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家连载双性_有点黄又有点色的小故事

第十一章:孰是孰非 11.
谈完这一切,门阖上了。
适才一室的喧扰,总算回归了初始的平静。
萧单二人走的时候有多不情愿,沈东冬知道。
她不在意,本来,她的职责内容就不包含让双方满意。
但让她在意的是程予嫣离开前的那个眼神,她想着,拧眉,对那眼神有些挂怀。
——那并不是一个释然了的神情。
「总经理,Good Job,妳真的很擅长在暴风圈里当颱风眼欸,现在两边都拿去拍,一个月初发,一个月底发,销售期不冲突,公司获利拉到最大,perfect!我佩服妳、超级佩服妳!」当了一场的观众,佟杰这会终于逮着时机发表感想。
「嗯。」沈东冬应了声,但对佟杰的讚美并不上心。
「总经理,不过这样两边都要拍摄,听单经理的意思,她还是打算下礼拜拍,经纪部那边会不会觉得我们在闹内鬨啊?」
佟杰说的起劲,却是又想起什么,「总经理,妳跟单经理,到底是⋯」
他正说,沈东冬却是不答,起身,掠过了他。
「欸,总经理,妳怎么了啊?我说错话了吗?」
沈东冬把佟杰的嚷嚷留在门后头,她阖上了门,视线凝在门外的那条走道上,她掏出手机,看了眼,这才想起程予嫣并没有带手机。
——她到底在担心她什么?
说不清这思绪,沈东冬按了电梯下楼,怎料电梯门一开,她却是在门内碰见个好久不见的人。
「沈经理⋯不。」那人唤了她声,拿下了墨镜,旋及尴尬的笑笑,露出大男孩的笑容,「原谅我,好一阵子没碰到,应该称呼妳为总经理了。」
是杨瀚。
杨瀚的出现阻止了沈东冬此刻的思绪纷扰,「是好久不见了,怎么会来週刊部?」
算起来,两人至少两年没见了,狭小的电梯里,热络跟疏离总是特别鲜明的,而杨瀚和沈东冬显然属于前者。
几年前,杨瀚刚进娱乐圈的时候,沈东冬还是个週刊部的撰稿记者,新手艺人配给菜鸟记者採访,在适合不过的组合,两人採访的多了,交情也多了,是碍于这几年两人的事业各自如日中天,才少了交集。
但沈东冬不知道,她无意问了个杨瀚不便回答的问题。
杨瀚笑笑,把思绪掩在笑容里,「听爲凯说,最近週刊部敲了我跟凝儿拍摄,下礼拜。」
他带开了话题。
沈东冬察觉了杨瀚的心思,她没有追问,毕竟,两人早不是当年的初出社会,能交谈的早已有限。
「嗯,」沈东冬淡声说,「夏凝儿跟你合作的越来越好,我看了最近的几组照片,都让我惊艳。」
「能跟凝儿合作,幸亏妳当年的帮忙。」杨瀚诚挚的说。
沈东冬抿唇,没应声。
此际,电梯门开了,沈东冬的楼层先到,两人余下的话却还没说完,杨瀚按住了电梯,「最近我投资的一间新店开幕,来看看?」
说着,他掏出两张票,搁进沈东冬手里,「带个伴?很多话我不便说,但妳这几年总孤家寡人,我会歉疚。」
沈东冬低眉,见着手里的票,淡应,「我时间不一定,但之家连载双性_有点黄又有点色的小故事花圈会到。」
「我有太多妳送来的花圈了,别让我再集一个了吧?」说着,他轻拍沈东冬的肩,注意到她清丽面容上好久不见的一丝人味,只觉是个好预兆,他放心许多,「回头见?」
沈东冬失笑,也不辩驳,走远了。
