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和团 黄连圣母 标本_有点毒清糖在线阅读

第六章:爱不能言(下) 6.(下)
男人家的保全是特别多的,一整落的磁卡男人都带在身上,他有条不紊的一个个刷开,到了最后的指纹辨识,男人却是笑了,他拉起程予嫣的手。
「怎么了?」程予嫣困惑,直到男人将她的拇指按在指纹辨识的触板上,门应声打开。
「你…」来过男人的屋子许许多多次,程予嫣是第一次能用自己的指纹开门。
男人笑着说,是揣着这惊喜多日,「我想过了,这里也该是妳的家,我请为凯变更了设定,这样妳就能随时进来。」
说着,男人从口袋掏出另一副磁卡,搁进程予嫣的包包里。
程予嫣点点头,照理说这该是个惊喜,但她望了眼门旁的摄影机,下意识地压低了帽缘,却是开心不起来。
不善料理的男人替两人煮了火锅,他选了支片子,两人边吃火锅边看着。
「好久没能这样好好看部电影了,而且,还有妳陪着我。」男人说,他的大手轻抚着程予嫣的髮,宠溺的眼望进程予嫣的眸。
程予嫣搁下筷子,她看向男人,这从她高中时便交往的男子,还有着未随年岁褪去的天真,她轻靠在男人的肩头,闭上眼。
男人搂着她,低眉,在她的唇瓣上落下一吻,唇瓣间的缠绵,轻轻、点点,像是能分开,又像是分不开似的。
「我晚点有工作,但我很想妳。」男人嘶哑着声音说。
于是火锅也不吃了,电影也不看了,男人把程予嫣抱上了床。
程予嫣任着男人解开她的衣扣,程予嫣喜欢这个时候的男人,两人的互动就像是一同下了班在床上温存的小夫妻,于是在男人身下的她搂着男人伟岸的身躯,直到那声手机响起之前。
程予嫣闭上眼,她很想叫男人不要接那通电话。但她知道她不能,虽然这违反她的本性,应该说,这些知道,对她而言是日常,是被训练出来的习惯。
不知程予嫣的心思,男人披上褪去的上衣,凌乱的扣上,他下了床,走去客厅拿了手机。
「该死,我最近被记者盯的特别紧,为凯说停车场现在有记者,他们肯定会想办法去弄监视器,要我先从后门带妳出去。」男人走进房时,他看着程予嫣说。
程予嫣在男人的眼里看见了愧疚。
「好。」她点点头,听话的下了床,把衣服整理好。
男人跟在程予嫣后面,搂住她的腰,喃喃,「予嫣,对不起…」
程予嫣没有多说话,她知道只要她收下这句对不起,男人的心情就会好过点…
于是她收下了。她抿唇,不知不觉间,收下男人的对不起,成为她在这段感情里的另一种屈服。
从客厅拎起包包的程予嫣,看了眼桌上还没吃尽的火锅,却是不知道两个人能好好吃完顿饭是什么时候。
两人从男人家的后门走了出来,男人说要叫车,程予嫣拒绝了,但他坚持陪着她散步,程予嫣没有拒绝。
经过了超商,程予嫣有些口渴,「我去买个饮料,你在外头等我?」
男人点点头,对程予嫣挥挥手,要她去。
程予嫣拿了饮料,结了帐,跟在两个女学生后头走了出来,其中一个女学生却是看向站在超商外头的男人。
「那个人不会是…」看向男人的女学生问另一个女学生。
另一个女学生停下脚步,「是吧、外型很像欸,而且我记得週刊每次拍到他,他都戴着淡蓝色的口罩…」
「真的吗?那他在这是在等人吗?」
「应该是吧,不会是他女朋友?」
其中一个女学生回头,她的视线短短的和程予嫣对上了,程予嫣深吸口气,佯装无事的走下台阶。
「不是啦…他女朋友不是夏凝儿吗?他是谁,女朋友怎么可能这么平凡。」女学生笑了声,「走啦,我们去跟他要签名。」
