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绝情无情无女主_有毒亮虫长什么样子

Chapter 55. 吃完晚饭,林婕妤上网加了杜宇诚的脸书,认认真真地赶了两个小时的稿,然后便百般无聊地趴在电脑桌前开始打游戏,发呆。
巧欣被找去联谊了……和她的不同摊,据说还要去夜唱,貌似很是充实。虽然她基本比较喜欢在电脑前……联谊什么的她没兴趣啊。
──好无聊。
她打游戏打腻了,赶稿也没动力了,巧欣又不在……
好无聊啊……
拿起手机,她玩了下最近很是流行的一款游戏,然后翻了翻手机,心血来潮地看起了讯息区里的每则问候关心。也不知道是什么心态,她看了看,接着是给何育清发了封简讯:「我好无聊。」
反正这时间他应该早就睡了吧……看了一眼已经指到了十一和十二中间的时针,她想着,便也就只是随意地将手机放到了一边,没有多加理会。
她想起以前高中喜欢他的时候自己经常给他传简讯,但是他通常不会回她……好像就连自己发烧请假回家了他也不知道吧。
嘛,期望这种东西啊,就是希望越大,失望就越深。
响亮的一声「叮咚」的通知铃从她手机传出,林婕妤一愣。他还没睡?疑惑地打开了手机里那则新讯息,她看到了萤幕上清晰显示着:「那要不要一起出去看星星?」
唔呃,夜游?现在?
心里有些惊讶,她犹豫了会,想着反正巧欣也不晓得什么时候才回来……于是她写了张纸条放桌上,然后给他回了封简讯写着:「好啊。」
「我过去找妳。」手机马上又传来了一封回信,林婕妤简单地收拾好东西,看了看时间差不多,便到楼下等他了。
反正她也确实把路给全忘了。
不久,何育清便来到了她面前。
「我还以为你已经睡了……」林婕妤不好意思地搔了搔头,觉得大半夜的把人惊扰过来还真有点不道德。
「我没那么早睡。」何育清莞尔。「看到简讯我也吓了一跳……不过,反正我也想出去走走。」扬起唇角,他对着她笑了笑说。
「这样啊?我还以为你想出去养蚊子。」露齿一笑,林婕妤玩笑地偏了偏头笑,眼中一点狡诘。
何育清只能再莞尔。
一路跟着他到了那一日的河畔,林婕妤有些愣,不住地想起了去年那时候还哭哭啼啼的自己。所以说缘份什么的果真是很微妙的吧……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会这样喜欢上他,从认识的时候她就清楚明白了他们之间的距离,如果喜欢上了,也许又会让她一个人伤心好久好久……不过心这种东西,果然是没办法控制的吧。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样无法抑制的呢?不过真正让她喜欢上他,恐怕还是那个雨天吧。
「躺下来吧?」看着那边还在傻愣愣发着呆的林婕妤,何育清以为她是像上回一样又不敢躺下,于是他便又笑笑摊开了手。「放心,不会吃了妳的。」轻笑一声,他开口,语气里带了一点调侃意味。
「……我觉得你形象越来越偏差了。」林婕妤撇撇嘴,有些恼怒地小心翼翼躺了下来,觉得心里尴尬极了。这家伙,根本就是个大腹黑吧她说!
「是吗。」何育清勾勾唇,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他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多良善的一个人啊……就熟人来说,他其实还挺喜欢捉弄人的呢。
「是啊是啊。」林婕妤忙不迭点了点头。刚认识时还以为是白的,结果切开来全是黑的啊──
闻言,何育清不住地笑了起来,惹得整个身体一震一震的。
林婕妤哀怨地斜瞪了他一眼。有这么好笑?
晚风吹得髮梢被轻轻吹动,她抓了抓脸颊,觉得有些痒。那片钻石般闪耀的星空让她想起了五月天的那首歌,不知道多年后的自己……是不是也正在看着这片星空?
那时候的自己,是否已经鼓起勇气了呢?
