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冯出抚谕文言文翻译_有点色故事

第九章:旧日不再 9.
沈东冬并不是一个好睡的人,如果有人嗜酒成瘾,那她嗜的便是安眠药。
差别是,前者是可以选择,后者是不得不从。
但昨晚,沈东冬难得逃出了安眠药的箝制,她睡得很好,很多年都不曾这么好。
──是为什么?
摺好被子的沈东冬抿唇,她醒来时,房里已没有了程予嫣,徒剩她一人。已收拾乾净的房内,让昨晚的失序像被人施了魔法,找不出一点证据证明两人昨晚的亲近。
但这并不重要了。看着空蕩蕩的床铺,沈东冬提醒自己。
她最该收拾的,就是对程予嫣的那一丝担心,那担心太多余,徒增日后分离时的负累。
她明明知道。
于是此际,换好衣服的沈东冬像把素日里的盔甲也换上了,她清冷的目光落在镜里的那人身上,穿衣镜里头站着的人一如以往,那精明跟干练的神色像是在她身上纹了身,只要她甦醒,便割捨不掉似的。
看着穿衣镜里的自己,沈东冬想起程予嫣昨晚问她的问题。
确实,她曾经不是一个人住。
『妳为什么总这么严肃,妳应该去当个军人的。』
沈东冬的耳际旋上一丝柔腻,那女子的声音牵起沈东冬的记忆,沈东冬低眉,彷彿在镜子里、又或是在回忆里,见着了几年前的她与她。
那时,一切都还很单纯,没有伤害,只有爱,纯然如初春萌生的嫩芽。
『是吗?那我去了。』
『不,妳不能去,妳是我的。』
『…沈东冬,如果我没答应,妳哪里都不能去。』
沈东冬彷彿听见女子说,也听见女子笑,那笑温柔,甜腻清晰的彷彿并非回忆。
沈东冬低眉,胸口袭上了一阵暖。那里,恰好,也承载着心伤,疼起来时,痛彻心扉。
她闭上眼,把穿衣镜阖上了,见不着自己,似乎就不用见着那些徒扰、那些回忆。
她的目光在见着床头柜上那只事物时搁下了,那是程予嫣的手机。
看来,程予嫣走了,手机却忘了。
被遗忘的手机不甘寂寞,震动起来,像是呼唤着她。
沈东冬拧眉,她走近床沿,拾起了那手机,上头显示的名字映入眼帘。
──蒋云翰。
沈东冬抿唇,她记下了这个名字。

萧翊潇今天下午打给了沈东冬,电话接起时,沈东冬扬眉,她就像个猎人,伺机已久,这会,才终于听见猎物跑过草丛,往陷阱里奔来的声音。
应该欣喜。
但身为猎人,沈东冬的喜怒是不外显的,这是她的专业,谁也不该知道她此刻的心绪,当然,萧翊潇最不该知道。
「我知道你还是对杨瀚那个案子很有兴趣。」电话接起,萧翊潇还没开口,沈东冬便先说了。
「杨瀚那个案子…」萧翊潇错愕。
他本来打算探探沈东冬的口风,怎么料得到沈鬼厉一开口,就切中了他心中的要害?这或许就是他俩近乎同期进公司,地位却在几年间演变成上下关係的主因?
萧翊潇不愿想,一想,他便郁闷。
他清清喉咙,「我不是想跟单雪淇争,我是想为这个案子的品质争。」
「来我办公室谈吧。」沈东冬淡声说,打断了萧翊潇试图搏取的名正言顺。
两个人心理都有底的事情,为什么还需要一起粉饰太平?这种事情,沈东冬没兴趣做,更别说陪着萧翊潇一起做。
萧翊潇摸摸鼻子,不自讨没趣,他挂上电话。
只是过了会,萧翊潇还没来,佟杰却先来了。
「Elsa在外头,说要找妳。」说着,他神色尴尬,挨近沈东冬身边,就像个小李子,一眼的护主心切,「妳做了什么,把一整个暴风雪给惹来了耶?外头好冷、好可怕。」
「你就爱看热闹。」沈东冬嗤了声。
「我这次没有喔,这次风暴看起来很大,我认真担心妳。」佟杰捶胸几拳,玩闹惯的那双桃花眼显尽真诚。
「这倒不用。」沈东冬唇边泛起一丝冷。
「沈总经理。」
门敲响了,沈东冬还没应门,人已经踏了进来。
沈东冬抬眸,见着了那女人一眼的傲,那份傲气,她很熟悉,怕是比这公司里的任何人,都还要熟稔不过。
但这并非沈东冬所愿。
「我一向尊重沈总经理的决策,因为我相信沈总经理会对自己的决策负责…,只是,沈总经理,我如此听话,为什么妳放任其他人不听话?」
那踏入门内的女子,就连开口也是慑人的傲、螫人的刺,只是这无损于她深邃五官的美豔至极,更无损于她伫立盼顾时,如盛开花朵般的豔丽迷人。
