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四郝瘸子小克关系_有老公忘朋友怎么回答

第十九章:不得不从(上) 19.
──她昨天对程予嫣做了什么?
沈东冬皱眉。
虽然刚刚的事情因为程予嫣没有反驳而暂时告一段落,但陪着程予嫣带程柏崴一同出门吃饭的沈东冬,她是直到到了餐厅里,思绪依然不得安宁。
昨晚跟程予嫣一起喝醉的记忆虽然零碎,但沈东冬是个记性好的人,不需要太多整理,几乎是醒来时,她就想起了所有的事情。
她昨晚真的是失控了。
罕见的失控、荒唐…,一点都不像她平常会做的事。
──原因不明。
「嗯?」
沈东冬低眉,见程予嫣夹了一筷子的回锅肉到她的碗里。
「予嫣,这才对嘛,对自己的…,嗯,你们怎么称呼彼此,都叫对方『女朋友』?总之,予嫣,妳要温柔一点,你们两个人感情好好的,这样最好。」程柏崴呵呵笑,喝了口柳橙汁,如释重负的模样,「这样等等我才能放心搭高铁回老家啊。」
沈东冬瞇眼吁气,眼前的程柏崴,活脱脱就像沈葳葳的分身似的。
程予嫣没说话,她有些不自在,目光落到了面前的菜餚上。
她不知道,沈东冬对程柏崴的坦然接受,其实也不习惯。
想当年,沈葳葳还花了好大一番力气才愿意接受她爱女人这件事,哪里像程柏崴这么率性,这几乎是秒接受了吧。
「我哥一直很担心我不愿意跟人交往。」饭后,两人有默契的一同进了化妆室,程予嫣洗着手,对一旁的沈东冬说,「他觉得那是他的责任。」
程予嫣说着,低眉,「他最害怕的,就是我会单身一辈子…,虽然我不懂,一个人过一辈子有什么不好。」
「妳哥哥看起来大妳不少。」沈东冬抿唇,她抽了张擦手巾,递给了程予嫣。「妳长大了,他能为妳担心的事已经不多了,所以,只要有一件,便会特别执着。」
「是吗…」程予嫣喃喃,她擦着手,却是若有所思。
她抬眸,对上沈东冬的视线,两个人却都愣了一下。
──是不是该提一下昨晚的事?
四目交接的剎那,两人的心里几乎同时浮现这个念头。
「昨天…」程予嫣先开口了,她藏不住这尴尬的心思,「我们好像…」
沈东冬抿唇,一口叹息轻轻,看过多少大风大浪,她是多少年了没品尝过眼下的焦虑,「我不知道…,予嫣,我该怎么跟妳道歉…」
她说,那个剎那,她才想起她早告诉程予嫣她喜欢女人这件事。
但愿程予嫣不要误会她了。见程予嫣一度沉默,沈东冬想。
「嗯?妳为什么要道歉?」程予嫣不解,宿醉未解尽的她,轻揉着太阳穴,「我是说,昨天,我们…,好像有点疯狂。」乔四郝瘸子小克关系_有老公忘朋友怎么回答
沈东冬失笑,冷惯了的眼染上一丝人味。
程予嫣见着,却是捨不得那笑容,她看着,不禁伸手抚上沈东冬的脸庞。
沈东冬有着一张好看的瓜子脸。
纵使那清丽的面容里总不承载太多情绪,总不怒而威的模样…,但程予嫣见着,却是觉得那样的沈东冬,令她好奇,她想知道,沈东冬的心里,都在想些什么。
沈东冬却是退了步,避开了程予嫣的手。
程予嫣这才注意到自己失态了,「我不是故意的,只是下意识就…,总经理,妳、我们…」
──我们可以是朋友吗?程予嫣本是想这么说的,尤其,在昨晚一夜的亲暱以后,程予嫣以为,她跟沈东冬之间的界线开始模糊了。
「嗯?」沈东冬问,语声冷然。
对上沈东冬眼里又染尽的那丝冷,程予嫣终究清醒。
她想起她真正该说的话。
「谢谢。」见沈东冬的手抚上门把,程予嫣说。
