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爷爷是国家大佬_有本小说主角叫许默

Chapter 51. Third tune–最后的心意
有人说:
喜欢一个人,不需要任何理由。
那天,
你嘴角扬起的那抹温柔笑意。
那天,
妳双颊羞赧的微红。
好几次,我们都赌上真心,要告诉彼此
──最后的心意。

何钰芯搬离公寓后倒真的让何育清的耳根子清净了不少。和他性格几乎完全相反的妹妹总是喜欢挨着他说哪个韩星好帅、某个偶像剧好好看或是问他和林婕妤得进展如何之类……不过他也真有点担心。毕竟她是第一次离开家、离开他,搬到外头自己一个人住。
但不论怎么说,妹妹也已经快要成年了,他总也不能再去关心太多──不然他可是会被当成妹控的。
「小──佑──佑──」
和范佑轩并行走在路上準备去文学院上外文课,那边远远的就奔来了一个身影。他愣了两秒,随即是识相地让开,然后果真便见到那边江玮恩直直朝着友人冲了过来……接着是猛地伸出食指戳向了好友的肚子。
范佑轩也愣。下意识的赶忙用手防守住腹部,他还未反应过来,便感觉自己的咯吱窝被人猛地一戳。又中计了……忍着因为痒而快要弯起的嘴角,他向后一躲,然后无奈的伸手用身高优势将眼前突袭他的人给挡住。「……江玮恩,妳要干什么?」默默叹了口气,他道。
见自己是没法再袭击眼前的人,于是江玮恩乾脆的便停了手。「啧啧,小佑佑我这么爱你,你居然对我这么冷淡……」叹气,她摇摇头,满脸的痛心疾首模样。
范佑轩默默走掉。
「喂!喂喂!」见他丝毫不领情,江玮恩忙追了过去挡到他身前,撇了撇嘴,似是有些不满。「好啦,今天我想吃凤梨虾球──!」表情一换,她一手叉腰,一手开心的伸到他面前比了一个「耶!」,眼神像是询问似地盯着他瞧。
闻言,范佑轩这才停下了脚步。微微垂眸,他想了想,半晌才缓缓开口:「冰箱里好像还有虾子……应该可以。」认真淡定地回望向她,他启唇回应。
「喔耶!大妈我果然最爱你了!」江玮恩满脸欢乐的作势要跳跃着扑了上去。
「……」范佑轩默默再躲。
她对每个人,不是都这样说吗。
何育清在一旁默默看着两人的互动,忍俊不住地有些想笑了起来。
这两个人的相处模式,倒已经有点像新婚夫妻了啊?
☆ ☆ ☆
上午的课结束后,何育清便和林婕妤一同的学生餐厅去打包午餐,然后便準备到社办去练团。
他们之间又恢复成了一派的平静。何育清的比赛结束、林婕妤準备着几周后的决赛……至于那个答案,谁也没有再去问起。
不过身为好奇宝宝的林婕妤心里当然还是很想知道的,只是终究是不好意思再去问。她总觉得……那似乎是很重要很重要的一件事啊。
「对了,决赛那天没能听到你的演奏……真的好可惜。」脑中思绪转了转,她想着想着,然后一脸惋惜地开了口。「能够拿到优胜的曲子,一定是超好听的吧──」忆起他在社办或是教室里专注的写着乐谱的模样,她无奈地叹了口气。
真的好可惜啊……她可是一直都很期待的说。
何育清莞尔。「那么想听的话,这次乐团的表演结束后我再找机会拉给妳听?」微笑开口,他提议,眼底一点淡淡温煦,「还是……妳要来我家听?」想起自己会带小提琴来学校的机会似乎不多,就算有也都是因为上课,而且通常他们放学后都比较忙……于是他问。
「唔,都可以啊。」林婕妤也笑,似是有些开心的模样。「不过这么听起来,好像是得等到我比赛完了啊……」有些难过地垂下肩膀,她吐了一口气,觉得自己最近真是忙翻天了。
乐团发表会就在决赛的前一天……虽然前提是她要入的了决赛。大家都喜欢把活动聚在一起办的吗?不然怎么时间总是这么紧凑啊──
然后「砰!」地一声,她再次的在走进社办时因为恍神而撞上了转角的木桌。
「唔呃呃呃好痛!」两手捂着左脚膝盖,她蹲下身,心里默默觉得自己在这么撞下去这只脚大概真的会残废。
「怎么又撞到了?」被耳边突然的撞击声给吓了一跳,何育清愣了愣,然后有些哭笑不得地叹了口气。「还好吗?」跟着她一同蹲下,他决定还是不要去碰她的伤口──上次被郑重警告不要去碰了,不过他觉得以后果然还是在快到转角的时候提醒一下比较好。
「……还可以,反正是撞习惯了。」吃痛地挤出了一个笑,林婕妤捲起裤管,不意外的又在相同的地方看到了一块紫红泛青的瘀血,还肿胀的发着疼。她开始怜悯起自己的脚了,伤口永远也没有好的那一天啊……
何育清默默,也只能再无奈地笑了笑。「怎么总是这么不小心?真的不要帮妳揉开瘀血吗?」抬眸看她,他开口,然后便看到她随即便是一缩。
……有这么可怕吗?
