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练龙象般若功_有本校园书主角许默的

Chapter 53. 人群喧嚷。
坐在咖啡厅最内侧的位置,林婕妤百无聊赖的低头滑着手机,完全无视了那个坐在自己对面的同龄男孩。
──是的,她和江玮恩又被拖来联谊了,这次还是互动型的。
她本来是确确实实的不想来的,更何况何育清和范佑轩这次也没来。谁知道江玮恩那没良心居然在被问的时候说了她去她就去,石洁茹又硬拗她说什么要不是她就不会跟男朋友相遇了之类……她还在奇怪自己什么时候有了男朋友,原来是何育清拒绝的时候很乾脆地说了自己有了女朋友,不能去。她和他又刚好有绯闻,结果男女两方的主办人就很直接地把她认为是何育清口中的那个「女朋友」了。
她一个含怨悲愤啊!清清白白十九年没有谈过恋爱,结果就这么被误会了,何育清想远离是非也不是这样拖她下水的啊……更糟糕的是,当她否认自己是他女友时,石洁茹居然直接认定了她是失恋!还说了失恋就要好好认识新朋友什么的……
──去她妈的失恋,她才全家都失恋。她喜欢何育清的事最好是有传到那么大,到底她是有多缺人,死皮硬赖也要她去……害她也不好意思直接拆穿他的谎言,承认也不是,否认也不是,只好就在石洁茹的威胁利诱之下去了。
反正还有免费套餐可以吃……她悲愤想着。
而重点是──何育清那浑蛋居然今天还问她要不要出去吃饭啊!
「我明天要去联谊……」趴在桌上,林婕妤满脸无力的开口。「就是你推掉的那个联谊。」满脸悲怨的将事情始末给从头到尾细细说了一遍,她埋怨的骂了他一两句洩愤,觉得眼前这家伙还真不够朋友。
「我不知道妳也被邀请……不然就可以和妳先套招了。」何育清有些抱歉地笑了笑。「不过……妳可以说妳是我女朋友啊,我不介意的。」说着,他扬眉笑得纯善,表示弄假成真什么的他喜闻乐见。
「……」林婕妤无力地睨了她一眼。他不介意,但是她很介意好吗。况且都说不是了,再突然改变也绝对会被怀疑的吧……
更何况,她可不想被他的拥护者追杀啊。
「要不然……」似乎是知道了她在想些什么,何育清便又偏头思考了起来。「就说,我今天跟妳表白,然后妳答应了?」睁着眼,他勾起微笑,继续开口施施然提出意见。
而林婕妤这次直接送给了他一个白眼。
江玮恩的运气好,有同系的朋友来所以看起来问题倒不大。而大妈听说是神隐技术太高超,没人找得到他……她就有点悲剧了。虽然对面那个怯怯懦懦似乎想开口说些什么的男生貌似也是非自愿,不过她还是不太想搭理他,于是便就继续低头滑着自己的手机刷脸书。
「呃……我、我历史系二年级的杜宇诚……」
林婕妤抬头看了他一眼。是一个戴着粗框眼镜、衣着朴素,似乎个性十分严谨的一个呆书生模样,讲话结结巴巴的,似乎有些不知所措。
一脸很好蹂躏的样子啊。
「我是音乐系二年级的林婕妤。」不理会人家会太没礼貌,于是她终于是放下手机,对对方扬起了一个笑来打招呼──然后又继续低头玩手机。
杜宇诚有些慌了。他是被系上的人拖来的,朋友还跟他说了不找别人搭话很没礼貌,会被大家唾弃……可是对方貌似不太想理他啊。
无奈叹了口气,他从袋子里抽出一本书,决定同她一起保持缄默。
谁知道这一个举动居然成功引起了林婕妤的注意。
「你手上那个,是《诸葛亮传》对吧?」闪着一双眼睛,她睁着双眼盯着书像是看倒了猎物,一副找到了同好的表情。
「……妳也看这个吗?」杜宇诚一愣,被她的眼神给吓了一跳,有些困惑。
「那个我一直超想看的啊──!」
当历史控遇上历史控……嗯,他们的话题内容,别人永远都听不懂。
☆ ☆ ☆
在练习室练了一会琴,何育清看了看时间,想了想,决定动身去找人。
快到午餐时间了……不晓得他们联谊结束了没有?如果还没……就偷偷把她给劫出来好了。
心里如此想着,他正準备要出门,心里想起一事,又停下脚步,打了通电话给范佑轩。
「我要去联谊现场,你要不要一起去?」
「……你要去找林婕妤?」范佑轩顿了顿。他去找她,他是要去凑什么热闹……?
