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例说明昆虫与人类的关系_有没有小说写人一生的经历的

Chapter 61. 自从认知到自己喜欢谢小韵这个事实后,周丞央整个人就陷入了一个消沉及自我欺骗的恍惚状态。
就连每天的斗嘴他都没有力气去吵了──或者更正确来说,他现在几乎是看到她就躲得远远远的。虽然觉得很奇怪,不过基本谢小韵也觉得没什么差,根本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也就随便他去了。
而距离热音发表会的时间越来越近,他们练团的时间也越加频繁。就算他再消沉,终究还是得要好好表演的──他可不想被好友削后颈啊。
然后──今天是歌唱决赛名单公布的日子。
上午的第一堂课在文学院,林婕妤一下课便赶忙冲到了公布栏面前。因为複赛人数没有上次得多,因此便也就没有了上次那般人挤人的恐怖情况,也可以算是可喜可贺。
经过一系列的筛选,这次决赛的入围人数只有二十人。她仰头努力在名单上仔细搜寻着,心里是万分的紧张。
希望,她能够进决赛……!
「……妳在看什么?」同样是刚下课的杜宇诚看着那边有点热闹的公布栏,心里有些困惑,于是便逕自走了上前去询问。「这是什么?上面怎么有妳的名字?」扫了一眼上头那张清晰的印着二十人名字的名单,他很是不解地开口问。
「唔哦有我吗!」闻言,林婕妤激动地叫了起来。再仔细向上一看,果然是在上头看到了「音二三班林婕妤」的字样。而与此同时,她也在另一排看到了「物三四班宋承钧」……唔哦,会长也入决赛啦?
倒是她有点好奇,会长是打算决赛向舒皙告白吗?
「所以这到底是什么?」见她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于是杜宇诚便又再不解地问了一遍。那上面有好多名字,是要干什么用的?
「哦,是歌唱比赛的决赛名单啦。」闻言,林婕妤耸了耸肩。「嘿嘿,我有入选耶,宇诚记得要来帮我加油喔──」开玩笑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她调笑着道了一句,声音带了几分得意。
「歌唱比赛……?」杜宇诚愣。还有那种东西?「那个,妳有男朋友了吧?这样子会害我被误会的。」尴尬地后退了两步,他表示困扰地乾笑了两声,面上的表情有些僵硬。他可不想被传成什么小三啊!
「男朋友?」林婕妤愣愣的眨了眨眼。「什么男朋友?」她什么时候已经告别了十九年单身,怎么自己都不知道?
「上次一起吃饭那个……不是妳男朋友吗?」杜宇成困惑地偏头皱了皱眉。那个男生他是不认识,可是上次看到他就敌意好重的样子……而且她看起来似乎也和他很亲暱很要好啊,不是男朋友会是什么?
「上次一起吃饭……你是说育清?」认真地垂眸思索了会他所说的那号人物,林婕妤记起了上回的事,一下子就慌了起来。「杜宇诚你脑子有洞?育、育清怎么可能会是我的男……男朋友。」有些慌乱地胡乱挥了挥手,她佯装镇定地骂了他一句,末尾还刻意放低了音量,深怕被谁听到误会似的。
现在是玩哪招?大家怎么都以为……唉哟,还不是因为何育清很少跟女孩子比较要好。不过想到石洁茹那边她还是……有点心虚啊。
「喔……」无辜被骂的杜宇诚也只能默默搔了搔头。原来是他误会了啊?所以说是那个男生单方面喜欢她?可是她看起来似乎也不排斥啊呃……
活了十九年却对爱情完全一窍不通的杜宇诚表示他不太能理解这两人其中的箇中奥妙。
「总之、我还是觉得我们不要靠太近比较好。」认真地清了清喉咙,他默默地往旁边移动了两步。「古人曰:『男女授受不亲』……」
林婕妤默了。这家伙是古代来的吗?