杨瀚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新闻部暨週刊部的门廊上,他阖上电梯门,吁了口气,戴上了墨镜。
电梯顺势而下。
杨瀚的视线停留在电梯逐渐变小的数字上,那也意味着他离最初的目的地越来越远,但他不得不,只因他不想让沈东冬起了疑心。
他本是来找程予嫣的,在昨天的一夜失联之后。
出于一股冲动,但见着沈东冬,杨瀚却冷静了。
程予嫣还配不上他,在这个社会的眼光里,他和她之间的差距,还过于悬殊。
他的影迷是无法接受的。
这不能怪程予嫣。杨瀚知道,他再再提醒自己,程予嫣只是不顺遂,她为他放弃的已经够多了⋯,想着,踏出电梯的他拿起了手机,再拨了通电话给程予嫣。
他很想她。
他站在电梯门口,一旁的镜子映照出他戴上墨镜也掩不住的俊朗,杨瀚凝神,等待电话接通的剎那。
只是,这次依然无人接听。
—-
「所以我们两边都要拍摄噢?」
听到程予嫣的回答,鸠佔鹊巢坐在程予嫣位子上的秦子桦嘟哝着。
她多般忧愁的模样,脸上的娇俏都要被那过度放大的烦忧给掩了,「也好啦,至少我们师出有名,不用怕暴风女Elsa带人来拆了场子。」
「难得妳说话中肯。」一旁的路绍凯一应,冷的一枪。
「欸,我说什么,你都有话,你烦不烦?」秦子桦睨着他,不满的很。
「怎么,听不得实话?」
「你这分明就是唠叨、对我的成见,少在那里美化自己。」
「分明是妳不爱听实话。」
「你还说⋯」
秦子桦又要骂,却见路绍凯眉头一皱,似乎少了跟她斗嘴的心情,秦子桦循着他的视线望去,这才注意到一旁的程予嫣不发一语。
她暗骂自己的反应慢,正要开口关心,路绍凯却抢先了。
「予嫣,笑一笑特别带妳过去,肯定有原因,妳还好吗?说说?」路绍凯问。
「对啊,跟我们说嘛。」秦子桦也说。
程予嫣的视线却仍是落在那文案上,她的个性素来是倔的,讲的好听是有坚持,讲的难听便是爱钻牛角尖了。
她放不过自己。
「我不想拿这个案子去拍摄。」说着,她捏紧了手中的文案。
「什么啊?予嫣,妳这案子不是连沈鬼厉都看过了吗?」秦子桦不解。
程予嫣吁了口气,她想起了昨晚,拧眉,「如果真的这么单纯就好,妳看过这案子,妳也说还可以改不是吗⋯我想找经理,请他换人来写。」
秦子桦见状,就见着一个送死的,她拉住了程予嫣,「予嫣,妳别自找麻烦,他们决定了就决定了,妳管他们这么多⋯」
她嚷嚷着,没有注意到本来一片吵杂的办公室安静了下来,直到她抬眸,见着了走近的那人。
秦子桦后头的话硬生生嚥了下去,一眼惊恐。
像见着了个恶鬼似的。
「总、总经理好。」说着,她鬆开拉着程予嫣的手。
沈东冬点点头,没说什麽,她惯有的冷酷滞在空气中,用她的不怒而威换得了一部门的鸦雀无声。
此际,她的目光对上了程予嫣,不出她意料的,程予嫣不说话,让沈东冬瞧清了里头的不情愿。
秦子桦紧张,偷推了程予嫣一把,「予嫣,打招呼啊,是沈鬼厉⋯噢,不,是总经理欸。」
程予嫣抬眸,淡淡一眼,「嗯,总经理好,刚刚见过。」
她对沈东冬说,敷衍了事,毫不掩饰里头的倔。
沈东冬拧眉。
——这小妮子,是在生气吗?沈东冬无奈,只觉在程予嫣面前,她太容易讨不了好。
她的目光扫向程予嫣手里捏紧的文案,终究心里有底。
于是她开口,「程编辑,关于下次的拍摄,我有事情交待妳,跟我来。」
她对她说。

第十二章:远离纷扰 12.
