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胥《轨迹》TXT_有结婚证女方跑了怎办

第十八章:吐露真言(上) 18.
程予嫣在一阵头痛里醒来,她揉着太阳穴,循着房间里未褪的酒气,找到另一个她熟悉的淡香。
那不是她第一次闻到那味道了,那味道很熟悉,是沈东冬的味道。
她抬眸,毫不意外自己这次又睡在沈东冬的臂窝里。
这真是种奇怪的习惯。
程予嫣笑自己,只是此际,她这才注意到自己身子跟上次比起来,有些凉,好像,认真的少了点什么。
啊。
这是她脑海里浮现的第一个声音,却不知道这声音是单纯在她脑海里发出的,还是她真真正正的啊了一声。
她稍稍揭开被单,发现她是裸着的,而沈东冬,显然也是…
嗯,裸着的。程予嫣看得清清楚楚。
──昨天显然是喝多了,裸睡了,但两个女人一起裸睡也还好嘛。
只不过,昨晚的记忆却像是没想让程予嫣好过,张狂嚣张地把那些零零碎碎、片片断断,堂而皇之地塞进她的脑海里。
程予嫣瞪大眼,她被第一个片段惹得褪了八成的睡意,惊吓的看向门口,而她记忆中的昨夜像幻灯片一样,自顾自地播放了起来。
昨夜,喝得醉到不行的两人踉跄的进房,是沈东冬扶着她开门的,但沈东冬显然也不胜酒力,她靠在门旁,吁气。
程予嫣搂着她的颈,玩闹似的轻戳她的唇瓣,『我喜欢妳嘴唇的形状。』
这是第一幕,想到此处,程予嫣的脸都要胀红了。
『别闹。』沈东冬拨开她的手。
她望着程予嫣,是想起什么…
那令她捧起她的脸。
她瞇起眼,拧眉,多么烦恼似的,『予嫣,看到妳的眼睛,总让我想起一个人。』
『谁?』程予嫣趴在她的肩上,呼气,『我认识吗?』
『不重要…』沈东冬叹息,她的手埋进程予嫣的髮丝里,『跟我说,妳今天为什么难过?发生什么事?』
『妳喝酒了,问题变多了。』程予嫣戳着沈东冬的鼻尖,『我可以说,不过我要先听妳的。』
沈东冬皱眉,她的手抚上程予嫣的腰际,惹得程予嫣腰间一阵痒、一阵麻、一阵软,『妳怕吗?我想起的是我的前女友。』
『前女友…』程予嫣喃喃,歪着头,混沌的脑子花了半天才处理好这资讯,『妳喜欢女人吗?』
『嗯。』沈东冬点头,没有否认,『跟妳不一样。』
『不怕啊。』程予嫣理解了,她指向床头的那张照片,『所以,照片上头的是妳前女友?』
喝醉了的沈东冬像是吃了诚实豆沙包,没有了界限,她没多想,『对。』
『我跟她长的很像吗?』程予嫣又问,抚上沈东冬的脸庞,玩闹。
『妳是妳,她是她…,我想,我只是忘不了她。』沈东冬说着,她吐气,这是实话,『我跟她,终究,是没有办法走到一起的,太勉强。』
程予嫣却是笑了,她抚上沈东冬的脸,『我跟妳一样,我们都好惨,爱得好惨…』
她抬眼,纤指轻戳沈东冬唇瓣的柔软,『如果我喜欢的是妳就好了…』
『或许,我们都不会像现在这么伤心。』她喃喃。
『是吗…?』沈东冬失乐胥《轨迹》TXT_有结婚证女方跑了怎办笑,她望进程予嫣眼里的漆黑。
程予嫣有一双很好看的眼睛,沈东冬每每望进去,总会失了神…
沈东冬吐了口气,低眉,『…得确认的?』
她说,温柔地覆上程予嫣的唇瓣。
程予嫣没有拒绝,她本能的回应那个吻、那份柔软,把沈东冬唇瓣里的温暖裹上自己的舌尖,轻轻、点点、纠缠──
这是个不坏的吻,甚至,比两个人能想像的还要好。
『唔──』
沈东冬的手袭上程予嫣的耳际,像抚上一件珍贵的瓷器。
