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重生牛头人的小说_有没有寂寞女人电话

Chapter 59. 今天是林婕妤的複赛。
然而一早醒来,她就感觉到了下腹隐隐传来一点一样疼痛……到厕所去确认完毕后,她第N次的感叹起了自己的衰运。
好朋友啊好朋友,为什么偏挑在这天来?
幸好複赛的时间是在下午……叹了口气,她想着,然后暗暗祈祷起这一次的生理痛不会影响到她的状况太多。
身体上的不适让她一整个早上基本没有食慾也没什么气力,到学校后她装了个热敷袋便安置在小腹上,顺道又盖了层外套来保暖。因为附带的脚痠,她几乎是不想走动也不想说话,但还是尽量让自己维持和平时一样的外向活泼状态。
「婕妤,妳身体不舒服吗?」一到教室,何育清看着她有些虚弱的强撑着笑,皱了皱眉,马上便发现了她的不对劲,神情带了些担心。「要不要去医务室休息?」
这么明显?林婕妤无奈地露出了一个个苦笑。「不用啦,不是什么大事,一下就好了。」她这通常痛个一两个小时就会好很多了,况且她从以前就没有所谓跑医务室的习惯……又不是那么虚弱的人,连这么一点小痛都承受不起。
「嗯……是哪里不舒服吗?」何育清还是觉得有些放心不下。身体不舒服怎么能强撑着?不过看她捂着肚子……是肚子痛吗?
「呃,这个嘛……」愣了愣,林婕妤乾笑了两声,有些尴尬。总觉得很难为情啊,这要她怎么开口?「就呃……生理……痛。」支支吾吾了好半晌,她垂下了头,觉得怪异得很。
生理痛?何育清愣了愣,总算是明白了她的意思。抬手看了看手錶,他看着还有时间,于是放下了袋子便又走了出去。「等我一下。」笑笑向她说了声,他小跑步地出了门口,离开了教室。
……欸?等他一下?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林婕妤有些摸不着头绪的偏了偏头。他要干什么?
没有很久,她便看见那边何育清微喘着跑了进来,手上还拿着一个……保温纸杯?
「这是热可可。」弯唇,他微笑着将杯子递给了她。「趁热喝吧,喝完了我再去买。」说着,他笑笑便在她身旁坐下。
他听说女生生理期的时候喝这个会比较好……希望能够帮到她。
看着手中还腾着热气的热可可,林婕妤微微怔了怔,觉得心头蓦然温暖了起来。「谢谢。」将纸杯递到唇边轻吹了下,她浅浅喝了一口,然后笑着向他道了声谢。
育清……真的是很细心啊。
「对了,今天是妳的複赛吧。」想起之前她曾经说过的日期,何育清开口笑问。「我能去看吗?」眨眨眼,他扬着笑,语气里带了点期待。
「可以啊,好像是下午两点开始的样子吧……」林婕妤也弯唇一笑。这次应该还会遇到会长吧,不晓得舒皙会不会去……嗯,会长大人有点可怕啊她说。
「嗯。不过……妳今天这个样子,还能上去唱歌吗?」有些担忧地望着她似乎是越加苍白的脸色,何育清觉得心里不太放心。她看起来似乎不太好啊,这样真的没有问题吗?
「唔,没事啦,应该等一下就好了。」捂紧了热敷袋,林婕妤苦笑得有些无奈。已经很久没有这么难受过了……谁知道她今天运气居然这么差呢?
☆ ☆ ☆
中午依旧是练团的时间。
一个上午的折磨到了午时总算是开始好转,林婕妤心里不禁暗暗鬆了一口气。幸好幸好,不然这要她怎么上台啊?