沈东冬抛下话便走了。
程予嫣见着她的背影,一度更觉得郁闷。
──她为什么非听沈东冬的话不可?
但对上一旁秦子桦关切的眼神,程予嫣终究是把心里的那股委屈嚥下了。
这样的事情程予嫣一直做的很好,该说是训练有素了。看来,情场跟职场,只差一个字,箇中的道理倒差不了多少。
想起杨瀚,程予嫣抿唇。
「妳在气什么?」
两人进了电梯,电梯门阖上了,短暂的宁静还没找到时间盘踞,沈东冬已然开口,语声淡淡,像是问起程予嫣吃过饭没有那样的小事。
「没有。」程予嫣说,低眉,一骨子的倔,都酝酿在短短的两个字里。
沈东冬看了她眼,内心叹息,不知道程予嫣活得这样倔,是用来折磨自己,还是用来折磨别人。
不消时,当电梯门开了,程予嫣见着眼前的光景,这才发现沈东冬带她来的地方是地下停车场。
她要带她去哪里?直到这个时候,程予嫣才意识到这个问题。
沈东冬却是没有多解释的意思,她领着程予嫣走,跟在她后头的程予嫣也不愿意问,于是那沉默就恣意妄为的要张狂了。
──但还好,这二人之中终究有一人是愿意先认输的。
「妳不问我,我要带妳去哪?」
在那阵谁也不让谁的沉默里,沈东冬终是开口,她问着坐上副驾驶座上的程予嫣。
沈东冬素来是固执的一个人,但碰上程予嫣的倔,彷彿就像矛碰上了盾,谁也拿不了谁一个办法。
与其僵持不下,只能有一方先认输了。
听见她说,繫着安全带的程予嫣抬眸,程予嫣有双温柔似水的眼睛,如果扣除那里头的倔强的话。因而,沈东冬望着程予嫣时,只觉心里的冷酷会软一些、融化一点。
「我不明白妳为什么要问,难道我能拒绝妳吗?」程予嫣说,她把安全带繫好了,终于给了答案,「就像妳愿意用那个案子一样,照理说我应该高兴,可是我高兴不起来。」
沈东冬抿唇,思忖着什么,她发动了引擎,把车子开出了停车场。
「我并不欠妳一个解释。」良久,沈东冬说。
只是这话一说,沈东冬却是无来由地心一软,她咬唇,难得意识到自己惜字如金的习惯有多恶质。
她下意识地瞥了程予嫣一眼。
怎料,程予嫣却是望着她,一眼的不服输,更是赌气,「…妳出于什么理由都好,反正妳都已经决定了,我只能照办。」
沈东冬的头开始疼,却不知道是因为车窗外头这快要下起雨的天气,还是因为对程予嫣的倔强束手无策。
天边是被那无边无尽的阴霾给佔据的了,一道闪雷短短的冲破那阴霾,亮起了天幕。
轰。
当车子驶过了几条街道,蓄势待发的雨点们终是落下了,那些雨水打在车窗上,汇聚成小溪,道道的佔领车窗。雨刷的运作声充斥在车里狭小的空间中,怕是这车里最冷静客观的一种声音。
沈东冬提了口气,「我带妳出来,是想好好跟妳谈,妳的作品没有妳想的那么差,我会愿意用,并不是因为两位经理的互不相让,也不是因为对妳的同情施捨。」
「妳应该有点自信,而不是跟我生气。」沈东冬冷说做出结论,她的车速不快,也没有开启导航,但她俐落地打了方向灯,把车子转进了巷弄间,像是熟门熟路。
沈东冬向来不善于解释,以前是,现在也是。
有时候她会想,当年的事情,如果她善于解释是否就会好了吧。但那是沈东冬的缺陷,何况,纵使扭转了那个剎那,也不能保证日后的结局好坏。
「我知道了,我会改进。」不知沈东冬的心思,程予嫣说,下属对上司的语气。
她抱着胸,还是不愿意多说话。
