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综合,久久鬼色_有没有描写得很细致的h文

Chapter END. 「XX大学第N届歌唱大赛──正、式、开、始!」
六点钟準时开办的歌唱比赛在石洁如透过麦克风的活力声音里正式拉开序幕,学生会的学生们花了一天所摆放的观众席现在是人山人海的全坐满了人。
林婕妤坐在后台的等候区,手指紧张地交握嗫嚅着。昨天的事情让她的思绪几乎乱成了一团──她没办法理解何育清吻她的原因。但不论怎样,她等会还是要上台的……
不管了,反正她也都豁出去了!到时候会怎样、就到时候再说吧!
「小学妹。」似乎是已经和干部交代完事务,宋承钧从外头走进了等候区,似笑非笑地望向了座位上看来有些不安的林婕妤。「真高兴能在决赛和妳见面。」说着,他亲切地弯唇笑了笑。
「唔呃,会长好!」愣了愣,林婕妤忙开口向他打了声招呼。跟学长相处什么的一整个就好有压力啊!「欸?会长今天也打算自弹自唱吗?」看见了他手里那把熟悉的木吉他,她有些惊讶地微微瞠大了眼问。
上次彩排的时候他只上台大概试了下音就下台了,虽然那时手中似乎也有拿着插了音箱的木吉他不过……没想到他居然决赛也打算这么做啊。
「嗯,是啊。」在她身旁落坐,宋承钧笑了笑答。「对了,不要一直叫我会长啊,听起来浑身不自在的。」耸耸肩,他有些无奈地扬了扬眉。要是到时后学生会长换人了怎么办?
「……承钧学长。」林婕妤想了想,决定还是用了上次何育清叫他的方式来称呼。「学长等一下要唱什么?」
「蔡旻佑的《好不好》。」宋承钧弯唇扬起一个笑。「希望这次能传递给她啊。」感慨地歎了口气,他说着,笑容有几分苦涩了起来。
「学长是打算……要和舒皙告白吗?」小心翼翼地瞥了他一眼,林婕妤憋不住自己心中的疑问,终究还是问了出来。
毕竟这个题目……很不寻常啊她说。
而且她总觉得,宋承钧对舒皙并不像她所说的,只是「学妹控」。
「嗯,是啊。」闻言,宋承钧爽朗地扬唇笑了开来,「今天还特地把她的工作排掉,叫人无论怎样也要把她压在位子上……唉,不过,我的告白似乎很廉价啊,总是被她当作笑话。」摇摇头,他有些无奈地苦笑一阵,声音里带了几分懊恼。
林婕妤微愣。怎么觉得会长跟江玮恩的情况有某种异曲同工之妙呃……「唔,如果是舒皙的话……一定能够明白会长的心意的吧。」说着,她想了想,有些不好意思地偏头笑笑,「我们巨蟹座啊,就是性格比较彆扭嘛。」
「嗯……」宋承钧瞇眼笑了起来。「学妹也有想要表明心意的人吧?」偏了偏头,他微微扬眉,笑得有几分灿烂。
「呃……是啊。」乾笑了两声,林婕妤有些尴尬地开口答。
「那么,婕妤学妹,妳也要加油啊。」眨了眨眼,宋承钧看着外面差不多是要轮到他去旁边準备,于是背着木吉他缓缓起了身。「育清的话……」望着她若有所思地开口,他喃喃轻声唸了一句,最后是失笑地摇了摇头,逕自走离了座位,留下满脸不解的她。
那家伙的话,大概是巴不得直接把眼前这个学妹给狠狠抱住吧。
☆ ☆ ☆
逕自走在空蕩蕩的长廊,何育清听着那边体育馆里热闹的欢呼加油声,瞳孔微微有些失了焦。
──他该去吗?