「小恩恩,我的生日快要到了──」那边周丞央挨着江玮恩嚷嚷着叫了起来,撒娇的模样活像是一只不甘寂寞的大型犬。
这让林婕妤想起了似乎是真有这么一回事……周丞央的生日啊,貌似是鼎鼎有名的四月一日来着。
不过说实话她觉得,在这一天出生一整个就有点悲剧啊。
「哦,是喔。」江玮恩的反应是意料之中的冷淡,一副是全然与她无关的模样。「有这回事?几月几号啊?」然后是装傻地转头看他露出灿烂笑容。
生日要干麻?送礼物吗?哎哟反正这家伙不是送他一碗狗粮就可以了嘛……
「小恩恩你好过份,是四月一号啦!」大型犬不满地摇着尾巴汪汪叫了两声。
「四月一号?哦──愚人节嘛──」江玮恩继续欢乐的装傻,接着是煞有其事地拍了下手。「愚人节不就整人吗?哦小央央你刚刚是不是要我愚人节尽情的整你?」扬唇笑得无奈,她瞠着眼,满脸的无辜。
「……」大型犬垂下了耳朵。
呜呜呜小宏宏不在不能哭诉──虽然他很有自知之明的知道自己向来就只有被友人冷眼无视的份。
可是他最近的戏份好少,不甘心啊!
「好啦好啦,不然小韵我就……勉强送给你好啦。」见状,江玮恩不耐烦地撇了撇手,很是随便的样子。
「我才不要哩,他是什么东西啊?」谢小韵闻言,忙是抢先发话,满脸嫌恶地开了口。
她万分鄙夷地倒退了好几步,彷彿那边拿着电吉他的周丞央是什么噁心的呕吐物似的。
「我、我也不要好不好!像妳这种平胸又没脸的我才没兴趣!」大型犬炸毛的弓起了身子,开始做起完全没有气势的恐吓吼叫。
「没胸没脸又怎样?至少也比你这种还要好……」
「我告诉妳,我的心里只有小静静!」
……
又吵起来了啊……林婕妤揉了揉耳朵,然后看到那个导火线已经欢乐的跑去找大妈蹭饭去了,登时有些无奈。
真是青春啊,她似乎已经有很久都没有这样跟男生斗过嘴了呢。
「喀啦」一声社办的门被打开,陈靖宏默默走了进来,看了众人一眼,然后是淡淡的开口说了句:「开始练团。」
「团长你最近似乎很忙耶。」睁着眼,叶雅琪下巴支着贝斯,眼里满是好奇地开口问。
每次总是最早来準备的团长最近居然都晚到……这一整个就超不寻常的啊。
「我去和发表会的主办人排团序。」陈靖宏推了推眼镜,「那天上台要是有任何出错──每个人都要下去跑操场十圈!」
在众人满片凄惨的哀嚎声中,高中曾经是田径队的叶雅琪耸了耸肩表示……十圈是什么,能吃吗?
☆ ☆ ☆
下午的歌唱複赛,方巧欣和何育清都陪着林婕妤到了现场。
「林婕妤,加油啊!」知道这场比赛实情的方巧欣豪迈地拍了拍她的肩膀,扬唇笑得很自信。「一定要给我拿到冠军喔!我家小妤一定可以的。」说着,她瞥了一旁的何育清一眼,偏头笑得灿烂。
拜託,这可是她方巧欣的好姊妹林婕妤啊!
「好啦好啦,谢谢妳。」林婕妤有些不好意思地搔了搔头。
老实说,她到现在还是很怕自己会临时怯场啊。
「那就不打扰你们啦!」方巧欣撇了撇手,嘻笑着便到后面找朋友去了。
哎哟,她这人一向不喜欢当电灯泡的。
林婕妤乾笑一阵,对着他不好意思地搔了搔头。巧欣这家伙……
在场内环视了一周后,她在最前面的位置看到了宋承钧和王舒皙的身影。
果然也来了啊……她想着,然后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不去打招呼了。
会长的氛围有点可怕啊呃。不过,上次因为太急着走而没有听到他唱歌……不晓得是不是很好听?她有点好奇和期待。
「婕妤。」在她去前头抽完号码回来时,何育清关心地望着她问了出口。「身体还好吗?」看着她还捂在肚子上的热敷袋,他有些担心地开口问道。
「多亏你的可可,已经好很多啦。」林婕妤笑着,然后是有些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髮。「总是麻烦你在照顾我啊,抱歉。」
「不会。」何育清温和地笑了笑。「反正我也很习惯照顾人了。」耸耸肩,他半开玩笑地偏了偏头,眨眼笑得淘气。
从小就被爸妈灌输了「要照顾妹妹」这样的观念,再加上钰芯又很让人不省心,常常闯祸让他收拾善后……对于照顾人什么的,他基本都已经很习惯了。
虽然他是真的挺担心,像钰芯这样只会把厨房给烧了的人以后要怎么办?
