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综合久久鬼色鬼88_有没有我被同桌吸奶的故事

Chapter 63. 热音发表的当天是星期四的下午四点到晚上八点,正逢大家的下课时间。不过非主要负责人员表演完就可以先走了,而他们的时间是五点半到六点,结束后正好能去吃顿晚餐。
方巧欣和何钰芯及苏毅欣等人也会去,虽然不是用团员的身分上台和他们一起努力,但至少都还能在台下给他们加油,并且还约好了结束后一起吃饭聚一聚。
而因为陈靖宏的车正好送去保养,每个人下课时间也都不同,于是这次大家便自行骑摩托车到现场会合。
林婕妤下午还有两堂课,会晚点才能走,于是三点半时何育清便先行到达了梦时代。
「哥──」已经和朋友先到梦时代逛了一圈的何钰芯一看到哥哥便随即是开心地向着他挥了挥手。「大嫂呢?」困惑地往他身后望了一望,她开口问。
「婕妤还有课,晚点才会过来。」歛了歛眸,何育清弯唇扬起一个微笑回答。「妳有看到其他人吗?」看着那边已经搭建完成,而正在测试着灯光和音效的舞台,他想着似乎没看到别人,于是疑惑地问了出口。
「靖宏学长和丞央学长好像已经到了,刚刚有看到他们。」何钰芯往后台张望了会,她耸耸肩。前阵子还看丞央学长好消沉的样子,今天看起来倒是干劲满满的啊。
「对了,大嫂明天的比赛,你会去看吗?」
她听大嫂说了明天要表白的啊──不晓得哥到时候会有什么表情?她可是期待死了!于是为了这个,她决定是要先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答案就是要最后揭晓,才叫作惊喜嘛!
「比赛吗……?」何育清愣了愣,脑中倏地便闪过了先前林婕妤曾对他说过的话:
「如果我能进到决赛,能请育清你、一定要来吗?」
她都那么和他说了……虽然是不晓得她为什么让他一定得去,但无论如何,他既然答应了,那么就一定会去的吧。
「嗯,我会去啊。」怔忡了半晌,他强撑着微笑开口答。
无论如何……他都要守护她,直到看见她真的幸福为止啊。
「嗯嗯。」何钰芯满意地点了点头。「那我先走啰,等表演开始再回来──」扬着灿烂的笑脸,她向何育清招了招手,便又转身和朋友準备继续去里面逛街血拼去了。
不过,她怎么觉得哥刚才的样子有点奇怪?感觉上好像有点……悲伤?
四点半的时候,林婕妤和方巧欣一同到了广场。
台上的表演已经热烈开始了,热力四射的乐团演出吸引了不少路人注意。她赶忙是穿着乐团统一的黑色衬衫赶到了后台去準备,然后果真便发现是只缺她一个了。
「抱歉、我晚到了……」喘着大大呼了口气,她抹了抹汗道歉。
这次的表演是七校联合,上台的团多,验团也就比较严格,因此能来到这里演出的团多少都有一定的水準。他们这次要表演的歌有四首,分别是她和何育清各两首,如果时间足够的话,团长说了她就要再和他合唱一首。
而依照往例,先上台的依旧是林婕妤。
「大家好──我们是,Rock Season!」一如往常充满朝气的开场白,林婕妤拿着麦克风,开始一一介绍起所有团员,「我是林婕妤,这是我们帅气的Keyboard团长陈靖宏……」让每个人都小小Solo了下,她笑着走到每个人之中介绍,最后是走回了舞台中央,高举起自己没有拿麦克风的手开口:
「希望大家会喜欢我们今天的表演!」
话音一落,江玮恩随即是敲了四下轻快节拍,周丞央的电吉他和林婕妤的声音跟着在节拍落下之后出场。她的第一首歌是梁心颐的《胡椒与盐》。
「妈妈说我个性太急 有点像只蚂蚁 习惯忙到 喘不过气才觉得安心
你就像只喜欢晒太阳的乌龟 整天哪里都不去也无所谓