「玮恩也在那里吧?」何育清挂着微笑,扬扬眉。「我听说他们中午吃麦当劳。」
「……」范佑轩默了。「我过去找你。」
垃圾食物她已经很常吃了,怎么可以再去那种食物对身体不好的地方……
待是范佑轩到了他公寓,何育清才同他一起出发。
其实他心里又开始纠结了。特地去叫她回来吃饭很奇怪吧,好像他们是什么同居关係似的──不不不,应该只是他想太多了……吧。
当他们到咖啡厅的时候,便看到了里头──两个和对桌男孩聊得开心的女孩。
何育清怔怔,竟觉得自己心里有些痛……然后登时便觉得自己可笑了起来。
他本来就不是她的谁……就这样跑来了,要是她其实找到了不错的男孩,根本就不想走要怎么办?
敛下眼眸,他沉沉想着。
「唔喔?这不是何育清和……范佑轩嘛?」正在和帅哥谈笑嫣然着的石洁如眼睛一亮,伸手就把两人给直接抓了进去。「正好正好,我们要开始抽钥匙了,今天有两个男生临时放了我鸽子呢……」
「不、我只是……」
男方添加两名帅哥当生力军,女生们一下子就沸腾了起来。所有人都开始议论纷纷,于是太过嘈杂的声音终于是引起了林婕妤和江玮恩的注意。
「……育清?」看向那边有些无措的何育清,林婕妤愣了愣,跟杜宇诚说了一声便小跑步地奔到了他面前。「你怎么会来这里?」满脸诧异地开口,她心里莫名有些心虚了起来。这种好像做错了什么被抓包的感觉是怎么回事?不这一定是她的错觉嗯错觉……
「本来想带妳偷溜出去吃饭的。」何育清苦哈哈地笑了笑,「不过这么看起来,我似乎也逃不了了啊。」偏了偏头,他弯唇笑着,眼底却有一点落寞。
……林婕妤觉得那种心虚的感觉似乎越加严重了起来。
转头望向范佑轩,她一顿,不禁是打了个寒颤。怨念好重啊她的妈……那还能算是个人吗?根本快变鬼了吧她说?可是江玮恩怎么主角练龙象般若功_有本校园书主角许默的似乎一点感觉也没有,那分明是在吃醋吧她说……
「小佑佑,你也来啦?」江玮恩抬眸看了他一眼,表情说有多淡定就有多淡定,好像是路上遇到朋友的平常招呼似的。
「……嗯。」范佑轩默默。「午餐妳有要回来吃?」淡淡看了她一眼,他漠然开口,眼神有几分不自在。
不是说不想来的嘛,他看她还是玩得很开心啊。
「可是我想吃麦当劳。」江玮恩无辜地眨了眨眼。
「……」范佑轩身周的怨气更重了。
第一阶段活动进行得差不多,接下来便是第二阶段所谓最让人期待又害怕的抽钥匙活动──也就是男生们一同把钥匙放到桌面上给主办人弄乱,然后女生们再随机抽出自己中意的钥匙,让车主把自己载到目的地。