「婕妤?」从走廊另一端传来熟悉的温润嗓音,林婕妤侧过头,果真便见到了那边何育清和范佑轩朝这里走来。「在看什么?是决赛名单公布了吗?」微笑开口,他走上前望了一眼公布栏,然后对着她弯唇勾起一抹笑。
「唔,是啊。」侧头,林婕妤决定无视那边已经儒道中毒过深的某人,于是侧身面向了何育清。「我入选了耶!」开心的偏头扬起笑来,她开口,声音带了一点兴奋。
「真的吗?」何育清微微瞠大双眼,然后也跟着弯唇笑了起来。「我就知道,婕妤的话一定可以的。」望着她,他开口,唇角的笑意温润和煦。
下一堂课他们同样选修的课都在旁边的艺术学院,于是走出文学院后他们便向两人挥挥手,并肩一同往教室去了。
范佑轩接下来的上午时间并没有课,于是他看了看时间,想了一会,决定去借个几本书。正抬脚欲往中央的图书馆走,他感觉到前方一片阴影,便发现那边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江玮恩便已经气势汹汹的站到了他面前。
「小──佑──佑!」双手叉腰,她挡在他的正前方,摆明了就是不让他继续走。
「……怎么了?」思考着该要无视她还是要理会她,范佑轩沉默半晌,终于还是选择将疑惑问出了口,虽然这家伙基本不会有什么重要事。
要是无视她,他的下场大概会很惨吧……
「想你啰──?」故作矫情地眨了眨眼,江玮恩学着时下女生最喜欢的四十五度角大眼自拍动作,语气是十足十的欠揍。
「……」范佑轩默默看了她一眼,接着是绕过她,直接地抬脚走掉。
──他刚刚果然应该要直接无视她的。
「欸喂!我是要去图书馆借小说啦!……」
江玮恩觉得有点烦恼。她明明每天都在表明她满满的爱意啊,可是怎么小佑佑却总是感受不到她的爱呢?
☆ ☆ ☆
「周丞央你在干什么!别给我把这首《还是会》弹得死气沉沉的!」
散播起阵阵阴气的周丞央在社办内被陈靖宏指正已经不是新鲜事、大概是喜欢上萝莉类型让他打击太大,他最近连弹电吉他时都像个幽魂。
陈靖宏很无奈。不过就是知道了自己喜欢谁,怎么他搞得像是自己失恋了似的?
「可是小宏宏我现在很悲恸很难过啊──」周丞央哭丧着脸,很是委屈地扁着嘴哀号了一声。只要想到自己居然捨弃了巨乳变成萝莉控,他就一整个好想去跳楼啊呜呜呜──!
「那你下去跑十圈,晒个太阳,应该就不会悲恸难过了。」陈靖宏依旧是淡定非常的开了口,目光遥遥地瞥了一眼窗外的操场。
「不对不起小宏宏我又变阳光了!」
拜託、那一圈可是整整五百公尺啊他还不想死!
刚才被指正了音已经跑掉的谢小韵认真地调了下音,随即是发现似乎是自己的调音器出了问题。「喂那个谁,我的调音器好像坏了,你的借我一下。」毫不客气的向着他开口提出了要求,她开口,依旧是往常的那个兇巴巴的口气。
或许会有人觉得她的语气很嚣张……不过明眼人当然都明白,她会用这态度的其实也就周丞央而已。
「……拿去。」拿出自己的调音器递给她,周丞央有些彆扭,侧过了头没有看她。
「谢谢……嗯,你的很难用欸──」
「白痴,给我啦!这才不是那样用的……」
看见两人又恢复了以往的相处模式,在一边静静看着的何育清便是忍俊不住地勾唇笑了起来。
他很喜欢看着大家这样有活力的样子呢。
「哥,你都顾不好自己了,还笑别人啊?」难得的跑来了社办的何钰芯懒懒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是望着那边正和叶雅琪打闹着的林婕妤幽幽叹了口气。「唉唉,要是大嫂被拐走要怎么办啊──」
「呃?」何育清微愣。拐走?
「最近好多朋友都问我大嫂是不是变心了,哥你都不担心吗?」一手支着下巴,何钰芯侧过身子看向他,眼里带了一点疑惑。「好像是一个历史系的学长……叫什么,杜宇诚的对吧?」挑了挑眉,她想了下自己打探到的情报,开口将记忆中的名字勉强凑了出来。印象中听学姐说是个很呆版的好学生啊,该不会哥连这种的都抢不过吧?那也未免太枉费她的一番好心……
听到这个名字,何育清便随即想起了今天在公布栏前遇见他们时的场景,眸色不由得一黯。
「如果婕妤真的喜欢他……我会希望她幸福的。」
他不是没想过向她说的那样去宣示主权什么的,也都有试过。只是他想了很久,终究还是觉得……能够看着她幸福,才是他最快乐的事啊。
所以他,并不强求什么。
「──这样好了!」脑中闪过一个点子,何钰芯忽地站了起来,很是兴奋地拍了下手。「我帮你找时间直接去问她吧!」她怎么这么笨?这种事当然是直接找当事人套话最快了啊!