昨天自己失控做了那样的事,她会不会,已经不愿意再见到他……
「──哥!」
从走廊另一边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何钰芯喘着气冲到了他面前,脸上满满的都是焦急。「你在干什么?快要轮到大嫂了啊!」说着,她拉着他的手便準备要往回跑进体育馆。
何育清的脚步却是顿在原地没有移动。「钰芯,我……」他还有那个资格、去见证她的幸福吗……?
「哥。」见他不打算走,何钰芯便也跟着停下了脚步,回望向他的神情是异常的认真。「要是没去的话,你会后悔一久久综合,久久鬼色_有没有描写得很细致的h文辈子的。」严肃地盯着他的眼睛,她开口,声音有几分沉。
这种时候给她临阵脱逃、她的哥哥什么时候这么俗辣了啊!
何育清一愣。「知道了,我会去的。」无奈地笑歎了口气,他认命的被她拉着踏步走进了体育馆,觉得自己的脚步有点沉重了起来。
他原本只是想……待在那里的话,也是可以听见她的歌声的吧。
「十五号,音二三班林婕妤。」
坐下的同时他听见了石洁茹叫唤出她的名字。身子微微一震,他努力压抑住自己想要逃跑的感觉,勾起一个微笑,仰头望向舞台。
她似乎没戴隐形眼镜,一双眼睛望着台下的目光有些失焦,还不断眨着眼,从紧握的双手终能感觉出她的不安。是因为怕会紧张吧?这么说来,她应该也是看不见他的……如此想着,他嘴角的弧度随即是无力的垂了下来。
「那么,林婕妤同学今天要唱的歌是《是什么让我遇见这样的你》。这和这次的题目『表白』有什么关联吗?」待是她走到舞台中央,石洁茹旋即便笑瞇瞇的开口重複了今天已经实行第十五次的例行问答。
「我……」林婕妤闭了闭眼,深深吸了一口气。「我想要、用这首歌向一个人表白。」心脏紧张地在胸口狂跳着,她拿着麦克风,努力让自己的声音维持镇定,不去颤抖。
台下登时一片哗然──继学生会会长宋承钧后,这居然又来了个大胆的!
「哦?这个人是谁呢?」闻言,石洁如含笑开口,颇有几分明知故问的味道。
「我不能说出他的名字……但,他是我一年前在联谊上认识的人。」林婕妤紧张得已经连声音里的颤抖都开始克制不住。她没戴隐形眼镜果然是对的啊,要是让她看见育清的脸,她一定会半句话都吐不出来的吧。
听着她的话,台下的何育清却是不住一愣。一年前……?她和杜宇诚,不是上个月的联谊吗?一年前,她并不常去联谊这种东西,合理推断的话只有可能是他和佑轩有去的那一次。那么她所说的人……不是杜宇诚?
「不能说出名字也没关係,但能不能请林婕妤同学说说他是怎样的人呢?」石洁茹依旧是笑得灿烂。能给人牵线的感觉真不错啊──
「……他很温柔,对每个人都非常好,总是一直微笑着,却从来不让人知道他的难过……在我难过的时候,是他一直一直陪在我身边,总是一直支持鼓励着我,给了我好多的勇气和信心。」吁了一口气,林婕妤抿了抿唇,闭上眼,然后是下定决心地开了口:「虽然像我这样的人,他根本不可能会喜欢我的吧……但是,昨天还有上次,他问我的那个问题,我还是想在这里认真的回答他──」
语句顿了一顿,所有人全都安静的看着她,等着她再次发话。而坐在台下的何育清却是彻彻底底的傻住了。
她说的那个人、是……
「我喜欢的人──一直一直,都是你。」
张开眼睛,她咬着唇,脸又开始不受控制地红了起来。这么露骨的告白已经是她的最大极限了,只要想着育清就在下面她就好想逃跑啊啊啊啊啊──她是个不怎么会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的人,更何况是这样直白的表白。
但是、为了要传递这份心意……她无论怎样都豁出去了!