沈东冬停下脚步,疑惑的看着她,程予嫣补上后头的话,「我是说…,谢谢妳今天在我哥面前帮我解围,虽然我不知道妳为什么愿意这么做。」
「妳哥哥需要一个放心的理由,而帮这个忙,对我来说没有损伤。」沈东冬淡声说,她低眉,临走前,淡淡的看了程予嫣一眼,「我无意干涉妳的感情…,虽然我多少明白,有些感情,连家人都不能说。」
「但我希望,这样的感情,真的是妳要的。」
说着,她拉开了门把,外头的暄闹声在门被打开的剎那涌入了,在转瞬间,又随着沈东冬的离开而归于寂静。
程予嫣看着那关上的门,拧眉,就像这一屋子的寂静一样,她失去了说话的声音。
她捱着洗手台,洗了把脸,想让自己冷静一点。
程予嫣抬眸,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想起昨晚跟沈东冬在一起的荒唐,又想起昨晚杨瀚牵着夏凝儿的手上台时,在场的人都为他们的登台而欢欣鼓舞。
究竟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呢…,又或者说,真的、假的,这件事情,还重要吗?程予嫣想。
或许是忍得太久、太苦了,沈东冬的那句话,像是打开潘朵拉盒子的钥匙,程予嫣无法停止思绪。
她很爱杨瀚,而杨瀚很爱她…,程予嫣吁了口气。
但这事实她怎么会不知道,她就是一直抱着这个事实,才有办法在这些当惯了隐形人的日子里,告诉自己,这一切都只是暂时的,终究会有个尽头。
──但,这真的是她要的吗?
程予嫣皱眉,控制着自己的眼泪,不知道自己那除了少得可怜的尊严以外还剩下什么,她不想哭。
此际,洗手间的门却是被人推开了。
程予嫣抬眸,见着门外的人,愣住了。
「居然在这里碰到妳。」那女人见着她,冷哼了声,即使两人只见过几次面,却已是连假意的热络都懒了。
「单经理…」程予嫣喃喃,她还没来得多说句话,就先在空气里闻到单雪淇满满的敌意。
单雪淇睨了她眼,搁下化妆包,对着镜子补起口红,「妳怎么来得起这种高级餐厅?妳不就是个小编辑?怎么,佟杰小朋友带妳来的?」
单雪淇有双很美的眼,虽然那一眼的妩媚对上程予嫣的时候,程予嫣总觉得,着实比起沈东冬惯常的冷漠还要伤人。
程予嫣吸了口气,「我跟佟杰不是妳想的那种关係,我已经说过了。」

第十九章:不得不从(下) 19.(下)
「那又怎样。」单雪淇瞥了她眼,一眼的挑衅,「我就是不喜欢像妳这种外表乖乖巧巧的女孩子,妳们这种人,好像什么人都该对妳们友善一样,看了就不顺眼。」
单雪淇摇头,「就只有沈东冬那种自以为是又高高在上的白癡,才会相信妳们这种虚假的女孩子…。」
「我真的不懂她,她为什么总是不听我的劝、总是要信任妳们这种人。」她最后道。
「妳!」程予嫣拧眉,正要发作。
恰巧,单雪淇手腕上的手鍊掉了下来。
程予嫣本能去捡,鍊子还没捡着,她的手却被单雪淇给拨开了。
「那是我的东西,我会自己保护,不需要妳的虚情假意。」单雪淇冷声说。
程予嫣看着单雪淇急急地把鍊子给扣了回去,出于一种直觉,程予嫣忍不住开口,「…这条鍊子,是总经理送妳的吗」
单雪淇瞇起眼,因为程予嫣这句话而愣了下,第一时间,她并没有反驳。
「这不关妳的事。」
单雪淇只留下这句话,人便走了,断然离开,一如她来时的气势张狂。
程予嫣却不自禁把这件事记到了心上,一直到睡前洗澡时,她都还记着这件事。
──单经理跟总经理之间是什么关係?