「呃?」闻言,何育清愣了。「钰芯,我觉得这样不太好……」
「就这么决定啦!」何钰芯自个儿得到答案便逕自踏出了门口,沾沾自喜笑得很是灿烂。「哥我还有课,先走啦──!」
看着这个做事一向冲动不经大脑的妹妹,何育清想了想,最终还是无奈叹了口气。
算了,只希望她不要给人造成麻烦才好……

Chapter 62. 距离发表会还有两天,林婕妤的决赛还有三天。
发表会的场地在高雄梦时代广场,决赛则是在他们校内的体育馆。因为中午要彩排的关係她没办法只好向团长请了一次中午的假,不过或许因为理由正当,陈靖宏居然没有多说什么便答应了。
于是林婕妤便在会场看见了一边指挥现场,一边準备上台彩排的宋承钧……这看起来画面有点微妙啊她说。
「婕妤!」同为学生会干部的王舒皙一眼便看见了她,忙是从事情里抽出了身来,拔腿就跑了过去。「抽顺序了吗?我带妳去抽吧?」见她似乎刚来,于是她笑了笑问。
闻言,林婕妤有些不好意思地抬手搔了搔头。对喔,她都忘了。
「对了,这次每个上台的参赛者都要被访问选歌的理由,妳知道吗?」一面领着她往抽籤处走着,王舒皙开口便随意提了一句。这个访问是宋承钧提的意见,好像是要问选歌跟题目的关係……虽然这个搭配上表演是很有爆点啦,可是她还真不知道他这个学生会长,到底是在想什么?
「唔,有听说。」林婕妤默默低头答。而且这似乎可以帮到她想要做的事啊……「彩排时就要问了吗?」那么羞人的话,她可不想这种时候就说出口啊……有些紧张而担心地开口,她问。
「应该是不会,这次彩排主要是测试音控有没有问题……不过可能还是会简单带过一遍。」看了一眼那边正努力测试着麦克风的学弟妹,她偏头想了想,说。「婕妤,妳已经想好要怎么回答了吗?」好奇地望着她,她开口问。
倒是说真的,她觉得这题目挺折腾人的啊。
「大……大概吧……」嚥了口口水,林婕妤轻咳了一声,笑得有些尴尬。「对了,这次的主持人是谁?」想起了这个挺重要的问题,她忙开口向她问。希望不要是她认识的啊,那样会很尴尬的。
「主持人……」王舒皙翻了翻手中的工作人员表。「喔,是公关部的石洁茹。妳认识她吗?」
「……」林婕妤僵了。
都说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所以说,出来混,果然是要还的啊。
到一旁的籤筒抽出纸条,她摊了开来交给登记的干部,然后便看见了她的号码是「15」,会长的则是「7」。
有点后面啊……不过总之不是太前面,或是倒数的就好。
倒是石洁茹那边要怎么解释?……她会不会被她给剥皮吃了?
她觉得自己头很疼。
等到二十人到齐得差不多,器材也都整理完毕时已经是十一点半。他们一群人到舞台旁集合準备上台彩排,然后她果真便见到了那边依旧是漂亮自信的石洁茹拿着麦克风,準备要上台去彩排。
完蛋了,这下是真躲不掉了啊!
眼角余光发现了她,石洁茹怔了怔,然后是笑着走了过去打招呼。「唉呀,恭喜进决赛呀。」扬着一个大大的笑脸,她踏步走向她,然后是探头凑近了她的脸,满脸八卦地开了口:「这次的访问我可是不会放过妳的。是要和妳家育清表白吗?」瞇眼笑得暧昧,她眨了眨眼,目光闪亮得明媚灿烂。
啊呀果然是问了……林婕妤心里一个喀蹬,纠结了一会,决定还是好好面对现实。「关于那个……」心虚地乾笑了两声,她开口,后退两步,已经有了準备开溜的打算。「上次那个,其实是假的……我和他、并没有在交往。」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她的反应,她嚥了嚥口水,又是向后退了好几步。
呜呜呜所以她上次果然应该要阻止育清的啊。
「妳说那个啊?我早就知道啦。」微微怔了怔,石洁如轻鬆地扬唇笑开。看她那反应,还以为是怎么了呢──「回去后没有多久何育清就传了脸书讯息全说了,还向我道歉呢,果然是个极品啊。」说着,她还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语气里满是惋惜。
「呃……欸?」林婕妤一愣。
育清他,早就自己主动向石洁茹解释清楚了?
