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龟拉出绿色的稀屎_有穿情趣内衣的h文

第十七章:漠不相识(上) 17.
「…你们?」单雪淇啊了声,瞧了眼佟杰,也认出了程予嫣,「女孩Ask的编辑,拗透了的那个?怎么,部下被我们公司的花花大少给吃了,妳都不知道?」
她挑眉,却是问着沈东冬。
沈东冬吁了口气,有些疲倦,「这是她的私事。」
「也对,我对妳期待什么?妳就是不知道要关心身旁人的一个人,以前是这样,现在也是。」单雪淇冷哼了声,眼里的艳丽柔化不了嘴里的战意,「沈东冬…,我真不意外。」
沈东冬沉默着,她啜了口酒,眼里的担心若有似无,却是先投向程予嫣,又看看佟杰。
程予嫣望着她,知道沈东冬肯定有话要问。
──沈东冬是不是也误会了什么?
「我跟他不是…」她焦急地再度试着掰开佟杰的手,却是瞧见了单雪淇手腕上那条手鍊,那是某知名品牌的代表款,程予嫣拧眉,她想起前几天沈东冬拎了个精品店的空袋回来,似乎就是这个品牌的空袋。
此际,佟杰开口,打断了程予嫣后头的话,「Elsa姊,妳别吓唬我老闆了,这是我临时抓来凑数的女伴啦。」
佟杰压低声音说,煞有其事的模样。
「临时抓来?」单雪淇拧眉,似乎明白了佟杰的意思,她锐利的目光对上程予嫣的错愕,「小妹妹,原来妳也没有外表看起来单纯?不过妳眼光很好,这小子是我们公司里最值钱也最好操控的一个了,妳可以好好抓紧这种机会,这种机会是妳可遇不可求的。」
「妳在说什么…」程予嫣愕然,那愤怒让她一时没空继续搭理佟杰,她开口,直对着单雪淇,「上次就算了,妳根本就不认识我,凭什么这样说我…」
只是当她就要发作,舞台的灯光却是亮起,她看着人潮从两旁退开,跟着是几声清亮的麦克风声,穿着大方的主持人上了台。
他对台下的众人礼貌的鞠了个躬,慎重不已的开口,「今天受邀来当主持人,真的是我的荣幸,我一直以来的好伙伴杨瀚筹画这间店很久了,我们从选地点、挑酒、装潢都是精心设计,希望来这里的每一个人,都能有宾至如归的感受。」
主持人的声音低沉而清晰,嗓音独特,有着能让人记忆的特徵,于是听到这里,程予嫣不用转头,就认出了那主持人。
──是宋为凯,杨瀚的经纪人。
程予嫣抿唇,终于确定她又多了一件被杨瀚蒙在鼓里的事…
只是到底杨瀚怎么想的,身为他的女朋友,有什么事情她是有权知道的,有什么事情她就是应该浑然不知、不清不楚呢?
程予嫣没有答案。因这标準是杨瀚给的,这条界线是杨瀚划的。
而她似乎没有争执或调整的权利。
她已经可以想像如果她问起这件事,杨瀚会对她说什么,比如,『予嫣,我不是不告诉妳,而是因为…』、又比如,『我的心里只有妳,我想的都是我们,我没有想过把妳排除在外,妳迟早会知道的,又何必…』
程予嫣抿唇,她知道杨瀚爱她,可是有时候,那样的爱,让她感受到的只是被屏除在外的孤寂。
这是她的错吗?她又该怎么办呢…
程予嫣心绪複杂,但离舞台太近的她不敢转过身,就怕台上的宋为凯会认出她来。
「接下来,让我们欢迎我的好伙伴,也是这间店的主要负责人…」
于是她见着穿着华贵的杨瀚走进了众人为他让开的道路,他礼貌的点头,向路过的众人致意,他那双礼貌好看却不带平日温柔的眼,增添了程予嫣心里的陌生。
而下一秒,当程予嫣看清杨瀚身旁的景象,她或许能明白杨瀚为什么不告诉她的件事了。
杨瀚不是一个人走进人群里,他身旁还牵着另一个女子的手。
那人是夏凝儿。
程予嫣无数次、无数次的在杨瀚身边看过她,在他这几年红透半边天的电视剧里、拍片记者会里、影剧新闻栏里,还有…,现在。
程予嫣抿唇,她不确定她的眼眶是否泛红了,她只是低下头,想让杨瀚掠过她,不想让她此际的窘迫再增添一分。
只可惜事与愿违了。
「沈总、单经理、Michael。」
她看到杨瀚跟夏凝儿的脚步在她面前停下了。
「很高兴你们来玩,等等佟董事长来了,Michael,也请帮我跟他致意。」杨瀚对着三人说,只是最后头的话,却是对着佟杰说的。
佟杰笑笑,早习惯这种礼尚往来,他挽紧程予嫣的手,「我们是好兄弟,别客气,当然没问题。」
佟杰说着,还不忘拉着程予嫣陪葬,「这是我的新女伴,你看看她,我爸等等来肯定就不会碎碎念了。」
「那就好好享受,等等晚宴结束了,我再…」杨瀚正说,此际,他终是看到了佟杰身旁的程予嫣,他说着话的表情短暂的僵住了。
程予嫣望着他,有那么短短的一瞬间,她希望杨瀚会叫出她的名字。
他只要愿意这样认出她就好。
只要这样就好。