就着洗澡水浸润自己的身子,程予嫣瞇起眼,内心有太多的问号。
单经理是总经理的前女友吗…,旧情人?程予嫣想,但想起搁在房间床头的那张照片,程予嫣总觉得单雪淇和照片里的人有些对不上,可照片里的两人都很年轻,要说完全对不上,好像也不是…
越想越是困惑,程予嫣擦着头髮出门,却是一把撞上了浴室门外头的沈东冬。
两个人就这么硬生生又捱在一起了。沈东冬叹息,她不得不承认,程予嫣的存在,就是再再的打乱她的生活秩序。
好在,她似乎也慢慢习惯了。想着,沈东冬放开怀里的程予嫣,「学不会好好走路?」
「站在门外面吓人…,妳就学得很好…」程予嫣小声碎念着,却是被沈东冬听了个一清二楚。
沈东冬摇摇头,只觉拿程予嫣没有办法,只是当她正要踏进浴室,门外的电铃却响了。
两人同时停下了脚步,互看一眼,不知道这么晚还有谁会来。
沈东冬拦住了程予嫣,「我去开门。」
「嗯。」程予嫣点点头。
只是当沈东冬开了门,门外的人却让两个人都瞬间无语。
「Surprise!」
程予嫣愕然,下午才搭了高铁回去的程柏崴,拎了一只行李袋就站在门外头。
「哥?你怎么又回来了?」程予嫣还没来得及思考,就先听见自己的惊呼。
程柏崴呵呵笑了声,瞇眼,程予嫣这才发现程柏崴不是一个人,他的身旁还有个可爱的小女孩,扎着两条辫子的她抱着程柏崴的大腿,开心的模样。
「我还是不放心,如果予嫣妳和这位…,抱歉,沈小姐。」他看着沈东冬说,「沈小姐不是睡沙发吗?我就想说,如果你们不是真的在交往怎么办?又或者,你们感情不好我不知道怎么办…?」
程柏崴抓抓脸,一脸的憨厚,「…加上婷婷说她很久没有看到姑姑了,所以我想说我跟婷婷最近都放暑假,那我们还是来叨扰一阵子,陪陪妳们好了?」
说着,他满是歉意的看向沈东冬,「沈小姐,我觉得妳是个明理人,不要介意啊…,我妹妹真的瞒你们的关係太久了,妳们就让我住几天,安个心?」
程予嫣听到这里简直要疯了,她连忙走近门旁,「哥…,你不要闹了好吗?你这样子我们很困扰…」
程柏崴苦笑,「妹,我是妳哥哥,就算我只是来玩,打扰妳几天,妳也会这么困扰吗…」
程予嫣愕然,一旁不明白眼下状况的婷婷,逮着机会连忙牵住程予嫣的手,「姑姑想不想婷婷?」她问得无辜。
「婷婷…」程予嫣直要犯头疼,她牵着婷婷的手,明白骑虎难下这四个字的真意。
程柏崴见状,尴尬一笑,他捱近程予嫣耳旁,低声说,「还是予嫣,妳其实没有什么决定权,妳们家的事情,都是沈小姐决定的?」
程予嫣连忙解释,「当然不是这样,而是因为…」
「予嫣,没关係。」沈东冬按着额头,显然也对眼下的情况头疼已极。
毕竟,沈东冬今早会那么承认,本来想着的只是当一个白日的陪客,也让程予嫣日后有藉口可以应付程柏崴而已。
真的瞒不住,大不了,以后就说两人已经分手。
本是这样的,一切一切,都该简单的很。
「程先生,你们就先住下来吧。」沈东冬淡声说,她瞥了眼客厅,「另一间房间另有用途,不能睡人,但客厅的沙发可以拆成沙发床。」
「太好了,谢谢妳啊,沈小姐。」程柏崴说着,连忙拎着行李进了屋,就怕沈东冬会反悔似的,连脚上的鞋子都没有脱。
程予嫣想起了沈东冬的洁癖,这比程予嫣工作上犯错还要紧张,她连忙追着程柏崴进屋。
「哥,你不能…」
沈东冬却是拧眉,阻止了她。
「妳为什么要答应,妳不用做到这程度…,大不了,我再替他们找间旅馆?」程予嫣悄声说。
「这样我们今天就白演了。」沈东冬吁了口气,揉揉眉心,「…就几天吧,事情何必只做一半?」
说着,沈东冬瞥了眼被程柏崴踩髒了的地板,她已不知道这屋子还要失序到什么程度,想着,她吁了口气,眼不见为净似的,走进了卧房里。
程予嫣跟在她后头进房。
只是门一关,看着卧房里唯一有的那张床,两人忽然都有些尴尬。
「那个…」程予嫣先开口,假装镇定的模样,「我喜欢睡右边。」
沈东冬抿唇,她也是尴尬已极。
她打开柜子,抱了几床棉被下来,佯装从容,「嗯,那我睡左边吧。」
真的好尴尬。两人互看一眼,心裏都想。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0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