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炼器很厉害的小说_有朋自远方来txt百度网盘

Chapter 50. 「哥──这个好重、帮我拿……」
星期日一大早,三个人便在公寓里开始忙进忙出。原因是和哥哥塞在同间公寓许久的何钰芯终于找到了空缺的学生套房,于是被视为「大嫂」的林婕妤自然而然也就被叫过来帮忙了──虽然被从被窝里拖出来时她倒真的是挺埋怨的。
接过她手中所谓很重的纸箱──满满的都是课外书。何育清无奈,明明才搬来一个学期,怎么她的东西似乎已经比他的还要多了……
「唔喔喔喔──!钰芯妳居然连这个都有买!」
「当然啦──那可是腐女中的圣经耶!」
小小的储藏间里传来了某两个人正挖着宝的兴奋声音,何育清叹了口气,将箱子搬下楼,然后放上了机车,载着已有些重量的物品独自离开。再这样下去,天黑之前要怎么搬得完?他默默无奈。
寄住在哥哥公寓内的何钰芯基本是在客厅打地铺,东西则放在练习室旁一处小小的储藏空间。刚住进来的时候何育清当然也说过要把床让给她,不过都被她给毫不犹豫的强硬拒绝了。庆幸的是为了练琴他特地找了有隔音效果较好房间的公寓,虽然比较贵,不过也因此就是挤上了两个人空间也不嫌小。
一面将物品整理装箱,两个女生在杂乱空间里挖宝似的不断讨论着整理出来的每项有趣物品。她的东西又多又乱,也因此他们整理的速度迟迟是快不起来。
将衣物包包等物品装箱封好,随着何育清一次次来把纸箱搬走,储藏室的东西终于也开始逐渐减少。然后翻着翻着,角落里一本有些老旧的相簿落入林婕妤的眼角余光,引起了她心里的好奇。
「钰芯,这是什么?」由于觉得乱看别人的东西很没礼貌,于是林婕妤看了看相簿便将东西交给了物品主人,并开口询问。
「这个……好像是从家里带来的东西……」面上的表情也有些困惑,何钰芯接过相簿,大略是翻了几页,然后终于是露出了了然的神情。「啊,这是我以前拿老爸的相机拍照洗出来的照片啦!还有些是老爸拍的……奇怪,我什么时候把它带来的?」看着相本里已有些老旧的相片,她笑答,随即是不解的对着自己嗫嚅了一句。
「大嫂妳看!这是我小学毕业的时候老爸帮我拍的!」翻开第一页,她有些兴奋的指向照片上头笑的阳光灿烂的女孩,一点也不避讳自己以前的模样被人看见。
「唔哦?钰芯以前也留长髮啊?」顺着她的手望向照片上头和现在笑容几乎一般灿烂的可爱女孩,林婕妤有些讶异地笑问。她还以为她从以前就是这样一头俏丽短髮了呢。
「是啊,国中时才剪掉变成短髮的。」弯唇,何钰芯灿烂笑出两排整齐洁白的牙齿,然后又接着往下翻了一页。「哦哦!这是哥第一次上台表演的时候,我老爸拍的……唉唉,他那时候可爱多了。」有些埋怨地嘀咕了一声,她幽然叹了口气。哪像现在那么恐怖啊,发起飙来真的是比老爸还可怕……
听见她的话,林婕妤忍不住便是一阵笑。照片上还未脱去稚气的男孩拿着亮闪闪的奖杯,面上扬着阳光灿烂的笑容,俨然就是小了一号的何育清──然而她的目光却被角落一张照片给吸引住。
身穿制服的少年一身乾净的白衬衫,俊秀面容还带着青涩,浑身的戾气。他斜倚在墙边,看着镜头的表情冷漠兇狠,右脸颊上还贴着OK蹦,一双深邃黑眸锐利而充满戒备,好像随时会和拍照的人打起来似的。
「好带种的表情……这个人是谁啊?」困惑的指向那张照片,林婕妤好奇地开口问。那张脸长得跟育清还真像啊,只是气质实在是差了太多……她想着,心中猜测起这个人也许是什么近房亲戚之类的。
「这个?」何钰芯眨了眨眼。「这个是哥啊。」一脸理所当然的回答,她说着,看着林婕妤的表情有些不解,似是不能明白为什么她要问这问题。
「──欸?妳哥?」脑袋接收到何钰芯的回答,林婕妤一愣,险些要惊得跳了起来。「妳是说,这个人是何育清?」不敢置信的看着照片上看起来阴狠冰冷的青涩少年,她内心不断说服自己也许钰芯还有一个哥哥之类的……
「是啊。」何钰芯愣了愣。不然还有谁?「哥他国中时就是这个样子,我拍照的时候他还瞪我呢!」想起自己这位内定的準大嫂似乎是不知道哥哥以前的模样,于是她又不住开口埋怨了一句,表示她这位哥哥根本前后差很大。
「育清他……以前真的会到处找人打架啊?」看着何钰芯,林婕妤满脸惊奇地问。上次送颜涵昕离开的时候虽然有听过,但她一直以为那只是开玩笑而已……毕竟育清以前是不良少年什么的、一整个完全无法想像啊!