「可是我问的是妳啊。」石洁茹笑着又向她走近了两步,「林婕妤,妳打算怎么办?」
她可是还对他给他的讯息给记得一清二楚的呢。那家伙喜欢林婕妤吧?那个讯息可是很明显啊啧啧。这么好的一个极品男人……还真是便宜她了啊。
林婕妤微怔了怔,难道石洁茹也知道了什么?「嗯──到时候妳就知道啦。」抓抓头,她有些尴尬地笑了笑答,像是在告诉她,又像是在告诉自己。
应该要怎么办、或是那个她害怕却必须去知道的答案……三天后,不就都会知道了吗。
所以现在,就让她再……小小的逃避一下吧。
☆ ☆ ☆
距离发表会还有一天。
主办的学校说了要彩排,不过当然不是在举办的场地,而是在对方学校的体育馆。
林婕妤上午最后的课到十点半,陈靖宏说了十一点到社办集合,于是她便也就没有收得太急,逕自在教室里边收着东西边打混,顺便看看书。
而正当她看着剩下大概二十分钟,终于是打算要离开,却有人跑了进来把她挡住。
「大──嫂──!」
「砰!」地开了门溜进教室的是何钰芯。她拉着她跑回了座位坐下,然后自己则是坐到了她面前。
「怎么了?」困惑地看着她,林婕妤开口问。怎么突然跑来找她,又让她坐下?
「嗯……我来找大嫂聊天啊。」扬唇笑得灿烂,何钰芯一脸无害地望着她开口,偏了偏头,很是单纯无害的模样。
林婕妤有点无奈。忽然跑来找她聊天?这怎么听怎么有问题吧……「聊什么天?」放下身上的袋子,她看着她的模样估计也是刚下课,想想也还有时间,于是便也就觉得算了,反正也闲着没什么事情做。
「嘛,大嫂你们等一下要去彩排吧?哥说我可以跟去看喔。」一手撑颊,何钰芯依旧是弯唇笑得可爱。「对了,听说上次大嫂在联谊认识了一个学长……他也会去吗?」眨了眨眼,她满脸纯良地开口问,声音里带了点疑惑。
「呃?」林婕妤愣了愣。「妳是说杜宇诚?他不会去啊。」困惑地偏了偏头,她有些不解。钰芯怎么会知道杜宇诚?而且为什么会问他会不会去?发表会应该和杜宇诚无关吧,怎么突然问这个啊……
「这样啊……」何钰芯惋惜地叹了口气。可恶,本来还想看看这个程咬金学长是长个什么样的──真可惜啊唉。
「干麻,妳对他有兴趣啊?」见她那副模样,林婕妤以为她是对杜宇诚有意思,于是饶有兴味地笑笑开了口,「如果想认识的话,我可以介绍给妳啊──那家伙很可爱的。」虽然她是打从心里觉得,要是认识了何钰芯……杜宇诚往后的日子一定是天天被调戏得很悲惨。
唉不过,那样或许也不错啊?
