胡说什么?」路绍凯听不下去,上前就要把两人拉开。
也就在此时,有另一批人进了摄影棚。
程予嫣看见了那批人,先认出了宋为凯,跟着也看见了他身旁的杨瀚。
见着他们,单雪淇悻悻然的鬆开手。
杨瀚走过两人身边时,与程予嫣的视线短短的对上了,程予嫣不确定,刚刚两人间的争执,杨瀚到底听到了多少。
但这不重要了,因为杨瀚与她匆匆一瞥过后,便和单雪淇点头致意,跟着掠过了两人,走进了化妆间。
一如以往,就像不认识她的样子。
程予嫣心一紧。
她终是想起她早该习惯的一切。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1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