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热在线播放中文字幕_有没有玩3p的人联系方式

第三章:暂时妥协 3.
当程予嫣踏进屋里,便见那有条不紊,活脱脱像个样品屋屋子,她有些讶异。
「程小姐,来,我带妳四处看看。」沈葳葳热情地对她招招手,转眼成了个导游。
程予嫣跟在她的后头张望,她掠过饭厅时看了沈东冬一眼,见沈东冬抿唇,想着什么,一语不发。
她是真的不想让她住进来吧?程予嫣不禁想。
她正想,沈葳葳已迫不及待领她走到左侧的一个房间,「这是妳的房间,这间只稍稍比主卧室小一点,有附卫浴,是个套房,另外阿,客厅跟厨房所有的东西,基本上妳都可以…」
程予嫣看着那房间,房间大约六、七坪左右,算是宽敞,只是里头的衣柜和书桌、书柜等,都相当高雅华美,一点也不像是买来给租客使用的系统家具。
「她睡我房间。」人坐在饭厅的沈东冬忽地说。
她冷寒的声音强硬,容不下一点质疑的空间。
沈葳葳一听,秀丽脸庞上头的青筋都要爆起,她强忍着怒意,温柔的拍拍程予嫣的肩膀。
「程小姐,妳等我一下啊。」她勉强地从齿缝中挤出这话。
说着,无暇再看程予嫣的反应,她快步走到餐桌旁,瞪着沈东冬便骂,「妳又来?妳东西都让人搬进来了,现在是怎么样,她为什么不能睡她自己的房间?啊?」
沈东冬抬眸,相衬于沈葳葳的怒意,她是一眼悠然,「我只打算让她在这里住几晚…这期间,我睡沙发。」
「住几晚?沈东冬,妳哪来的创意?」听到这回答,沈葳葳简直要惊呆了,「既然妳没有要把房子租给她,程小姐不都说她本来住在附近了吗,妳如果还有点良心,开车载她回去就好,妳为什么还给我再浪费程小姐的时间?」
沈东冬静静的听着沈葳葳嚷嚷,没有反驳。
她看向沈葳葳身后跟来的程予嫣,淡声开口,「程小姐,妳觉得这样如何?」
沈葳葳急急的看向程予嫣,「程小姐,抱歉,我妹妹她太自以为是,妳不用理她,等等我开车送妳…」
「好。」程予嫣对沈东冬点点头,「…那就几晚,谢谢妳。」
沈葳葳错愕,她以为听错了什么,「程小姐…妳怎么答应了?这样好吗?」
程予嫣还没回答,沈东冬却是看了眼手錶,先回答了沈葳葳,「姐,九点半了,骅骅的睡觉时间到了…妳该回家了?姊夫最不擅长的就是哄骅骅睡觉,妳再不回去,他等等也会来找妳。」
沈葳葳嗤了声,不置可否。
临走前,沈葳葳看着程予嫣,又问,「程小姐,这样真的好吗?啊,如果妳是因为喜欢这房子,妳儘管住下来,我妹那边妳不用理她,一切交给我…」
「姐。」沈东冬冷声打断她。
「知道了、知道了。」沈葳葳挥久热在线播放中文字幕_有没有玩3p的人联系方式挥手,终于不再说了,只是沈葳葳手才搁上门把,看了程予嫣一眼的她,却又想起什么似的。
沈葳葳看着她身旁的程予嫣,忽地说,「程小姐,我私人问妳一个问题,妳不要介意啊。」
程予嫣愣了下,没有拒绝,「妳说?」
沈葳葳一听,望了还坐在饭厅滑手机的沈东冬一眼,多般谨慎似的,跟着,她才附在程予嫣耳边悄声开口,「听我学妹说,妳最近刚分手?妳是因为这样才在找房子?」
程予嫣看着她,对沈葳葳的问题似乎不意外,她点点头。
「嗯,其实我一直都单身,是因为旧的租约快到了,才会换房子。」程予嫣回答着她,没有一点迟疑,这不慌不忙的答案是素日里她早习惯了的台词。
