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龟往外爬有什么征兆_有秦时明月剧情的位面小说

第十六章:纯属意外(上) 16.
『我今天会晚点回来。』
『我也是。』
早上和沈东冬传着的讯息还在程予嫣脑海,转眼间却已到了晚上。
华灯初上,程予嫣身处的这间越南菜餐厅高朋满座、觥筹交错。
「予嫣,还好妳陪我来,我一直想吃这间,可是店家不接受散客,尤其是礼拜五。」秦子桦夹了个生春捲,正要吃,听见一旁的路绍凯把河粉吃的稀哩呼噜,她睨了路绍凯一眼,「倒是你,平常找你来你都不来,为什么我找了予嫣,你就来凑热闹。」
路绍凯没应声,埋头就顾着把那碗河粉给吃了个乾净,更惹得秦子桦一肚子气。
饭后,走出店家的三人踩着夜色上了街。
「吃得好饱。」秦子桦按着肚子问,「去续摊吧?路宝,你家最近刚装潢好?可以去看看吧?」
路绍凯鬆开领口,舒缓刚吃撑的酒足饭饱,他看了程予嫣眼,「昨天刚买了些啤酒,的确是可以去。」
「谁要喝啤酒,我要喝好酒,最好是上好的红酒或白酒那类的。」秦子桦抢声。
「那妳去买。」路绍凯冷应。
秦子桦碎念,「你很不绅士,瞧瞧你那张斤斤计较的脸,我有说我不出钱了吗?」
捱在两人后头的程予嫣却是停下脚步,只因她在对街的那个转角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却是一时想不起在哪里看过。
「予嫣,怎么啦?」秦子桦注意到了,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啊了声,推了路绍凯一把,「欸,是铜钱欸,他怎么在那?」
「铜钱?」路绍凯停下脚步,推了把戴着的黑框眼镜,瞇眼,「嗯,是本人。」
「谁问你是不是本人了啊?」秦子桦白眼一翻,「我们公司那个爱钱如命的总裁,就连唯一的儿子都要取成铜钱这种烂名字,还帮他放了张特大的照片在公司每一个月的月刊上,全公司的人都认得出他来好吗?」
秦子桦絮絮叨叨。
这么一说,程予嫣倒是想起来了,她确实见过这个人,除了公司月刊的封底之外,还有在…
那天,沈东冬的办公室,程予嫣便见过秦子桦口里的『铜钱』。
她想起他是沈东冬的特助。
他在这里,那,沈东冬呢?她说她要晚点回来,所以她也在这里吗?程予嫣不禁想。
「欸,他上去的那间酒吧门口好多人在排队,感觉很好玩,要不要进去看看?」秦子桦拉着路绍凯的手问。
路绍凯叹息,「人家去哪妳就要去哪?」
「好玩嘛?而且你不会很好奇铜钱的私生活是怎么样的吗?」
「妳就这么爱八卦,不能学学予嫣?一点气质都没有。」
「我哪有啊?」秦子桦气得嚷嚷。
「哪里没有?」路绍凯回嘴,「看看妳现在这一脸就想去凑热闹的样子。」
「…嗯,可我想去。」程予嫣打断了二人正说着的话,有些尴尬,笑笑,「一起去?」
怎么会不好呢?秦子桦几乎要眉开眼笑了,她挽着程予嫣的手就要过街,「予嫣,妳一进公司我就觉得妳看起来特别有眼缘,果然没错,一点都不像路宝那么啰哩啰嗦。」
「妳骂我别以为我听不到喔。」路绍凯见状,摸摸鼻子,从后头跟上了。
「谁理你啊。」秦子桦白了他眼,三人捱进了队伍里。
「照顺序排队喔,特别声明,今天是『Visit N』第一天开幕,我们只开放一定名额入场,请照顺序排队,拿号码牌…」现场几个戴着耳麦、西装笔挺的工作人员指挥着队伍。
队伍里的人们栖栖簌簌,交头接耳着。