「不用了不用了,这种伤放着让它好就行了,不用那么麻烦的。」乾笑着连忙捲下裤管,林婕妤迅速起身站直了脚想前进,然后马上便感觉到了膝盖上一阵疼痛,令她不住地皱起了眉。
「真的不用?……这样伤口会肿起来的吧。」见她的模样,何育清蹙了蹙眉,觉得不太认同。那样子走路会痛的吧?
「没关係,我觉得揉开会比较痛……」
何育清也只能无奈。
练团时候陈靖宏依旧是非常严苛的,不过倒从来不曾有人有过怨言,顶多是闹着哀两句,毕竟他的实力本就是没话说的强。能把电子琴弹得好的人并不多,何育清便非常佩服他这些。
而在中午休息的时候,正在狼吞虎嚥的吃着饭的林婕妤接到了一通电话。
「喂?」接起电话,她困惑地开口应了一声,声音还有些模糊。「嗯,我是……真的吗──!」
突如其来的一声大吼让社办内众人全都吓了一大跳,并纷纷将目光焦点给全都聚集到了她身上,然后便见到了那边才刚把饭吞下去,满脸欣喜的林婕妤。
「好……嗯,我今天就去领……谢谢,掰掰!」
「怎么了吗?」何育清满脸困惑地问出了所有人的心声,并侧头望向一旁已经讲完了电话的她。「发生什么事,怎么这么开心?」微笑开口,他有些打趣地问。
「我的机车、我心爱的小绵羊被找到了!」林婕妤开心的挥舞双手欢呼了起来。呜呜呜太好了她还以为自己都还没见到它最后一面就要永别了……虽然兇手还没找到,但是能找回来就是万幸了啊!
「唔?」何育清微愣,眨了眨眼,随后也跟着她扬唇笑了起来。「恭喜啊。」偏头,他笑望她开口道贺,却掩不去自己眼中一点失落。
「哇──这样以后就不能给育清每天接送了耶?」江玮恩啧啧地摇了摇头,盘手,装模作样地唉声叹气了起来。「唉,可怜的育清……好啦,反正你们也可以直接去开房间了──」
「江玮恩──!」
这样每天都有的争吵斗嘴在众人眼里早已是见怪不怪……虽然其实大部分都是林婕妤被裱,其他人在一旁附和,然后再加上谢小韵和周丞央的每日必吵。
何育清默默在一旁看着,不禁有些失笑。
他其实觉得自己的心胸还真狭隘。明明应该要开心她总算是找回了失物,可是却又不住的想着……这么一来,以后他就没办法像这样每天和她相处了──他当然也明白自己这样想是很自私的。
不过,看见她那么开心的模样,他便也就觉得没什么了。
☆ ☆ ☆
下课的时候,何育清便载着林婕妤到警局去领车。
办理好一切手续,她牵车到附近加油站加油洗车,然后这才开开心心的跟他同路骑回了公寓。
警察说她的车是在一处公共停车场在收费时被发现的,不清楚偷的人是谁,还在追查中。而钥匙就放在前方置物柜里,车身虽然有一点髒汙但整体还算完好……推测大概是顺手骑了一段就被放在那了。
她原本打算再找不到,暑假就要攅着稿费再去买一台了。没想到还能寻回这台小绵羊,对她来说简直是万分的幸运……她总不能一直拜託育清啊,再这样下去,欠他的人情她要怎么还?