有些男生会刻意在上头挂上可爱的娃娃以吸引正妹们的注意,不过大概是被载了太多遍,林婕妤一眼便认出了在钥匙堆中央深处,何育清那个朴素渺小毫不惹眼的机车钥匙。
她有点犹豫了。刻意去拿的话会不会很奇怪?可是她又不太想给育清以外的男生载……纠结许久,她见那边似乎有女生把手伸向了中央準备拿走,下意识的便急急伸手去抢了过来。
……结果还是拿了啊她。
「还有一把钥匙……」石洁茹看了一眼桌上那把孤伶伶被人给遗留在桌上的钥匙,然后想了想,望了望四周,最后是猛地盯向了那边一脸怡然自得的江玮恩。「江──玮──恩──妳拿了吗?」瞇起眼,她目光凌厉地看着眼前某个多次放羊者,满脸狐疑地叉腰开口问。
「我拿了!」江玮恩一脸自豪地将手从口袋拔出,摊手现出了那把她一直攅在手里的一串钥匙。
「……江玮恩,我认得出来那是妳的。」石洁茹抽了抽嘴角,两人的对话惹得现场的女生各个都是一阵发笑。「给我拿去。」不容拒绝地将桌上的钥匙塞到了她手中,她沉着声音威胁道。
江玮恩不甘地扁起了嘴。「不公平,我也要载正妹啦!」开口不满地闹了起来,她显得很是不情愿。她才一点也不想要是被载的那一个,她可是一直都很想要骑快车让女生抱住她的啊!
「……」石洁茹满脸无言,表示已经不想理她。「好了好了,大家快把人领一领,我们準备出发去吃午餐啰!」眨眨眼,她扬唇勾起一抹灿烂笑容,迈步便往门外轻盈地走了出去,完全无视了后面某个不断抗议的愤怒声音。
「我们走吧?」缓步走向她,何育清偏头勾起一个微笑,伸手的动作挺是绅士。
「唔,嗯。」林婕妤微愣,然后也跟着笑笑握住了他的手。她怎么觉得今天的育清似乎有哪里怪怪的,好像有那么点呃……阴沉?
见反抗还是不成功,江玮恩认命地叹了口气,只好乖乖的举起了自己手中的钥匙,开口大喊:「这是谁的啦?」口气很差,她巡视了下四周,撇了撇嘴,很不甘愿的模样。最好对方是个小正太,这样或许还可以商量一下由她来骑……嗯小正太她还可以接受!
「……我的。」自始自终都在一旁保持沉默及阴郁状态的范佑轩淡然开了口,缓步走到她面前。
然后她听到了那边女生们惋惜扼腕的声音。
然后江玮恩囧了。

Chapter 54. 坐在后座,林婕妤双手紧紧抓着后方扶桿,觉得这一路气氛沉静得可怕。
原来育清不笑的时候压迫感这么强吗?她默默。可是他这到底是怎么了啊……
「呃,育清?」侧头望了一眼身旁呼啸而过的街道景色,她有些尴尬地开了口。「我们好像……脱队了?」发现了原本一直在前方的众人不知何时早已不见蹤影,她试探地开了口,有几分愣。
那个啥,这是迷路了的意思吗?