遇见你那天 我开始改变 我开始发现 要多微笑一点
你是否也有 奇妙的变动 偷偷的学我 多了一些执着
我们就像胡椒与盐 不同的理论 却能够互相平衡
能不能 像胡椒与盐 那样的缘分 你一直陪在我的身边
姐姐说我想的太多 总以为在演小说 容易掉进自己设定的情绪漩涡
你却总能把脑袋放的空空 你说这样好像能活得比较久……
(梁心颐-《胡椒与盐》,词/张杰,曲/张杰)」
活泼轻快的轻摇滚节奏很快便带动了方才因为交接而冷下来的气氛,紧接在后的是她苦练了许久的女调《星空》。五月天的歌对她而言非常不好唱,不过辛苦了这么久也总算有点成果。
两首歌结束,接下来便轮到何育清了。
「接下来让我们欢迎──气质美男副主唱,何育清!」
何育清的出场伴随着韦礼安《还是会》的吉他前奏,温和笑脸和疗癒歌声马上便掳获了台下众女孩子们的心。
而到了台下待命的林婕妤默默抬手看了看手錶,吁了口气。看来时间是不够了啊……
「那么,最后这首歌要献给妳、希望妳能够比谁都幸福。」歛了歛眸,何育清凑着麦克风轻声开口,却没有望向他想诉说的那个人,只微笑着望向台下观众。「五月天,《知足》。」
琴音在此同时落下,林婕妤望着台上的他,却有些愣。原本团长是要他上台说个几句话来衔接最后一首歌的……但是他,是要唱给谁的?
五月天的《知足》是以前苏毅欣曾经唱过的歌,只是何育清这次唱的是抒情,再加入一点电吉他的慢板变奏。
「怎么去拥有 一道彩虹 怎么去拥抱 一夏天的风
天上的星星 笑地上的人 总是不能懂 不能觉得足够
如果我爱上 你的笑容 要怎么收藏 要怎么拥有
如果你快乐 不是为我 会不会放手 其实才是拥有
当一阵风吹来 风筝飞上天空 为了你而祈祷 而祝福而感动
终于你身影 消失在 人海尽头 才发现 笑着哭最痛
那天你和我 那个山丘 那样的唱着 那一年的歌
那样的回忆 那么足够 足够我天天 都品嚐着寂寞
当一阵风吹来 风筝飞上天空 为了你而祈祷 而祝福而感动
终于你身影 消失在 人海尽头 才发现 笑着哭最痛
如果我爱上 你的笑容 要怎么收藏 要怎么拥有
如果你快乐 再不是为我 会不会放手 其实才是拥有
知足的快乐 叫我忍受心痛……
(五月天-《知足》,词/阿信,曲/阿信)」
温润嗓音衬得这首歌有了截然不同得柔和味道,他嘴角依旧勾着笑,歌声却隐隐透着悲伤,温柔得教人心酸。
知足的快乐……教他怎么能,不去忍受心痛呢。
☆ ☆ ☆
表演结束后,他们一行人便到梦时代的美食区去觅食,最后是选定了其中一间餐馆。
一进到餐厅里头便久久综合久久鬼色鬼88_有没有我被同桌吸奶的故事能闻到里头飘扬的食物香味。满溢的香气让紧张一整天的七个人一下子都饿了,他们十个人在座位上点了餐等着食物,吵吵嚷嚷的又闹了起来。
「欸欸小妤我们来合照!我要打卡上传FB──」方巧欣亲暱的勾着林婕妤的脖子,高举起手机便準备要拍照。
「哦哦好啊──」
餐点送过来的时候,众人才总算在店员的白眼之下安静了些。十个人的数量着实太庞大,因此他们便只能相对着分成了两桌。
「今天大家都辛苦了。」站起身,陈靖宏将音量控制得能让九个人听到,并尽量不招惹店员白眼的程度。「这一餐,我请客。」
此话一出,众人随即是大声欢呼了起来。于是那边脾气越来越暴躁的店员终于是忍不住的走了过来要他们小声点,嘴上还挂着隐忍的礼貌微笑。
喧嚷的声音这下总算是平息了些,大家用着能被音乐盖过的音量交谈说话。然而林婕妤却发现她对面的何育清似乎比以往还要安静,微微歛下的眼让睫毛在眼下刷出了一小片阴影。
「育清,你怎么了?」关心地开口询问,她望着他,眼里有一点担忧。
怎么他看起来,似乎心情不太好啊?
