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旷贵妇纯情_有没有爱爱情节细节小说

第一章:开始伪装 1.
「这次新乐团的规划,我认为日韩团体都可以列入参考要素,中国有很多新崛起的团体也是,但我还是希望我们可以做出台湾自己的风格…」
「…毕竟我们飞擎做出的乐团就是流行音乐界的指标,上次那几个方案我不满意,你再提几个给我…不说了,我有新电话进来…」
「对对、你上次提到的那个採访文案,我们男人gang週刊部门这边很有兴趣,想要邀请你开的那几个艺人採访。好,没问题,那我们约什么时间…」
「李董事长吗?好,你等等要过来看我们筹画中的电影院设计图,当然没问题,交给我来安排…」
像个沙丁鱼挤在电梯里,程予嫣的视线落在上方电梯面板上不住变化的鲜红数字上,她很少觉得电梯数字变化的速度这么慢,怕是在她还没有到达她该到的楼层以前,她身旁的这群人已经谈完了无数个案子。
叮。
终于到了其中一层楼,电梯门开了,几个讲着电话的人匆匆挤过身旁的人出去,那动作粗鲁,像是身旁的人都是单纯的路障,程予嫣下意识地把她手里的包包抓得好紧。
电梯里的人刚少了许多,程予嫣正想喘口气,抬眸,却发现新的一批人挤了进来,猝不及防的她被下一波的汹涌挤到电梯的最角落。
「我已经跟妳说了,我工作很忙,我不是刻意不处理我们之间的问题,但我最近没心力,妳很清楚不是吗?何必让我们关係这么尴尬,谁跟谁都过不去…」
在拥挤的电梯里第一次听到与公事无关的资讯,程予嫣下意识地看了身旁那正说着这话的男子一眼。男子西装笔挺,因为跟对方解释不清而脸微微胀红,他对上程予嫣的视线,礼貌又有些尴尬的笑笑,摀起嘴,话说得更加小声。
「我说,妳为什么就不能让我喘口气啊…」男子低声对着话筒那端的人说。
怕他尴尬,程予嫣的视线避开了他,只是那男子说着的话,却让她不自觉想起她男友提过的那些。
『予嫣,我知道妳有梦想,我也觉得有梦想很好…但我们年纪都不小了,我们是不是该实际一点。』
『…你希望我怎么做?』
『去找一份正式工作吧,不要再兼差了,妳跟我都不是小孩子了,做规划的时候终该好好想想彼此的未来…就这样吧,我还有事要忙,先挂了。』
是她任性,早就该面对这些了,不然他也不需要那么担心?
程予嫣想,此际踏出电梯的她,看着她面前那『飞擎娱乐新闻部暨週刊部』的铜製门牌,深深的提了口气。
──人或许都该归属某个地方,虽然那个地方不一定是自己想像的那样,但有些人注定没有选择,只能接受、只能告诉自己,这就是自己命运的一部份?