听到这些话的程予嫣没有停下脚步,她继续往前走,从男人的身边掠过了,男人本想叫住她,但看向她身后走向自己的女学生,男人便知道是怎么回事。
「不好意思打扰你,你是杨瀚对不对,我们都是你的忠实粉丝,可以跟你要签名吗?」
程予嫣走远了,她的耳边还萦绕着这些话,那声音却没有随着她的远离而趋小,反而是越来越清楚、越来越清楚。
她的心头一阵酸,在还能多想清什么前,她的眼眶已经湿了,眼泪落了下来,落在与她错身而过的路人的注目礼里。
程予嫣注意到了,倔强的她抹去眼泪点点,她拣了条幽僻的小巷,直想往小巷里躲。
她走得又快又急,一个转身,怕是路都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就先撞到了人,撞进了那人怀里。
「抱、抱歉…」她起身,抬眸,对上那一眼的清冷。
怎能想到会在这里碰上沈东冬?程予嫣愣住了,她佯装无事的笑笑,粗糙的想遮掩她此刻的脆弱。
「好巧。」她对沈东冬说。
沈东冬看着她,她放开了程予嫣的身子,视线却没有移开程予嫣脸上未尽的泪水。
沈东冬抿唇,没有多问。
「我刚好要回家,一起走吧。」她对程予嫣说,弯下腰替程予嫣拾起刚刚落在地上的文件,看了眼,拧眉,「加班?」
「嗯。」程予嫣点点头,此刻的她着实感激沈东冬替她留下的台阶,「刚换公司,工作上还有点不适应。」
「我明白。」沈东冬点点头,没再多说,便陪着程予嫣往回家的方向走去。
两人这样併肩一起走着,一路沉默。程予嫣吸吸鼻子,走在沈东冬的身旁的她,不知怎地,她心下的慌乱似乎得以收拾,两人相处起来的平静,似乎让她的心没那么痛了。
只是两人搭着电梯上楼时,程予嫣却是注意到沈东冬手里的提袋,那是个精品店的袋子,但袋子看起来却像是空的。
不知沈东冬为何拎个空提袋,程予嫣有些好奇,但终究没有问起。

第七章:阴错阳差 7.
洗澡水哗啦而下,水花盈盈,打湿了沈东冬的身子,却遮掩不住她小麦色肌肤下的匀称结实。平日被沈葳葳逼着,沈东冬义和团 黄连圣母 标本_有点毒清糖在线阅读有健身的习惯,不过沈葳葳最近怀了孕,沈东冬健身倒是少了个伴。
但这样挺好,沈葳葳便能少花点心思在替她找对象这件事上?
洗过澡的沈东冬抄了毛巾擦着湿髮,她的头髮短,吹风机是少用的,她随手套上了浴袍。
踏出浴室门的她,视线却是落在主卧房的房门上。
无疑的,她担心程予嫣。
沈东冬抿唇,她提醒自己,如果看到一个女孩子落了一眼的泪,不会担心肯定是奇怪的,她会这样反应,再正常不过了。
想着,沈东冬的手搁在门板上,想轻敲出声,但想归想,她的手却像石化了似的,滞在空中、不听使唤。
──或许她想一个人静一静?沈东冬迟疑。
只是当沈东冬正被这些思绪纷扰的踌躇不前,她面前的门却是开了。
踏出门的程予嫣的长髮盘起,穿着短裤和宽大的T-shirt,戴着黑框眼镜的她,眼上的泪痕未尽,还多了一眼的倦。
沈东冬扬眉,瞧见卧房里书桌旁点着的檯灯。
程予嫣瞧见她,先开了口,「妳洗好澡了?要睡了?」
「嗯。」沈东冬应了声。
她见着程予嫣门旁桌上的那落文件,她在上头看见了杨瀚的名字,这人无疑是她今早和萧翊潇等人开例会的争论对象。
她起了好奇心,「还在加班?」
程予嫣抿唇,对于萧翊潇华而不实的要求,她着实有些不得要领,心下又因为杨瀚的事情烦闷的睡不下,才会想趁睡前把手边的工作先处理一些。
「…算是吧。」她说,身子掠过沈东冬时轻轻一撞,「妳要拿东西的话就进去,没关係。」
沈东冬皱眉,见着程予嫣的身影进了厨房,跟着,她听见冰箱打开的声音。
