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和团黄莲圣母标本_有深度的古言小说推荐

第五章:掩饰自己(下) 5.(下)
翻到第七页时,沈东冬看见了个她既熟悉又陌生的名字。
程予嫣…,对上照片便知道并非同名同姓,沈东冬也不认为她有这么特殊的运气,能在一天之内认识两个程予嫣。
…女孩ask週刊的新进的责任编辑?
沈东冬扫视着文件上的资讯,想把昨晚夜里见着的程予嫣,和履历上学士照里那看起来充满自信的女孩连结起来。
但总觉得两个人对照起来,似乎少了些什么…
沈东冬不自禁陷入沉思,直到她的手机又传进一封讯息。
她看了眼,拧眉,拿起了内线电话。
—-
走出萧翊潇的办公室,程予嫣换得了一大落文件。抱着文件的她坐了下来,翻没两页便打开电脑,她试着敲了几个字,但想起什么,她拿起那叠文件最上头的撰稿说明,看了会,程予嫣便把萤幕上的写好的文字都删除了…
是再忍不住了,她心里的无力已化做一声轻叹。
她知道,即使同样是文字工作,但这里对文字的想像像是帮文字穿上了框架,在堆积如山的规则里,奢求自由像是缘木求鱼。
不知程予嫣的心思,秦子桦探头进她的座位。
只花一天时间已经对程予嫣摆设摸得熟透的她,从程予嫣的座位上的零食盒捞了根巧克力棒,「妳早该叹气了,男人Gang抢到的案子还要我们也做一份企划去竞案,浪费公司资源又徒增我们的工作量,笑一笑怎么就这么输不起啊?害我还要加写文案,真是麻烦。」秦子桦嘟嚷着。
「还有摄影,予嫣妳肯定不熟我们部门里的摄影记者,嗯,我们要抓谁进来当交替才好呢…」对于萧翊潇刚刚加派的任务一身怨怼,也想起了当务之急,她喃喃。
秦子桦一抬眸,好巧不巧便见路绍凯揹着相机与她错身而过,秦子桦拉住他的手腕。
「到时候杨瀚跟夏凝儿的照片由你来拍啊。」秦子桦开心宣布,无视路绍凯的一脸无奈,「这种一定会被牺牲的倒楣鬼工作,我找不到别人肯接,只有你这个工作狂会愿意了?」
「被牺牲…啊?」程予嫣问,没听懂的她,试图弄清这里的规则。「是因为不会被採用?」
「That’s right。」秦子桦吁了口气,「而且我也跟妳说过沈鬼厉是怎么样的人了,她如果知道笑一笑这么不听话,浪费公司资源又再做一套文图去竞案,肯定会非常火大,我就不知道笑一笑干嘛拐着我们一起去陪葬?」
「妳找我是什么心情,笑一笑大概就是什么心情,他不让我们做,难道他能自己做?」站在一旁的路绍凯按着太阳穴,叹气。
「你真的浑身奴气,懒的说你。」秦子桦瞪了他眼,「我刚刚跟经纪部门那边联络过了,先敲下礼拜拍摄,你记起来,不要放我跟予嫣鸟啊,我们可变不出下一个倒楣鬼。」
「知道了。」路绍凯挥挥手,揹着相机的他走开了。
只是听着秦子桦说,程予嫣皱眉,她点开刚刚萧翊潇寄给她的文案,看见上头的杨瀚和夏凝儿,她的心里空蕩蕩的,有些不知所措。
「怎么了?」秦子桦见她神色不对劲,拍拍她的肩,「往好处想,至少我们要加拍的是杨瀚跟夏凝儿,这两人可不是想见就能见到的,男得帅女得美,看了就赏心悦目,我跟妳说,我上次在电梯里碰到杨瀚,他本人超亲切的,身材还练得很好,我就忍不住跟他要了签名…」
说着,秦子桦一脸爱心,「所以啊,予嫣,如果这个案子不是免洗的,其实是个爽差啊…」
「他很亲切吗…」程予嫣听着她说,看了那文案上头的男人眼。
文案上头搁着的是剧照,一袭龙袍把杨瀚深邃的眉宇都烘托出来,衬得他一身的英气,程予嫣看着那样的他,抿唇,却是关上了文件。
恰巧此际,她的手机亮了封讯息,见着传讯息来的人,程予嫣讶异。
「予嫣,我是葳葳姐,昨天的事情很不好意思,中午妳有空吗?我请妳吃个饭?」
程予嫣看着那讯息,本想说不用了,但她的目光却是见着了桌旁的那个纸袋。
或许多认识些人也好。程予嫣想。她不喜欢把世界越缩越小的自己。
想着,她回覆了讯息,于是几小时后,她踏进公司附近的一间义式餐厅,自动门还没来得及阖上,她便见着了餐厅内其中一桌旁沈葳葳的笑脸,她对程予嫣朝着手。