「是啊。」何育清含笑开口,语气很是淡定。「反正妳也不想去联谊,那我们就偷偷溜走,到时候再回来就好了。」嘴角勾着笑,他浅声用着气音说着,好像是什么天大的秘密似的,像个小孩子。
林婕妤沉默了。完蛋了完蛋了她一定会被石洁茹给阴死的──不过,难得还能像这样光明正大的给他载,虽然她是耍了一点小手段,但那就……到时候再说好了。
反正也没有人知道……吧。
「那……我们现在,要去哪里?」小心翼翼的侧过头去望了他一眼,林婕妤单扬起眉,困惑地开了口问。他的语气听起来似乎是已经和缓许多了……虽然她还是不怎么敢问他是不是在生气什么的。
「不知道。」在红灯路口停下,何育清状似无意地耸了耸肩,毫不在意的模样。「妳有想去的地方吗?」微笑侧头看向她,他语气温和地问。
「呃……」说是要去哪里她还真不知道……林婕妤默默然。高雄有什么地方好玩的吗?「我也不晓得耶。」无奈扯扯唇,她乾笑了两声。临时要说她还真的是不知道能去哪玩啊,就算有想到什么比较类似于景点的地方,也都离市区太远……
「嗯……」何育清也有些困扰了起来。刚才就这么一股劲的把她给带走了,倒也确实没有好好想过要去哪啊……「西子湾?」沉吟半晌,他想了想,然后开口提议。「钰芯好像很喜欢去那里。」说着,他墨黑瞳仁染上一点笑意,眼神透过后照镜传到她目光里,似是在徵询她的意愿。
「西子湾?」林婕妤微微有些诧异。会不会太远啊?而且还是传说中的约会胜地什么的,虽然她一直都觉得那里很无聊。不过……「如果你不嫌远的话、我是都没有什么关係……」抓了抓后脑勺,她笑了笑,表情有些腼腆。
不过……也许,和喜欢的人一起去,就会有不同的感觉了之类的……反正就当散个步也行。
「好,那就西子湾。」含笑开口,何育清说完便马上掉头转了个方向,轰地便直直向新的方向冲了出去,惹得没有防备的林婕妤被后作力弄得一个不稳,险些便要向后仰去,只好下意识的抓住了他的腰来稳住自己。然后她忙又是抽开了手,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
她终于是知道哪里不对劲了。何育清骑车在她印象中一直都是很缓很稳的,哪会像现在这样横冲直撞……而且好像貌似还有那么一点刻意的恶趣味。
所以他、果然是心情不好对吧?
在西子湾旁一间餐馆停下,她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居然不知不觉中又靠着他的背睡着了。面上热辣辣的有些尴尬,她继续淡定的装作没事地下了车,然后往常般将安全帽摘下并递给了他。
「想吃什么?」走进餐馆并给服务生带位坐下,何育清看了看菜单,扬着温和微笑抬眸问她。
好像又恢复到原本的样子了?林婕妤有点纳闷。所以是气消了吗?可是他刚才到底是为什么心情不好啊?……
真是令人费解。
而吃完午饭,他们便开始散步着闲晃了起来。
西子湾不大,情侣倒确实很多。然而这里最漂亮的其实是午后的夕阳──那才是真正吸引了众多情侣的最大原因。虽然因为都市计画而没有了先前能让人坐着头靠头谈情说爱的防波堤,不过有了新设立的公共座椅,基本上效果是差不多的。
她提议了去吃这附近有名的贝壳冰,两人面对面坐着,桌上淋着缤纷色彩的雪花冰乾净得让人感觉就是看了也能消暑。一阵沉默在他们之间瀰漫,林婕妤想了想,然后总算还是忍不住地开了口:「育清……」犹豫了会,她斟酌着唤了他一声。
「你今天,是不是在生气?」小心翼翼地抬眸望向他,她问。
「唔?」闻言,何育清放下了汤匙,茫茫一愣。「生气?妳怎么会觉得……我在生气?」困惑地偏了偏头,他眨眨眼,心里有些疑惑。
生气?他有生气吗?他只是觉得有点郁闷而已……不过要他说为什么觉得郁闷,似乎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呃,就是……」林婕妤有些困扰地挠了挠头。第六感要怎么解释啊?「就只是单纯感觉,你今天心情似乎不太好……」尴尬地乾笑了两声,她语句有些顿。
「嗯……这样啊。」沉吟片刻,何育清想了想,然后是弯唇露出一个苦笑。「抱歉,我自己也不知道呢。」努力思索起今天自己到底是怎么了,他有些无奈。今天出门时心情确实是不错的,只是不知怎地就忧郁了起来……
──难道是因为,联谊上那个和她似乎聊得很开心的男孩?
脑中无预警地闪过这个想法,何育清一怔,然后终于是猛然醒悟了自己突然就郁结起来的原因。
他这是……吃醋了?