她小心谨慎的触碰,惹得程予嫣一阵麻痒。
程予嫣的手探进沈东冬的衣衫,在她腰间上头摩娑,沈东冬吁了口气,情慾涌上她的身子,她的理智却抢先一步醒来了。
『好了,我要睡了。』她宣布。
『嗯?』程予嫣拧眉,这突然的抽离让她感到一阵陌生。
沈东冬在跌跌撞撞间扑上了床,程予嫣浑浑噩噩,让她对眼下的情况也无法多想,只得跟着捱上床。
上了床的两人,看着彼此一脸的迷茫,相视而笑。
『妳会不会觉得很热?』看着沈东冬胀红的脸,程予嫣忽地问。
『有一点。』
『那我帮妳脱衣服。』程予嫣嚷嚷,小手捱向沈东冬的衣领,解开上头的第一个钮扣,一颗一颗,通通旋开了。
程予嫣把衣服丢下了床。
『谢谢…,换我帮妳。』沈东冬应了声,手也袭上程予嫣的衣衫,要替她褪下了外头针织衫。
『好呀。』程予嫣点头,吐气,小手捱着沈东冬的颈。
于是一件、两件、三件、四件…
『胸罩呢?』
『不要,会冷。』
乾净的地板被散落的衣服掩盖,裸着的两人看着彼此的身子呵呵笑。
『女人跟女人,是怎么样的,我好难想像…』程予嫣问着,她的小手顽皮的袭上沈东冬的身子。
沈东冬拧眉,她捧起程予嫣的脸蛋,笑着她的顽皮,吻上了她的颈间。
『那不是妳需要知道的。』她嘶哑着声音,低声说。
程予嫣摇摇头,蹙眉,捱进了沈东冬怀里,『不好玩,妳不告诉我,那我要睡了。』
『好,我们睡觉。』
她听见沈东冬说。
──回忆至此。
程予嫣瞪着眼看着天花板,是不敢相信。

第十八章:吐露真言(下) 18(下).
程予嫣不在意沈东冬喜欢女人,也觉得昨晚两人的举动纯粹是自然而然,谁也没有强迫谁,可是、可是…
揪着被单的她看着一旁熟睡的沈东冬,实在很难想像等她醒来之后,这一切会变得有多尴尬。
程予嫣吐了口气,认真思考到底要先捞起一件衣服穿上,还是等沈东冬醒来,先一起面对眼下的尴尬。
程予嫣还来不及想清选择,却是听见外头的人声,那声音模模糊糊的穿过门板,一时不甚清晰,程予嫣一度以为是因她不知所措产生的幻听。
但那声音却越来越近…
「奇怪,我记得之前我老婆说,东冬是睡在外头,她出门了吗?」
「…东冬是?」
「是我小姨子,也是这间房子的主人,是她把这屋子租给予嫣的。」
「喔,所以是房东啰。」
「是啊…」
脚步声在房门口停下了。
「予嫣就睡这间,需要等她起来吗?」
「不用了,我跟她的关係,她什么样子我没看过?」
听到这话,拉着被子的程予嫣突然明白…
这不是幻听。
下一秒,她面前的喇叭锁开始转动。
程予嫣根本来不及阻止。
剎那,门旋开了。
门内的人看见门外的人,门外的人看见门内的…
程予嫣蒙上被子,手忙脚乱之余,她还不忘把沈东冬的也给蒙好。
蒙着被子的她,对站在门口手足无措的两人,终于,发出这一整个早上最清晰的惊呼声。
「你们通通给我滚出去───」
—-
「予嫣,抱歉嘛,妳都不接我电话,讯息也回得这么乱七八糟的,我很担心啊。」程予嫣身旁的男子说。
程予嫣白了那男子一眼,接过许謜递给她的豆浆,一个气也不想吭,一双眼就盯着眼前正播放着的电视新闻,把那男子当成了不存在的透明人。
「也是我不好,拿着钥匙就帮他开门了,抱歉…」许謜尴尬的打圆场。
沈东冬也是窘迫,眼下尴尬的程度,她怕是很久没有经历过了,她看向程予嫣身旁那男子,「你是予嫣的哥哥?」