「……对了。」沉默许久,何育清终于还是把困扰了自己一整天的纠结给状似不经意的问出了口。「今天的联谊,妳好像交到了朋友的样子?」尽量让自己弯唇笑得自然,他微微侧头望向她,觉得心里莫名的有些紧张。
他没有办法不去在意……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总隐隐有些不安,就连以前苏毅欣的时候,他心里都没有这样慌过。
「唔?哦,那是历史系的杜宇诚。」想了想他所说的人,林婕妤了然笑开。「他很怕女孩子,不过因为一样都喜欢历史的关係,所以就和我聊得很开。」她笑了笑开口,声音很是轻鬆。他还借了她好多她想看的书呢!没想到他们修的课很多都一样,只是不同班。可以找到同好什么的她一整个就很开心啊!
「杜宇诚……」何育清喃喃覆诵了一遍。他和文学院没什么交集,基本没有听过这个名字……「妳觉得,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好吧,他还是忍不住问了。
「什么样的人……?」林婕妤眨了眨眼,微愣,似是没有想到他会突然这么问。「嗯……很好欺负,很可爱,一整个感觉就很好骗!」搔了搔下巴,她煞有其事地开口道。
「噗……」何育清不住地笑了出来。「怎么被妳讲成这个样子?」他失笑,语气带着满满无奈。
「我是说事实嘛。」林婕妤挑眉,耸耸肩。
「那……」低吟一声,何育清微扬着笑,望着天际的目光蓦然认真了起来。「妳觉得,我是什么样的人?」侧头望向她,他浅笑开口,映着星空的墨黑瞳仁清亮温煦。
「欸?」林婕妤微怔。她真的觉得今天的育清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啊……「我觉得,育清是个非常好的人啊。」敛眸,她弯唇微扬起一抹笑。
「唔?」何育清眨了眨眼。「这么短?」他莞尔。这是被发了好人卡的意思吗?
「嗯……怎么说呢……」林婕妤困扰地搔了搔头。感谢什么的,感觉要她说出来就一整个超难为情的啊!可是……「那个时候……如果没有你的话,我会崩溃的吧。」她将目光转向天空,想尽量不去看到他的表情。「你一直都在帮我,无论是建立信心,还是无条件的相信……所以我啊,真的非常谢谢你。除了觉得你很好,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弯唇笑得有些腼腆,她将目光移向另一边,觉得说这些话真是让她尴尬极了。
──即使他的好不可能只留给她,她还是……非常非常的感谢自己能够遇见他。
「唔……」被她感性的话给堵得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何育清愣了一愣,然后是温和笑开。「不用谢我啊,我也没做什么。」他只是很单纯的喜欢她,所以希望能够见到她快乐而已。况且……
他并不是,对任何人都好啊。
林婕妤闻言,只是笑着轻摇了摇头。「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拒绝涵昕,不过……」开口,她遥望着星空慨然地呼了口气。「能够被你喜欢,那个女生一定很幸福吧。」
其实她一直很想问他喜欢的那个人到底是谁……不过她没那个勇气,保留答案,会让她比较有勇气去前进吧。
这样也许,她就可以期待那个人是她也说不定。
「……是吗?」何育清有些失笑。他还真不知道自己这是该高兴还是难过啊……如果她知道,他说的那个女生就是她,不晓得会有怎样的反应?「那么,如果妳是那个女生……妳也会觉得幸福吗?」嘴角浅浅勾着笑,他开口,心里微微有些苦涩。那么多次想说出口却都没能成功……他其实也快要不知道,自己这是该不该说了。
