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龟喂多了会不会撑死_有男人喜欢和孕妇做吗

第十五章:若有似无(上) 15.
「予嫣,我看过改过的文案,好多了、好太多了。」秦子桦嚷嚷着,她攀上程予嫣座位的隔板,挥动着手里的那个资料夹,雀跃不已,「拿这种文案找杨瀚和夏凝儿拍,男人Gang那里还会有什么意见?」
她正说,嘴里却是被人塞了条士力架巧克力。
秦子桦瞪大眼,而把巧克力塞进她嘴里的路绍凯则不愠不火,「冷静点,整个办公室都是妳的声音。」
秦子桦瞇起眼,考量了会,没发火,倒是认份的嚼起那巧克力,「总之,改成这样就好,我先把企划文案发给经纪部那边,看他们那边有没有什么意见。」
说着,秦子桦却是想起了什么,嚼着巧克力的她张望了下,捱近程予嫣的耳边,「昨天总经理叫妳出去,妳就没回来了…」
她瞇起眼,「她盯着妳改这文案?她是不是很可怕、有没有吓坏妳?」
程予嫣被秦子桦给逗得,失笑,「妳真的把她形容的很恐怖,也太怕她了。」
秦子桦是戒慎恐惧,「怎么不怕,尤其公司里一直盛传,她经过当年那件事过后,就从恶人进化成恶鬼…,如果那个传言是真的,我都不知道她怎么还有办法跟男人Gang的单经理共事…」
「当年的事?」程予嫣拧眉,一眼的好奇。
「就是啊…」
秦子桦正要说,怎料,路绍凯却是打断了她,「予嫣跟总经理相处得好就好,妳何必提那件事?而且,那本来就是八卦不是吗?谁也不知道里头的真实性,就是你们这些人爱嚼舌根,唯恐天下不乱。」
「呿。」被打断地秦子桦显得不快,她嗤了声,「你刚进公司的时候,我跟你提这件事,你怎么就没那么正义凛然,还边吃拉麵边听得津津有味?」
路绍凯抱胸,没半点动摇,「那是妳的幻想,我实际上就是在吃我的拉麵,关不住我的耳朵,妳爱说,我能有什么办法。」
秦子桦瞪了他眼,一张俏脸写尽了不相信,她又看向程予嫣,「反正这里也不适合说,予嫣,明天周五,妳有乌龟喂多了会不会撑死_有男人喜欢和孕妇做吗没有空,我知道这附近有个很好吃的越南菜,恭喜妳在这公司里待满三天,我们去打牙祭?」
「三天也要庆祝,那十天呢?半个月?」路绍凯哼了声。
秦子桦再也捺不住性子,索性狠踩他一脚,「你不说话会死啊?想吃饭找个理由不行吗?」
路绍凯正要回话,此际,在旁就要笑坏了的程予嫣,她的手机却是响了,见着那来电显示,程予嫣想起了昨日,抿唇,便接了起来。
—-
对照着沈葳葳给她的地址,下了班的程予嫣,她在那孕妇瑜珈教室的玻璃窗内,找着了正依着瑜珈老师的各种动作而挥汗如雨的沈葳葳。
课程结束,洗完澡后的沈葳葳脖子上挂了条毛巾,一身运动装的她显得比平日更有精神,她一见着站在外头的程予嫣,开心地挽起她的手。
「妹妹就该像你这样嘛,哪像我们家那只食古不化又难以亲近的沈东冬,要是挽了她的手,我不先被她肘击才怪呢。」沈葳葳笑看着程予嫣,「予嫣,其实我不只沈东冬一个妹妹,但跟我一起在台北的就只有她,所以,妳让我当妳是妹妹、发挥一下姊爱,妳不会介意吧?」
自小也冀望有个姊姊,程予嫣笑笑,她没有拒绝的理由。
程予嫣陪着沈葳葳在教室楼下的街道间拣了间餐厅,餐一送上,就怕沈葳葳又想替她找对象,程予嫣忍不住问起,「葳葳姐,妳找我出来,是因为?」
「我计画要离家出走。」沈葳葳说着,短短几个字,清晰地弹进了程予嫣的耳里。
「离家出走?」程予嫣都要惊呆了,她放下叉子,见着沈葳葳素净脸上未褪的泪痕,她吁了口气,小心翼翼地开口,「葳葳姐,妳,不是开玩笑?」
沈葳葳对程予嫣的反应又气又好笑的,她喝了口水,嚥下,眼里蓄了些无奈,「如果我对这件事真的有开玩笑的兴致,那也好,我真想拿这件事来开开玩笑。」
程予嫣望进她的神色,想到她的丈夫许謜…
是因为昨晚的争执吧?
程予嫣抿唇,拣着妥善的用词,「可是葳葳姐…,如果妳跟妳老公好好谈呢?有些话说清楚了,搞不好并不像妳想得那么糟…」
「那如果说不清楚呢?」沈葳葳抬眸,漂亮的眼里映着一丝淡然,她温柔地覆上程予嫣的手,「予嫣,对于昨晚的事情,我们家沈东冬什么都没跟妳说吧?对不对?」
「…是没有。」程予嫣应了声,想起昨晚她跟沈东冬还因为这事一度闹得有些不愉快。
「我老公的家人不喜欢我,我们当年…」沈葳葳失笑,「嗯,也算是私奔吧,这词用起来还挺怀旧的。」