「……唔?」听见有人叫自己的名字,一直发着愣的何育清这才总算是回过了神来,忙是扬起了一个往常般的温和微笑。「没事,只是有点闷而已。」笑着喝了一口红茶,他弯着柔和眉眼,表示自己很好。
一不注意……就又走神了啊。
「很闷吗?」闻言,林婕妤偏头想了想。「那要不要出去走走,透透气?」笑望了一眼窗外渐暗的天色,她笑笑偏头问。
反正她饭也吃得差不多了,正也觉得有些闷呢。
「嗯……妳要陪我到顶楼逛逛吗?」听了她的话,何育清想起这个百货公司的顶楼还有一处小小的游乐区,于是便顺势笑着开了口提议。「就当作是,决赛前的放鬆心情?」
其实明天的事情他多少也是有些耳闻的。婕妤明天是打算……要和昨天说的那个「他」告白吧。
明明是他一直在她身边陪伴着并真心希望她能快乐、自信起来,可是他现在却好嫉妒那个人,甚至还有点恶劣的希望那个人……或许是杜宇诚,会拒绝她,这样他就能继续陪在她身边了。
但是──无论如何,她还是想看见她幸福的模样。如果她难过的话,他一定会比她还要不好受的。
所以,只要她快乐,他就怎样也无所谓了。
「顶楼?」林婕妤微愣。「可是……」她有些不安地望向了和她一同到来的方巧欣。那样的话恐怕就要一点时间了吧……巧欣要怎么办?她不能丢下她啊。
「唉呀,妳就去吧──」见她犹豫,方巧欣便暧昧的笑着推了推她的肩膀,表示见色忘友什么的一两次她无所谓。「团长那边我再帮你们讲就好。」眨了眨眼,她笑着将她往外推了些,弯唇笑得很是灿烂。
「……那,好吧。」被好友这么怂恿,林婕妤只好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算是答应了。「我不会太晚回去的。」总之只是散个步,百货公司也有关门时间的……所以应该,没关係吧。
和何育清一同走出餐厅,他们搭了电梯準备往顶楼去,然后他小心翼翼地在向上的路途中,悄悄牵住了她的手。
像是想握住什么,即将要消失的东西。
「九楼的夜景……应该很漂亮吧。」望着前方,他淡淡地笑着开口。
「大、大概吧。」吞了口口水,林婕妤有些紧张地结巴着答。
牵手什么的……她果然还是、没办法习惯啊!

Chapter 64. 夜晚的梦时代依旧是人来人往得热闹。七点的夜空才刚暗,都市五颜六色的灯火却已经比星光明亮。
摩天轮算是梦时代这一区最明亮显眼的地标,五彩的光闪烁在缓慢转动的圆盘上,像是一个盛放的烟花。
林婕妤和何育清并肩走着,手里还拿着刚买的冰淇淋。春末的风捎着一点热气,是象徵着夏即将到来的气息。
身周很吵,但是夜晚却很宁静。
林婕妤有些恍惚的觉得,就这么一直走着……好像就真的,没有了尽头似的。
就连自己那颗躁动不安的心,似乎也会跟着平静下来。
「要不要去坐那个?」伸手指向不远处的摩天轮,何育清望向她,偏头勾起微笑。
「唔,好啊。」怔怔地望了望那个方向,林婕妤笑笑答。反正她也有很久没有坐过摩天轮了啊。
搭乘摩天轮需要花钱,于是他们便到了售票区去买票,接着便排队搭上了其中一个包厢。
夜色已经全暗了,从摩天轮望下去能够看到更加辽阔的夜景,像是要俯瞰整个高雄市。她和他各坐一方,沉谧气氛在他们之间滋长蔓延,像是藤蔓,却比透明的玻璃窗更加清澈。
她想起每个芭乐小说似乎都会有一个关于摩天轮的传说,大致都是什么当到最顶点的时候亲吻就能在一起之类的……不过她从来都不吃这一套。像巧欣那种喜欢浪漫的女孩子,应该就会喜欢这种传言了吧?