「咦?」林婕妤有点愣了。这这这问题要她怎么回答啊!可是他似乎有点落寞的样子呃……是他喜欢的那个女生怎么了吗?咬牙,她强装淡定,想着自己乾脆就豁出去了、能给他点信心的话或许也就可以算是有点报答──「……会、会的吧。毕竟育清是、这么……温柔的人。」缓缓开口,她答得坚定,觉得心跳正砰咚砰咚乱跳着,心里几乎要慌成一片。不会被他发现的吧?光线这么暗,他应该看不到她的表情……
不过,能被他喜欢着……一定是很幸福的吧。
毕竟她是、这么喜欢他。
所以就算他不喜欢她也没有关係的,她都已经决定好了……一定一定,要让他知道。
何育清不住地扬起了嘴角,笑了。这样就好,这样他就能够继续努力了──「婕妤,能唱首歌给我听吗?」他笑着缓缓闭上了眼。「我想听妳唱歌。」轻声开口,他感受着风拂来的青草香,声音温润清澈。
「好啊。」林婕妤也笑。「你想听什么歌?」
「都可以。」何育清弯唇笑笑,他只是突然想听听她唱歌的声音。「不然唱妳複赛的歌好了?我刚好可以第一个听到。」想了想,他笑着开口提议。
「唔,好。」闻言,林婕妤笑着坐起了身。躺着很难唱歌的,虽然不晓得她唱太大声的话会不会吵到别人……不过这里貌似是也没有别人啦。清清嗓子,她深吸口气,然后闭上了眼,开口轻唱:
「站在狂风的天台一望无际 这一座孤独的城市
在天空与高楼交接的尽头 谁追寻空旷的自由
阳光覆满这一刻宁静的我 隔绝了喧嚣和冷漠
川流不息的人游蕩在街头 谁能听见谁的寂寞
找一个人惺惺相惜 找一颗心心心相印
在这个宇宙 我是独一无二 没人能取代
不管怎样 怎样主角绝情无情无女主_有毒亮虫长什么样子都会受伤 伤了又怎样 至少我很坚强 我很坦蕩
夜幕笼罩灿烂的一片灯海 多少人多少种无奈
在星光里遗忘昨天的伤害 一觉醒来还有期待
我不放弃爱的勇气 我不怀疑会有真心
我要握住 一个最美的梦 给未来的自己
一天一天 一天推翻一天 坚持的信仰 我会记住自己今天的模样
有一个人惺惺相惜 有一颗心心心相印
抛开过去 我想认真去追寻 未来的自己
不管怎样 怎样都会受伤 伤了又怎样 至少我很坚强 我很坦蕩
我不放弃爱的勇气 我不怀疑会有真心
我要握住 一个最美的梦 给未来的自己
不管怎样 怎样都会受伤 伤了又怎样 至少我很坚强 我很坦蕩
未来的你 会懂我的疯狂……
(梁静茹-《给未来的自己》,词/黄婷,曲/李正宗)」
背着光,何育清看着她的背影,想起这一年来和她相遇的那些时光,笑容蓦然温柔了下来。
其实他当然是可以现在就说的……也许是那天那句未说出口的「因为我喜欢妳」,只要她问,他是有可能会说的。
但是……他更想要认认真真地看着她,然后亲口对她说出那句心里埋藏了好久的话。
所以现在,就先维持这样吧。
☆ ☆ ☆
回到公寓的时候已经将近一点。
林婕妤回去时正好是撞见了刚洗完澡出来的方巧欣,登时有些尴尬,觉得自己瞬时就心虚了起来。
「妳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啊?」伪装淡定地开口,她问。
「大概一小时前吧。」方巧欣耸耸肩,满不在乎的样子。「约会回来啰?修成正果了吗?」斜睨了她一眼,她挑挑眉,懒懒地问。
「……还没。」林婕妤默默。这是什么猎奇的问句啊她说……
「所以妳决定好了?」方巧欣拿起浴巾搓揉起头髮,声音含笑。
「大概吧……」坐到椅子上,林婕妤无奈地大大呼了口气。「也许是时候说出口了……也说不定。」
与其纠结,她不如放手一搏──牵手或是放弃,反正也只有这么两个选项。好好坦白的话,她也就不用再继续烦恼了吧。
这是她给自己,最后的勇气。

Chapter 56. 基本上没把何育清的种种奇怪反应放在心上,林婕妤没想太多,还是经常跑去欺负杜宇诚。
反正她有很多选修都在文学院,就当绕过去找他玩玩啰。