第十五章:若有似无(下) 15.(下)
「但是我老公比起在乎我,其实更在乎他的家人…,如果不是因为我当年已经怀了骅骅,我想我跟他也不会结婚…」沈葳葳说着,她支着头,上着豔红蔻丹的纤指把玩着桌上的胡椒盐罐,「真老套的一个故事,却是我的人生。」
她继续说,「我们两个都没钱,在台北要活下来,两个人都得上班。我刚开始边工作边带骅骅的时候很辛苦,有时候会哭…,他看到了,就会说,如果当年没离开的话,她妈妈就能帮忙带了,都不知道这人是没有幽默感,还是真的很想回去…」
沈葳葳抬眼,「予嫣,我跟他结婚的这几年,我看尽了他的挣扎,他很痛苦,我也很痛苦,这种纠结,我已经不知道要从哪个环节开始釐清了。」
「有时候我会想,如果他当时不选择我,选择他的家人,我跟他搞不好现在还能是个谈得来的好朋友。」沈葳葳淡声作结。
「葳葳姐…」程予嫣喃喃,她想安慰沈葳葳,却觉得沈葳葳眼下最不需要的就是安慰。
沈葳葳伸了个懒腰,笑笑,「总之,我想休息一下,呼吸新鲜空气。」
她压低了声音,对程予嫣眨眨眼,「我只是出去透透气,等我走了,妳再帮我跟沈东冬说,这样她跟她姊夫就不会惊动一堆人来找我,一点清净也不给。」
「好吗?」沈葳葳问着程予嫣。
「可是…」程予嫣尴尬,她答应也不是,不答应也不是,她的手不自觉的移到了搁在一旁的手机上,觉得眼下当个报马仔通知一下沈东冬无非也是个好主意。
但那手机却转瞬间被沈葳葳给抽走了。
程予嫣愕然,沈葳葳却气定神闲地笑笑,「沈东冬这家伙没再赶妳?我想,以我对她的了解,这个内热外冷的家伙,八成已经同意妳住下来了?」
「好像是…」程予嫣应了声,内心惴惴,试着想像沈东冬知道这件事会作何反应。
她心中一凛,但见着沈葳葳眼角的泪痕,程予嫣又作罢了。
算了,只要如实的说就好了吧。她想。
沈葳葳却是掠过了程予嫣此际的千迴百转,她叉了块烤鸡肉到程予嫣碗里,一开口,意有所指,「予嫣,希望妳能一直陪着冬东,有妳在她身边,她活得更像个人…坦白说,我放心多了。」
…有她在,沈东冬活得更像个人吗?
听着沈葳葳说着的话,程予嫣抬眸,是不明白,却已不自觉地把这句话映在心上。

但程予嫣显然是守不了沈葳葳的秘密。
「我姊说她要去哪?」
听到程予嫣报告原委,来接程予嫣的沈东冬,却是比程予嫣想得更为平静。
程予嫣提了口气,「…抱歉,我不知道,她只要我转告你们别来找她,她该回来的时候就会回来…,但我还是想先跟妳说一声,就要妳过来了。」
「嗯。」沈东冬应了声,两人相偕往停车场的方向走,「我明白了。」
这条街上的商店特别多,又开得晚,此际街上的人潮熙来攘往,好不热闹。
在那阵静默里,程予嫣瞥了沈东冬眼,看她正思考着什么,程予嫣鼓足了勇气,开口。
「我觉得妳该关心一下妳姐姐。」程予嫣说,这是她思考过后的结论,「看起来很坚强的人,不代表她不会难过,她可能只是比别人更能忍耐、更不想让人担心。」
沈东冬听着她说,拧眉。
沈东冬本想过程予嫣会提起这件事,她开口,语声淡淡,「这是妳的要求,还是我姊姊的要求?」
「什么意思?」程予嫣愣了下,愕然。
「我不干涉,是我对她的尊重。」沈东冬说着,声音添了一分冷,「每个人,都有不想被干涉的一块。」
「听起来就像歪理。」程予嫣应了声,「妳连问都没有问,怎么知道她需要什么?」
「她不是告诉妳,她需要静一静。」沈东冬淡声说。
她瞥了眼程予嫣,停下了脚步。
「可是我又不是她妹妹,如果她特别有话想跟妳说…」程予嫣还要说。
她说、正说。
沈东冬望着她,一度沉吟。
忽地,却发现了什么。
她的指腹滑过程予嫣的唇瓣。
程予嫣愣了下,心也跟着慌了。
沈东冬冷惯了的眼,做起这动作时,是那般温柔,「妳们刚刚吃义大利麵?」
「嗯。」程予嫣应了声,愕然,想再说什么,想不说什么,思绪都乱了,都说不出口。
「沾到了。」沈东冬说着,吁了口气,淡然的语里透出一丝无奈,像是对程予嫣无可奈何似的,「我知道了,我会认真思考妳说的话。」
「妳在这等我吧,我去开车。」沈东冬落下这句话,便带着她一眼的忧虑走远了,徒留程予嫣站在原地。
程予嫣见着她的背影,却是不知道,沈东冬明明是个女人,为什么她会因为沈东冬刚刚那个细微不过的动作感到一阵紧张、思绪一片空白。
难不成,她害怕沈东冬吗?跟秦子桦讲的一样?程予嫣抿唇,想了想,却是失笑。
她不会怕沈东冬的,从打从认识她开始,她对她而言,就是个温柔的存在。
虽然,沈东冬总习惯用冷酷掩饰她的温柔。程予嫣想。
落下了这心思,等着沈东冬的同时,百般无聊之际,程予嫣拿了手机看了眼,却见手机里塞了好几个未接来电,而每一通的显示都是来自于同个名字。
──只是这次,不是杨瀚。
见着那名字,程予嫣心一凛,不好的预感袭来,她的头开始疼了。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0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