沈东冬着实不是个善于关心人的人,但她要转身离开前,她的视线却是在眼前空蕩蕩的房间里滞下了。
她不自觉地踏进房里。
那本是沈东冬的房间。此际,看着房内的事物,沈东冬抿唇,不知是否是她自己的幻觉,她总觉得这儿因为程予嫣住下了,多了一丝温暖。
是她的多心了吧。沈东冬想,她佯装无事的抽起檯灯旁的几支笔,目光却已搁在程予嫣正看着的文件上。
「我在整理文案。」
沈东冬抬眸,但见程予嫣拿了只马克杯进了房,她踩着一双软拖,声音有些累。
沈东冬搁上了文件,佯装镇定。「嗯,还顺利吗?」
程予嫣摇摇头,拉开椅子坐下了,沈东冬从她搁下的马克杯,瞧见里头像是咖啡牛奶。
──咖啡牛奶跟程予嫣,沈东冬觉得很适合。
「这是我第一份正式工作,对主管的交代,我有点无所适从,现在只是在瞎做。」程予嫣失笑,抬眸,对上沈东冬一眼惯然的冷,程予嫣却觉得安心。
程予嫣想着什么似的,开口,「我还不知道,妳是做什么工作的?我可以问吗?」
听见这问题,沈东冬愣了下。
程予嫣果然并不知道她们同属一间公司。
但看着程予嫣问得真诚,沈东冬淡淡开口,「我也是做文字工作的,跟妳有点像。」
她说,选了个既正确,也不正确的答案。
至于为什么不直接告诉程予嫣实话,这是沈东冬的直觉,她总觉得告诉程予嫣的实话,对两人眼下的关係而言,太沉了。
「这么巧?」程予嫣失笑,潜藏泪痕的眉眼弯弯,却藏不住那一丝惯于逞强的倔强,「我们今天好像总是很巧,回家时也会碰上。」
「嗯。」沈东冬应了声,视线一度不自禁滞在程予嫣的笑容里。
还好她很快便发现了,为了避开程予嫣的眸,沈东冬转而看向桌上那落文件,「这工作我做了好几年,也许能帮点忙,妳愿意让我帮忙看看吗?」
程予嫣没有拒绝,沈东冬从客厅搬了张椅子,在她身旁坐下了,陪她讨论。
「所以,妳们要在既有的案子上再做一个案子去竞案…是这样?」听完程予嫣的叙述,沈东冬做了结论。
程予嫣点点头,没有多想。
沈东冬抿唇,这是程予嫣看惯了的表情,于是程予嫣没有多心。但如果程予嫣见着此际沈东冬心里的波涛汹涌、惊滔骇浪,怕是今晚就算睡下了,也得作上一晚的噩梦。
──萧翊潇这次真的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萧翊潇和男人Gang的经理单雪淇素来是死对头,沈东冬是知道的,但知道归知道,工作归工作,已经决定的案子萧翊潇想翻盘,他该做的是跟她力争,而非私下再让下属做个案子直接竞案,萧翊潇这不仅是浪费公司资源,也等于是明摆着和单雪淇槓上了。
沈东冬提了口气,目光落在那文件上,避免程予嫣瞧见她眼底的愠色。
「其实我听同事说,竞案的选择有两个,要不就是做的很差,送进去当砲灰也就算了,要不就是做到最好,一定要把案子拿下来。」不知沈东冬此刻的心思,程予嫣敲着笔电上的文字。
「…那妳打算呢?」沈东冬问,她的声音因隐藏怒意而有些冷。
但还好沈东冬平日里便是个不爱废话的性格,这话说的少了些、冷了些,旁人一时间也察觉不到她的情绪变动。
「…我打算?」程予嫣推着眼镜,头枕上文件,摇摇头,「我还是新人,没有什么打算的能力,只能先做完吧。」
她说,轻轻叹息,那语里的倦意掩不住,沈东冬听她如此,心却是软了。
「妳做到哪了?」沈东冬问。
「妳可以看。」把头搁在文件上,程予嫣把笔电推给了沈东冬。
等着沈东冬看文件时,程予嫣陷入了思绪,她想起这份工作给她的无力感,却在同时,也想起了杨瀚。
杨瀚没有一封讯息、一通电话,在他们两人今晚分别以后。
──他说他今晚要工作。