「……不知道这里的摩天轮有没有那种传说。」在脑中想着想着,林婕妤便缓缓开了口,目光仍是望着遥遥夜空。
「什么?」将落在窗外的视线拉回,何育清困惑地望着她问。什么传说?怎么突然就这么没头没尾的说了一句……
「就是那种小说里面都会有的啊。」转回头来和他对望,林婕妤扬了扬眉,弯唇扬起笑。「什么『只要在摩天轮升到最顶端的时候,和自己喜欢的人接吻,就会永远在一起』之类的……不过那都是拿来骗小孩的吧,这样大家想要永远在一起就带自己喜欢的人来接吻就好啦?这根本就是下降头吧……」撇撇唇,她不以为意地耸了耸肩,语气轻快而带着几分玩笑。
不过老妈总说热恋中的情侣是盲目的,也难怪这类的传说会这么的受女孩子的欢迎吧。
「噗。」闻言,何育清忍俊不住地便是扬唇笑了开来。她的想法也未免太可爱了……倒是记得钰芯似乎也很喜欢这类的说法呢。「那婕妤妳,有想要实行这个传说的人吗?」
「……欸?」林婕妤不解地歪了歪头。实行这个传说?什么意思……?
「我是说……」何育清垂眸深吸了口气,「妳有……喜欢的人吗?」
他犹豫了很久才终于又问出口。这是他第二次问她……不晓得她愿不愿意回答?
明明知道那个可能的答案……但他还是想要自己再亲自确认。
「呃、欸?」被他问的话给一震,林婕妤瞠大了眼。那个问句就像炸弹般投入她的心湖,教她的思绪一阵大乱。
他怎么会、突然问她这个问题?转头又将目光放向窗外,她内心挣扎思考许久,终于还是故作轻鬆地开口吐出了一句:「……有啊。」
既然明天她都决定要告白了,那今天她这么说……应该,没有关係吧。
听到回答,何育清的心旋即是沉了一沉,脸色倏地是苍白了几分。「那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强撑着脸上的温和微笑,他开口问着,觉得心里一阵又一阵的绞痛像是要把他撕碎。
他不敢直接去问她那个人是谁。他害怕一旦听到她说出了不是他的名字,他会连微笑都挂不住。
如果连这个唯一的面具都挂不住了……他会不知道该怎么继续面对她的。
「呃……」林婕妤又将脸往窗外偏了些。这让她要怎么回答啊?「明、明天的歌唱比赛,我打算要向那个人告白──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了。」顿了一顿,她颊上的温度越发越滚烫,红晕被淹没在夜色的朦胧里,连话语也跟着她的心结巴了起来。「到时候,希望你也可以告诉我,你喜欢的人……是谁。」
她觉得自己的脸颊烫得几乎就要烧起来了──应该不会被发现吧?说着这些话的时候,她根本不敢去看他。
要是对上了眼……也许被他一问,她就会撑不住的全部说出口也说不定。
「……好。」何育清垂下头,咬唇,脸色又更加苍白了些许,几乎要跟照进窗口的月光融成一体。她果然喜欢杜宇诚吗……他的那些努力,果然都是枉然吗。
情人节的巧克力、星空下的侧脸还有和她牵手……他真的差点就要以为,她也是同样喜欢着他的了。
──却原来,都不过是他的自作多情。
在心里暗自苦涩地笑了笑,他微歛着眸,心中一片死寂。
那个答案,他恐怕是、永远也不会说了吧……
「呃……对、对了,之前错过了你的决赛,那首曲子,我什么时候能听得到啊?」忙转移话题想打破这阵尴尬气氛,林婕妤想起他上次承诺了发表会后就找时间拉奏给她听,于是望向他乾笑着开了口问。
「──就今天吧。」何育清望着将要落到地面的包厢底部,轻声开口。
「欸?」林婕妤一愣,忙是起身跟着他出了摩天轮。怎么那么突然……今天?