「予嫣,妳愿意来太好了,昨晚的事情我真的很抱歉呢。」一身整齐套装的沈葳葳说,套装的剪裁让她显尽柔美,她让服务生替程予嫣送上了菜单。
沈葳葳补上一句,「我妹妹真的是太机车了,怎么样,她有没有欺负妳?有没有哪里对妳不好?都跟葳葳姐说。」
程予嫣接过菜单,想起沈东冬,不知怎地,程予嫣只想起她冷酷里隐约透露的温柔,倒没想起半点讨厌的感觉。
「不会,我觉得她蛮照顾我的。」她说,说得真心。
沈葳葳咬住这话却是亮了眼,喜形于色,「照顾妳?照顾妳哪里?这只刺猬不讨厌妳、没有对妳冷言冷语?」
说着,沈葳葳覆上程予嫣的手背,一嘴的话像终于找到时机,「予嫣,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们家东冬其实就是脸长得讨厌了点、个性固执了点、讲话自以为是了点、原则多如牛毛了点、洁癖欺人太甚了点…」
长长的话,是太想说,她连喘气也没有,「但其实呢,她不是个不能沟通的人,而且啊,她很念旧、又很有耐性,她之前的交往对象跟她纠缠好几年,她还是对人家很好、很友善…」
「她之前有交往对象吗?」程予嫣喃喃,想起沈东冬清丽干练的模样,一时间不知道能让她喜欢的对象会是怎么样的人。
「是啊,而且那人还是个…」沈葳葳正要说,却是见着了什么,她连忙装着喝水,把后头的话给嚥了回去。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进程予嫣的耳里。
「姐,我以为只有我们两人吃饭。」
就见沈葳葳的神色尴尬,程予嫣回头。
于是她见着了沈东冬,也见着了她铁青的面色。

第六章:爱不能言(上) 6.
「东冬,妳干嘛反应那么大?人多吃饭才热闹啊。」沈葳葳缓声说,「妳那什么脸,是要吓坏程小姐了?」
沈东冬皱眉,见程予嫣神色尴尬,她吁了口气,「我不是这个意思。」
沈葳葳对她招手,秀丽的面容满是喜色。「不是这个意思就更好,来,快点坐,虽然妳只是暂时让予嫣住下来,还是得好好认识一下人家,对不对?」
「姐…」看沈葳葳这般热心,沈东冬多少猜到她姐此刻的心机,她无奈,看向程予嫣一眼,程予嫣正用着手机,没有察觉异状的模样。
沈东冬鬆了口气,她佯装无事的揭开了菜单,对一旁站着的服务人员开口,「一份B套餐,谢谢。」
服务人员一走开,沈东冬的手机响了声。
应声滑开手机的沈东冬拧眉。
『抱歉,我没有打扰妳好好吃饭的意思。』
讯息是予嫣传来的。
沈东冬抿唇,知道予嫣误会,她快速的回了封,『没事,妳多想了』
讯息一发出,沈东冬犹豫了下,传了个微笑的贴图。
──这真不是她的作风。讯息一发出,沈东冬便收起手机,像把手机藏起,就藏起她的不习惯。
此刻,这义式餐厅生意极好,相对于沈东冬她们三人一桌的宁静,其他桌都是杯觥交错、笑语不断。
沈葳葳见状,怕是受不了这寂静,「一起吃饭,妳们两个怎么都不说话,要聊聊天吧?」
程予嫣搁下手机,她淡淡一笑,「抱歉,我看个东西,看得太专心了。」
「没关係、没关係,予嫣妳别误会,葳葳姐不是针对妳啊。」沈葳葳堆满笑脸,她招来服务生,替程予嫣倒了杯餐前酒,「予嫣,昨天我问妳,妳说妳现在单身,那妳之前有没有交往对象?妳喜欢什么类型的人呢?」
程予嫣愣了下,她总觉得沈葳葳看她的模样,很像是在看媳妇似的。
──沈葳葳是打算介绍交往对象给她吗?想着,程予嫣看了沈东冬一眼,思忖着不知道沈东冬认不认识那人。
只是无论如何…,程予嫣抿唇。她知道,她并不是个能有交往对象的人。
「葳葳姐,我觉得我现在单身挺好的,目前没有打算…」程予嫣正要回答,皱着眉的沈东冬却是覆上她的手,摇头,要程予嫣不要再说了。
「这是妳的个人隐私,妳没有回答我姐的必要。」她淡声说。
程予嫣望着沈东冬,沈东冬的手心微凉,一如她清冷的目光…,程予嫣抿唇。
「沈东冬,妳很无聊欸,我问问有什么关係。」沈葳葳抱怨着,「予嫣,妳跟葳葳姐说,妳之前交往的对象是什么样…」