「呃……这段时间麻烦了、真的非常谢谢你。」停好机车,林婕妤弯腰给他鞠了个礼貌的九十度的躬,心里算是鬆了口气。
是说这么一来,她肯定又会每天赖床到打钟前一分钟才赶到学校了啊。
「不会麻烦,当初本来就是我忘了帮妳注意。」歉然微笑,何育清开口,觉得被她这样鞠躬自己都不好意思了起来。「总之,恭喜妳找回了车。」
走上楼的时候,林婕妤终于还是不住地大大叹了口气。
她当然不是不觉得可惜……不过她总不能这么自私,让一个人一直无条件的对她好……她会会错意的。
况且,她还需要自己一个人好好的去蓄积那一天的勇气啊。

Chapter 52. 手里拿着一方精緻的白色纸盒,何育清微笑踏步走在往教室的途中,心里有些尴尬,连嘴角的弧度也僵硬了了起来。
──今天是,三月十四日的西洋白色情人节。
前面提过了,这天通常是给二月十四日时有送礼的人回礼的日子。不过通常回礼是只给自己有心仪的对象的,而且这样的习俗已经几乎要失传了。
鲜少去注意这种小节日也鲜少会送礼的何育清基本本来也没想到要送……或许应该要说,他根本就忘了还有这么一回事。
「哥,你準备好明天的回礼了吗?」闲着没事没有约会就跑回哥哥公寓里串门子的何钰芯一面大喇喇的坐在椅子上啃着零食,一面含糊不清地随意开口问了一句,还很是没有形象的翘着腿。
「回礼?」正无奈给妹妹倒着水的何育清一脸困惑地回头问。「什么回礼?」将水递到她手上,他望着她,满脸的不解。
「欸欸?哥你不知道回礼?」何钰芯停下啃食动作,满脸惊讶地瞠大了眼。「大嫂不是有送你巧克力吗?明天是送回礼的日子啊!」讶然开口回答,她眼底满是不敢置信地看着他,像是难以理解她怎么会有这样不懂浪漫的哥哥。
「……唔呃?」眨眨眼,何育清偏了偏头,表示自己依旧不太能够理解妹妹的明白。
见状,何钰芯大大地摇头叹了口气,然后是严肃地看着他再次认真开口:「听好了,哥。你明天要是没送回礼,大嫂很有可能会以为你不喜欢她喔──!」
听着妹妹将来由大致是说了一遍,何育清其实有些哭笑不得。这些他当然有听过,但基本也不过都是商人拿来炒作赚钱的话题罢了,所以他才从来都没有在在意。不过……
就当被这个节日给骗了一次、似乎也不错。
但其实他比较疑惑的是,为什么钰芯坚持他一定得当面拿给她,还说了得拿在手上什么的……
于是就这样,在何育清所经过的地方,女孩们的玻璃心全都刷啦啦碎了一地。
嘛,这年头品质不错的单身汉不多了啊。
走进教室的时候他毫无意外地接收道了众人的灼热视线。无视地走到窗边他和她最常坐的位置,他放下袋子,然后将买了的巧克力摆到了正专心的不知写着什么的林婕妤面前。
「情人节快乐,婕妤。」低头望着她,何育清扬着微笑开口,「这是那天的回礼。」温润眼眸饱含笑意,他说着,然后众人倒吸一口气的惊诧声响旋即传入了他耳里。
「唔呃?」望着眼前那一方精緻的白色盒子,林婕妤愣了愣,然后才抬头回给了他一个笑。「谢谢!」弯唇笑得灿烂,她说。
写了好几年小说的她当然不可能会不知道所谓情人节回礼的代表意思。不过,天真如当事者,她很自然而然的就把那合理化为「礼貌性朋友上的回礼」了。
但是旁人当然是不会这么想的。如此自然的反应让他们都不禁开始猜想……这两个人,不会早就在他们不知道的时候走在一起了吧?