「……如果妳没事的话,就今天到我家去听吧?」回头望向她,何育清唇角勾起一个苦涩的温柔微笑,深邃的眼瞳里却是映着墨黑的哀伤。
就今天……让他再自私的和她独处片刻吧。
「唔,嗯。」轻应了声,林婕妤怔怔地跟在他的身后,有点恍惚。那个脆弱的温柔笑容虽然只有一瞬,却让她不住地失了神。
育清的背影……怎么看起来那么寂寞?
☆ ☆ ☆
因为坐了趟摩天轮才离开梦时代,到何育清公寓时候的已经是八点。林婕妤带着期待而兴奋的心跟着进入了那个小小的练习房──唔,育清家还是跟记忆中的一样乾净整齐啊。
从角落的矮木柜中拿出一个资料夹,何育清从中抽出了一叠乐谱,然后架起小提琴,看着谱试了前面几个音,接着是不再看谱,闭起眼缓缓演奏了起来。
林婕妤坐在木地板上仰头望着他,也跟着闭起眼睛,专注的听了起来。前面先是悠缓而轻柔的琴音,像是大雨后洒落在窗边的日光,窗帘被风吹得微微掀起……然后是突然骤降一阵加快的旋律,她感觉到了乐声里的着急、担忧,似乎还有着心疼。后面的琴音又逐渐缓了下来,好像是冬日的雪地照进了阳光,好像是有什么想要倾诉表明──
尾声的高音落得恰到好处,像是已经结束,又感觉有什么正要开始,令人意犹未尽。
只是,明明是这样温柔和煦的曲子,她却是从乐音里听见了一点夹杂其中的淡淡悲伤。
「好温暖的曲子……真的好好听。」睁开眼看着他,林婕妤由衷地开口讚叹,眼神很是诚恳。「这首曲子叫什么名字?」弯唇笑得灿烂,她带着期待的目光偏了偏头,开口笑问。
何育清愣了一愣。放下手中的小提琴,他微微歛下眼,掩去眸中的一点苦涩。「婕妤,妳想不想拉拉看?」笑着晃了晃手中的弓,他不动声色地将乐谱收着放到了一旁的木柜上,并盖着让人看不到正面。
这首曲子的名字……不能让她知道。
「可以吗?」双眸倏地一亮,林婕妤起身盯着琴,注意力马上便被吸引了过去。
她可是好久没有碰过小提琴了啊!
「嗯。」莞尔笑笑,何育清应了一声,便将手中的琴和弓小心翼翼地交给了她。
「唔唔,我看看……十六年没有碰过小提琴了,我记得好像是这样的……」接过他手中的琴,她学着把小提琴架到了左肩上,装模作样地揣摩起拉小提琴的姿势,模样有些笨拙。
看着她完全便是给忘个精光的样子,何育清无奈歎了口气,有些失笑地从背后握住了她的两只手去调整动作,「是这样放,手要这样摆、弓应该要这么拿……」说着,他将小提琴架到了她左肩的正确位置,并按着她的手指压在和絃位置上,轻拉着她的手腕拉奏出了简单旋律。
林婕妤的身体瞬间僵住了。「是、是这样啊。」乾笑着应了一声,她开口,声音乾涩得有点哑。
太、太近了太近了!她的脸颊几乎是一瞬便窜上了滚烫热度,何育清的头轻抵在她右肩,髮尾磨挲着脸颊,麻麻痒痒的像是挠到了心里。心跳「砰咚砰咚」的声音大得几乎要跳了出来,这种已经像是环抱的姿势……他、他太犯规了啊!
