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战不泄的几种方法_有没有描述爱爱特详细的小说

番外-《微雨》(1) 伦敦被称作雾都,因为气候关係,一年四季总是飘着渺渺细雨,像是一个令人捉摸不定的美丽少女。
那样若有似无的小小雨点,就被称作「微雨」……
何育清在毕业之前考进了梦寐以求的巴黎音乐学院,然后在实行完替代役后便就準备要出国远就去了。
出发前一晚,他在公寓做最后的收拾工作,算是检查有没有漏掉的地方……当然一些不用带去的行李他已经送回嘉义老家去了。
而原本要到台北去就近工作的林婕妤便暂时留在高雄,一同帮忙他收拾。
「是说,育清。」待在练习室里看着他收拾一些零碎琴谱,林婕妤盘坐在木地板上,支着头仰望着他,「我到现在还是觉得,你剃成三分头的样子好好笑。」
林婕妤在升上大四那年心血来潮在髮尾烫了大波浪,比起之前乱糟糟的长髮似乎更有气质了些,在路上也难得地开始会引人侧目……虽然本人很暗爽,不过何育清似乎对此不太高兴就是了。
「是吗?」何育清有些无奈地笑笑,伸手摸了摸自己头顶上已然短成三公分不到的清秀髮型,那是因为当兵所以剃掉的。「嗯,我也觉得婕妤原来的髮型比较好看。」望了望女友及胸的漂亮捲髮,他煞有其事地摸了摸下巴,扬眉。
「那是因为你吃醋。」
「唔,被发现了。」
承认得很乾脆,他收好乐谱,笑笑走向她,然后在她面前蹲坐下,「因为这样的话,就不只有我看得到妳的可爱了。」有些无辜地眨了眨眼,他轻歎口气,语气带上了一点遗憾。
「这样不好吗?」林婕妤有些不甘地努了努嘴,眼里带有一点愤恨,「反正你的回头率还不是比我高!」
「嗯……」何育清莞尔一笑,然后倾身凑近她了些,「好吧,那就当平手好了。」
低头在她唇上轻轻落下一吻,他笑颜温和,然后不经意在抬头时又见她再度涨红了一张小脸。
「都两年了,怎么还会脸红?」他玩味地挑了挑眉头。
「闭嘴,吵死了。」
见她闹起了小彆扭,何育清笑了起来,上前将她拥住,将头轻靠在她头顶上,吐出一声浅浅叹息。
「我会很想妳的。」良久,他开口笑说,温润嗓音含带些眷恋。
「……嗯。」怔了怔,林婕妤停顿半晌,有些彆扭地伸手回抱住他,低首埋在他温暖胸膛,「我大概……会吧。」
☆ ☆ ☆
说是那样说,不过在何育清出国后一个礼拜,林婕妤倒真的开始不习惯了起来。
为了工作方便她和方巧欣一起搬到了台北,她和何育清每天晚上都会视讯聊个好半天,偶尔听他说说外国趣事和课业学习状况。长假时他也有回来探望她并且留了几天,还带回了好多照片。
──法国很美,美到她都羡慕了起来。
于是乎,在内心满满的渴望与纠结之下,林婕妤下了一个重大决定。
「哇靠林婕妤,妳确定妳这个高中英文被当三年的真的要去留学?」
听到她的计画,方巧欣满脸惊恐地开口,很是不敢置信的模样。
没错,秉持着从小就嚮往飞到欧洲去留学的愿望,林婕妤的决定是──恶补英文,去英国唸她梦寐以求的文学!