推开面前的玻璃门,程予嫣看着裏头来来往往的人们,跟不住响起的电话声、飞快的打字声、头顶上新闻不住播报的声音,像是不顾听众听觉的大杂烩演奏,程予嫣一度感到有些迷惘,但她仍循着告示牌不住的往前走,终于在穿越过新闻部的走廊后,她看到了下一个门牌。
『飞擎娱乐所属之女孩ask週刊请左转、男人gang週刊请到底右转』
程予嫣看着那门牌,选择了左转。
—-
带上了一整天的疲惫,把车在地下停车场停好,下了车的沈东冬随意的按下车锁,她新买的房车响亮的哔了声,像是为沈东冬今日的劳碌划下一个暂时的句点。
但她还有事情要做。
上了楼,她不需多想,便从公事包里的第二层暗袋里掏出了钥匙,她精準的在钥匙转入第三个圈的位置时推开门。
一踏进家门,她把包包放在鞋柜上那固定的空位里,即使一屋漆黑,她右脚俐索地往鞋柜旁一探,便毫无悬念的找着她的拖鞋。
她打开了灯。
一屋子的整齐划一是平常人对这里的第一印象。但只有沈东冬才知道,这里的每个东西都有着它的与众不同,沈东冬记得这里每一样东西的年龄、在哪里买来、买它时的心情,它们对她而言,是她日常里最亲密的伙伴,而不是件单单纯纯从店里买来便搁上的摆饰。
踩着拖鞋进屋的她打开了冰箱,冰箱从第一层到第三层各自有所属的东西,也同外头的摆设一般整齐,沈东冬从第一层取出了啤酒、第二层取出了即食拉麵…至于第三层的蓝莓奶酪,她看了一眼,还是拿出了一个,搁在冰箱旁的小几上。
进了厨房的沈东冬,她放上盛满水的锅子便旋开炉火,跟着看也没看就在在一旁的第二个壁勾下取下了小刀,割开了即食拉麵的包装。
水滚时她把拉麵搁了进去,再洗了碗,拆开调理包倒下,又洗了双筷子,三分钟后,一旁的计时器响了,她把拉麵捞起来,装进碗里,端上桌。擦了擦手的她,把蓝莓奶酪跟啤酒搁在一旁。
忙完这些,在踏进这屋子的半小时后,沈东冬终于第一次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我要开动了。」她看着前方那空无一人的位置,轻声说,对着那一眼的虚无,像是个虔诚的信徒。
沈东冬把筷子埋进麵汤里,那混浊的麵汤映照不出她一头俐落的短髮、干练的眼、清丽的面容,和她对生活总是条理分明的坚持。
当她夹起了麵,才含进嘴哩,她家的大门却忽然开了,也顺带把外头的喧闹给带了进来。
「沈东冬,我两天不在,妳又给我开始吃即食拉麵!妈生妳的时候,是不是少生了味觉给妳,妳才有办法一天到晚给我吃那些东西啊?」
沈东冬把筷子搁上了麵碗,吁了口气,不用转头也知道来人是谁的模样。
「姐…」沈东冬按着脸,对自顾自拉开她一旁椅子的沈葳葳,有气无力的应了声,「我等等还要赶一个案子,吃这个就够了。」
沈葳葳瞪了沈东冬一眼,叹息,「对,如果哪天药厂发明一种药,只要每天含一锭就不用吃饭,我看妳一定会从年头吃到年尾。」
「如果真的有的话,的确是可以考虑。」沈东冬抬眉,连多余的辩解也不愿意。
「妳!」沈葳葳气结,她吁了口气,放过沈东冬就像放过自己似的,她不愿意在这话题上纠缠,她搁下手里的塑胶袋。「喏,我炖的鸡汤,还有,我前阵子做的蓝莓奶酪,妳吃完没有?」
沈东冬听着她问,瞥了眼搁在啤酒瓶旁的奶酪,她当然注意到奶酪的外观看起来已有些乾涸、了无生气。
沈东冬抿唇,「还没,毕竟我不喜欢吃甜食,但我尽量。」
「那鸡汤是鹹的,妳总没藉口了?」沈葳葳瞇着眼问她,一脸质疑。
沈东冬没答话,她拿着那包鸡汤进了厨房,洗了个保鲜盒,仔细擦乾后才把鸡汤倒了进去。
「姐,以后这种东西,妳做给骅骅吃就好了,我不需要,需要的话,我自己会买。」站在厨房里的她对沈葳葳说。