手指一抖,握在右手的弓摔落地面,林婕妤忙前进两步,脱离了他太过靠近的的距离,伸手并蹲下了身想去捡。只是大概是太过慌张,她蹲下时不小心去踢到了矮木柜,上头的乐谱一下子「啪」地全散落在地。「对、对不起!」
默默收回了手,何育清微怔着,然后是弯唇笑了笑。「没关係。」说着,他便也跟着蹲下身收拾起残局,眸光却是随着垂头的动作跟着一黯。
她……很讨厌他的触碰吗?
林婕妤在心里暗骂起自己莽撞,一方面却也因为终于能和他拉开距离而鬆了口气。刚刚那个样子……要是再继续下去,她会瘫软的吧。
气氛又再度回到了沉默。他们各一边收拾着散落一地的乐谱,林婕妤却在自己这边的纸堆中发现了那份乐谱的第一页,然后猛然怔住。
那个标题的横幅上,写的是「For Ann」。
「婕妤,妳有英文名字吗?」
「有啊。就叫做Ann,很芭乐的名字吧。」
那天他特地问了她的英文名字,是因为这个吗?
这首曲子……是要送给她的吗?
不敢再多想,她加快了手边的收拾速度,觉得心跳又蓦然加快了起来。
何育清背对着她,收拾到这边最后一张纸时是愣了愣,然后勾唇微微露出了苦笑。他这里没有第一张乐谱,那个名字……终究还是被她知道了吧。
收完乐谱,林婕妤整理了下手中的谱,跪坐着转身想拿给他,却是不住地倒吸了一口气,然后猛然呆住。
她没想到他刚好也会转身。
他的脸离她好近,近得她已经可以感受到他鼻间的温热气息轻拂在她脸上,痒痒的让她有些恍然。
他的脸离她好近,近得她可以看见那一双一向温润而含着笑意的眼睛里,有着和她相同的怔愣和迷茫……
然后下意识地,她瞇了瞇眼,没有避开眼前那个离她越来越近的眼脸,像被蛊惑似地顺着他的凑近缓缓闭上了眼睛。
她感觉到了一个不属于她的柔软轻覆在唇上,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轻微颤抖。
他的吻很浅很轻,有他惯有的温柔和小心翼翼……
而她的大脑便是「轰」地一片空白。
何育清不晓得自己是怎么了。只知道理智和大脑似乎一瞬间是断了线,直觉促使他凑近她、碰触她──一直一直以来,都想这样子小心翼翼地去吻她……
他贪恋那个吻,于是刻意地停驻琢磨,却害怕惊扰到她似地不敢加深。
然后等他微微有些回过神,他已经稍稍离开了她的脸庞。
何育清低歛着眸,目光沉沉地凝望着那双半瞇着、还有些恍惚的双眼。理智还来不及和思考接上线,他低下头便又想再凑近她──
然后倏地,林婕妤猛然瞪大了眼,并迅速向后一退,双颊在顷刻间红得像是要滴出了血来。
而他的理智终于被拉回。
林婕妤坐着又向后滑了两步,呼吸短促得她一时有些喘不过气。刚、刚刚那是什么?他他他、育清他刚才那是吻、吻──
「我、我先……先回去了!」放下乐谱,林婕妤迅速说完便抓着自己的包包逃命似地飞奔离开了公寓大门,大脑已然成了一片当机状态。
──这一定是她在作梦。她开始努力说服起自己。
何育清怔在原地没有去追。缓缓抬手抚上自己的嘴唇,彷彿上头还有吻过她的余温……紧张过后让他的心跳也快得像是要蹦了出来,双颊还微微发着烫。
然而懊悔却在一瞬间袭捲他的所有心绪──他怎么可以这么做?她明天还要向杜宇诚告白、自己却……他明天还要怎么去面对她?
她一定,讨厌他了吧……
望着林婕妤离开的方向,何育清怔怔地摊坐着,目光恍然,久久都无法回过神来。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99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