「听说这间店请的公关跟酒保,都是帅哥欸…」
「拜託,连工作人员都很帅好吗…」
「而且我看广告,他们的酒保,是上次那个花式调酒比赛的冠军耶…」
「真的吗?那调酒很值得期待耶…」
程予嫣听着她前面几个女孩的交头接耳,本不以为意,却见她身旁的秦子桦听得眼睛都要亮了,程予嫣失笑,她拿出手机。
上头又是好几通的未接来电,又是同一个人…
她拧眉,揉着太阳穴,想舒缓她隐隐约约泛起的头疼。
『别打了,我之后会回你电话。』她发了封讯息出去,传完讯息,她也才有心留意后头的耳语。
「…这不重要,你们知道吗,听说这间店的老闆是杨瀚…,刚刚那些先进去的人,就是先参加开幕酒会的VIP。」
「真的假的,那个很有名的偶像男演员杨瀚吗?」
「是啊,不知道等等开放入场的时候,还看不看得到他欸。」
──这间店,是杨瀚开的吗?程予嫣愣了下。
她和杨瀚之间,似乎又多了件她不知道的事情…
程予嫣眨眨眼,她不自觉地捏紧手机。

第十六章:纯属意外(下) 16.(下)
「予嫣,妳在发什么愣?」秦子桦歪着头问她。
此际,酒吧的大门口,不住有私家车停下,下了车的人各个光鲜亮丽,掠过排着队着人群直接进了酒吧,彷彿那里排着队的人只是衬托他们身分的风景之一。
「呃,嗯,我没事。」程予嫣回过神,连忙应了声。
酒吧不住停下的车吸引了她跟秦子桦的注意。
程予嫣又见着了一个她看过的人。
她从一台艳红色的保时捷上头下了车,那一贯的女王风範、华丽的服饰、艳丽的妆容、抚媚的眼。
──是男人Gang的部门经理单雪淇。
单雪淇也出现在这、沈东冬的特助也出现在这,这间酒吧的主人即使不是杨瀚..,程予嫣想,但肯定跟飞擎有些什么干係了?
「欸,予嫣,这太好玩了,我们干嘛在这排队,不如直接混进去看看?」也见着了单雪淇,亮起眼的秦子桦凑近程予嫣耳边说。
「混进去?」程予嫣一愣,她似懂非懂,一眼的懵。
「妳别乱出馊主意。」路绍凯抱胸,一脸的鄙夷。
秦子桦挑眉,倒是有自信的很,「你没看他们都是直接进去吗?也没检查什么,就跟着进去不就好了。」
路绍凯举起手,差点没投降,他嗤了声,「听起来就没计画,我才不凑这热闹。」
「你真无聊,那你就留在这帮我们占位子。」秦子桦失去耐性,骂了声,但见一台车又停下,上头下来四个男人,她拉着程予嫣便凑上去。
如果是平日,程予嫣肯定会留在原地陪路绍凯一起等的。
但这次程予嫣没有拒绝,只因她对眼下的状况实在太过好奇,她提了口气,要自己镇定下来。
可秦子桦毕竟是想漏了,这种场合怎么会没有人确认身分?两人跟着那几个男人推开酒吧大门口的玻璃门,便遇上了确认的人员。
「你们…,一起的吗?」穿着瑰丽色高叉旗袍的女公关问,眼光却落在后头程予嫣和秦子桦身上。
程予嫣胸口一阵紧,她瞥了秦子桦一眼,但见秦子桦一派悠然的左右张望,完全没有半点提心吊胆之色。
程予嫣也真服了她了。
而前面的那四个高大男人显然没有特别留心后头跟上的两人,大概是没想到会有人打着他们的主意,捱在他们后头进场想要鱼目混珠。
于是领头的那人循着女公关的视线瞥了程予嫣和秦子桦一眼,没多说什么,就嗯了声。
两人便这么顺利的跟着四人搭了电梯上楼。
真是好险好险。
「我刚刚注意到,带我们上楼的那四个男生,是很有名的香港地下乐团Manner’s耶。」
进了酒吧ㄝ顺手从一旁的服务生那捞了杯调酒,秦子桦摀着胸絮叨,「如果不是刚刚那种状况,我真想跟他们要签名。」
