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大胆人术艺术图_有爱才睡的星座男

第十三章:自然而然(上) 13.
「这页、还有这页,我们讨论。」
沈东冬的声音。
店员递上了两人的咖啡,程予嫣找着了她的卡布奇诺,再把那看起来就让她想到苦涩的蓝山咖啡递给了沈东冬。
沈东冬抿唇,没看程予嫣眼便接过了咖啡,她清冷的视线停在眼前的笔记型电脑屏幕上,上头是程予嫣的案子,也是她带她来这儿最主要的理由。
「妳在乌克兰大胆人术艺术图_有爱才睡的星座男设计文案的时候,要考虑到对象本身的特性。」沈东冬淡声说,把屏幕上的厂商服饰给放大了,将萤幕移得离程予嫣近了些,「比如杨瀚的脸部线条特别刚毅,他如果搭上现代感的服饰,适合走雅痞路线,而我们这次合作厂商提供的白西装是以优雅绅士路线为主,这样的衣服让杨瀚穿,画面就会产生违和,效果大打折扣。」
「嗯。」程予嫣认真了,她看着那屏幕上的服饰,视线却滞在杨瀚的眉宇里。
短短剎那,程予嫣的心思一度回到杨瀚身上。她忘了这间咖啡厅,想起她的爱情、想拨通电话给杨瀚,却也想起她忘了的手机…
然后,悲哀的想起,无论她有没有带电话,她其实都不能主动打给杨瀚。
想起。
沈东冬啜着杯子里的蓝山,这间咖啡厅的蓝山她是喝得惯了的味道,从她还是个小记者时开始喝起,不是特别好的味道,但是是记忆的味道、是年少的味道。
沈东冬看着程予嫣的侧脸,觉得二十多岁的程予嫣有着她遗忘已久的单纯,却是不知道,程予嫣这样的单纯能维持到什么时候。
「那这张呢?」程予嫣敲击着滑鼠,把萤幕又推给了她。
沈东冬瞥了眼,蹙眉。
那图片选得很好。
沈东冬的直觉终是给足了她面子,程予嫣很适合做这行,比程予嫣自己想得还适合。
但除了天分以外,怕是脾气得好些、坚持也得少些才行。沈东冬不禁想,却又觉得这便是程予嫣的可爱之处。
之后,两人讨论了一个下午,终于把一步一步那文案给完成,最终定案时,程予嫣的脸上终于有了笑容,那笑容挥开她脸上的阴霾,亮起了她的五官。
沈东冬见着,视线一度滞在那笑容里。
她很喜欢程予嫣的笑容。
程予嫣却是没多想,大功告成的她阖上电脑,大大的吁了口气,像个写完回家作业的孩子。
沈东冬扬眉,她的唇边不自禁泛起一丝笑意,手下意识的想抚上程予嫣的髮,却在碰着前想起了自己的身分。
──她在做什么?收回手,沈东冬愕然。
程予嫣见着,没发现沈东冬的异状,却想着什么似的,她的手探进沈东冬的髮丝里。
沈东冬一愣,她没有推开程予嫣的手,但已显得不自在,「怎么了?」
她轻声问。
「妳刚刚好像有淋到雨,头髮乱了。」程予嫣轻声说,她的指腹温柔的滑过沈东冬的髮际,那眼神专注,像在执行个专业不过的工作。
沈东冬抿唇,她不习惯这份亲近,只是望进程予嫣眼底的那份纯粹,她便弃守了,「昨晚的事,妳还好…」
说着,沈东冬望了程予嫣一眼,把后头的话给嚥下了,直到此际,她终是想起程予嫣只是她短暂的房客,而她不该为了这份短暂投掷太多的感情。
年轻时,时间和情感彷彿都没有限度,三言两语就能让人掷入其中。但那时的沈东冬不知道,消耗掉的时间会变成回忆,投入过的情感则会变成伤口,一样一样,附加在人的身上,绑缚了人的一生。
于是后来,多为陌生人花一点时间、多投入一点感情,沈东冬先想起的,却是投入之后的痛,和那些谁也无法为谁停留的捨不得。
那又何必。
想着,沈东冬的眉间忽地一阵暖。
程予嫣的手指滑上她的眉心。
「妳一直皱眉头,怎么了,妳还好吗?」程予嫣问着她。
这动作,像昨晚一样…,虽然,程予嫣已经不记得了。
程予嫣该是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可她呢…
想着这些,沈东冬是害怕了,害怕程予嫣的再再越线。
那令她鬆开了程予嫣的手,柔化的神情也再度被冷然的武装给吞噬。而她再开口时,说起话时已没有一丝多余的情绪。
「没事,我载妳回家。」沈东冬说。
程予嫣噤了声,她感觉到沈东冬此刻的防备,却不解那防备从何而来。
在那短暂的尴尬里,沈东冬搁在桌上的手机震动了下。
是沈葳葳打来的。

第十三章:自然而然(下) 13(下).