这最后一句话,程予嫣是记得的,只是没想到这句话也变成程予嫣此刻的浮木,她攀着那浮木,彷彿多攀一会,就能忘去她今晚的心伤多一会。
听见笔电的打字声,程予嫣拍拍脸,她终是不想让沈东冬发觉她的异状,于是她强打起精神,不住喝着马克杯里的饮料。
只是见着沈东冬的一脸专注,她不怒而威的清冷像是蛰伏于巢穴的狮,令程予嫣忽地紧张起来。
她忍不住问,「…怎么样?」
「嗯。」沈东冬蹙眉,她支着下巴,思量着什么,「…这是妳第一次写文案?」
「算是吧,应该说第一次写週刊的文案。」程予嫣尴尬,她的脸因不自在而染上一丝嫣红,从以前便是如此,她总觉得,让人看自己的作品就像让人打量自己一般难以习惯。
沈东冬抬眸,对上程予嫣的眼,她的视线柔和了些,「是吗?那我觉得写得蛮好的,妳以前没有写过什么?」
程予嫣愣了下,沈东冬对她的肯定出乎她的意料,程予嫣想了想,开口,「…以前会写点别的东西,比如剧本。」
「剧本吗…」沈东冬喃喃,想着什么似的,她把笔电搁回程予嫣面前,「我用追蹤修订调整大纲和文字,妳看一下,我们讨论。」
「好。」程予嫣点点头,听见沈东冬的肯定,让她疲惫的神经放鬆了下来,倦意跟昏沉一併涌上。
程予嫣看着沈东冬更改的文字,拿了杯子里的饮料又喝了口。
一口、两口,两人不断的讨论调整几次后,她的眼睛已瞇成一条线。
沈东冬见状,唇边泛起一丝笑意,若有似无,「想睡了?我们可以明天再讨论。」
「不好,妳等我看完。」程予嫣说,半命令的语气。
沈东冬挑眉,此时觉得程予嫣似乎哪里怪怪的,但哪里怪,她却说不上来。
「那好吧。」沈东冬妥协。
此际,见程予嫣一双眼直盯着萤幕,那般执着,那般地倔,沈东冬冷然惯了的心,难得有一丝温柔。
是对妹妹一般的感觉吧,沈东冬想,她在家里排行最小,没有妹妹,程予嫣这偶然让人怜爱的模样,怕是勾起她一直无处发挥的怜惜了。
釐清自己的心思,她淡淡一笑,瞧见程予嫣杯子里的咖啡牛奶。
「家里还有咖啡牛奶吗?」她问程予嫣。
程予嫣抬眸看她,倔惯了的眼有一丝涣散,却不知道是因为疲累,还是因为别的缘故。
「咖啡牛奶?」程予嫣问她,摇头,又喝了口杯子里的饮料。「我没有,那妳喝我的。」
「喝妳的…」沈东冬拧眉,程予嫣一脸的绯红在檯灯下太过清晰,沈东冬这才对这杯子里的事物起了疑心。
她接过那马克杯,轻啜了口。
醒了。
「是奶酒…我在想什么。」沈东冬喃喃。
她这才想起程予嫣打开冰箱时,她也同时听见了玻璃瓶的碰撞声,而眼前这一眼涣散的程予嫣,怕并非因为疲累,而只是因为酒精作祟。
可奶酒的酒精浓度并不低,但也不特别高,程予嫣的酒量未免也…,沈东冬愕然,如果是沈葳葳犯了这种事,她肯定是会笑的,但此际先不说眼前这人并非沈葳葳,更不说此际沈东冬姐爱作祟,倒是心疼起程予嫣来。
她低眉,见着马克杯里的奶酒已要见底,沈东冬抿唇,看来程予嫣已在她的眼皮下喝了大半。
「我睡不着,所以想喝。」程予嫣阖上了电脑,吁了口气。
酒意惹得她头晕,她撑起身子,笔电却是拿不稳。
沈东冬接着了,扶起她,提了口气,无奈,「那现在想睡了?」
程予嫣点点头,很听话,顺从的像只倦了的猫,「嗯,想睡了。」
说着,程予嫣脚下一阵软,挨进沈东冬怀里,沈东冬屈服,叹息,把程予嫣抱上了床。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99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