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龟吃了100条鱼会撑死吗_有珠何须椟by酥油饼txt

第十四章:情非得已(上) 14.
听到是蒋云翰找她,程予嫣愣了下,便匆匆的抓了钥匙下楼。
「我出门一下。」程予嫣这话在大门砰然阖上前,先窜了出来。
见门关上,沈东冬拾起桌上那本正在看的『Dear Pink』杂誌,那杂誌是女孩Ask这几年最强劲的对手,沈东冬继续翻了几页,心里却还是对蒋云翰这个名字有些挂心。
奇异的直觉,堂而皇之佔据了她的心头,还一点也不愧疚于自己的不请自来。
说到底,该还是因为程予嫣听到这名字的第一个反应…,她瞬间紧张了的神色,反映出了那人在她心里的份量…,也把沈东冬的好奇撩拨的更为鲜明。
沈东冬提了口气,她的视线搁在门旁那几双因程予嫣匆匆出门而被踢乱的鞋子上,只觉自从程予嫣来了之后,她的生活便少了她习以为常的那些规律,更多了的,是无奈和无所适从。
但如果程予嫣真的要离开了…,沈东冬抿唇,她并非不知道,总要别人离开的人,才是最害怕别人离开的那个人。
此际,外头的风声敲打着阳台的玻璃门,沈东冬坐起了身子,她瞥见了程予嫣挂在卧房门旁的那件小外套,想起程予嫣出门时只穿着短袖短裤。
沈东冬起了身,走到门旁的她拿起了那件外套,她听着敲打着玻璃门的风声,低眉,细看着那件外套,彷彿也细看到自己的放不下。
放不下…
沈东冬吁了口气,拿起挂在门上的那串钥匙,下了楼。
—-
蒋云翰其实就是杨瀚。
蒋云翰是杨瀚的本名,也是程予嫣认识他时的名字。
那时,杨瀚是程予嫣的高中学长,大程予嫣两岁,是话剧社的社长,成绩虽然普通,但凭他的外貌跟才华,已经足够让全校的女生总围着他转。
只是程予嫣却不是因为别人讚赏的那些特质认识杨瀚的。
当年,程予嫣还是个刚升高中的小高一。开学日、九月一日那天,她还来不及踏入校门,却是先听见了她母亲病重住院的消息。
刚上高一的女孩还来不及参加开学典礼,便先学会了去学务处帮自己请假。程予嫣母亲这病是起因于积劳成疾,一病就病了一个月,那整整一个月的日子,程予嫣天天忙着在病房里进出,也认识了隔壁病房那个跟她同病相怜的年轻男孩。
那男孩病重的是奶奶,他跟她一样,是家里惟一抽得出空照顾的人,在那短短一个月的日子里,怕程予嫣追不上到时的功课,高三的男孩帮高一的程予嫣补习。
只是成绩并非特别好的男孩,替程予嫣补起课便像个中途出家的半仙,讲得零零落落又乱七八糟,但程予嫣喜欢男孩尽力解释这一切的模样,也喜欢他俩说说笑笑时他的灿烂笑容。
一个月后,程予嫣的母亲出院了,男孩的奶奶也是,两个互相支持彼此的人,在卸下那超乎年纪的重担的同时,才发现他们的友情已转化成爱情。
那时,男孩还叫蒋云翰,而十多年后,男孩变成男人,也从蒋云翰变成了程予嫣眼前的杨瀚。
一个程予嫣爱得深,也放不掉的男人。
「…为凯告诉我妳现在住这里。」杨瀚见着了程予嫣,戴着墨镜跟鸭舌帽的他露出了笑容,他循着大楼向上望,似乎想藉找着那扇明亮的窗户,也找着程予嫣现在的生活。
「嗯。」程予嫣应了声,她终究是思念杨瀚的,她牵起杨瀚的手,领着他在社区拣了张长椅坐下了。
杨瀚困惑了,他思忖了下,开口,「妳不让我上去?予嫣,妳还在生气?昨天的事,我很抱歉,但我希望妳明白,那是我的工作,而我这么多年这么努力,都是为了我们两个人的将来…」
「我需要的,其实,没有你想像的多。」程予嫣开口,打断了他的话。
见杨瀚了愣住了,程予嫣想了想,抿唇,还是解释,「我有室友,你不方便上去。」
「妳不是一个人住?」杨瀚蹙眉,俊朗的面容袭上了一丝焦躁,「…为凯没告诉我这点,那好,我请为凯帮妳找个新房子,跟这里一样,离飞擎近一点的。」
「不用。」程予嫣开口,止住了杨瀚的安排,「我在这里很好…」
程予嫣轻声说。她想起了沈东冬,想起沈东冬只是同意她在她家住几天而已。
那个剎那,有短短的一瞬间,程予嫣有一个不实际的希冀,希冀沈东冬不会想起这个约定、不会要她离开。
无疑的,她喜欢跟沈东冬住在一起,虽然,沈东冬习惯用冷酷包装她的柔软,习惯用淡然掩饰她的在意,但那样的沈东冬,却真实的令程予嫣感到心安。
杨瀚却是更不能接受了,「是因为妳的室友?」

第十四章:情非得已(下) 14(下).