「是啊,很难相信吧。」何钰芯弯唇笑笑,似是有些慨然。「哥现在看起来很温柔,可是实际上却是对所有人冷漠……」低敛下眸,她那张总是灿烂微笑着的脸庞此刻却有难得的惆怅,像是无奈,又隐隐带了点自责。「哥他以前……也不是这样的。」
闻言,林婕妤不住便是一愣。她低头又看了一眼另张照片上稚气男孩阳光灿烂的笑脸,还有几张较青涩的脸庞,也是那样单纯而开朗的模样……想起他总是温和沉静的微笑,她将相簿又向后翻了一页,看见那个同样是青涩阳光的少年搭着甜美秀丽少女的肩膀,面上是腼腆而有些羞涩的笑容,和前一页那个冰冷阴戾的少年像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人。
「这是……」看着照片上陌生的少女面孔,她微怔着开口问。
「啊啊,这个是我的第一任大嫂。」望着那张照片上她再熟悉不过的脸孔,何钰芯开口,声音却透出一丝淡漠。「不过大嫂妳放心,这个女人是绝对没有威胁性的!」侧头望向她,她扬起一抹灿烂笑容,像是想掩饰什么,然而眼底闪过的那一抹不自然还是被敏锐的林婕妤给捕捉。
问题不是威胁性什么的吧……她默默。不过怎么提到这个人,钰芯的杀气就变得好重的样子?心中暗忖着这其中的关联,林婕妤心中思索许久,终究还是憋不住自己好奇心。「那个……育清他,以前是什么样子的?」小心翼翼地抬头觑了她一眼,她知道自己探问别人的过往是不太好的行为,但心中难免还是想知道关于自己所喜欢的人的事情。「能不能告诉我,之前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她想起何育清似乎从未问过她的过往,那时候儘管是什么也不知道,他还是那样给予了她安心和温暖……
「嗯──如果是大嫂的话……」微笑偏了偏头,何钰芯眨眨眼,笑得极灿烂,「我可以全部都告诉妳喔。」
听着她娓娓道来关于国中那一年荒唐的事件,林婕妤缓缓从她话语中明白了这两张照片前后的差别。
关于何育清的改变,原来要从国中说起。
原来他以前其实是个挺开朗的人,人缘不错、成绩不错,出色的音乐才华更是让他这个人的名声响叮噹,连老师都对他这个乖学生爱不释手。他身上的特殊气质让他的桃花运一直都未曾减弱,只是向他告白的人通常都还是只有被委婉拒绝的份。不过当身边朋友们都已经有了女伴,那时的他心里多少都还是有点羡慕的。
然后就在这个时候,隔壁班的一个女孩向他告白了。
那名女孩他在一些活动上曾经相处过一段时间,样子挺可爱,性格活泼又热心,这让他对她倒有些好感。那时候那个懵懂的年纪他基本是对爱情这东西没有概念的,因此没有想太多,便有些不好意思地答应了。
而这件事在他答应当天马上就沸沸扬扬的传遍了整间学校──原来这名女孩是学校校董的女儿,因为外貌出众的关係,更是许多男孩子心目中「女神」一般的存在。
不过,交往没多久后,何育清就后悔了──女孩的性格竟是意外地十分缠人,每次逛街总是拖着他出去提袋子,一旦他拒绝出门她便要闹上好几天的脾气,让他根本没法好好练琴。于是,不到三个月,他便在慎重思考之下提出了分手。