「予嫣,这是我老公,他叫许謜,就是很常许愿的那个许愿,只是字不一样,很好记吧?」
沈葳葳边说,边把一筷子的青菜夹进程予嫣的碗里,还顺便夹了一筷子菜到被逼着带程予嫣来搭伙的沈东冬碗里。
「妳好。」许謜对程予嫣说。
他戴着副粗框眼镜,斯文礼貌的模样让人看了面善,他本正微笑的对程予嫣点点头,下一秒,他却是反应比谁都还快的拎起了正要跑过桌边的小男孩。
「…骅骅?」他拎着那小孩的衣领,短短的话不怒而威。
「我不饿、我不想吃饭。」骅骅大约九岁大,表达意见的时候直率的像极了他的母亲,小手张牙舞爪。
许謜瞥了沈葳葳眼,「他今天吃了多少零食?」
沈葳葳瞇着眼,「不要问我,你儿子是个人欸,难不成我要在他身上装监视器不成。」
许謜似乎对沈葳葳这个性没办法,他叹息了声,鬆开了骅骅的衣领,骅骅转瞬间便跑得远了。
「东冬、予嫣,妳们多吃点,因为妳们来,葳葳特别为你们煮了一桌子菜。」许謜淡声说,语声有些无奈。
这话本来没什么,但沈葳葳一听就老大不开心了,是引燃了火线,「你现在是在抱怨我平常煮太少吗?你知不知道我白天要工作,晚上还要做饭带小孩,你有什么好抱怨?」
许謜就像个突然被雷击中的倒楣路人,他提了口气,「我什么时候说了这句话?葳葳,家里还有客人。」
沈葳葳心中的怒火却被揭开了,一点也没有收势的意思,「那好啊,叫她们来评评理啊,你从来都不知道我有多辛苦,你这个伸手牌大少爷,每天坐在那像个老爷子…,什么都不会,就只会抱怨!」
沈葳葳骂着,只是这话还没骂完,倒是先把眼泪给逼了出来。
许謜望着她,本有些心疼,却也想起自己平白无辜的挨了一大计骂,只觉他自己怎么样做都是自讨没趣,于是他索性搁下了筷子,站起身来,不吃了。
「我还有工作要做,你们慢慢吃。」他淡声说,忽视沈葳葳那一眼眶的眼泪,踩着软拖进了房。
砰。
房门关上了,却关不上沈葳葳的泪水,但她一反常态的默不作声,只是任凭那眼泪清清,一滴、一滴掉在桌子上,像是今日下午天边的雨点。
程予嫣抽了张卫生纸,小心翼翼的帮沈葳葳擦了,她瞥了沈东冬一眼,却发现沈东冬不发一语,就像个局外人,依旧吃着饭。
程予嫣本想喊她,但看沈葳葳越哭越是伤心,程予嫣抿唇。她轻搂沈葳葳的肩膀安抚,对沈东冬此刻的冷血无情是不谅解。
饭后,两人一踏进屋,程予嫣便忍不住了。
「妳去关心一下妳姊姊,会不会比较好?」程予嫣问她,只是却也在同时,程予嫣瞧见沈东冬那一眼的冷漠,而她们这两日的亲近,彷彿都被那冷漠吞噬成虚无。
打从离开咖啡厅以后,沈东冬就一直是这个样子…
「这是我家的私事,该怎么做,我自己心里有底。」沈东冬淡声说,她在沙发上坐下了。
程予嫣瞪着她的冷漠,却是没有办法接受这冷漠。在见过沈东冬的温柔之后,程予嫣不懂,沈东冬为何总要把自己的温柔武装在冷酷里。
「算了,随便妳。」程予嫣落下这句话,学着许謜似的,也走进房间里,甩上门。
砰。
见着那关上的门,沈东冬叹了口气,她解开衬衫的钮扣,简单的洗了个澡。
洗完澡的后的她披上浴袍,一开门,却发现她刚刚褪下的衣物已被收走,而明日的换洗衣物则被程予嫣搁在沙发上,还一整套衣服帮她烫的整整齐齐。
沈东冬见状,对程予嫣这举动不知道该哭还该笑,这摆明是不希望沈东冬进房,却又不希望她落得个没衣服穿的下场。
沈东冬抱着胸,望着沙发上的那叠衣物,有那么一瞬间,她突然害怕起来,害怕程予嫣告诉她她要搬走的那个剎那。
她对她,终究,是不该搁下太多感情。
沈东冬思绪正落,一阵清亮的门铃声响起。
站在客厅的沈东冬扬眉,不知道这个时间她家还会来个什么样的客人。
沈东冬接起管理室打来的电话。
「沈小姐,楼下有人找妳这边的程小姐,我没见过,他说他姓蒋,叫蒋云翰,长的高高帅帅的,大概三十岁左右。」与沈东冬熟识的管理员压低声音说。
沈东冬抿唇,她想起她对这名字不陌生,因为她今早才在程予嫣的手机里看过这名字。
她有些好奇。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0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