他沉吟了会,谨慎地开口,「妳的室友…,是男人?女人?」
程予嫣望着他,本是温柔的双眸袭上了一丝冷,「你来找我是因为关心我,还是为了要确认你的不安?」
杨瀚拧眉,习惯于程予嫣的倔强,却也无奈于程予嫣的倔强。
他逼着自己捺着性子,好声好气的开口,「予嫣,妳一个人住在外面,我当然会担心跟关心妳的交友状况、生活状况。」
杨瀚说得诚恳。
程予嫣听着他说,这话虽然听起来温暖,程予嫣心里却空蕩蕩的,那些暖意,怕是先被这夜色给稀释了、消弭了,于是一丝一毫也透不进程予嫣的心里。
「我一直都是一个人,也不是孩子了,我可以把自己照顾得很好。」程予嫣说,夜风拂来,穿着短袖的她捱上一阵冷,她轻搓手臂。
杨瀚注意到了,他脱下外套,想要搁在程予嫣的肩上,程予嫣却站起身来,在有意无意间,避开了他的外套、他的关怀。
「很晚了,明天还要上班…」程予嫣轻声说,她背过身去要走,「你最近拍片很忙,不用忙着担心我,我会照顾自己。」
杨瀚拉住了她的手。
那逼得程予嫣停下了脚步,但她虽没有放开杨瀚的手,却也没有说话。
「予嫣…」
杨瀚的话滞在空气里,这些年来,碍于杨瀚的工作,两人的交集总是短暂,能三言两语说的清的,或者三言两语说不清的,都搁在两个人的心里,随着感情的年岁,积累的久了,多了,也乱了。
杨瀚深吸口气,理清了思绪,「我想告诉妳我爱妳,好吗?妳再给我一些时间,我现在还被定位成偶像而不是实力派演员,如果我们的恋情公开了,要付出太多的代价,会让我之前的努力…」
见着程予嫣的背影,只觉那纤细柔弱的身子扛起了太多的委屈,杨瀚捨不得,很捨不得,但想起当中的拉扯、取捨,却做不了什么。
杨瀚绷紧着神经。他真怕,怕程予嫣不会回头,不会回话,不会像以前一样,告诉他,她没事的,她不在意,她明白他的梦。
在程予嫣的沉默里,杨瀚害怕了。
但还好,程予嫣开口了,「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
她说,轻轻地。
杨瀚露出一丝安心的笑容。
只是程予嫣并没有转过身,于是她见不着杨瀚的笑容,但那不要紧,她知道只要说上那些话,就能让杨瀚放心。
那样的杨瀚放开她的手,叫了计程车,走远了,回去他位在精华地段的那座豪宅。
那裏保全严密,处于闹市却地点隐僻,适合杨瀚这个人的身分和地位,只是那偌大的屋子里,程予嫣却找不到自己的容身之处。
目送他离去的程予嫣,心头一阵酸,眼眶也染上湿气。
回过头去时,程予嫣想起了沈东冬。
她想起了昨天,她不愿再让她见着自己此刻的脆弱。
她得收拾好自己。
于是她拍拍脸,让自己好些了,便往大楼走去,只是程予嫣怎能料到,她却是在大楼门口,撞着了那本该在屋子里的人。
「…妳还好吗?」
那人一见着她,惯于冷然的视线添乌龟吃了100条鱼会撑死吗_有珠何须椟by酥油饼txt了一分软,什么细节也没问,就先关心起她那一眼若有似无的泪光。
程予嫣低眉,她还没回答,却是瞧见了沈东冬手里的那件外套。
忽地,程予嫣再也不想隐瞒眼前的这个人。
「…刚刚来找我的人,其实是我的男友。」
秘密是这样的,一但开口说了,就没有停止不说的理由。
程予嫣继续说,「因为他的工作性质,我平常不会特别说…,但我不能答应葳葳姐帮我介绍对象。」程予嫣轻声说,低眉,终于学会了倾吐。
有那么一剎那,程予嫣担心,担心沈东冬会细问下去。
然而,沈东冬只是凝望着她,抿唇。
沈东冬不是没有猜想过程予嫣有交往对象,但听到时,她心中依然一紧。
她对程予嫣有好感吗?沈东冬拧眉,她不愿意费心思量这件事,只因她太清楚,她跟程予嫣只能是朋友,尤其,在她知道程予嫣有男友之后。
也好。沈东冬想,这样程予嫣越线时,她就不会多想。
也在那个当下,沈东冬终于明白,程予嫣和她相似的地方是什么。
想着,沈东冬把外套替程予嫣披上了,她开口,声音淡淡,「…妳住下来吧。」
「…嗯?」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程予嫣抬眸,泪未尽的眼里有着愕然。
沈东冬沉吟着,开口,「如果是因为他的工作,那他不在的时候,至少,妳还有个人可以照应。」她淡声说,语声有着令她自己都不自在的柔软,她背过身去,为两人按下了电梯。
程予嫣凝着她的背影,讶异。跟着,她却因想通了什么,唇边泛起了一丝淡淡的微笑。
背对着她的沈东冬见不着程予嫣的神情,自然,也见不着程予嫣凝望着她背影的神色複杂。
她似乎越来越依赖她了?电梯门打开时,程予嫣想。
──但,这样好吗?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0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