不过基本上,她身边的每个朋友听到这事,都对此抱持观望状态。
「嗯,不错,有梦最美嘛,加油啊。」江玮恩满脸幸灾乐祸地开口拍了拍她肩膀。
「小妤妳加油。」叶雅琪同情而複杂地望着她,「数学我还行,英文就要妳自己努力了。」
基本上来说,高中三年来,叶雅琪最痛恨的学科就是英文了。
不过大概是黄天不负苦心人吧,经过大半年夜夜不眠的努力,她终于是在赶稿与唸书的双重爆肝行为之下考上了英国一间还算是不错的学校。
反正其实她这么多年来也出了不少书,算是赚了不少钱,出国的费用还是有的,她也不打算就出去当个废人,也可以继续寄稿子回台湾当作家……
倒是关于这些,她还不打算告诉何育清。
她打算到时候先到法国去给他一个惊喜。
「育清育清,巴黎会不会很冷啊?」时值台湾寒冷的三月初,林婕妤缩着身子坐在电脑前,吸吸鼻子。台北的天气又湿又冷,完全不是人在住的地方啊她说……
「唔……其实还好,就是会下雪而已。」望了望窗外景色,何育清认真地思忖了会,说:「不过这里的气候比较稳定,也不会很潮湿,而且屋内都有暖气。」弯唇露出一个温和微笑,他开口解释。
「真的?」林婕妤的眼睛亮了亮,「那就太好啦!」
嗯,不知情的何育清还以为林婕妤在关心他呢。
问了何育清所在的班级系所,準备好出国的所有配备后,她拖着一个大行李箱在桃园松山机场準备离开。送行的方巧欣望着她,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
「唉,都说我重色轻友,结果妳还不是就这样抛弃我了……」双手插腰,方巧欣满脸悲怆的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很痛心。为了男人,这家伙就这么把她抛弃了!
「欸哪有啦,我是真的本来就很想出国嘛──」
「反正妳就是抛弃我,不用再解释了!」
被她耍赖的话给弄得哭笑不得,林婕妤放下行李箱,想了想,然后上前给了十二年来一直支持陪伴着自己的好姊妹一个拥抱。
「巧欣,」抱着她,林婕妤缓缓开口,语气是难得的认真,「妳一定要记得喔,无论做了什么事、发生了什么事……无论未来还有多少选择和挣扎,只要决定了,就绝对不要去回头看、不要后悔。」
身边所有的人里面她最担心的就是她,虽然看起来很坚强很勇敢,可是实际上却比任何人都还要希望被保护。明明刚认识她的时候比自己还要爱哭,可是现在看起来却是比她还要乐观活泼的样子……
这其中那么多痛苦和眼泪,她全部都是知道的啊。
「笨蛋。」方巧欣愣了愣,扬唇笑了起来,「妳是要害我在这种时候哭给妳看吗?」
林婕妤被她这话逗得笑了,她也跟着一起笑了。
却没有人晓得,下次再见,她们各自都会变成什么模样……
☆ ☆ ☆
坐了一天多的飞机,林婕妤踏出机场,望着外头充满着异国风情的巴洛克及洛可可式建筑,算是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了自己已经离开了居住二十三年的故乡。
巴黎,她来了!
在订好的房间下榻,她收拾好东西后便招了辆计程车用英文表示自己要到巴黎音乐学院,然后再次感动起自己这破英文终于也能和人沟通了。
然而,当她站在雄伟大门前,她这才感受到了心里满腹的髒话和怨念──
这里这么大、是要叫她从哪里开始找人啊!