「妳就想到这个,我都要吓死了。」程予嫣吁气,拎起调酒杯里的酒渍樱桃,摇头失笑,「还好成功了。」
「我就说没问题的嘛,不过是个酒吧开幕,是会检查的有多仔细。」秦子桦吐舌,见过多少大风大浪的模样,「…欸,不过我们得小心点,虽然单经理跟铜钱那种隔了一堆部门的人认不出我们,但他们都来了,我怕笑一笑也会来,到时就有得尴尬。」
「嗯。」程予嫣应了声,她抬眸,打量着周遭的环境。
只是,在这一处华丽非凡、热闹不已的酒吧里,她捱着身着高雅的人群们,彷彿先瞧见的,便是自己的格格不入。
她正有些失神,肩膀却是捱了一记轻拍。
「我记得妳?妳也来玩?」
她听见身旁的秦子桦啊了声,「铜钱?」
程予嫣转头,对上那纨裤子弟的轻鬆笑脸,想起秦子桦那个被秦子桦唤作『铜钱』的男人。
──更正,是佟杰。程予嫣想起来了。
佟杰笑笑,俊秀的脸庞上满是玩兴,「原来妳也会来玩?妳有男伴嘛…,没有吧?」他朝程予嫣的身后望。
佟杰可高兴了,「太好了,妳就假装是我的女伴?开幕酒会来的人实在太无聊,这些人正经八百的根本就忘了这里是间酒吧嘛,每个人看到我就飞擎的营运长、飞擎的经营短的,烦死了。」
「我爸如果看到我难得带个乖乖巧巧的女生出席晚宴,大概可以多活三百岁吧我猜。」说到此处,佟杰还挽起程予嫣的手,一派自然而然。
程予嫣抿唇,她尴尬抽开手,却是想起杨瀚、想起自己不能随意提起有男友这件事,「我跟朋友一起来的,不太方便。」
「妳朋友?」佟杰瞇着眼,看向程予嫣身旁的秦子桦,「挺可爱的,妳跟她一样也是飞擎的员工吗?」
秦子桦笑笑,她虽然早听说佟杰就是个公子哥的模样,倒没想到他一点架子也没有,「是啊,而且我们都认识你呢。」
「也对,我刚刚有听见妳叫我铜钱?」佟杰哈哈两声,灌下一大口酒,一眼的调皮。
「呃…」秦子桦尴尬,有些不自在了,「你是不是听错了?没有,我们都知道你叫佟杰嘛…」
「铜钱就铜钱,有什么关係?我才不在乎。」佟杰抓抓脖子,顺手从服务生那边拿了杯新酒,递给秦子桦,「换一杯吧,我试过了,这种的比较好喝。」
「谢谢。」秦子桦点点头,鬆了口气。
怎料,佟杰却又在下一秒捞起程予嫣的手,抛下了句,「看妳颇坚强的,那妳朋友我借走啰,妳好好玩。」
「什么?」
等秦子桦反应过来,程予嫣就这么活生生被佟杰给带走了。
—-
「等等,我只见过你一次?你可以不要这样吗?」给佟杰捞进了人群里,程予嫣掰开佟杰勾得老紧的手。
乌龟往外爬有什么征兆_有秦时明月剧情的位面小说佟杰可没放弃,执着的像个孩子,「妳就陪我演一下?算我拜託妳,妳喜欢包包还是衣服,哪种款,我明天就派人送到妳家给妳?」
「你到底要我做什么?」程予嫣无法好声好气。
「假装一下我的女伴,应付一下我老爸嘛,他等等就来了,我原本找好的临时演员却放我鸽子,妳放心,不是要妳当我女朋友,只是假装一个晚上…」听着佟杰一派的絮絮叨叨,说得可歌可泣,怕是再给他瓶眼药水,他就要泪洒当场了。
「予嫣?」
程予嫣循声抬眸,在人群里见着那个她熟悉不过的人,而她的身边,则站着另一个她见过的人。
──是沈东冬和单雪淇。
佟杰也见着了她们,只是见着的剎那,像找着浮木似的,他立刻又挽紧了程予嫣的手。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0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