而因为怕伤害到女孩子的心,他已经尽量将话放得极温和委婉,只不过她似乎还是非常不能接受的模样。他也没有办法,但事先没有考虑好后果就答应人家毕竟是他的错,原想好好的和她说明,只是他越解释,却见她的脸色越发越难看。最后竟是丢下了一句「我会让你后悔的」……然后便恼羞成怒的离开了。
日子总还是要过,他并没有把她的话太放在心上。一转眼便是升上了国中二年级,妹妹钰芯也跟着进入了他们国中。
然后在一个暑期辅导的放学,何育清便收到了她传来的一封简讯写着:「你的妹妹在哪里呢?」
在校门口等不到何钰芯的他一下子便嗅到了事情的不对劲。手机马上又传来了一封简讯,他认命的循着内容赶到了车棚,才方看到被绑住的妹妹,然后马上便感觉到自己被人给架住了、全身动弹不得。
「你知道吗?」站到他面前,女孩看着他,脸上挂着狂傲狰狞的笑。
「从来都只有我能甩了别人──而不是你这种没有用的杂碎。」
后来他被她带来的一群人给狠狠打了一顿却无力反击,还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妹妹差点被汙辱,甚至里面还有些人是他那些所谓的「朋友」──而这些事情的始末,就只因为高傲女孩心里的不甘。
何育清彻底体会到了自己有多没用。长年拉奏小提琴的手可以创造音乐,却没有力量保护自己身边的人。
要不是巡守的警卫正好发现了他们……
那么后果将会不堪设想。
就在那天之后,他抛下了音乐、丢弃了笑容──变成了他最痛恨的混混之一,然后向那些人报了仇。
「后来在我国二那年,老妈操劳过度病倒,哥似乎因为愧疚,终于没有再继续打架闹事……我以为他变回了以前的样子,却发现他不再亲近人,也没有再交女朋友。」简短地将过往叙述一遍,何钰芯叹口气,将相簿阖上,然后一同收进了箱子里。
「他再这样下去啊,我真的要怀疑他是不是喜欢佑轩哥了。」满脸无奈地摊了摊手,她声音恢复了原先的开朗,还带有几分玩笑。
幸好后来有了小妤姐,不然她还真以为她哥哥是同性恋呢。
「噗……」闻言,林婕妤先前的沉重气氛全无,忍俊不住地笑了开来。「唉呀,那样也不错啊。」男男恋什么她一直都很支持的,更何况还是这么养眼的配对啊──
不过……她从国中就被送到了外县市的私立学校,虽然常常耳闻一些公立学校的类似事件,倒没想到居然会发生在育清身上……比起他,她那些过去相较起来好像也就变得……不算什么了。
「整理好了吗?」方从外头回来的何育清等不住地开门探头对着里头喊了一声,然后在看见储藏间里几乎毫无进展的情况后终于是忍不住的跟着蹲下身,跟着两人收拾了起来。「钰芯,妳这样是要收到什么时候?」将凌乱物品快速地整齐装箱,他叹了口气道。
「好嘛好嘛,我在收了啦。」不满地撇了撇嘴,何钰芯嘟囔着加快了手上收拾的动作。再不认真,哥哥可要发飙了哟──
「抱歉,明明不干妳的事还要被叫来帮忙。」歉然对着林婕妤笑笑,何育清开口,语气是满满的无奈。
「不会啦,我也几乎都在混啊。」偏头望向他,林婕妤有些不好意思地搔了搔头,忙也跟着认真整理了起来。
看样子,育清对于刚才钰芯说的事,应该是已经释怀了吧……她默默想着。那时候他什么也没问,至今对于她的事情也没有多提,是因为不想她再去提起对她而言很伤心的过往吗?