后记 七年后.巴黎
日光倾城。
阳光从落地窗洒进客厅,浅灰的窗帘随着风轻轻摆荡。静谧的空间只余风吹动风铃的声响,叮叮噹噹地敲入心房。
斯文俊秀的男子半倚在沙发上,双眸微阖,看了一半的书被搁在大腿上。他的呼吸很浅很轻,髮丝被微微吹动,静得像是融入了日光。
房门被轻轻「嘎」地推开,清秀娇小的女子踮着脚尖,小心翼翼地移动到男子面前。嘴角挂着得逞的坏笑,她轻吸了口气,抬手準备捏住他的鼻子──
然后忽地,俊秀男子睁开了双眸伸手将她拉入怀中,接着翻身将她覆在身下,嘴角的温和微笑似是带了一点得意。
「婕妤。」轻扬着笑,他凝视着她温润开口,「抓到妳了。」
瞇着眼,林婕妤不满地鼓起了嘴。他似乎鲜少睡得熟啊、每次总是这样……「好啦,快放开我。」没好气的撇撇嘴,她开口道。
何育清依旧是扬着笑。旋过身,他放开了她,然后将书本夹上书籤,安放在一旁桌子。
──七年了。
七年来,他们也曾险些分手道别,也曾差点便放弃那些陪伴和誓言。幸好他们坚持地走了下去、幸好这些日子他们仍在彼此身边……
曾经那样纯粹的喜欢依旧,经过那些风雨,他们之间的情感只有更加坚固。
「最近比较有空、有没有想去的地方?」拿起玻璃桌上的茶杯轻欶了一口,何育清微笑问。
从大学毕业后他努力钻研来到了巴黎深造音乐,几年的努力没有白费,他终是成为了小提琴家。而为了陪伴他,她亦随后来到了这作陌生城市,而一待便是三年。
七年过去,范佑轩凭着优秀的外语能力到巴黎留学三年后亦回了台湾帮忙经营亲戚的小餐馆,团长陈靖宏很芭乐的到了美国去接手家庭事业当了总经理、周丞央和谢小韵则在他的公司工作,一个是普通员工,一个是翻译;叶雅琪依旧留在台湾当着她的漫画家,而方巧欣的服装品牌开始扬名国际;杜宇诚和何钰芯开了家补习班,最后──江玮恩仍然自在的当着她的自由创作家。
他们几个几乎都在各个不同的国家过着不同的生活,不过偶尔还是会连络。
「唔嗯……」偏着头,林婕妤沉吟着,显得有些苦恼的样子。想去的地方差不多都已经玩遍了啊,如果她说电脑桌前会不会被揍……可是、难得育清不用準备演奏会,有闲暇时间陪她……
「还是说……」侧头望向她,何育清浅笑着开口,「要不要、回台湾?」
「欸?」林婕妤震惊,「台湾?」他在这里没事了吗?这么远的距离来回耗钱又耗时间、他怎么会──
……虽然她还真是挺想家的。
「嗯,台湾。」何育清嘴角勾起了笑,彷彿早就计画好了似的,「我们回家吧。」轻笑着,他倾身吻上她的眉心,目光中一点宠溺。
林婕妤微愣,然后亦扬唇漾开了笑。
「好,回家。」
☆ ☆ ☆
匆匆忙忙收拾行李就上了飞机,几乎是忙得头昏脑转的林婕妤回过头来看时间,万分惊恐的发现已经是二月十五。
事实上当何育清满脸温柔地问她要不要回家的时候早就已经是订好机票,连自己的东西都收拾得差不多了,害得她一个人收得好匆促……埋怨地斜睨了他一眼,她默默。这都是计画好的吧她说!
「婕妤?」接收到她的目光,驾驶座的何育清困惑地微侧过头望向她,「怎么了?」
「……没事。」
啊啊只是,育清的生日快到了她还没準备礼物啊──唉哟特殊日子什么的果然最麻烦了……
「这次回到高雄,有想见的人吗?」空着的手笑笑揉了揉她的头髮,何育清见她不回答便也就没有逼问,只是依旧笑得温和。
「嗯……想去东部找老妈,还有雅琪好像在台南……」
「好,都依妳。」听着她数家珍一般的计画,何育清嘴角笑意又更深了些, 于是趁着红灯低头偷吻了吻她的唇角。
然后看着她微愣着有点吃鳖的表情,他突然就觉得自己心情似乎更好了。
晚上他们回到高雄,随意找了饭店便下榻,然后便準备要去吃晚餐。
──于是说回到最前面的情节。
大学毕业之后何育清考上了巴黎音乐学院,远距离恋爱一年后林婕妤出于「想要出国」等残念也恶补了英文勉强是跑到了英国去留学。交往满四年的时候他们大吵了一架,差点便要分手,后来两人毕业,何育清便提出了关于现代男女的「试婚」……也就是同居。不过基本当然还是分房的,也请不要有任何邪恶思想嗯。
总之是──饭店房间很足够,所以是一人一间。
当天晚上他们找到了从前那间老伯的店。见到了五年未看到的老顾客老伯很是开心,然后语重心长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问了他哪时发喜帖?