见他笑得灿烂,林婕妤也跟着笑了开来,大概是知道了他在指谁。
她这次抽到的是三十八号,挺前面的顺序。而在比赛开始前后不久她便看见了那边宋承钧抱着一把吉他就上了台。
唔,原来会长会弹吉他?
「承钧学长是吉他社的。」何育清侧头望着她惊讶的表情,低声笑了笑。「妳也认识他吗?」扬了扬眉,他有些好奇地问。
「嗯,上次初赛的时候因为舒皙的关係算是打了招呼……」其实林婕妤觉得他人还不错,至少还答应了跟她换顺序呢。「育清你呢?」理学院和艺术学院的交集应该不多吧?她有些困惑地想。而且这么听起来,他们关係似乎不错……
「嗯……我大四的直属学长和他是朋友。」何育清微笑开口答。
直属制度基本上是延续制的,也就是说林婕妤的直属也就直接等于是何钰芯的直属。她这才记起了他以前就是理学院的,而他们是因为文、理、艺三学院合办的联谊才会认识……
真的是、时光飞逝啊。
刷了几个和弦似是在试音,宋承钧清了清嗓,弹着手中音调清澈的木吉他,闭眼缓缓开了口:
「你说呢 明知你不在 还是会问 空气却不能代替你 出声
习惯 像永不癒合 的固执伤痕 一思念就撕裂灵魂
把相片 让你能保存 多洗一本 毛衣也为你準备多 一层
但是 你孤单时刻 安慰的体温 怎么为你多留一份
我不愿让你一个人 一个人在人海浮沉 我不愿你独自走过 风雨的时分
我不愿让你一个人 承受这世界的残忍 我不愿眼泪陪你到永恆
你走后 爱情的遗迹 像是空城 遗落你杯子手套和 笑声
最后 你只带走你 脆弱和单纯 和我最放不下的人
也许未来 你会找到 懂你疼你 更好的人
下段旅程 你一定要 更幸福丰盛
你说呢 明知你不在 还是会问 只因习惯你满足的 眼神
只是 我最后一个 奢求的可能 只求你有快乐人生
只求命运 带你去一段 全新的旅程 往幸福的天涯飞奔
别回头就往前飞奔 请忘了我还 一个人……
(五月天-《我不愿让你一个人》,词/阿信,曲/阿信、冠佑)」
低沉醇厚的嗓音配着简单的木吉他便已显得十分动听,他的声音有种特别的磁性,彷彿会让人深陷其中。
林婕妤发现宋承钧的目光总是若有似无含笑望向王舒皙,但是舒皙却似几乎没什么察觉,依然是那副怡然自得的模样。
原来如此。所以才会是「表白」啊。
她要唱的歌是《给未来的自己》。可以算是……她对她自己的表白吧。
而如果可以的话,决赛那天的歌……她也已经想好了。
假使能够、有那个机会的话──
☆ ☆ ☆
比赛结束时已经是四五点的黄昏时刻。
夕阳将他们并肩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林婕妤望着那抹橘黄的暮色,觉得自己的心绪又飘回了好久以前。
最近她似乎、经常想起以前的事啊。
「决赛要唱的歌,妳有想好了吗?」侧头望向她,何育清开口笑问。
「都还不确定能不能晋级咧。」林婕妤有些无奈地扯了扯嘴角。「不过是已经想好了啦。」耸耸肩,她扬了扬眉,不置可否地弯唇笑笑。