坦白说,单雪淇如果愿意笑,怕是连一旁素来游戏人间的佟杰,都要掏心掏肺、都要忘了这女人发起飙来时的气势张狂。
「我放任了什么?」
沈东冬抬眉,她嚼碎单雪淇的话,再替单雪淇重複一次。
单雪淇嗤了声,不可置信。
「妳居然装蒜?经纪部那边已经发了通知,杨瀚跟夏凝儿下礼拜要拍摄,还是我本来要拍的时间,我一问,居然就是敲给我们公司的週刊部。」
「这案子明明就是我们男人Gang谈下的。」单雪淇指着门外,像指着昨日开会的事实,「如果不是妳放任萧翊潇,他怎么敢?」
单雪淇怒不可遏,多年掩盖了的疮疤像是找着了透光的空隙,一揭开,便龇牙裂嘴,「沈总经理,我是不是早不该相信妳,只因妳根本做不到妳口口声声说的公私分明?」
侍在沈东冬身旁的佟杰闻言,忍不住望向沈东冬一眼。
沈东冬的神色没有掀起一丝波澜,如落在暴风眼里的小岛,惊滔骇浪都搁在外头的海上,更彷彿,对于眼前单雪淇的怒不可遏,沈东冬不是目标,只是个无关的局外人。
但沈东冬不应如此。佟杰想,那么多年来的传闻,不应是空穴来风。
门再度被敲响了。
沈东冬扬眉,她示意让佟杰开了门。
「本人来了,妳想问的事情,还是让他回答妳。」沈东冬说,她清冷的目光映入单雪淇的忿忿。
多年来,她俩一直是这般水火不容,如果单雪淇跟萧翊潇是明争,那单雪淇对沈东冬便是暗斗。
只是这斗,本该是两个人互争高下,但沈东冬却是只守不攻,然而纵使如此,两人多年来的宿怨却没有一丝缓解之意。
此际,听着沈东冬说,单雪淇瞪了她眼,嘴里的愠嚥下了,她对沈东冬的恨、对她的不满,从来、也未曾让萧翊潇看过。
这是她们两人间才知道的事。
不知情的萧翊潇踏进门内,踏进了这假象的和平,刚刚的喧扰像是被这空气给吞蚀,又或者是不留痕迹的让一旁空调的风给吹散了。
「萧经理。」单雪淇微笑,嫣唇轻勾,却字字清晰,毫不掩饰裏头的憎恶。
见着单雪淇,萧翊潇乾笑了声,他早该知道这是场鸿门宴,「单经理,妳也在这里。」
但没关係,萧翊潇在这公司里混了这么多个年头,他不傻,知道到哪儿都要带只替罪羊。
「妳是…?」佟杰困惑,对着那跟在萧翊潇后头进门,有些面熟,却叫不出名字的女子。
「程予嫣,女孩Ask责任编辑,昨天刚到职。」
沈东冬抬眸,于是她的视线里,映进了昨晚枕着她肩头熟睡的那个女子。
那女子也望着她,第一眼是诧异,跟着,却是神色複杂,不见笑意。
昨日已逝。

第十章:各退一步 10.
沈东冬抿唇。她曾经想过会有更好的时机让程予嫣这知道件事,那可能是在电梯里的巧遇、可能是在楼梯间的错身而过…,或者,由她亲口告诉她。无论如何,那都会是在她们更认识彼此之后;又或者,徒剩陌生之后。
只可惜,事与之冯出抚谕文言文翻译_有点色故事愿违了。
沈东冬目光一黯,她选择避开程予嫣眼底的困惑,迎上萧翊潇那一眼的市儈。
她开口,声音淡淡,听不出点情绪,「萧经理,你来得刚好,单经理有事情想问你。」
一句话抛出,沈东冬转眼从两人的攻击目标,回归成客观的决策者,把两人间的猜妒忌恨,还给了彼此。
单雪淇清楚沈东冬的伎俩,她睨了沈东冬一眼,嫣唇勾起一丝嘲讽,若不是眼下并非跟沈东冬僵持的好时机,她还没打算轻易让沈东冬这么容易就顺水推舟。
罢了。
她淡淡一应,「总经理这麽一说,倒是提醒我,我得关心萧经理最近是不是身体不适,该看医生了?耳背了?连开会内容都听不清楚。」
萧翊潇的眼眉堆满笑,瞇起眼,「单经理,怎么,拐弯抹角的骂人,难道不是骂人?」
单雪淇瞅着他,眼一冷,「拐弯抹角?我还太客气了。说起来,我一直不知道,萧经理脸皮这么厚,连别人施捨的礼貌都察觉不出来?」
「也是,若不是有这能力,怕也无法明目张胆的抢人案子。」她补上一句。
萧翊潇嗤了声,新仇旧恨,他在单雪淇中公然挑衅下是懒得再装,「我抢妳案子?单雪淇,是妳容不得有人做的比妳更好吧。」
单雪淇倒是不惧,「嗯哼,有一种人叫强盗,这种人是不讲理的?」
说着,她扫向沈东冬一眼,「总经理,以后也别开会了,有案子让萧翊潇先挑,我选他不要的就好了。」
沈东冬拧眉,她知道她该说话了,只是此际,她却不由得看向程予嫣一眼。