沈葳葳听了脸上的笑容绚烂的像盛开的花,「…既然妳要在这里住几天,那妳以后叫我葳葳姐就好了?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就住在对门,妳随时来按门铃?」
难掩喜色,她继续说,「我欣赏妳,有个性,相处起来又大方…那,有空葳葳姐再帮妳介绍对象?」
说着,她轻拍程予嫣的肩膀,眼光有意无意地扫向沈东冬一眼。
程予嫣淡淡一笑,没多想。「不用特别麻烦,但谢谢妳。」

等沈葳葳终于心甘情愿走了,沈东冬替程予嫣将行李搁进了主卧房。
「抱歉,我姐自作主张,造成妳的困扰。」打开浴室门,沈东冬替程予嫣拆了新的牙刷和毛巾,她把拆好的东西递给程予嫣,「这些替换的东西,妳就先用我的。」
沈东冬说着,见程予嫣不答,这才注意到站在她身旁的程予嫣看着手机,若有所思的模样。
沈东冬没有询问她,只是淡淡的落下一句,「我睡在客厅,妳如果有什么需要,再来客厅找我。」
说着,沈东冬便要走出卧房,只是她才要带上门,程予嫣却是叫住了她。
「妳等等。」
沈东冬闻声停下脚步,她回头看着程予嫣,冷然的眼带着狐疑,「嗯?需要什么?」
「不,妳…」程予嫣看着她,有些不确定,「妳是不是知道,我暂时没有地方可以回去,所以妳才…?可妳怎么知道的?」
沈东冬看了她眼,短短迟疑。
她清冷的目光一度滞在程予嫣的脸庞上,是习惯。
她指着床旁那只程予嫣的行李箱,淡道,「…里头很沉,妳把能装的都装进去了?」
「如果妳还有地方可以回去,那妳就不用急着把东西都搬来,也不用把所有的东西通通装进同一个行李箱里…但妳这么做了。」她继续说。
「这表示妳搬过来很急,也很赶。」沈东冬轻声解释,解释着,程予嫣尴尬的神色她收于眼底,「没有什么选择跟时间余裕,应该是之前住的地方有些状况,妳不方便再回去了。」
见着她的尴尬,沈东冬不再多说,「这几天的时间,应该够妳好好找下一个租屋处,晚安了。」
落下这句话,她便走了,不愿停留。至于原因,不论是出于程予嫣这突然冒出的不速之客,或者是她知道比起她,程予嫣更需要的是这屋子的宁静…
「妳…」
程予嫣没来得及应声,门已阖上。
她不自觉地吁了口气。
这一日的紧张终在这阖上的房门后获得一丝消停,程予嫣捱在床旁坐下了。
床很软,有着与卧房主人不相衬的温柔,程予嫣望着那关上的房门,她叹了口气,索性便躺了下来。
程予嫣滑开了手机,上面几通未接来电,显示的都是同一个名字。
她才按掉手机显示,讯息却像逮着空似的,立即便落了进来。
『为凯跟我说妳搬走了?怎么了?房子住不习惯吗?』
程予嫣看着那讯息发楞,想了想,还是回覆了,『我换了工作,原本住的地方太远,工作不方便。』
眨眼间讯息又来,『怎么不让为凯帮妳找。那妳现在住哪里?我明天工作结束去找妳?』
程予嫣抿唇,再输入了几个字,『我明天去你家找你吧,到时候再说?』
『也好,来我家确实比较方便。』
读完那讯息,程予嫣跳出了讯息视窗,她点开手机里的照片集。
其中一张照片上头的男人搂着她,他灿烂的笑容多年来始终如一,只是随着年岁增长而更加洗练,目光也更为深沉。
程予嫣抿唇。她看着照片上头男人身旁的自己,却不确定她是否还能继续是男人当初喜欢上的那个人。
程予嫣滑开了那张照片,视线落到了下一张照片上头,照片上是一张搁满制式文字的录取通知,但程予嫣却想起她拍那张照片时,她开心的心情,也想起她边拍还边用着电话对杜小蔓嚷嚷。