杜宇诚在系上是出了名的乖学生,成绩好,功课从不缺交,上课认真又专心,会抄笔记还会主动举手发问……诸如此类的。许多教授都对他爱不释手,不过悲惨的是他因为性格太过纯善,常被人使唤着帮忙写论文报告。
至于为什么会被拉去联谊也是因为人数不够──而男生们又觉得他没杀伤力的关係。一个书呆子能有多少人注意他?偏偏他又特不会跟女生相处,每回总要结结巴巴不知所措个好半天,所以又被众人给摆了一道,说是联谊上不理别人会被讨厌之类等等的奇怪理论。
倒是他在医学系的哥哥可是八面玲珑的很……天晓得他这弟弟是为什么这么憨厚。
而他和林婕妤说话不会紧张的原因,除了已经习惯的差不多,最重要的是一讲起历史,基本他们就可以把什么都给忘了。
所以说就是两个怪胎。
「哇哈哈哈宇诚我来找你玩啦!」那边林婕妤快步从走廊那端奔过去,一把往他背后大大拍了一下,开口笑得很是爽朗。
「……」杜宇诚默默然,觉得那力道让他有点内伤。「请妳不要这样,会造成我的困扰……」然后他是一脸正经地后退了两步郑重警告,看起来有些无措。
「唉呀,随便啦。」撇撇手,林婕妤依旧是笑嘻嘻的,全然无所谓的模样。「哎对了,你上次借我的书我看完了……」说着,她从笨重的袋子里抽出几本厚重古书,单手拿得有些吃力。这些东西背在肩上真他妈有够重的啊……「我还可以继续跟你借吗?」满脸闪亮地望向他,她有些期待的眨了眨眼笑问。
「……妳想看什么?」对她那个闪闪发亮的眼神基本适应不能,杜宇诚又倒退了两步,觉得有点面上表情尴尬。女生什么的一整个就是很可怕啊,他果然还是没法和女生自然相处……
尤其又是这种的。虽然好像她对每个男生差不多都是这个样子,但是她不是已经有男朋友了吗?
「嗯……就你上次说有的那个《三国志》好了。可以吗?」想了想,林婕妤开口提议,眼中似乎闪闪的有什么更亮了。「上次你好像说你有,那本我找了好久都找不到,超想看的!」说着,她撇了撇嘴,语气里带着遗憾。她从国中找到高中,又从高中找到了大学……没一个地方的图书馆有的,就连书店和网路她也都翻遍了。难不成真要她去大陆找书吗?可是她又不喜欢看简体字──所以说,能认识杜宇诚她真的是太Happy了啊!这家伙根本已经快要变成活动书库了嘛她说。
「那本书好像绝版了吧……」杜宇诚喃喃着想了想。其实那本书也是他一样喜欢历史的老爸送给他的啊……「明天找时间再拿给妳吧。」他记得他明天应该还有堂修国学的课,应该是能遇得上她。
「谢谢──你果然是个好人!」
于是林婕妤就这样又再度发出了一张好人卡。
中午去练团的时候,何育清比她早了些到,并且已经同往常般帮她买好了午餐。
看着她哼着歌似乎心情不错,他走了过去想问她在开心些什么,然后马上便注意到了那个特别鼓的袋子。
「妳真的很喜欢历史呢。」望着她几乎满出袋子的书籍,他想起了杜宇诚,于是默默开口道了一句,声音里带了一点慨然。
他的社会科一直都不太好,文史类只有英文还可以……和她喜欢的,似乎都不一样啊。
他有点羡慕,他们看起来投合的样子。
「上次就说过了嘛,我以前就属这科最好啊,唸起来像在看小说。」闻言,林婕妤耸耸肩,弯唇有些腼腆地笑了笑。英文数理从以前就一直是她的死穴啊,唯一让她比较欣慰的大概也只有地科了……不过这种文史类的她就很喜欢,基本是看个一遍就能过的那种,这些资料偶尔拿来写写小说也是很不赖的哪。
「育清你呢?对这个有兴趣吗?」
「嗯……我对这些不太擅长呢。」何育清无奈的露出了苦笑来。「我的数理科目比较好,文科就不在行了。」说着,他搔了搔头,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数理好很棒啊,哪像我一直被当。」林婕妤撇撇嘴,声音里忿忿的带了点羡慕。「基本上我觉得,数理好的人差不多每个都是变态。」所以说她一直都认为大妈和育清根本都不是人啊!