「没差啦。」爽朗地对着他笑开,林婕妤无谓地耸耸肩。「反正你现在看起来也已经没事啦。」笑得灿烂,她话落便又埋头吃起自己还未解决掉的雪花冰,满不在乎的样子。
「哦?」何育清微笑,偏头。「我现在看起来,不生气了?」好奇地眨眨眼,他有些不解地开口问。她怎么看得出来自己现在是开心还是生气的?他感到很是奇妙。
不过也真没想到原来他的肚量居然这么狭小啊,明明告诉了自己是想看着她幸福的……果然他其实、心里还是存在着渴望的吧。
同样是在联谊上认识,但她和那个男孩看起来似乎更为合拍呢……
「唔,是啊。」含糊着声音,林婕妤又低头挖了一口冰。「你现在看起来似乎心情不错。」看着他那双含笑的温润眼眸,她煞有其事地点点头,以示自己的话是认真的。
何育清莞尔。
「对了,我想到了一个可以让我们以后都不会被拖去联谊的方法了。」勾唇扬起一抹笑,他说着,眼底隐隐闪过一抹狡诘。
「哦哦?」林婕妤睁大了眼,似乎很是开心的模样。「真的吗!是什么方法?」好奇地凑上前,她很是认真而期待地开口问。每次都要被逼去联谊什么的她是真心感到很烦啊,拜託她的时间还得拿来练唱赶稿和打工呢!
不过……为什么是「我们」?两全其美的意思吗?
「嗯,妳只要等一下陪我演场戏就可以了。」偏头笑得有些神秘,何育清眼中盈着笑,似乎心情很愉悦。
「演一场戏?」林婕妤困惑,「要演什么戏?」演场戏就可以不用再去联谊……石洁茹有这么好打发吗?她不解。
「现在还不能告诉妳,等一下就知道了。」何育清的声音带着一点笑。「还可以让石洁茹不对我们生气喔。」想了想,他又开口补了一句,眼底隐隐有一点狡然。
只是想知道她的反应、应该没有关係吧?如果真的不行,大不了他再解释清楚也是没有关係的……
这样的自己,会不会很自私很恶劣?虽然他只是想知道,他是否有那个值得期待的可能。
看着眼前笑意盈盈的斯文少年,林婕妤心里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她怎么觉得,今天育清的笑容看起来好像特别的……腹黑?
☆ ☆ ☆
约莫是快到傍晚,他们才总算是回到了咖啡厅。
人似乎都已经走得差不多了──而如她所料,石洁茹此时正盘手站在店门口,面色阴沉得可怕。
「林婕妤、妳今天一整天给我跑到哪去了?」瞇起眼,她面色不善地狠盯着她,脸色说有多黑就有多黑。这家伙和江玮恩今天是怎么回事?她到麦当劳去都把套餐订好了,结果居然还给她搞、失、蹤!
「呃呵呵呵那个──」
「婕妤和我去约会了。」何育清挂着温和微笑抢了她正要说出口的道歉话语,「我不喜欢她来联谊,所以就擅自带走了她……非常抱歉。」说着,他歉然向她微微鞠了个躬,笑得有些无奈。
「……呃?」林婕妤和石洁茹皆是一愣。那啥、她怎么觉得这句话似乎有点引人误会?不就是从联谊中偷溜出去混了一天吗……?
「──等等。」混乱的石洁茹釐清了下思绪,总算是嗅出了他的意思,体内的八卦魂随即是熊熊燃烧了起来。「你是说,林婕妤,就是你的女朋友?」
林婕妤「噗」的喷了。「不是,我们只是……」
「是。」何育清微笑,同时是将目光对向她悄悄眨了眨眼。「我们正在交往中。」淡然开口,他笑得极从容,彷彿面色未有一点改变,放在口袋里的手却已经紧张的握成了拳。
然后「轰」地一瞬,林婕妤感觉自己大脑宣告当机,整个人石化了。
不、这这这好像已经不只是演戏了啊她说!