何育清只得无奈的笑了笑。
吃饭的时候,林婕妤依旧是心不在焉的认真思考着生日的事该怎么处理。
唔唔唔所以说到底该怎么办啊──她纠结又纠结,思考许久终于还是向着他开了口:「那个……育清。」
「嗯?」闻言,何育清困惑地抬头应了一声。
他当然是看出来她已经走神很久了……不过大致也猜得出她在想什么,因为觉得不重要也就没有主动问了。
而且,他自有打算。
「你有没有……想要的东西?」抿着唇噎了半晌,林婕妤眨眨眼,最后是沮丧地垂下了肩膀。「那个,因为这次的生日太赶所以礼物就……」垂着头,她嗫嚅着有些心虚了起来。
「唔……」果然是那个啊?何育清怔怔,然后扬唇笑了起来。「生日其实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不送礼物也没有关係的啊。」侧着头,他微笑望着她,有些失笑。
闻言,林婕妤愣了愣,然后是更加纠结了。「话是那样说啦,可是……」可是育清每次都有送她生日礼物的啊。
「不然的话,就嫁给我当作礼物好了?」
「哦……欸?」
已经埋头吃起汤麵的林婕妤惊悚的抬头眨了眨眼。她她她呃她刚才听到了什么?是幻听吗对这一定是幻听──不对啊幻听的话就好像说明她很想嫁人似的呃没有这回事啊……
「嗯,没什么。」何育清笑笑摇了摇头,嘴角的笑依旧温和,无所谓的模样,
像是刚才真的什么也没有说。「真的那么在意的话,就当先欠着好了?」偏了偏头,他眨眨眼,笑得很是灿烂。
闻言,林婕妤想了想,最后耸了耸肩算是同意了。
不过,刚才那个……到底是什么啊?真的是她听错了吗……
☆ ☆ ☆
二月十八号,星期日。
难得的假日林婕妤总是会睡得特别晚──又或者可以说是赖床。
于是当她从美好的睡眠中醒过来时已经是中午一点多,正想着是否要出去觅食,然后她便从一边闪烁着亮光的手机里看见了LINE有人传来了新讯息……又是什么奇怪的广告?
困惑地揉着眼,她看着上头连络人是大大的「何育清」三个字,而讯息则写着:「醒了的话就回传给我吧。」
虽然有点摸不着头绪,不过她基本也没想太多,于是点开讯息便随意回了一个表情贴图算是告知。
然后她马上便收到了何育清回传的讯息:「两点,学校附近的麦当劳见。:)」
两点……抓抓头,她抬手看了看现在的时间:一点三十,也就是还有半小时……这是要去麦当劳吃午餐的意思?
当林婕妤慢条斯理地打理好仪容到麦当劳时差不多正好是两点,正想回传讯息告诉他她已经到了,然后她便又听到了手机传来收到新讯息的通知声:
「我可能会晚点到了,在往常的那个位置稍微等我一下吧、抱歉。」
往常的位置是指最里面那个?说起来育清迟到什么的也太稀奇……如此想着,她默默走进了麦当劳,里头因为假日又正逢下午茶时间的关係里头人潮很拥挤。
今天这到底是什么日子啊,怎么人多成这样……有久战不泄的几种方法_有没有描述爱爱特详细的小说些无奈的看着人挤人的空间,她凭着以往经常在人群里穿梭的经验勉强是挤到了最角落,而果然那个位置是空着的。
然后她放下身上的提袋,才方坐下,便又听到了讯息通知声。
……等等这个时间点会不会太刚好?她狐疑地环顾了下四周,但由于人太多根本是辨认不出谁是谁,于是她只得无奈再拿起了手机準备查看讯息内容。
何育清到底在搞什么啊?