「姐,好了。」沈东冬硬声打断沈葳葳后头的话,话声一落,沈葳葳的话是止住了,但也留下一桌的尴尬。
程予嫣吁了口气,只觉她自己继续待在这,这两人便会僵持不下。
「不好意思,我先去一下洗手间。」她说,起身暂时逃离了这僵局。
见程予嫣走远,沈葳葳的怒色便再也掩不住,她瞪着面前的沈东冬,「沈东冬,妳刚刚是怎么样?我多问予嫣两句话,碍着妳什么?」
沈东冬扬眉,看着她,声音淡淡,「姐,妳是我姐姐,我想我还是看得出来妳打着什么主意。」
「程小姐只是我暂时的房客,此外,两个女人在一起并不是妳想的那么简单,请妳不要自作主张的把她给捲进来,如果妳坚持的话,我明天就让程小姐搬离我家。」她看着沈葳葳说,字字清晰,没有半点容得质疑的空间。
沈葳葳知道沈东冬是打定主意了,但她却不愿意放弃一丁点的机会,「东冬,这世界上的女孩子这么多,妳何必老是抱着妳那前女友?我觉得予嫣并不讨厌妳,妳至少多认识人家一点,或许妳会看到其他的可能性?」
沈东冬看着她,拧眉,过了会才回答,「不关她的事,是我目前没有打算…」
「够了、够了。」沈葳葳一脸虚弱地打断沈东冬正说着的话,怕是再多听沈东冬说上两句,她就要为之气结。「…我现在是孕妇,听妳说这些,对我的胎教不好,妳爱照顾妳前女友、爱单身都随便妳,反正爸那边处理起来也很麻烦,我干嘛惹得一身腥。」
听着她说,沈东冬讶异,「妳怀孕了?」
「对。」沈葳葳赏义和团黄莲圣母标本_有深度的古言小说推荐了她一计眼白,「恭喜妳和爸除了骅骅以外,看到我的时候,还有别人可以关心了?」
「姐,我是为妳开心…」沈东冬摇头,恰巧餐点送了上来,两人这话题便一时止住了。
饭后,沈东冬结了帐,一踏出店门,却已不见沈葳葳的蹤影。
「葳葳姐说她要赶回去上班,搭计程车走了。」看出沈东冬的疑惑,程予嫣说。
「嗯。」沈东冬应了声,拧眉,她想起程予嫣其实便是她的下属,要走,两人势必得一路回去。
但程予嫣并不知道这件事。
「…妳先走吧,我还有点事要办。」她对程予嫣说。
程予嫣没多想,她点点头,走了。
沈东冬望着她的背影,想起今天早上在人资履历上看到的那张相片。相片上头的程予嫣笑得很甜,照片上头的她还是长髮,怕是比现在还要更长些,而她照片上头的双眸,一如此刻的单纯、还带着点倔强。
但无论是照片上的程予嫣,或者是眼前的程予嫣…
沈东冬抿唇,正午的太阳把她的脸晒得热烫,她的心却依然冰冷的闻丝不动。
──她早不该爱上任何人,她爱上谁,都只会是个错误。
想起她的前女友,想起过往这段感情造成的伤害。沈东冬抬眸,她疲累的眼望向湛蓝的天空,在那片无垠无涯的天际里,沈东冬忘却了沈葳葳的提议。
她看了眼时间,顺着街道往下走,踏进路旁的一间精品店。
—-
一下了班,程予嫣踏出飞擎娱乐的大楼,便在街角处见着那辆熟悉的房车。
她没多想,上了车。
「予嫣。」一上车,戴着口罩的男人轻暱的握住她的手,他本就长得好看的眉宇弯弯,带着笑,拿了顶鸭舌帽,替程予嫣戴上了,「妳愿意听我的劝来飞擎工作,我很高兴。」
「嗯。」程予嫣应了声,她看着提袋里的文件一眼,嫣唇轻抿,把那一袋的事物都搁到后座去了。
「我让为凯买好菜了,晚上吃火锅,好吗?」男人又问,他发动引擎,「飞擎的週刊部怎么样?我记得编制都挺完整的,妳又是责任编辑,一定会有很多发挥空间。」
程予嫣听着他说,一度想提起她今日里的沮丧,但想到男人可能会有的反应,她一时间却是说不出口。
「妳从高中就喜欢文学,能够去女孩Ask当责任编辑,很符合妳的个性。」
半小时后,男人把车开进了地下室,替程予嫣打开车门时,他说。
「或许吧。」程予嫣说着,只觉得她在意的、不在意的,都很难跟面前的男人说明,于是她略下了那些话,从后座拿了东西跟男人上了楼。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99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