第十七章:漠不相识(下) 17.(下)
然而,两人的视线对上之际,沉默却亘在其中。
杨瀚没有说话。
「怎么了?」杨瀚身旁的夏凝儿说。
夏凝儿有着小巧可爱的一张瓜子脸,笑起来的梨涡更添可人。她是圈内有名总画着淡妆便出落的动人心弦的美女,讲起话来也温温柔柔的,这样的她站在身形挺拔的杨瀚身旁,就像头温柔的小羊。
夏凝儿轻声问着杨瀚,乌龟拉出绿色的稀屎_有穿情趣内衣的h文「你不舒服?」
「没事…,没有。」杨瀚手握成拳,乾咳了声,他拍拍夏凝儿的手,「我们这几天拍片忙,睡得比较少,反应慢了点,没事。」
杨瀚看着程予嫣,又瞥了台上的宋为凯一眼,才对佟杰开口,「那我们等等再聊。」
说着,他上了台,把程予嫣留下来跟后头的宾客一起,成了簇拥他光环的群众。
程予嫣沉默了,她听见碎裂的声音,那或许就是心碎的声音,但她不确定。
…心都碎了,听见那声音,又有什么用呢?
她身旁的佟杰笑嘻嘻的,正要拿起酒喝,却是捱上了一记冷眼,他背脊冷的袭上一丝寒。
沈东冬正瞪着他,还看着他挽着程予嫣老紧的手。
「老闆…」佟杰喃喃。
沈东冬的目光冷冷的落向佟杰,「她是自愿被你扯进来的?」
佟杰抓抓脖子,有些尴尬,「呵呵,好像不是…」
「嗯?」沈东冬挑眉。
「好啦…。」佟杰叨念着,这才鬆开了程予嫣的手。
程予嫣的手被鬆开,人却还是失了魂。
她望着台上,望着杨瀚牵着夏凝儿的手上台,听着宋为凯对两人的揶揄,「我这个好伙伴,抱着夏凝儿这么好的美娇娘却迟迟不结婚,就知道拚事业…」
「也还好,他们两个人在演艺圈都发展的很好,互相帮助又各有成就,感情嘛,有共识是最重要的,我也不好意思催,所以今天有来的记者朋友就高抬贵手,感情这块就不要问了啊…」
程予嫣沉默。
像是这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别人的事情。
虽然事实并非如此,而台上的这三个人,杨瀚、宋为凯跟夏凝儿…,他们都知道这关係是假的,当然,程予嫣自己也知道。
她早该适应了。
──但这样的状态,当还爱着一个人,或许,就没有一天能够真正习惯的。
宋为凯最后的话不住的在程予嫣耳际绕,于是,程予嫣自然没注意到,她想着这些的同时,有一个人,视线却是落在她的侧脸上。
她只想离开。
等程予嫣回过神时,她已经走出那间华丽非凡的酒吧。
她找到了秦子桦跟外头的路绍凯,三个人捱进街头另一间那简朴多了的运动酒吧里。
今天有国际足球比赛,酒吧里头的人声鼎沸,闹哄哄的,大伙的眼都盯的面前投萤幕里的赛事。
服务生不住为三人送上比刚刚那间酒吧简单多了的威士忌可乐,程予嫣也不住喝下,像是她杯子里的饮料没有酒精,只是单纯的黑色气泡,每次吞下时,那呛鼻的苦涩只是她的心理作用。
「予嫣,妳会不会喝太多啦?妳还要继续喝吗?不然我们回路宝家喝?」秦子桦担心的问着程予嫣。
程予嫣摇摇头,她今天的酒量特别的好,怎么喝也喝不醉似的,「没关係,你们先回去。」
留程予嫣一个人下来…
秦子桦不愿,但时间又晚了,不知所措之际,当程予嫣去了洗手间,秦子桦低眉,却见程予嫣的手机不住的响。
她替程予嫣接起了电话,电话那头,是一个她熟悉不过的人。
「总经理!?」秦子桦不确定似的,她讶异,叫唤着电话那头的人,用她印象中的称谓。
「…她在哪里,我去接她。」

一阵清脆的风铃声响起,店门被推开了,程予嫣瞧见了进门的那人,愕然。
「予嫣,刚刚总经理打来找妳,她说妳们一起住,妳是她的房客,是真的吗?」秦子桦问,一脸惊吓。
「嗯。」程予嫣应了声,对沈东冬的到来不再讶异。
沈东冬找着了她们,捱在程予嫣的身旁坐下了,程予嫣没有拒绝,很习惯似的。
秦子桦见状,虽然有些惊吓过度,但终究放下心,她跟路绍凯佯装镇定对沈东冬的致了个意,便忙不迭的离开了酒吧。
「妳怎么来了?」程予嫣问着沈东冬,酒气薰红了脸,比平日里更为执拗,「我认真跟妳说,明天放假,不要特别管我喝多少…」
沈东冬接过服务生递上来的威士忌可乐,没说话,若有所思的模样,「妳喝吧,等等我们搭计程车回去。」
「妳愿意陪我喝?」程予嫣讶异,却是暂时忘却了忧虑。
「嗯。」沈东冬犹豫了下,应了声,没有再看程予嫣,思忖着什么似的,「妳想的话,我陪妳喝。」
但下一秒,出乎程予嫣意料的,沈东冬把一大杯酒就这么直接俐索的灌了下去。
程予嫣笑的眉眼弯弯,笑了,觉得自己终于找到了个酒友,「那一起喝。」
程予嫣举起酒杯,敬沈东冬。
砰。
玻璃杯互相撞击,两人嚥下那酒,沈东冬瞧见程予嫣眼里的苦涩,程予嫣则瞧见了沈东冬眼里的惆怅。
她们谁也没问谁发生了什么事。
她们只是找到了彼此的脆弱,小心翼翼为彼此留下余地…
然后,相视而笑。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0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