「妳忘了爸怎么说的,妳在台北,就归我管,我已经管妳很宽啰,妳最好不要讨价还价。」沈葳葳毫不退让的应了声,她的目光掠过桌上的那碗即食拉麵,扫视这一屋子的毫无生机,「东冬,怎么说…妳一个人住这房子,我还是觉得太大了。」
沈东冬听着她说,淡道,「每个人需要的空间不太一样,这房子对我而言很刚好。」
「是吗?」沈葳葳挑眉,本想说些什么,但看着沈东冬的侧脸,她一度犹豫,还是把后头的话嚥下了。
把装好的鸡汤冰进冰箱里,沈东冬看了开始滑起手机的沈葳葳一眼,「妳不回去看小孩吗?骅骅从补习班回来了吧?」
沈葳葳却是赏了她一计眼白,「拜託,为什么骅骅就要我管,他有爸爸好吗?妳跟爸不要每次看到我就骅骅、骅骅个没完好不好,你们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沈家二女儿啊?」
「我们没这个意思…」沈东冬扶脸。
「那就别问。」沈葳葳嗤了声,此际,却是想起什么似的,她一脸神秘兮兮,「欸,我帮妳决定了一件重要的事。」
「什么?」沈东冬拧眉,身为家中老四的她,虽然从小已习惯被上头三个姊姊恶整,但说到底,她还是需要一点心理準备。
「就是阿…」沈葳葳凑近她,直想给沈东冬个惊喜,她附在沈东冬耳边开了口。
「我帮妳把妳家的空房给租出去了。」她挟着笑说。
「我家的…空房…」沈东冬拧眉,她看向屋子左侧的那个房间,她这才注意到那房间的门是开着的。
她心下一凛,抢着跑进那房间,这才发现房间乾净的可以,已被仔细打扫过,所有人住过的痕迹都不复存在。
沈东冬望着那一屋子的乾净,她征征然,因她眼前的房间已变成某个截然陌生地方。
「租期一年,月租一万,怎么样?帮妳找人搭伙又等于帮妳加薪,虽然妳薪水本来就很高,不过钱没有人在嫌少的是不是?」沈葳葳搭着她肩说。
沈东冬却是一把把她的手挥开了。
她冷然的眸对上沈葳葳的眼,沈葳葳后头的玩笑话便嚥下了,只因她很少看过自己的妹妹这般生气。
「里头的东西呢…」沈东冬过了会,颤声说。
「东冬…」沈葳葳嚥了下口水,被沈东冬的模样吓着了,她直想解释,「妳冷静点,我没有扔,而且,那房客今晚就会搬过来…」
「今晚?」沈东冬脸色已难看到沈葳葳承受不起的程度。
「妳需要室友啊,东冬,妳不能老是把自己…」沈葳葳又要再说。
叮咚──
不识相的门铃声,打断了此际沈葳葳的欲言又止。
沈东冬抬眸,望向那门铃的她,抿紧了唇。

第二章:初来乍到 2.
──就是这里吧?
结束一整天的职场菜鸟初体验,程予嫣循着好友杜小蔓发给她的地址,挨着栉次鳞比的门户,找着她未来一年内的住所。
只是这华厦却是华美的让程予嫣觉得有些不真实…
以防万一,程予嫣再确认了地址。
确实无误。
她深吸口气,按下门铃。
等待的时刻,程予嫣不禁想起昨晚的她还住在男友替她租的屋子里。
而她跟高中好友杜小蔓提到她要搬出去时,杜小蔓的惊呼声还在耳际。
『予嫣,妳要搬出去,为什么?妳现在住在那里很好啊,妳男友工作结束时去找妳也近。』难掩讶异,杜小蔓问着她。
程予嫣坐在床旁,看着身边摺叠好的那一落衣服,她想了想,『…小蔓,坦白说,住在这里,让我感到压力。』
杜小蔓似乎更不能理解了,『压力?三房两厅一厨二卫浴,妳一个人住,房子又大又舒服,男友偶尔才来,有什么压力?』
程予嫣目光垂歛,有一丝黯然,『小蔓,我想靠自己…既然我已经决定去找正式工作,我没有道理继续住在这里。』
杜小蔓听着,她跟程予嫣认识的太久,是能理解她的想法,但她还是如和事佬般开了口,『予嫣…,我懂啦、我懂,可是我觉得妳这样是自找麻烦欸?妳又不是住在妳爸妈租的房子里,跟自己的男朋友逞什么强啊,以后迟早都要结婚的啊…』
杜小蔓这般说,可这话一说,电话那头的程予嫣便沉默了,杜小蔓这才惊觉自己说错了话。
她提什么结婚?