「唔,能不能帮我买杯柠檬红茶?」
林婕妤有点无言。柠檬红茶……?歎了口气,她想想自己反正也渴了,于是拿了钱包便又动身往柜台挤去。
虽然说人多,但是柜檯这边却意外的很少人……是联谊吗?她看了看身边似乎约莫都是大学生年纪的少年少女,感歎地想,自己这真是老了啊。
「小姐,一杯大杯可乐,一杯大杯柠檬红茶。」
「好的,请稍等。」柜檯小姐对着她笑了笑,「总共是七十元,谢谢。」
抱着两杯饮料,她又挤进了人潮开始穿梭。由于身高偏矮的关係她往前方看得很是痛苦。最近的男生一个比一个高啊……忍不住在心里默默腹诽了一句,她正侧着身子努力闪躲着,一个闪神,眼看便要撞上了前方的一个高大身影──然后忽地,她感觉到手臂被人一拉,虽然说是避开了,却因为后作力而撞上了一旁的修长身影。
「啊、对不起!」赶忙先看了看怀里的饮料有没有受损,林婕妤心下鬆了口气,这才抬头向眼前的人道歉。啊啊饮料可是要七十元啊、这都是用钱换来的啊!
「还好吗?」
温润嗓音含着笑,林婕妤愣愣看着眼前笑容温和的俊秀男子……何育清?
「抱歉,来晚了。」侧了侧头,何育清勾唇笑得纯良灿烂,「我带妳回去吧?」
──对了,她想起来了。
第一次相遇就是在这里、她抱着江恩恩要的柠檬茶和自己的可乐钻回座位,看不下去的何育清出现帮了她……
他是刻意传那些讯息的?
被领着回到了座位,第一次相遇时他是礼貌地搭着她的肩,而这一次是牢牢的握着她的手。
这么说起来,他们认识也已经有八年了啊。
拖拖拉拉用了一年去确认彼此的心意,生日的泰迪熊、大雨中的透明伞、民宿外的日出、决赛的曲子还有好多好多……
「前几天说的那个、我是认真的喔。」
一面领着她到角落位置,一直保持沉默着的何育清在位置前站定,忽地便开了口。
「欸?」前几天说的那个……?林婕妤困惑地侧头望向他,脑中登时是浮现了前两天那一句让她至今仍然匪夷所思着自己是不是幻觉的话:
「不然的话,就嫁给我当作礼物好了?」
同时她也想起了两个礼拜前何钰芯用LINE打了通电话问她认为「怎样算是浪漫」?然后自个儿扯了一堆什么九十九朵玫瑰烛光晚餐单膝下跪或是包下整间餐厅跟一堆肉麻情话等等四十九元的情节……然后她无奈的笑了笑说觉得这些都太浪费太虚伪。
她记得她对她说:她认为能把第一次相遇或是什么交往之类的情节牢牢记住的应该很浪漫吧、毕竟是很久远的东西,说不準这种事情会连她也忘了。
想不到居然是被套话了啊?她有些失笑。
「虽然这个场合可能有点不太适合说这个,但是……」何育清微笑着搔了搔头,笑容难得的有些腼腆,目光却很坚定:「妳愿不愿意、在我生日这天把妳的下半辈子都交给我,用我的一生去悉心照顾?」
他今年已经二十七,从和她交往到今天,也早就已经不是当初那个还懵懂的二十岁少年了。想想七年的时间应该也已经够久,他思考了许久才终于是下了这个决定──
他想要,守护她一辈子。
「虽然未来的日子里,可能也还会吵架,也许也还有很多挑战……」他垂眸望着她,温润目光含笑,却是前所未有的坚定和认真。「但是,我想要在妳身边……去度过未来每一个七年。」
看着他手中那个闪烁着光芒的小戒指,林婕妤微微愣了愣,然后是「噗」地笑了出来。「育清,你的求婚台词很逊耶。」
虽然就某方面来说,幸好不是那种「我会替妳煮饭洗衣一辈子」的烂梗……不过这种感性到不行的感觉是哪招?
但是……
「不过,勉强还可以接受啦。」
如果说未来的每个七年可以有何育清一起陪她度过……或许也不错。
──他们用七年的喜欢去堆积这份爱情,所以今后,也一定会继续的延续下去吧。
从那一句鼓足勇气的「我喜欢你」,也许在未来的某一天、也许是踏上红毯的那一刻,她或许也能,认认真真的对着他说出「我爱你」──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99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