沈东冬想起了昨晚。
──程予嫣会怎么想这件事?自己用心做的案子,其实,只是他人比拼势力的工具。
现实,终究是太沉了。
她看向萧单二人。
「萧经理,听说你让经纪部敲好了杨瀚跟夏凝儿的时间?」沈东冬开口,不带情感的嗓音透进二人此刻的僵局。
「总经理,妳!」萧翊潇嗤了声,眼看局势要变,他讨不了好,也不想毫不挣扎挨下一计闷亏。
他看了程予嫣一眼,微笑,用一身的老练把赤裸的愤怒都掩了,「总经理,我们家的新人,能力很好,她刚来,写出来的案子还没让妳看过⋯」说着,他瞥了单雪淇一眼,「我是怕,您决定的太早。」
萧翊潇一说,单雪淇这才认认真真的扫视程予嫣一身,女王似的傲目凌厉,一扫,看的程予嫣心下一凛。
程予嫣避开了,她只想避开这一切,她从未、也不曾想与这种无聊的权力争夺扯上关係。
没有了梦想,她只想安安稳稳的做好自己的事。
于是她上前,将手里的文件搁在沈东冬桌上。
支着下巴的沈东冬抬眸,清冷的目光迎向她。
程予嫣想起了昨晚。
飞蛾扑火似的,她竟妄想从那深不见底的冷里找着什么。
「写好了。」她对沈东冬说,声音轻轻,说着只有两人能懂的意有所指,「我提早来上班,完成了它。」
沈东冬看着她,没有开口,有短短的剎那,程予嫣误以爲自己把话投进了一夜的虚幻。
那清晨时枕着她臂膀的温柔、那哄着她的呓语…
程予嫣拧眉,不解自身此刻的纠结。
她是她的上司,这间公司里最冷酷无情的….,虽然,昨日以前,还不是。
于是,该意外吗?那人的视线避开了她,留下的,是程予嫣视线里的清冷残影。
「单经理。」沈东冬看向单雪淇,「妳说呢?」
单雪淇瞧着她,恨透了沈东我此刻的事不关己,明摆着两边都不得罪。
但她骨子倔,就是不想让沈东冬讨这计便宜。
她抄起桌前那文案,粗鲁地略翻,把里头用心的文字都化作浮光掠影、幻化成一计凉薄的笑,「总经理,萧翊潇要把自己的想法包进别人的案子里,妳要我决定?我能决定什麽?」
说着,她把那文件砸上了桌。
单雪淇轻挑的目光迎向程予嫣,「妳是新人?什么都还不会,就先学会了不知好歹。」
「真是白目。」她说,双手抱胸。
这话一落,在场的人都静默了,单雪淇这是指桑骂槐,场里的人都听的出来。
但程予嫣少不了委屈。
程予嫣看着她,抿唇,「别太过份⋯」
说着,碍于单雪淇的气势,她后头的话终究是嚥下了。
「我过份?我是部门经理,妳做错事,为什麽我不能说话?」单雪淇一嘴凌厉,并不让步。
萧翊潇见缝插针、趁势还击,「单雪淇,程编辑是我的人,我还没说话,妳管什麽!」
「你不会管,我帮你管,你应该谢谢我。」
「妳在自以爲是什么!」
「好了!」沈东冬拧眉,见着程予嫣的不发一语,沈东冬终于有了一丝情绪。
程予嫣是无辜的。
这跟以往不同,沈东冬无法继续沉默。
「单经理,多一个案子可以参考,为了公司,我们何不好好看清楚。」
沈东冬淡声说。她拾起那文案,翻阅,看得,比谁都还要仔细。
她揭开文件,看见里头那些程予嫣听了她话,修正的,还有,程予嫣自己修正的。
众人望着她,都沈默着,望进她此刻的思量,等待她最后的发落。
良久。
「佟杰,男人Gang这期的销量怎么样?」阖上那文案,沈东冬开口。
佟杰点头,滑开平板,把数据调到沈东冬面前。
萧翊潇按捺不住了,「总经理,妳不能用数据决定,难道我们卖的差,就该边缘化?」
沈东冬扬眉,掠过了他的话,她看向程予嫣,「很出色的文案,提醒我,其实我们这次的主角是一对情侣,那麽,何不让两边合作,做成一个系列案。」
程予嫣看着她,陌生于她此刻的笑容,却不陌生那笑容里的温柔淡淡。
她是在帮她吗?剎那,程予嫣的脑海里浮现了这想法。
沈东冬转看向萧单二人,淡淡开口,「你们说呢?两个週刊都同属一个部门,藉合作的机会,拉抬彼此的优势,挺好的?」
她说着,唇角轻勾,勾起萧单二人的不情不愿。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0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