「那么──让我们欢迎林婕妤同学带来的表白之歌!」看着她已经说完想说的话,石洁茹于是笑着开口发话让音乐开始播放。「林婕妤,真有妳的。」走下台的时候,她笑着小声对她说了一句。
这两个人啊,经过这么一年,总算是要修成正果了吧?
何育清愣愣的看着台上暗下来的灯光,目光怔然。
「妳有……喜欢的人吗?」
一年前的联谊、她所说的那些话,还有昨天他问她的那个问题──
「我喜欢的人──一直一直,都是你。」
她今天要表白的人、她刚才鼓起勇气说出口的那句话、她说的那个人……是他?
她说她,喜欢他?
听了石洁茹的话,林婕妤也只能无奈地撇了撇唇。什么跟什么啊……她欲哭无泪。
前奏的琴音落下,她轻闭上眼,浅浅吸了口气,然后开了口开始轻声唱起:
「我是宇宙间的尘埃 漂泊在这茫茫人海
偶然掉入谁的胸怀 多想从此不再离开
我是宇宙间的尘埃 微不足道的一种状态
偶然成了谁的最爱 多想相信永恆存在
是什么 让我遇见这样的你 是什么 让我不再怀疑自己
是什么 让我不再害怕失去 在这茫茫人海里 我不要变得透明
我是宇宙间的尘埃 漂泊在这茫茫人海
若你是我必然的存在 多想从此不再离开
是什么 让我遇见这样的你 是什么 让我不再怀疑自己
是什么 让我不再害怕失去 在这茫茫人海里 我不要变得透明
若时间注定要让你离开 我又该怎么学会不依赖……
(白安-《是什么让我遇见这样的你》,词/白安,曲/白安)」
歌词和她的心境很相同──她一直一直都想要这样感谢他。是什么让她能够遇见这样的他呢?如果不是何育清,她不知道要自己努力多久才能像这样坚强地站起来。所以她才无论怎样都想要对他说出口,就算会被拒绝也好,她只是想让他知道──对她来说,他有多么的重要。
林婕妤清亮嗓音透过麦克风在体育馆回荡徘徊,真假音的转换流畅悦耳,也满满的流露出她所要表达的那些感情。
何育清听着听着,然后便弯唇笑了。
这就是,她想要告诉他的吗?
尾声最后的琴音落下,林婕妤弯腰鞠了躬,然后便在掌声中匆匆进了后台。
「谢谢十五号林婕妤的真情大告白!接下来让我们欢迎十六号……」
「哥你在干麻?快去追啊!」见那边下一号参赛者的访问已经开始,何钰芯忙是推了推他,「笨蛋,大嫂一定跑去躲起来了啦!」看着那边始终没有着落的后台,她催促着盯着他道。
这么说来刚刚确实是看到她往后台跑了……何育清愣愣,然后是失笑地起了身。「知道了,这就去。」说着,他加快了脚步便跟着跑离了体育馆。
这一次,可不能再让她跑掉了啊。
☆ ☆ ☆
从体育馆跑出,林婕妤独自走在空蕩蕩的走廊上,心里思忖起应该往哪里走。
应该要躲去哪里好呢?厕所?还是直接回家?可是领奖要怎么办……所以果然还是躲厕所吧!思及自此,她迈步便往离这里最近的女厕小跑步了起来。
「婕妤!」
随后追过来的何育清一眼便认出了她的身影,忙是开口叫唤了声想让她停下。
完了完了,追来啦!听见他的声音,林婕妤脚下速度忙是倏地加快了起来。总之是先躲进女厕再说!
何育清见她跑,只好是也跟着她跑了起来。而天生就缺乏良好运动细胞的林婕妤怎么可能会是他的对手,马上就被他给抓住了。
「你、你干麻?我要去上厕所啦!」背对着他,林婕妤的右手被牢牢抓住,脸颊微红,还直喘着气。
她没有转头,她不敢看他。
「都已经鼓起勇气在台上向我告白了,却不愿意听我的答案吗?」没有回答她明显是在逃避自己的问题,何育清微笑开口,抓着她的力道不大,却足够让她无法挣脱。
他这次一定得说出口……否则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才有机会说了。
他们错过了太多次,怎么能再继续浪费时间?