「是。」男子点点头,理着平头的他穿着整齐,刚毅的面容和炯炯有神的眼看得显得十分有朝气,「我叫程柏崴,我们家予嫣麻烦妳照顾了…」
他说,后头的话嚥下了。
沈东冬再度尴尬的吐了口气,因为程柏崴后头看起来就是要说『虽然妳不但照顾她,还把她照顾到床上去了』。
她真的好尴尬。
「我跟予嫣其实不是…」
沈东冬正要解释,程予嫣却是打断了她,先对程柏崴开口,「我都说我会回你电话了,你为什么自己跑上来?」
「妹,妳一个人在台北这么久,之前也没工作,都说在写剧本,又说妳有男朋友了,死不让我帮妳介绍对象,可剧本呢?男朋友了?什么都没下文,我当然很担心啊。」程柏崴叹息。
他捏紧了手中的纸杯,一双有神的眼就这么赤裸裸的望向沈东冬,「但没想到…」
沈东冬就算再冷静惯了,此际,屈于弱势的她,也要被那双眼里的俐索给逼得吐不出气。
「你这样看她是在想什么,我跟她…」程予嫣正要解释,这次,却是换程柏崴打断了她。
他转身,握紧程予嫣的手,煞有其事的模样,「妹,原来这就是妳一直不让我看妳男友的原因。」
「妳怎么会这样想我呢?妳哥哥我很开明,妳应该要相信我,不是这样躲躲藏藏,让我这么担心啊?」程柏崴说。
程予嫣皱眉,「你在说什么…」
程柏崴却是不解,他瞥了一旁的沈东冬一眼,「妳不是喜欢女人,才不跟我说的吗?」
「才不…」程予嫣正要说,此际,一旁的电视声却是传进了她耳里,她在新闻里看见了昨天酒吧开幕的片段。
「知名演员杨瀚,近年投资副业屡有斩获,而昨日在黄金地段正式营运的酒吧『Visit N』更是盛大开幕…」
「…开幕酒会上众星云集,他和知名女星夏凝儿也携手出席,与现场宾客举杯庆祝…,让我们不禁好奇,杨瀚和夏凝儿这对才子佳人,究竟何时会举行婚礼,想必支持他们的影迷朋友们,也都非常期待…」
程予嫣看着那电视新闻,想起刚刚在洗手间整理自己的时候,她顺手打开手机,便看到那裏头十几通的未接电话,和杨瀚传来的讯息内容。
那讯息很短,但程予嫣只看了一次,便忘不了。
『妳和佟杰是什么关係?他就是妳说的室友吗?』
在那瞬间,一直以来的委屈和怒火搅和在一起,程予嫣提了口气,忽然,她觉得自己好卑微。
但她又能怎么样呢?
「予嫣,妳不是跟她交往,那妳到底是跟谁在一起,妳知道我们有多担心…」在程予嫣的沉默里,程柏崴依然不住问。
听见他说,程予嫣看着电视新闻,内心苦笑。
…她能说吗?
她能说什么…,她必须保护杨瀚,可杨瀚呢?
──除了她对杨瀚的信任以外,她还能相信什么?
「予嫣…」程柏崴着急,就差摇着予嫣的肩膀,逼她吐出只字片语,「妳跟我说啊,都这么多年了。」
「你不要管我…」程予嫣正要说,沈东冬却是忽然开口,打断了她。
沈东冬在程予嫣的错愕里,忽地插了口,「嗯,我跟她正在交往。」
「…但怕你担心,我们才一直没提。」她补充。
程予嫣看着她,以为听错了。
沈东冬见着,却是没有停下后头的话,相反的,她只是看着程柏崴,继续开口,「程先生…,嗯,予嫣的哥哥,既然妳不介意我是个女人…」
沈东冬提了口气,「那,希望你能跟你说得一样…,选择祝福我们。」
程予嫣依然愣着。
是等沈东冬朝她微微点头时,她才明白了沈东冬的用意。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0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