──他对她这么好,可是她却不知道自己究竟能帮他什么……

番外-何育清 我只是想保护身边的人,却发现自己什么也办不到。
太习惯对所有人微笑,太习惯对所有人冷漠……习惯到,几乎要以为只剩下漫无目的的生存意义。
一直到,那个女孩毫无预警的闯入生命里。
自卑、倔强、孤独……她眼里的情绪和当初的自己这样相似,越想了解她,一直被尘封在时光潮流里的记忆就越加清晰……
──对了,过去我,也曾经是对所有人都能够真心微笑的人。
那时候我人缘还算不错,短短半个学期入学就结交了不少朋友。因为年纪还轻,当时我还不懂爱情……或许是有羡慕和好奇的成分存在的吧,当隔壁班那个我颇有好感的女孩子向我告白时,我没有想太多就答应了。
会对那个女孩有好感,是在学校一些活动上经常看见她。活泼、可爱、热心……和她交往的事情在当天马上就传遍了整间学校,我才从朋友口中得知,原来她是校董的女儿。
然而──在那之后我才知道,这种事情是真的需要经过慎重思考的。她一天到晚总喜欢拉着我往外跑,假日也要我陪她去逛街,一旦不答应便要气我气上好几天,然后我又得哄她哄上好久好久。这么折腾下来,我几乎很难静下来好好练琴唸书。
三个月后,我终于是忍不住和她提了分手。
「你、你说分手?」听了我的话后,她的音调一下子拉高,脸上满是不敢置信的表情,「育清,今天不是愚人节,这不好笑……」
「……我是认真的。」顿了顿,我开口,无奈的笑着叹了口气。「当初是我没想清楚就答应妳,是我不对,真的很抱歉。」搔了搔头,我微低着头愧疚地说。
「抱歉?」她瞪着眼,神色有些扭曲了起来。「何育清,我会让你后悔的。」双眼充满了愤恨,她凑着我说完便用力的蹬着脚步离开了我的视线,似乎是恼羞成怒了。
隔天我和她分手的事情也是马上传遍了学校,不少人都开始看着我们议论纷纷,甚至是连我主动提分手的事情都被知道了……我不晓得是谁说的,也许那时有人在附近被听到了?但我知道肯定不是她,她是个非常爱面子的人。
而对于她对我说的那句话我是真的没有去想太多,几乎是隔天就忘了。也许是因为太难过、不能接受什么的,才会那样说的吧……我是这样想的。
现在想起来,那时候,如果我有点警觉心就好了。
暑假的新生训练,从小学毕业的钰芯也理所当然的进了我的学校。
钰芯的性格活泼又随和,虽然有点冲动,讲话又不经大脑……但或许就是因为直率,因此她很快就和班上的同学打成了一片,我也有听说了不少男生都很喜欢她。
虽然心里有些担心,不过她都和我说了不会有事,于是我便也没有再多说什么。每天放学时我们总会相约一起骑脚踏车回家,这样爸妈也比较放心。
可是那天放学却特别奇怪。
已经过了放学时间好久了,却还没看到她往常总会朝我跑来的身影……
然后口袋里的手机传来通知铃声,我看到了「她」传来的简讯。
「你的妹妹在哪里呢?」
在那之后我又收到她传来的几封讯息,我循着她的文字及即赶到车棚,才刚看到被缚在椅子上、嘴巴被贴了胶带呜咽着的钰芯,我就被两个人给扎扎实实地架了起来。
「何育清,我说过的吧?」从一旁走到我面前,她一手叉腰,面上是高傲鄙夷的神情,「我会让你后悔的。」
然后我被人押在地上狠狠揍了一顿,嘴角渗出血,全身上下都是瘀青。我闷哼着没有出声,他们似乎嫌不够,又拉着钰芯到我面前準备把她……可是我却无能为力。我只能愤怒嘶吼着看着眼前平常那些应该是我「朋友」的人,在对我妹妹上下其手。
幸好后来巡守的警卫来了……我们才万幸逃过了一劫。
那时候,我突然好恨自己。会拉小提琴又有什么用?成绩好又有什么用?我根本保护不了身边的人……甚至还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妹妹差点被玷汙。
「对不起。」走在回家的路上,我拉了拉披在她身上的外套,目光沉沉。「钰芯,对不起……」
钰芯愣了愣,脸上还有未乾的泪痕,披头散髮的很是狼狈,却对我拚命摇了摇头。「哥,这不是你的错……」
爸妈虽然想和学校申诉,可是对方是校董的女儿,因此这份申诉投出去之后便是石沉大海,根本一点用也没有。
然后我没有再去上小提琴的课,再也不对所有人微笑。我跟着学校里另一群有名的混混开始翘课打架,一开始确实是被揍的那一个,不过渐渐的,我也变成了每战必胜的那一个。
我向那天的所主角炼器很厉害的小说_有朋自远方来txt百度网盘有人报了仇,包括是那个女孩……我要她不许再出现在我和钰芯的面前。