「……」林婕妤没有说话,也乾脆地放弃了挣扎。
她不是不愿意听。她只是……
她只是又退缩了、害怕了……只是想让自己,多少再好好的冷静一下。
「既然妳不说,那么就听我说吧?」放开了箝制着她的手,何育清缓步走到她面前,目光是她从未见过的认真坚定。「在雨中追上妳的时候,在民宿看日出的时候、在妳没来的决赛舞台上……还有很多很多时候,那个我说过会告诉妳,却一直没能说出口的话……」
笑意和煦,他伸手抱住她,目光一点一点的温柔了起来。
「……唔?」林婕妤有些惊讶地倒吸了口气。他说过会告诉她的那个「原因」……原来从那么早的时候,育清就已经对她──
「我喜欢妳。」
下巴轻抵在她头上,他笑着轻声开口。
我喜欢妳。
全文完

番外-《不按牌理出牌》(1) 钟声自校园中响起,充斥了整间学校的「叮咚」声响宣告着上课时间的开始。走廊上空蕩蕩的寥无人烟,只有几个偶尔抱着书或提着袋子、祈祷着教授还没来的学生在长廊上奔驰着跑走。
而一头醒目的亚麻色短髮,俏丽少女也在长廊上奔跑着。死定了死定了这堂课的教授会点名的啊啊啊啊啊──!她内心着急大吼了起来。
从岔路的尽头走出一名少年,黑色短髮呆版地贴着脸颊、鼻梁上还架着一副黑色的粗框眼镜,他连身上的衬衫都严密的扣到了最上层,右手则拿了一个突兀的大画板,装着书籍的袋子里放着几卷白纸。
而正走到岔路处準备走出建筑物,他便听见了那边传来一阵匆促紊乱的脚步声。
「唔呃呃呃呃!借过借过哇啊啊啊啊──」一股脑的向前奔跑着,少女还来不及反应便迎头「砰」地撞上了同样还反应不过的少年。「抱歉、抱歉!」一心想着要赶紧到教室去,她赶忙是随意地弯身替他捡了几样掉落的物品便準备要再跑走,手边一本书上的名字却吸引了他的注意。这是……
「啊,你就是那个程咬金学长!」
少年──杜宇诚还逕自在地上摸索寻找着自己被撞掉的眼镜,沉默着没有多家说话去搭理她。程咬金?什么东西啊……眼前因为视力不佳而一片模糊,他有些无奈的想着。
少女──何钰芯看着书面和纸卷上的姓名,瞠大眼,有些惊奇了起来。「史三四杜宇诚」……这就是那个传说中的杜宇诚学长?感觉有点书呆的一个人啊,不过脸还算乾净能看……一面整理着他的书,她收拾着那些散落了一地的纸卷,内心有些困惑了起来。这是什么东西?也忘了自己还赶着要去上课,她好奇的打开了其中一个只随意捲了起来的图画纸,然后便是忍不住地讚歎讶异了起来──
那是属于夏的景色。青翠大树被油彩点缀成斑斑黄绿光影交织的颜色,青绿草地旁一洼宁静的池塘隐约可以见到有鲤鱼在悠游,光影交叠的色彩被浅蓝的颜料晕染得极生动。她认出来这是文学院外一区小小的休憩处,只是怎么她以前却从未觉得这里有这么漂亮?
一连又去翻开捡起了地上的几张画纸,她看着看着便是越发惊歎。里头的景色有各种季节各种颜色,每张画所运用的上色工具和方式都不尽相同。也许是清晨街道上乾净的天空映出的清冷灰蓝、也许是黄昏的颜彩泼洒蔓延成迷眩的色调、又或许是夜空中点点闪烁的萤亮星光,明明是她日常可见的景色,却被这些水彩颜料刻划得极美。
好厉害……!何钰芯的双眼发光了起来。这全部都是、这个人画的?