「婕妤的话,一定可以的啊。」眼角盈着浅浅笑意,何育清温润笑开。「那决赛妳打算唱什么?能够告诉我吗。」眨眨眼,他眼里带着期待,微勾的嘴角和暮色相映成一片和煦灿烂。
就像是,那一日的夕照一般。
「这个嘛……」扬着笑,林婕妤侧头望他,刻意是卖关子似地拖长了语末尾音,「到时候你就知道啦!」
现在就让她再卖一下关子吧。虽然多少是忐忑害怕着那个结果的,但是……
她只希望那天、能够好好的把这份心意,用她的歌声一字一句细细说给他听。

Chapter 60. 愚人节──一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却是几乎众所皆知的娱乐节日。在这一天愚弄人都会变成合理的玩笑,一句「愚人节快乐」几乎便可以带过一切。因此也常有人利用这天来向心仪的对象表白──反正失败了再说声愚人节快乐就行了,自己回家心伤也没人知道嘛。
而与此同时的,今天也是周丞央的生日。
「小恩恩──今天是我生日!」
「哦,愚人节快乐。」
「是生日不是愚人!」
一大早在前往教室的路上周丞央就挨着偶遇的江玮恩开始在校园里嚷嚷,虽然她几乎是毫不领情的完全不想甩他──这家伙搞什么?去年还没这么吵的,今年是吃错药吗他……
「好啦好啦,我去叫小韵跟你说生日快乐,不要吵我。」撇撇手,她敷衍地挥了挥,表示自己还想赶快到教室去补眠。
「谁、谁要那个矮子跟我说生日快乐啊?」似是没料到她会忽然这样说,周丞央忽地就暴冲向前走离了她,结结巴巴的有些心虚。
江玮恩默默摇头叹了口气。这又是个不坦率的孩子啊──
于是为了因应节日,她上午第二节课在文学院遇见范佑轩时便一脸认真地停下了脚步,盯了对方好一会。
「……怎么了?」被盯得发毛,范佑轩很是困惑地摸了摸自己的脸。他的脸上有什么吗?为什么要这样盯着他?
「小佑佑。」看了他半晌,江玮恩终于是满脸严肃地开了口。
「嗯?」
「我讨厌你。」
「……」
范佑轩眨眨眼,愣了一愣,心底竟开始莫名的慌了。他有做了什么吗?是因为不让她吃泡麵?还是因为上次阻止了她去买冰?又或者是因为……每次她不吃饭,他就在她门前搧开食物香味?
「为……什么?」沉默了会,他想半天还是想不出个所以然,于是有些犹豫地看着她开了口问。
「因为今天是愚人节。」江玮恩开口,依旧是满脸的认真严肃──然后下一秒,她便淡定而满足地转身离去,留下在原地一脸无言的范佑轩。
所以他这是、又被耍了是吗?
☆ ☆ ☆
中午练团的休息时间,林婕妤偷着闲在吃饭时刷了一下脸书动态,果不其然便看到了满屏的愚人节。
这么说来……倒似乎真有这么一回事啊。
「小妤──」角落那边叶雅琪猫一样的抓着便当就跑了过去,似乎很是兴奋的模样,「今天一起吃饭吧?」眨了眨眼,她开口,满脸的灿烂。
「好啊。」林婕妤微愣着答。今天这么突然?
「育清,小妤可以借我吗?」得了她的回答,叶雅琪又拉了拉一旁何育清的衣袖,无限天真的睁着一双大眼。
林婕妤囧了。没事问他干什么?