见她那样的反应,何育清心里也是一愣。钰芯不是说了什么一定得送之类的吗……无奈笑叹了口气,他拉开椅子,在她身旁落坐。
看来又是被摆了一道啊。
「又没吃早餐了?」正想开口说些什么闲聊,何育清看了看她桌面,忽地就这么开口说了一句,眉头微微皱起。
「呃……」被抓包了。正埋头赶稿的林婕妤只得尴尬地笑了两声。「那个,出门时急急忙忙的快迟到了所以……」乾笑着撇撇手,她有些无奈。都第二节课了他为什么还看得出来啊她说……
何育清叹气。「怎么一拿回摩托车,就又开始赖床了?」
她每次早餐的饮料可都要喝到中午的,他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啊哈哈哈……」能睡多少是多少嘛。林婕妤乾笑两声,打哈哈地搔了搔头。
大致猜到她心里在想些什么,何育清莞尔,无奈轻叹了口气。「比赛準备得还好吗?複赛在什么时候?」没有再继续纠结于这个问题上,他暗忖着複赛决赛总得让他一同参与到,于是望着她关心地开口询问。
「在三月底,我还有一点时间準备。」林婕妤偏头想了一想。「不过我有点紧张啊,这次要从一百个里面挑出二十个呢。」
要是没有通过複赛的话,她所计画的那些就完全没有意义了,更何况这次还有强大的学生会会长宋承钧参赛啊她说……难不成,她要去贿赂舒皙?
「加油。」何育清鼓励地对着她笑了笑,「我还等着去看妳的决赛呢。」眨了眨眼主角爷爷是国家大佬_有本小说主角叫许默,他淘气地弯唇勾起一个微笑。
林婕妤愣愣,然后也随着他的笑容扬唇笑了起来。
下课的时候,她依旧是慢慢的收拾得很缓。
何育清撑颊望着她,想了想,半晌后是缓缓地开了口:「婕妤,」嘴角微勾,他墨黑双瞳微敛,「妳有……喜欢的人吗?」微笑望着她,他声音温和地开口问。
上个月的这个时候她也是这么问他的……那么他也问个这么一句,应该没有关係吧?
而且,他也想要知道,她藏在心里的那个答案。
「唔?」闻言,林婕妤手上动作一顿,心里猛地怔然。怎么育清也问起这个问题了……思索一阵,她心里苦恼许久,然后才终于是想到了一个好答案。
「嗯……谁知道呢?」笑得轻盈,她眨了眨眼,决定是什么都不说,然后便拿着收拾完毕的袋子璨笑着踏步离开了教室。
何育清愣了愣,望着她离开的背影,接着是无奈地勾起了笑。
是啊,谁知道呢?
☆ ☆ ☆
下午上完最后一堂课,林婕妤方从教室走出,便遇见了那边似乎也刚下课的何钰芯。
「大嫂!」扬着灿烂笑容向着她叫喊了一声,何钰芯一眼便看见了她袋子里满满的纸稿,又是满脸惊喜地凑了过去。「唔哦哦哦──大嫂妳又有新作品了吗!」满眼期待地望着她,她睁着一双无辜大眼睛,开口问得恳切。
呃啊好大声……!林婕妤有些紧张地攅着袋子紧张地望了望四周,又看向眼前单纯无比还放着闪光的眼睛,最后是无奈叹了口气。「是啊,到时候妳可要捧场喔。」偏头笑了笑,她扬扬眉,声音却透出一丝疲惫。
赶稿真的不是人干的事啊……扭了扭全身上下僵硬的筋骨,她叹了口气想。
「那当然。」何钰芯笑咪咪地应了一声。
凑过去看袋子的时候她看到了袋子里被安放着的那只白色盒子,心里暗想着哥幸好是送了,不晓得那时候是碎了多少少女心呀啧啧……不过呢,示威宣示什么的当然是必要嘛。「是说,大嫂。」盯着白色盒子沉默半晌,她开口,依旧是扬着灿烂天真的笑。「上次妳送哥的巧克力,是情人还是人情呢?」眼底闪过一抹精光,她侧头观察起她的表情,嘴角的弧度多了几分狡诘。
「咳咳咳、什么?」被她的话给吓得一噎,林婕妤惊了。为什么突然问她这问题啊她的老天……目光不自觉地有些闪避,她顿了顿,支吾了会方开口回答:「当、当然是人情吧?」扯了扯唇试图让自己像是在笑,她几乎是抽起了嘴角,眼底有些无奈。她有傻到会让暗恋对象的妹妹知道自己喜欢人家吗……
「这样啊……」眼珠子转了转,何钰芯偷瞄了她一眼,嘴角悄悄勾起一个满意笑容,然后又是狡然地扬唇一笑。「那妳觉得,哥的巧克力,会是人情……还是情人呢?」
他们那样拖拖拉拉的迟迟不告白她实在是看不下去了。都已经多久了才这么点进展、是想要急死读者吗她说……
所以说,这就到她出马的时间啦!