「那个,能不能帮我找一下眼镜……」度数深得几乎是没了眼镜就活不下去,基本已经成了半个瞎子的杜宇诚以为她是还在替自己收拾东西,于是无奈开了口道了一句,表示自己还在找眼镜中。
「哦,好!」忙先放下了手中的图画纸,何钰芯愣了愣,睁着眼便开始在身周仔细搜寻了起来。这么说来她是记得他刚才确实是戴着眼镜的……
然后「喀答」一声,随着她脚下一阵碎裂声响,杜宇诚和她都同时僵住了。
「那个……学长……」颤巍巍地从脚下捞出一个歪七扭八的金属框架,何钰芯嚥了口口水,尴尬地乾笑了两声,缓缓抬头望向他。「对不起,我好像不小心把你的眼镜,踩坏了……」
模模糊糊的看着她手上他的「眼镜」,杜宇诚打从心里觉得,今天一定是他的灾难日。
☆ ☆ ☆
「杜宇诚学长──」
历史系三年四班的教室外,清亮女声在下课时间的嘈杂人声中突兀地响起。在众人惊疑的目光中,杜宇诚按着发疼的太阳穴走了出来,一向认真正经的脸上有一点无奈。
「请问,有什么事吗?」站在教室门口,他离她约有三步远,彷彿眼前的女孩是什么可怕的生物似地。
「那个,我是音乐系二年二班的何钰芯。」搔了搔头,她望着眼前的少年,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是来……赔学长眼镜的钱的。」眨眨眼,她开口,觉得有些尴尬。
他看着她的目光很清晰,这么说来是戴了隐形眼镜?她有些困惑。他的眼睛很好看啊,为什么要戴那种书呆眼镜?
「不用了。」默默回了她一句,杜宇诚转身便想回教室。是说她是怎么知道自己的班级的?算了,反正不重要,只要她别再来找他就好……这根本是灾难啊。
「不行啦,这样我会良心不安的!」见他要离开,何钰芯忙是跨了一步,伸手就握住了他的手腕将他抓住,并将手中的几张大钞塞到了他手里。正想把他的手掌给握紧然后逃跑,然后她便感觉到了他身形是猛地一僵!
呃,怎么了吗?
「我、我就说了不用了……!」赶忙想抽出手来,杜宇诚的动作很僵硬,连声音也因为心理上的紧张而跟着结巴了起来。
是的,没错,从小就和哥哥被父亲独自带大的他──非常怕女生。
至于为什么他对林婕妤就没这种反应?事实上一开始还是有的,只是被她闹久了也就只好习惯了……也可以说久了他就不把她当女生看了。
而第一次真正见到他的何钰芯当然不可能知道这些。
「唉哟不行啦!没有把钱给你我会被哥骂的……」硬是又牢牢抓回他的手把钱塞了回去,何钰芯很坚持。她昨天可是被老哥那张笑脸给唸了好久啊!
杜宇诚和何钰芯的滑稽行径让一旁四班的学生已经开始议论着偷笑了起来。他见状,只好是握着她硬塞的钱抽回了手,表情僵硬得很不自在。「随、随便妳吧!」说着,他再次转身便赶忙走回了教室。
「对了,学长!」想起昨天的事,何钰芯顿了顿,忙又开口叫了一声:「你的画,非常漂亮哦──!」
杜宇诚一愣。那些练习用的画……被她看到了?
「唉哟──宇诚,什么时候也把上正妹学妹了啊?」
「没有,只是昨天不小心撞到……」
没有回头,他顿了顿脚步,随着旁边同学的调戏便又继续往前走回座位,决定不再搭理她。
何钰芯则望着他的背影思索着扬唇笑了起来。
这个程咬金学长,还蛮可爱的嘛?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99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