『啊…结婚干嘛,结婚一点都不用急,一定要两个人都準备好才能结嘛…妳先把心思放在工作上也对,我们身为现代女性,是肯定要保有经济独立的。』杜小蔓连忙说,迅速的转移了话题,『予嫣,那妳打算住哪里呢?我大学就在台北,认识的人多,需不需要我帮忙妳找?物件应该会比租屋网站上的好一点。』
『好,妳帮我问问看好了。』程予嫣应了声。
『那租屋条件呢?妳想要怎么样的?先说,妳男友租给妳的那种等级…以妳的薪水,应该是负荷不了。』杜小蔓说着,后头的话说得特别小声,生怕程予嫣听得太清楚。
『我知道。』程予嫣环顾房子的四周,只觉她身上那仅剩一点的骨气,在察觉现实的剎那,便要被现实给消磨尽了,『我告诉妳我户头的余额,妳就用那个金额下去找找看吧?』
杜小蔓的效率比程予嫣想得还高。于是,今天下午,还在上班中的程予嫣便获得了讯息里的这个地址。
『月租一万,租期一年还不用押金,还可以留点钱给妳当生活费,予嫣,妳身上的现金真的太少了,我很担心欸,需要借钱的话要跟我说喔…』
『还有,那是我大学学姐的房子,妳只要直接搬过去就好了…但有一个条件,我学姐希望妳越快搬过去越好,她不想让房子空着…而且妳会有一个室友,似乎是她妹妹,妳不会介意吧?』
──杜小蔓在讯息里这般说。
室友吗?当程予嫣的视线循着眼前的华厦向上望,她面前的铁门在这时候啪的一声打开了。
从大学时期就打过无数的工,程予嫣对于人的情绪是极为敏锐的。
等她搭着电梯上了楼,对上为她打开门那人的一眼冷然,她便明白提着行李来到此处的自己,对眼前的人而言,不是室友,仅是一个单纯的不速之客。
「这是误会,不管是谁答应妳的,我并没有要找室友。」一见着程予嫣,门内的沈东冬开门见山的对程予嫣说。
沈东冬看上去比程予嫣高些、也大上几岁,她冷然干练的眸子配上没有赘词的话语,怕是并非针对程予嫣,而是平日里就是个不说废话的性格。
这话一落,程予嫣哑然,着实是个她没有想过的状况。
当程予嫣正想问清楚,门内的沈东冬却被人给拉开了。
「沈东冬,就跟妳说房子我已经租出去了,还是租给我社团学妹的朋友,妳要害我丢脸吗?」
程予嫣听见门内的沈葳葳嚷嚷着。
「…妳既然没问过我,那就是妳的事。」沈东冬淡淡的应了声,倒是不慌不忙。
「妳!妳这个倔脾气、烂个性,我们家这么多姊姊每天洗脑妳,妳为什么还能学得跟老爸一模一样啊。」沈葳葳嗤了声,整理思绪似的,她提了口气,「好,不管我丢不丢脸好了,我告诉妳,我已经签约啰。」
「签约?」沈东冬诧异。
「对,我签约了。」撂下这话,沈葳葳探出头,一脸歉意的对门外的程予嫣笑笑,「抱歉,妳是程小姐对吧?我是杜小蔓的社团学姊沈葳葳,妳契约有带在身上吗?」
「有…」见着门内沈东冬的一眼怒意,程予嫣迟疑了下,才从包包中取出今天下午杜小蔓用摩托车快递送来的契约书,「在这…」
「谢谢。」接过契约书的沈葳葳对程予嫣柔柔一笑。
「妳在门外等我们,我跟我顽固的妹妹需要稍微沟通一下…」说着,她稍稍带上门,门要关上前她还不忘对着门外的程予嫣补上一句,「妳别走啊,等一下就好。」
「嗯。」不知所措的程予嫣只得顺从的点点头,看着沈葳葳把那扇铁门轻巧的在她面前阖上。
只是门一关上,里头的争执声似乎便因此更肆无忌惮了,劈哩啪啦地透过那扇毫无屏蔽效果的铁门传了出来。
「沈东冬,妳看到啰,契约书在这里,妳的印章我已经拿来盖了,妳要是不履约就是违约喔,要负法律责任的。」
「…妳冒用我的章,如果我拒绝承认,就不会发生法律效力,而且,妳这样的行为妳自己本身就已经违法。」