「欸?」林婕妤又是一愣。随即她微敛下眼眸,目光有些黯然了下来。「当然是,人情吧……」
她又怎么敢去期望、他会喜欢她的那个可能。
「是吗?」何钰芯挑挑眉,勾唇露出一个微笑。「但是,这可是哥第一次送巧克力给女孩子喔。」弯唇笑得嫣然,她走到她面前偏头笑了笑,然后便转身踏着轻快脚步往下一堂课的教室蹦蹦跳跳地走去了。
而听完她的话,林婕妤怔怔地停在原地,一下子回不过神来……
☆ ☆ ☆
回到公寓后,林婕妤开了音乐準备要练歌,却总是在唱了一半,心绪便不住地给分散掉了。
那句话,到底是……
「小妤?」开门声「喀嗒」一声响起,方巧欣一进门便听见了音乐声,于是勾唇扬起了笑。「在练歌喔?」笑着探头凑进她,她问。
「嗯,对啊。」关掉乐声,林婕妤拉回心思,望向好友,也跟着露出了笑容。「妳今天还要打工吗?」望着她有些疲惫的倦容,她担心地开口问。
「没有,我今天想要好好的睡个一觉……」叹了口气,方巧欣沉沉放下身上袋子,觉得眼皮已经重得快要阖上。终于是做完作业了,幸好今天打工的老闆好心给她特例放了一天假,否则她都觉得自己快要累挂了……「嗯?这个是……何育清送的?」拿起桌上的精緻盒子好奇地看了看,她莞尔,扬眉一笑。
「呃,是啊。」林婕妤搔了搔头,从电脑前起身,笑得有些尴尬。
「喔喔,是什么样子的?」放下盒子,方巧欣看向她好奇地问。
「呃嗯,其实我也还没打开来看……」默默走上前,林婕妤有些犹豫地顿了顿,然后才拿起盒子,缓缓拆开了白色缎带。
而才方打开盒子她便闻到了扑鼻的巧克力香,九个造型不一的小巧克力做得十分精緻,有些是浓郁的咖啡色、有些是香醇的白色。最上头还摆了张写着「Happy Valentine’s Day.」英文书写体的卡片,是何育清的字迹,上头还有签有他的英文名字「Allen」。
「哇,看起来不错耶──」身为巧克力顶级爱好者的方巧欣不住地讚叹出了声。看起来就是一副很好吃的样子啊……啧啧,真羡慕,感觉就是很不随便的东西哪。
「嗯……」拿起其中一块咖啡颜色的,林婕妤放进嘴里细细尝了尝,然后也跟着讚叹了一声。「真的很好吃耶,巧欣妳要吃吗?」将盒子递到她面前,她笑着开口询问,表示毫不在意将东西给分享出去。
「这样好吗?妳家育清送的耶──」狐疑地抬头瞧了她一眼,方巧欣挑了挑眉,语气有几分玩味。她还以为她会想要自己独佔什么的呢……
「没差啦。」林婕妤耸耸肩,很是无所谓的模样。拜託,爱情哪有她的好姊妹重要?「是说我们好久没有一起吃饭了,今天要不要一起吃晚餐?」
「哦哦,好啊!」
浓郁的巧克力香盈满在鼻间,林婕妤望着那张字迹眷秀而漂亮的小卡片,剎那间有半刻怔忡。
「但是,这可是哥第一次送巧克力给女孩子喔。」
那么……她在他的心里,或许是有那么一点特别的吗?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98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