「唔?」何育清被问得也是一愣。呃,跟他「借」……婕妤?「噗──嗯,好,妳借去吧。」有些失笑地垂头「噗哧」笑了一声,他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嘴角是掩不住的笑意。
和叶雅琪移动了位置到一边去聊天吃饭,林婕妤抬手敲了下她的头,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妳很无聊耶。」
「呜喵!」叶雅琪装模作样地捂着头哀嚎了一声。「小妤妳虐猫……」然后是可怜兮兮的瞧着她吸了吸鼻子。
林婕妤斜睨了她一眼,接着是埋头开始吃午餐,决定不理她。
叶雅琪只好委屈万分的扁了扁嘴。「啊对了,是说今天不是愚人节吗?」见她不理自己,她只得把那个可怜的表情给收起来,然后是抬头看了她一眼,也低头吃了口饭。「妳有打算要耍育清吗?」
林婕妤默默。「……要怎么耍?」那家伙看起来是很无害纯良,实际上脑子可精明得很,哪有那么好骗?她无奈。
唉唉,愚人节耍不到人她心头可是很闷的啊。
「唔……」叶雅琪嚼了嚼口中的饭,歪头思索了会。「跟他说妳喜欢大妈?」扬扬眉,她施施然地开口提议。
「……我觉得我会先被江玮恩干掉。」脑中演练了一次可能的情形,林婕妤抖主角重生牛头人的小说_有没有寂寞女人电话了抖。要是到时候那家伙一天到晚裱她跟大妈有一腿怎么办?而且那家伙的占有慾可是一等一强的啊……
「那……说妳喜欢团长?」眨眨眼,叶雅琪偏头想了想。既然不能大妈,那换人不就行啦!
「我会被团长干掉、还有我不要周丞央。」默默开口阻止了她继续複製贴上所有人名,林婕妤有点无言地扯了扯唇。就没别的梗了吗?而且说她喜欢谁什么的……突然去告诉他也很奇怪吧?有什么意义吗?
「嗯──」眼珠子转了转,叶雅琪嚥下一口饭,然后又是再度抬眸望向她:「那就跟他说,妳喜欢他?」一双眼睛眨巴眨巴闪呀闪的,她笑得很无害,心里倒窃笑得十分得意。
哼哼哼,愚人节这种另类情人日──不玩告白岂不是太可惜了吗?
「呃?」林婕妤一顿。虽然早就知道她一定会这么干了,那么明显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她想干什么……不过──「嘛,我跟他说我喜欢妳怎么样?」阴恻恻的瞇起眼,她弯唇笑得极灿烂,背后却隐隐开始有了可疑的黑气。
「喵?不、不用了……对对对不起我错了啊喵──!」
满意地看着那边瑟瑟发抖着的小猫,林婕妤拍了拍手,逕自哼着歌去处理午餐垃圾去了。
想玩她?再去跟江玮恩修练个几年呗!
☆ ☆ ☆
因为下午和晚上都有打工要忙的关係,周丞央的生日一向是不用多去庆祝的。反正他也没什么关係,而且因为在校内的好人缘他也已经得到不少祝福了。
「唉啊,小宏宏今天愚人节你真的不打算跟雅琪表示一下嘛?」在社办留到最后和陈靖宏一起收拾,他转头对着他眨了眨眼,试图要再次开口说服这个死脑筋。
「那里有墙,自己去撞。」连瞥也懒得多瞥他一眼,陈靖宏淡定开口,声音冷然,还有着明显的浓厚鄙视意味。
他并不想去做勉强别人的事。况且,愚人节这种既不正式又无聊的节日,他怎么可能会拿来表明心意?那么做根本就是在汙辱他的人格。
「什么嘛,我才不想撞墙咧。」摸摸鼻子,周丞央不满地嘀咕了一句,没敢再去向他提起,以免对方直接抓着他的头去撞墙。
拜託,他还想保命啊。
「今天早点回来。」擦拭完器具,陈靖宏微侧着头淡淡瞥了他一眼,声音冷硬,情绪倒柔和了几分。「十点前没到我就把蛋糕丢了。」
周丞央一愣。这、这个意思是──
「呜哇小宏宏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
「放开你的髒手,别往我身上蹭,噁心死了。」
无视友人一脸嫌恶的神情,周丞央赖着一张厚脸皮欢乐地往他身上蹭了一蹭,然后便背着自己的吉他一溜烟的跑走了。
唉呀,小宏宏这个人就是这样,口是心非呀。