『小蔓!我跟妳说,我之前投稿的大纲被录取了!』
『太好了,我就说妳没问题的嘛,程予嫣,妳比妳自己想像中的还要好,妳知道吗?』电话那头的杜小蔓也嚷嚷,跟程予嫣一般兴奋。
程予嫣听着他高兴的声音,反倒紧张了,『可之后还要複审,那就得写出完整的剧本,我怕又…』
『程予嫣,妳要有自信,妳都坚持那么久了,不要自己吓自己。』杜小蔓安抚着她。
『好…』
杜小蔓想起什么似的,『…啊,妳男友知道吗?叫他给妳点意见啊?他身边应该有很多资源吧?』
『嗯…』程予嫣犹豫。
『不想说?』
『再看看吧。』
杜小蔓不是不知道程予嫣的心思,一听她说,杜小蔓便不着痕迹的带开了话题,『也好啦…靠自己更厉害嘛?对不对,妳也可以跟我讨论啊,我最会出主意了,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妳也知道。』
程予嫣抿唇,『…谢谢妳,小蔓。』
这话,程予嫣说的很真心。
『干嘛跟我客气这种事,快去写啦,未来的大编剧。』电话那头的杜小蔓笑了声,便催起程予嫣。
『好吧…我现在就开始写…』
──一切如果停在那时多好?
强行止住了回忆,她不想再回忆之后複审被刷掉的事实。
被刷掉…,又一次的。
程予嫣把手机扔到一旁,躺在床上的她,看着这一屋子的陌生,她彷彿也看见了眼下她那陌生、无法想像的未来。
飞擎娱乐…,週刊部…,新房子….。
一切都来得太快,一切都非她以前所能想像。
程予嫣翻过身,蜷缩着让自己躺成一个舒服的姿势,而一抬眸,她便见着了床边柜上的那一只相框。
程予嫣在那张相框里的相片看见了这卧房的主人,照片里的沈东冬,一如程予嫣刚刚见着的清丽冷然,只是除此之外,照片里的她有着刚刚在外头程予嫣不曾见着的浅浅笑意。
程予嫣拿起了那只相框,她看着相片里的沈东冬,不禁笑了。
「原来妳拍照时会笑…」程予嫣调侃着相片里的沈东冬,觉得沈东冬的微笑柔和了她冷酷的五官,挺让人喜欢的。
只是这会,程予嫣也注意到沈东冬身旁站的那个女人,女人有着让人看过便忘不去的美丽,程予嫣看着她,拧眉,却不是因为女人的美丽,而是那心头窜起的熟悉感。
程予嫣狐疑,「我在哪里看过妳…」
她喃喃,只是一时间,程予嫣却是想不起来。

第四章:隐约之间(上) 4.(上)
早晨的阳光锐利如针刺,挑起人眼皮并不留情,睡梦中的沈东冬被阳光惹得醒来,适应着光线和此刻环境的她手按着额,不住眨眼。
「我怎么睡在这?」沈东冬皱眉喃喃,迎向阳台前的一地阳光,她一度有些困惑。
但很快,她便想起了沈葳葳、想起了租屋契约、想起程予嫣。
那个暂住在她家的女子。
「喔…对。」沈东冬皱眉。
不知道她睡得好不好?沈东冬想。只是,不知怎地,沈东冬此际却也想起程予嫣昨晚倔呼呼搬行李箱下楼的模样。
沈东冬瞇起眼,摩娑着额头,叹息。
是不是该关心她发生了什么事?想着,沈东冬抿唇,却是迟疑了,只因她不想为个陌生人搁下太多认真。
被这些思绪纠缠着,沈东冬下意识地翻了个身。
忘了此刻睡在窄小的沙发上,于是这一翻,沈东冬差一点就要连人带被的滚到地上去,她的手撑在地上,大口吁气。
「该死──」沈东冬忍不住骂。
这一吓,也把沈东冬此刻纷扰的心思给吓散了。坐起身的她摺好了被子,再把沙发上所有的摆设都调整回原有的位置,没花上多少力气,她转眼间抚平沙发上被人睡过的一夜凌乱。