闻言,何育清莞尔。她的用词总是很奇妙……虽然他基本也已经习惯得差不多了。
「我反而觉得,能把文史唸好的人很厉害啊。」扬唇,他笑得无奈。「每次勉强背完,考试后就都忘光了。」所以他学测成绩一整个被社会科拉得失常……不过,钰芯似乎和她一样,都是文科比较好呢。
真羡慕啊……他也好想和她聊聊,那些她喜欢的事情。
「咦咦是吗?」林婕妤有些惊讶。「不过我记得育清你毕业时的成绩都还不错吧?」
「也还好,全校第六十七名而已……」
「干,育清你果然是个变态。」
何育清一愣,然后便是不住地笑开了。
☆ ☆ ☆
上完下午的最后一堂课,何育清正收拾着东西準备回去,那边何钰芯便从门口蹦着跑了进来,接着是一屁股坐到了他面前,瞠着眼瞪起了他来。
「怎么了?」困惑地开口,他同时是停下了手边动作。她的表情怎么看起来一副像是来找他寻仇的样子?
噘了噘嘴没有说话,她的表情闷闷的似乎有些委屈。「哥。」扁着嘴,何钰芯抵着下巴靠到了他桌前,语气带了些埋怨。「文学院的朋友说大嫂最近和一个历史系的学长走得很近……你知道这件事吗?」抬眸望向他,她说着,表情看起来很无辜。
「……知道啊。」眨眨眼,何育清愣了愣,随即是无奈地弯唇笑了开来,有些失笑的模样。来找他就是为了说这个吗?他默默。
然后何钰芯怒了。虽然说不吃醋是美德,但是她这哥哥会不会太夸张?「拜託,哥──有情敌耶!」好不容易有这么令人兴奋刺激的剧情出现……嗯她是说紧张。怎么哥这就一点危机意识也没有啊?要是大嫂被人给抢走了怎么办!
「呃……?」何育清再愣。情敌?他倒真没想过这个问题……毕竟他原本,就只是想要守护她而已。
「哥你都不会紧张吗?」见他那副傻愣愣的反应,何钰芯猛地坐直了身体,瞪大眼,满脸的不敢置信。「难道你都不怕大嫂被抢走?」她这么尽心尽力想帮自己老哥,结果当事人居然这么消极颓废……她到底是为什么有这么一个笨蛋哥哥啊!
「不然我要怎么办?」叹口气,何育清弯唇微扬起了一抹苦笑。她会喜欢谁也不是他能够去决定的啊,如果她是真的喜欢杜宇诚……那么他当然也只能默默去祝福了吧。
「当然是要击退情敌,把大嫂抢过来、宣示主权啊!」何钰芯激动的拍桌站了起来,满脸的愤慨激昂,好像是準备要去击退什么邻国敌军似的。「哥你是笨蛋吗?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用看怪物的眼神鄙视地看着他,她说着,基本已经把眼前的男人当成了异类。
拜託,这年头男二默默守护夺取观众欢心的招数已经不流行了好吗!
「呃?」何育清有点呆愣了。打退情敌?「可是……」他这样会不会太小题大作了一点?这种事情、他根本想都没想过啊。
「难道你想眼睁睁看着大嫂被别人抢走?」瞇起眼,何钰芯语带质问地看着他,语气里是满满的不信任。
她才不相信,会有人甘愿什么都不做,就这样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和别人走在一起。
「……」当然不想吧……何育清默默然。
「那就对啦!」何钰芯满意的哼气笑了起来。这才对嘛,幸好还有救啊!「哥,需不需要我传授几招给你啊?」眨眨眼,她挑着眉开口提议,扬唇笑得无限天真。
拜託,她可是恋爱达人耶!
「……不用了。」何育清莞尔。他看起来有这么需要人帮助吗?
「嘿嘿,这才是我那个绝顶腹黑的老哥嘛。」踏步走到他身旁,何钰芯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露齿笑得几分狡诘。「那么就这样啦!要是你没追到大嫂,我会一整年都不跟你说话的。」扬着笑,她似有些威胁地望着他说,然后是转身踏着轻快脚步走出门口,扬长而去了。
天可怜见,她哥哥终于要开窍了啊!
无奈的看着妹妹离开的背影,何育清摇了摇头,笑叹着在她之后跟着走出了教室。
大嫂比大哥还重要,天底下哪有这种妹妹的?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98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