沈东冬没办法了,而她最没办法的,不外乎是不知道她对程予嫣的执拗为什么要那么上心。
沈东冬想起了曾经,曾经,她也看过类似的执拗,却不是来自于程予嫣,而是来自于她这些年写满她记忆的那人…
那人有双跟程予嫣一样好看的眼睛,澄如星子的一双眼,也曾经跟程予嫣一样的执拗,在那人还没有屈服于现实、做出那个决定之前。
曾经。
沈东冬抿唇,见着了目的地,她停下了车,开口,「到了。」
程予嫣望向窗外,瞧见那捱在高楼夹缝间的小咖啡厅,咖啡厅没有崭新的外观,却并非格格不入,而是自成一格的一种气息。
程予嫣一语不发,她知道现在自己要做的事情就是服从,便要下车,只是她这才注意到,她今早出门时走的匆忙,包包里根本没有带伞。
她看了沈东冬眼,本想问她有没有带伞,但话却是被锁在唇里似的,程予嫣怎么样也说不出口。
于是她索性拉开车门,直接就要下车,怎料手却被沈东冬给拉住了。
「外头在下雨,妳这样就要下车?」沈东冬叹息,语里少了些冷,多了些紧张跟不知所措,却是不知道程予嫣还要这样折磨她到什么时候。
程予嫣抿唇,她望了沈东冬眼,听出沈东冬此刻的担心,她的心终究是软了。
她发这么大顿脾气,就算沈东冬是因为同情她才用这案子,那她这气也发得够足、够久了。
更何况沈东冬没犯什么错、沈东冬只是做了当下她认为最适合的决定。程予嫣其实知道。
程予嫣想,却也想起杨瀚,想起这些日子的不顺遂…
太多的郁闷了,她是在迁怒吗?此际,程予嫣终于面对了那她不愿意细想的事实。
想着,心也跟着歉疚了。
程予嫣低眉,她提了口气,像是把倔强收起了的乖顺家猫,「…抱歉,我好像反应太大了。」
沈东冬拧眉,多少察觉到程予嫣的心情好些了,却也脆弱一些了。
沈东冬轻轻一叹,她不善于解释,更不善于安慰人,她开口,说不出一句安慰,「妳在车上等我吧。」
程予嫣一愣,但见沈东冬撑了伞下了车,却不是往她这儿走来,而是走进一旁的便利商店,几分钟后她出来,手里变多了把轻便伞。
她在雨里把伞递给了程予嫣,「这阵子常下雨,以后记得,留把伞在公司里。」
程予嫣听着她说,外头的雨很大,沈东冬递给她的伞伞面已经湿了,程予嫣低眉,她的心暖暖的,却也涌上一阵酸。
程予嫣吸了口气,把心里那股酸涩给嚥下了。
她撑开了伞,跟着沈东冬踏进雨里。
只是雨下得太大了,她的轻便伞在这雨里显然显得太脆弱了些,一阵强风吹来,她抓不住那伞。
伞被吹上了马路,雨水逮着空隙打上了她的身子。
「等等。」下意识地,淋着雨地程予嫣对沈东冬喊了声,没有跑进沈东冬的伞里,她转身去追那伞。
「别追了。」
程予嫣才听见那声音,下一秒,却是有个人把程予嫣给拉进了怀里。
不远处传来伞被车驶过的辗压声,雨下着,程予嫣靠进了一胸口的暖,那里,有她熟悉的气息,昨夜未尽似的,提醒起程予嫣的回忆。
程予嫣抬眸,她对上沈东冬的视线。
「妳这样很危险。」沈东冬说,轻轻一句话,转眼便被雨声给掩盖。
程予嫣愣了下,她在沈东冬冷然惯了的的眼里找着了一丝温柔,有那么一剎那,程予嫣觉得自己已被那温柔给迷惑。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0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