石洁茹的双眼瞬间是亮了。这这这!这可是独家大新闻啊──!「可是,前几天她可是向我郑重否认了耶?」狐疑地侧头盯向了那边满脸呆愣的林婕妤,她心里还是有些怀疑。是说这要是真的,不晓得要有多少女生找她哭诉了啊啧啧……
「嗯,因为我们不想给任何人知道。」何育清无奈地笑了笑,「所以可以也请妳,不要告诉任何人吗?」歉然抬眸望着她,他笑得温和,声音里带了一点请求的意味。
「这样啊……」想起前几日林婕妤欲言又止的犹豫表情,石洁茹了然地点头点头。不过,要她不要说出去?这可是独家新闻耶,可是……脑中预想起女孩们哭天喊地的悲愤叫喊,她咬牙,凛然点了点头算是应允。「我明白了。放心吧,我是绝对不会让第四个人知道的。」
她还不想爆手机费啊拜託!
「谢谢妳。」何育清鬆口气地笑了开来,一方面目光又往林婕妤那里望了望,口袋里的右手却依旧是紧紧地握着。
「那么我先走啰!」石洁茹扬唇灿然一笑,随后便轻快地发动机车,在暮色里扬长而去了。
林婕妤依旧是呆愣在原地,觉得自己此刻的心情似乎也只能用五味杂陈来形容了。
别走啊洁茹,事实不是这样的啊啊啊啊──她的清白这下就是跳到澄清湖也洗不清了啊!林婕妤的内心已经泪流满面。
「好了,」转过身,何育清微笑望向她,心里开始臆测起她木然表情的含意。「这样她以后就不会再找我们两个去联谊了。」偏头笑得很是无害,他看着她,俊秀脸孔在她眼中却显得有些恍惚了起来。
林婕妤嘴角又抽了。现在是怎么着?她已经直接进化成最佳挡箭牌人选了吗……亏她心里有那么一瞬间还以为──
「要是她讲了出去要怎么办?」怔了半晌,林婕妤整理了下自己快要僵硬的表情,无奈歎了口气。「这样你会很困扰的吧?」她本人是无所谓,反正认识她的人基本不算多,只要认识的那一群知道不是就好。但是……他那么受欢迎,和她是不一样的啊。
「不会困扰。」何育清弯唇笑笑,「是妳的话就不会。」
林婕妤一怔。
「还是,如果妳觉得困扰,我会马上去和她解释清楚的。」敛下眼,他缓缓开口,眼睛下的阴影正好掩去他眸中的落寞。
果然还是……不行啊。
「我、我又没有说我觉得困扰……」不自在地别过头去望向夕照,林婕妤有些烦躁地抓了抓头,觉得心跳又不住地因为心虚而加快了起来。「唉呦,反正你讲都讲了……那就这样了吧。」
──就这样了吧。
反正就算是假的,她也觉得很开心。
何育清微微愣了愣,然后是更加灿烂地扬唇笑了开来。「嗯。」抬起眼,他开口轻应,「我送妳回去吧。」弯起眼角,他温润的眉眼间满是笑意。
因为别过了眼,所以她没有看到,他眼中几乎要满溢出来的欣喜。
晚霞染红了整片天空,夕阳快要落下地平线的时候,何育清才跟着林婕妤抵达了她的公寓。
「今天谢谢你带我偷溜出来。」对他扬了扬手,林婕妤往公寓走了几步,回头望他,嘴角还带着笑。「我先进去了喔,掰掰!」说着,她转身便準备要离去。
「……婕妤。」
望着她被夕照晒的有些模糊的背影,何育清怔怔,下意识便开口唤了出声。
婕妤……
他在心里有些慨然地呢喃。
「怎么了?」听到声音,林婕妤停下脚步,困惑地回头望向他。「还有什么事吗?」望着他有些怔然的表情,她有些疑惑。他怎么看起来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没事。」怔忡片刻,何育清张了张嘴,最后是笑叹了口气,像是有些失笑地摇了摇头。「妳快点上去休息吧。」勾了勾唇,他的笑容在霞光下显得比往常要和煦,像是秋末的那一缕浅浅微风,却是初春的微凉温和。
他只是突然很想问问她……如果现在他向她告白,她愿不愿意真正当他的女朋友?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98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