「欸?」何钰芯愣了。大嫂貌似误会了什么啊,不过……「是啊是啊,听学姐们说过他呢──」决定乾脆就这么将错就错下去,她想想觉得哥哥的幸福比自己的清白还要重要得多,于是便望着她又问:「那大嫂觉得,杜宇诚学长是个怎样的人呢?」睁大双眼,她佯作很感兴趣地瞧着她又再开口。
「怎样的人啊……」听见她的问题,林婕妤有些苦恼地抿起唇,半撑着头思考了起来。「大概就是个单纯憨厚,脑袋一根筋,老是被人给欺负的家伙吧。」想了想至今为止杜宇诚在她心中的形象,她挤了几个形容词,觉得果然还是帮他说点好话,以免钰芯对人家印象不好──虽然她不晓得那到底算不算是好话。
「这样啊。」闻言,何钰芯很是认真地点了点头。那就是个和哥的个性完全相反的人喽!「嘛,那妳觉得──哥是个什么样的人?」将头偏向另一边,她眨眨眼又问,睁眼笑得很灿烂。
「呃?」林婕妤怔怔的眨了眨眼。怎么突然问到育清去了?奇怪怎么觉得自己最近常常被问这种问题啊,上次育清也问了一次……「什么样的人……啊?」皱起眉,她咬唇,认真的思考起自己该怎么回答才合适。要是说得太明显钰芯会发现的,可是这样的话她要怎么说啊……
「就……很温柔,对每个人都很好……总是微笑着让人猜不透心思吧。」沉吟半晌,她决定选一个保守的叙述以免自己露馅。
好无趣的答案。何钰芯撇了撇嘴,「大嫂妳觉得,哥他对每个人都很温柔吗?」说着,她作困惑状地歪了歪头。「可是我记得,他可是只会对自己想对他好的人温柔喔。」
林婕妤一愣。「是……这样啊。」微歛下眸,她轻应。
那么他对自己,又是哪一种「温柔」呢……
「嗯……」何钰芯应了一声,有些苦恼地咬唇想了想。接下来的事她要直接问,还是要拐着弯问?可是这时间似乎是不够了啊……哎算了,问就问吧!
「大嫂,妳有喜欢的人吗?」直直地看着她的眼睛,她微笑开口,问题直接的让林婕妤一时就心虚了起来。
怎么突然问这个?她果然是来套话的吧……叹口气,想着反正也只剩下两天,于是林婕妤一鼓作气,也很乾脆地开了口回答:「有啊。」
Bingo!何钰芯心中欢呼一声準备继续开口,然而她接下来的问题却让她更难回答──
「那么大嫂喜欢的人,是不是哥?」
良好的教养让何育清从小就知道偷听是不对的行为。可是当听到她们的对话内容时,他还是忍不住抓着一旁的范佑轩躲在门边偷听了起来。
他承认他这样是很卑鄙……但是他无论如何,终究还是想知道她的答案。
既然不愿告诉他,那么她应该会告诉钰芯吧。
「呃、欸?」从教室里传来了林婕妤满是惊愕的声音,想是对于何钰芯的问题感到惊讶了。
「大嫂妳放心,我绝对绝对、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教室里开始陷入了一阵沉默。他正猜想着应该是她在犹豫,还想着是否该出去了,然后里头便又传来了林婕妤匆忙慌乱的声音:
「妳误会了,我跟他只是单纯很聊得来的朋友啊!」
一颗心倏地往下一沉,何育清才想走进去,又听到了里头传来对话声:
「所以妳……真的喜欢他?」
「……嗯。」
何育清猛地一怔。
那个他……是举例说明昆虫与人类的关系_有没有小说写人一生的经历的,杜宇诚吗?
「婕妤?」没有发愣太久,他整理了下情绪便扬着一贯的温和微笑走进了教室。「集合的时间要到了,我们一起走吧?」
「呃,嗯。」看见何育清走进,林婕妤忙抓着袋子起身,面上的表情还有些尴尬。刚刚他和钰芯的对话……他应该,没有听到吧?
大概是心痛得太窒息,何育清甚至没有去注意到何钰芯面上有些诡异的表情,只知道自己几乎是恍惚着走到社办去的。
有些答案……果然还是不要知道比较好啊。
☆ ☆ ☆
「那么大嫂喜欢的人,是不是哥?」
何钰芯的表情变得认真了起来,异常锐利的目光盯着她,像是想把她看穿。
「呃、欸?」林婕妤愣了。这这这、这是要她怎么回答啊!
「大嫂妳放心,我绝对绝对、不会告诉任何人的!」义气凛然地拍了拍胸脯,何钰芯坚定地瞧着她开口宣誓。
唔呃……林婕妤被她认真过度的眼神看得有些尴尬动摇了。要说吗?反正无论怎样,两天后迟早是要让大家知道的……
踌躇许久,她抿了抿唇,终于是垂着眼,几不可见地微微点了头。
呜哇──!何钰芯兴奋了。睁闪着一双眼,她关心地指了指林婕妤桌上袋子里头的历史书籍,气音开口问了一声:「他呢?」
「妳误会了,我跟他只是单纯很聊得来的朋友啊!」闻言,林婕妤忙挥了挥手匆匆想撇清。她对杜宇诚可一点兴趣也没有,只是单纯觉得他可爱好欺负啊!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98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