他每天晚上都在麦当劳打四小时的工,从六点到十点,当然在此之前的一些时间他还有别的工作。不过因为平时工作还算是认真又肯学的关係,所以经理特别准许了他提早半小时回去,还开玩笑地说了会送他儿童餐的附赠礼物。
「谢谢经理!」站得挺直,他扬着阳光笑脸,声音爽朗而充满活力。「不过,儿童餐的玩具就不用了……我可不想被小朋友们追着打啊。」
闻言,几个和他关係不错的员工都不住地笑了起来。
「生日快乐啊。」和他同样班次的方巧欣整整制服,然后是笑着拍拍他的肩膀,接着递出了一个装着衣服的塑胶袋。「上次你说很喜欢的那件,反正是作业,就送给你吧。」
同样是打工魔人的方巧欣和周丞央经常在同个地方一起工作,也因此两人关係还算不错,对彼此而言可以算是兄弟麻吉一样的关係。有时心情不好他们也会找对方出去飙个机车或是喝点小酒──当然是在安全範围内,不会超出範围发生危险。
「谢啦。」收到礼物,周丞央看了看内容物,扬着灿烂笑脸道了声谢。
「是说今天好像是愚人节吧?」摸摸下巴,方巧欣想起了那个每一年总想整她却老整不到的好友小妤,然后是意味不明地对着他笑了笑。「今天不打算跟小韵表示一下吗?」挑眉,她半开玩笑地推了推他的肩膀,笑得几分邪恶。
「我要和她表示什么啊?」不出所料的,周丞央马上便炸毛了。「那个可恶的矮子,笑我的生日是愚人节就算了,而且居然还没有……」
气沖沖的开口抱怨起谢小韵的种种恶劣行径,他语句落到了一半,却是猛地顿住。
没有什么?他不高兴的是什么?
难道他希望,谢小韵和他说生日快乐?
「没有什么?」见他神情忽地一滞,方巧欣有些困惑地伸手在他面前挥了一挥想确认他魂魄是否还在。这人怎么着?怎么话才说到一半,突然就停住了?
「……没什么。」周丞央晃了晃脑袋,扬唇便将自己若有所思的表情给掩埋了过去。「有客人来了,我先到前面去了。」向她笑了笑,他话落便跑到了柜台前去点餐,又是那个同以往的开朗模样。
刚刚是他一时想错了吧……嗯,一定是这样的。
九点半他便脱去了员工制服开始收拾。正整理着东西,袋子里那一个发着光的手机屏幕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奇怪地想着是谁传了来简讯又或是什么未接来电……然后他看到未读讯息上的内容时,彻底傻住。
他居然看到,谢小韵传了封简讯……内容是,「我喜欢你」!
一时也忘了要去注意这简讯哪里不对劲,他连自己嘴角扬起的傻笑都没注意到,然后便得意地抬着下巴哼了哼。看嘛,他就知道她迟早也会败在他的石榴裤下的──
然而下一秒,手机随即是又传来了同一人的讯息。
这次的内容居然是「祝大家愚人节快乐──」……后面还附赠一个颜文字。周丞央默了。两封相隔一小时啊啊啊啊,还是群发简讯来着!万分愤怒的将手机丢入了袋子里,他收拾好东西向大家道别,却意外的发现自己心里除了愤怒,还有些沮丧和……难过?
他为什么难过?这种恶作剧简讯也不是没收过,还不都是默默看了就算了……又难道他,喜欢谢小韵?
不不不这怎么可能──被自己脑中突然蹦出来的想法给吓了一跳,他加快了机车车速,试图用风速来麻痺自己浑沌的脑袋,却发现思绪是清晰得可怕。
不可能的,一定是他太累了才会开始胡思乱想嗯。
「砰」地一声打开公寓大门,他看着那边皱着眉满脸不解的陈靖宏,气喘吁吁地大声叫出了口:「小宏宏,你觉得我喜欢谢小韵吗!」
他不是萝莉控、他不是萝莉控、他不是萝莉控──
「你不是喜欢她很久了?」多少知道了这家伙又是发生了什么事,陈靖宏淡定的扬了扬眉,语调依旧从容。
于事自诩为阳光美少年的周丞央第一次陷入了人生中最大的经神崩溃。
他、他、他──他不是萝莉控啊啊啊啊啊──!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98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