忙完这一切的沈东冬,依着她往日的生活节奏,打开了电视新闻,踏进共用浴室简单盥洗。
「今日法务部部长受议员质询时表示,同性婚姻的法案黄金期是大法官解释公布后的六个月,但具体执行政策为何,其等仍在研拟最适切的方案…」
扭开水龙头的沈东冬挑眉,看了那新闻一眼,想着什么的她,视线扫过牙刷架上孤另另的那支牙刷。
她低眉擦乾脸,就着牙刷挤起牙膏。
「为您播报下一则新闻快报,国际巨星杨瀚近日宣布即将参与知名导演张意执导的电影侠客路,该片斥资数十亿,杨瀚将与其萤幕情侣夏凝儿合作,可望再创其事业高峰…但最令杨瀚粉丝们兴奋地无疑是杨瀚的古装扮相,我们都知道,杨瀚早年就因为擅长演绎古装剧,而有杨皇、瀚帝的暱称…」
刷完牙的沈东冬走出浴室,恰巧看见新闻上杨瀚的几个特写。杨瀚是沈东冬公司所属的艺人,刚出道时沈东冬採访过他,算是有些私交,但近年因两人工作都忙,已经很长时间没在公司里碰过。
看着那新闻,沈东冬思忖着,等等进公司,得提醒秘书等片开拍,要送去花篮祝贺杨瀚。
「接下来是气象预报,最近锋面来袭,北部地区豪雨机率…」
沈东冬打开冰箱,从冰箱底层取出生菜、鸡蛋和火腿,再从一旁的层架上拿下吐司和牛奶,她热了油锅煎蛋和火腿,烤了吐司,洗净了生菜。
几分钟后,把一切都料理好的沈东冬盛盘,将那一整盘的丰盛搁上餐桌,沈东冬为自己倒了杯牛奶。
喝了口牛奶,她将盘内的餐点夹成了三明治。
「我要开动了。」
拿起三明治的她说,虔诚的话语一如昨晚。也如前日、大前日,如之前许许多多的日子。
咬下三明治的她也咬下了一嘴的清脆,她嚼食着食物的鲜甜,咀嚼着她生活的规律,一切都一如以往,没有什么不同。
对,没有什么不同?
想到因沈葳葳过度热心惹来的昨夜喧扰,沈东冬抿唇,她得找个时间好好跟沈葳葳沟通这件事情才行。
吃完三明治的沈东冬用湿纸巾擦了擦手,仰头喝乾了杯子里的牛奶,杯子放下时,正想起身的她,视线却不自禁在主卧房的门上停留了。
主卧房的那扇门还阖着,代表房里的人还没醒来。
沈东冬再次想起了程予嫣…,不知道她经历过什么事、也不知道她醒来,面对这一屋子的陌生…
沈东冬抿唇,瞥了手里的餐盘一眼,她不自觉地叹了口气。
—-
「飞擎娱乐所属部门氛围最宜人的莫过于女孩Ask週刊,其部门经理萧翊潇的至理名言便是『希望员工可以把公司当作自己家』、和『工作是用来生活的,如果工作环境没有品质,生活又怎么会有品质?』,诸如此类…」
「秉持这个理念,萧经理所管理的女孩Ask週刊,上班时不仅播放轻音乐帮助员工放鬆身心,提供下午茶帮助员工纾解疲劳,还和周边按摩店家签订员工折扣…,此外,萧经理还会固定找时间和员工与谈,了解员工近日的工作状况等…他真的是把员工都当成自己的家人。」
「我们节目今天很荣幸为您专访这位难得一见的经理人,探索他的成功之道…」
看着眼前的电视墙播送的节目,秦子桦翻了个白眼。
强迫重播,不知道有没有几百次了…
抱着一大叠文件的她,顺手把文件搁在其中一名男子的桌上,文件落下时啪的一声,差点就要盖住办公室里不住回放的轻音乐。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99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