「好呀…妳一天到晚跟公司里的律师团打交道,现在是出师了吗?沈姓东冬小姐,妳忘了我是妳姐姐吗?也不想想我都是为妳好,妳还想害我吃上官司是不是?」
「我没有这个意思,妳不用自己想像。」
「那妳告诉我,妳买这房子的时候,妳是为了自己一个人买的吗?现在人都走了,妳要一个人守着这屋子到什么时候?」
「不用妳管。」
「沈东冬!」
程予嫣听着这一切,她不自觉的握紧行李箱的握桿,握得太紧,指节已有些泛白。
在门里的争执声静默下来时,她深吸口气,试着按了下门铃。
门啪的一声打开了,门内那个名叫沈东冬的女子看着她,程予嫣心下一凛,她嚥了下口水。
「妳应该知道了,这房子是我姊姊租给妳的,并不是…」
沈东冬正说,程予嫣却是打断了她。
「我知道,我按门铃只是因为我想说声『抱歉,打扰了』。」她说,语气比沈东冬还冷,比沈东冬还倔。
沈东冬看着她,一时无语。
「既然不是妳要租的,那就不麻烦了,那份契约,我会当作没签过。」她对沈东冬说。
说着,仗着一股气势,程予嫣本想转身便走,只是一回头她却见电梯面板显示的数字快到了顶楼,怕电梯是一时半刻下不来,程予嫣拧眉。
在短短的尴尬里,程予嫣看了沈东冬眼。
她在沈东冬冷然的眸子里,见着自己扭曲了的身影…
程予嫣心里泛起一阵酸,她抿唇,忍着心里的那阵酸涩,无论如何,不愿再看见这样的自己,她提着行李箱便往楼下走。
然而行李箱很沉,没有了电梯,程予嫣只能一阶一阶的将行李箱往下搬,要走也带不上一点潇洒。
沈东冬循着门缝,见着程予嫣刚刚不由分说的一连串举动,又见程予嫣倔强的连一句话的空隙都不愿给似久旷贵妇纯情_有没有爱爱情节细节小说的…此际,看着程予嫣搬着行李箱的身影,沈东冬皱眉。
「程小姐,不好意思,都是我妹的错,但妳不用急,等一下电梯嘛…」沈东冬身后的沈葳葳抢声说,「还有,这么晚了,我们帮妳叫车吧?」
程予嫣抬眸,强作镇定的笑笑,「没关係…我原来租的房子就在附近。」
说着,程予嫣继续把行李箱往下搬,只是一个不小心,脚下的台阶没踏稳,行李箱便程予嫣的手里滑了出去…
碰、碰、碰──
程予嫣勉强的扶住了扶手,但滑出去的行李箱可不能,它在一阵碰撞声中滚落到楼梯的转角。
在那阵碰撞声消停后,程予嫣看着那滚落的行李箱深吸口气。
都已经如此倒楣,怕是不再差这一点?程予嫣想。
程予嫣强打起精神,正想下楼去捡。
正想。
却是有个人与她擦身而过,替她提起了那只行李箱。
程予嫣低眉,她讶异,只因替她提起行李箱的是沈东冬。
但见沈东冬弯下腰,拎起行李箱的她,仔细地替程予嫣拍去行李箱上头沾染的灰尘。
「我可以自己来。」程予嫣见状,无心多想便连忙跑下楼。
沈东冬掠过她身边时看了她眼,淡声说,「不用了,妳本来就不用承受这些。」
说着,沈东冬便把行李箱抱上了楼,没花上多少力气似的。
程予嫣愣愣地望着沈东冬的背影,见着沈东冬不费吹灰之力的把她的东西抱进屋,沈葳葳见状,不忘指着沈东冬的背影解释,「我妹以前田径队的,搬东西专业。」
说着,她微笑着对程予嫣招招手,还挥了挥手上的契约,「进来吧程小姐,我妹终于想通了,妳早就签约了,本来就应该住下来啊。」
程予嫣对上沈葳葳的一脸笑意,她犹豫了下,想起沈东冬一开始的敌意,程予嫣本想开口拒绝。
但此际,程予嫣的手机响了,看了眼手机,程予嫣也想起什么似的,她深吸口气,终究是走上了楼梯。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99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