我以为,我这样就是保护大家了。
「育清,你确定要一直这样下去吗?」涵昕瞒着父母来学校找我的时候,表情满满的都是担心,「伯父、伯母还有钰芯和我,都很担心你……」
闻言,我垂下眼,没有说话。
我知道这样不对,再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虽然报了仇,我却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脱离这样的自己。
学校的人看我的眼神开始变成了恐惧。他们恐惧我的阴狠,因为那些惹到我的人全部都只有被我揍的份。
国三那年的某天,我晚归回家,却赫然发现钰芯剪去了一头长髮。
我有听说过她交了男朋友。虽然她尽量装得没事,但我还是从别人口中多少知道了一些。
「怎么突然剪了头髮?」放下书包,我淡淡的瞥了她一眼,问。
或许是我太久没有主动关心问候她,钰芯看着我大大愣了一愣,眼中一片惊讶,呆愣半晌后才又归于平静。
「理髮师说我剪这样比较年轻……」
「几班的?叫什么名字?」
「……哥……」她叹了口气,声音里带上了一点哀求,「你不要再打人了,好不好?」
我一愣。
要打听到是谁甩了钰芯并不是难事,然而就在我準备狠狠修理那个人的那天,涵昕却突然冲进我们教室里,跑得气喘吁吁的,把所有人都给吓了一跳。
她向许多人打听了好久才找到了在顶楼準备挥拳揍人的我,满脸都是焦急。
我猜我那时候表情一定很可怕。
「育清、伯母她住院了!」
医生说我母亲是过劳,我心里明白她是太操心我。
在看到躺在床上满脸疲惫阖着眼的母亲时,我才发现我真的是错了。她看起来瘦了好多、白头髮多了好多、皱纹也多了好多……明明以前看起来那么有活力,怎么现在看起来这样苍老?
这样的我、只会伤害到别人,根本保护不了谁。
原来我这么可恶。
「对不起……」握着妈的手,我跪在地上,低着头,觉得自己眼前一片模糊。
「我不会再、伤害任何人了。」
我回去拜託了老师继续让我学琴,才知道这一年多来,爸依旧不停的缴着学费,为的就是相信我一定会再回去继续学琴。
努力自习追上学校课业后我的成绩又回到了之前的水準。我渐渐发现,只要不要去在乎,就不会对任何人生气了──
于是我对所有人微笑,也对所有人冷漠。
很多人奇怪我怎么突然又变回来了、脾气也比以前好了许多,而我只是笑笑不说话。
高中那年,我认识了寡言的佑轩。
新生入学的时候他和我一样坐在教室的最角落,总是瘫着一张脸,看上去很冷漠的样子,不常说话。因为长得好看的关係他很受女孩子们的欢迎,同时也有很多男生认为他自大不喜欢他。我不以为意,依旧常找他问功课,他的家政和英文都很好。
其实我也忘了我们到底是怎么熟稔起来的。只是无意间发现了他很会做菜、不常说话是因为不擅长说话、还有那张没有表情的脸……其实不是冷漠,而是一种伪装。
佑轩的心地很善良,虽然不常说话,但我知道他都把话说在心里。
高二那年,涵昕被她父母送到了美国读书。
其实我知道她对我的心意……而且已经很久很久了。
可是我、不想伤害她。
大学我考到了高雄的学校,虽然因为一些原因没考上音乐系,但我也早已盘算好了大二要转系。下学期的时候我被系上的系草给硬拖去了联谊,说是很多女孩子希望我去……
然后我认识了她──林婕妤。
她确实不很起眼,相较起江玮恩吸引人的奇异特质,她只是给人感觉很活泼很戏剧化,有时也挺疯。原本只是觉得有趣,可是她眼里偶尔显露出来的那些情绪……却让我不知不觉中越来越在乎她。
像是看到了过去的自己,可是她的眼里没有愤怒,只有战战兢兢的害怕。
她在害怕什么?为什么感到害怕?带着这样单纯的疑惑,我想了解她、想接近她……然后发现自己变得异常在乎她──想保护她。
虽然不明白她为什么那样难过,但我却确实很心疼。那些过去,也是对她来说很不愿提起的、很痛苦的吧?所以我没有问。那些并不重要,只要能让她不再哭泣就好了……
第一次,我想保护家人以外的人,想这样小心翼翼的守护一个人。
那场决赛,我想着她写了一首曲子,决定要在那天告诉她,我的心意。
不想再伤害任何人,却唯独这句话,我挣扎好久,也想亲口告诉她──
婕妤,我喜欢妳。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98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