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有天眼的都市小说_有朋自远方来txt微盘

Chapter 48. 白色雪纺纱的上衣,七分牛仔裤搭上一双休闲凉鞋,髮辫恬静地垂在颈侧胸前──难得早起的林婕妤惴惴不安地站在公寓门口,似是在等人。
周末上午的阳光伴着风透着柔和,她抬手看了看錶,心里有几分紧张。
──她在等何育清。
那日比赛结束完,和他去吃饭的时候,他对她笑笑问了这么一句:「这礼拜日有没有空?能不能陪我出去晃个一天……当作是庆功?」
他都那样子和她说了她又怎么可能拒绝,何况她心里还有满满愧疚。但在此事后她才默默察觉……这似乎、就是传说中的约会啊约会!
于是乎,抱着一颗期待而紧张的心,虽然没有化妆,她倒难得的算是做了一点打扮,然后便早早地下来等了──天知道她今天设了三个闹钟,每五分钟一次摇滚乐。
引擎声轰隆隆地在她前方停下,俊秀少年摘下安全帽,看见似已等了一段时间的少女时,眼底浮现出一点讶然。
「婕妤。」扬着灿烂笑脸向她招招手,她一抬眸,便看见了眼前熟悉的修长身影。「妳今天起的真早。」莞尔笑笑,他打趣地看着她煞有其事地摸了摸下巴。
知道他话中指的是之前载她时她几乎每天赖床的辉煌事蹟,林婕妤恼羞成怒地抬手「啪!」地就往他的背给打了下去,力道着实不轻。「吵死了。」撇了撇嘴,她不满地瞪着他嘟哝了一声。
下手真重……苦笑着抚了抚自己重伤的背,何育清整了整身上的白色外套,然后笑笑轻拍了拍她的头。「是是是,是我不对。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
林婕妤有些默然。怎么觉得他的语气听起来就像在哄小孩?「不知道。不是你找我出来的吗?」
何育清偏了偏头,「只是想问问妳的意见。」莞尔,他微勾起唇角,「还没吃早餐吧?」微扬起的眉似是在邀请,他温润着眼,嘴角微暖的弧度像三月春风。
林婕妤怔怔,然后点点头,随着他坐上了后座。
将安全帽递给她的时何育清的目光不住地在她身上停驻了几秒。跟平常随性的穿着不太一样,她今天看起来似乎特别的……淘气。「会不会冷?」他记得这种衣服的质料都较薄而透风,她似乎也没有带外套,再加上现在的气候还偏凉……注意到她似乎微缩着脖颈,于是他关心地问。
「唔?还好……」林婕妤愣了愣。手臂是有点发凉,但并不碍事。况且是她自己犯蠢把外套丢在椅子上就忘了拿了,怪不得别人啊。
「……先暂时穿着吧,在摩托车上会比较冷。」听了她的话,何育清心里终究还是放心不下,于是脱下自己身上外套并递给了她,露出了里头合身的浅灰色T恤。
「呃?那你……」手里捧着他方脱下来的白色外套,林婕妤再愣。说会冷还把外套给她……那他自己怎么办?
「我的老家很冷,这种温度不算什么的,早就习惯了。」耸耸肩,何育清扬唇笑笑,然后伸手再拍了拍她的头,目光中有一点不易发现的宠溺。「今天这个样子,很适合妳喔。」笑望着她说罢,他便转回了身子準备发动机车。
双颊倏地一红,林婕妤定着声音胡乱应了声谢谢,然后忙是套上了外套,却觉得脸上的温度似乎是更热了。
他的外套对她来说当然是过大的,她必须要拉下袖子才能勉强探出双手。属于他身上的乾净清香一下子便随着它传到了鼻间,她抿了抿唇,觉得自己的脸现在一定很红,于是将自己的脸给全部埋到了他身后,不敢让他从后照镜探望她的脸。
风从身旁呼啸而过,吹得她髮丝不停乱飘着,像她还摇摆不定的心绪。抓紧了后方拉桿,她低头屏起气息,然后小心翼翼的将头轻靠到了他的背上。
不知道,他会不会发现?
那份被她、不小心快要洩漏出来的心情……
☆ ☆ ☆
日光稀薄。
吃完早餐后,何育清便带着她到附近的商店街随意晃晃,然后不久便也顺便吃了午餐。他听钰芯说大多数的女孩子都喜欢逛街,可是她却都只是走走看看,似乎是完全不感兴趣的样子。他有些无奈,怎么办?他也没什么跟女生出来逛街的经验,更别说是由他主动约别人什么的……
然后他看见了,她望着那边大大的「诚品书店」字样,突然发亮起来的眼睛。
这么说起来……他倒想起了她似乎非常喜欢看书。
「要进去逛逛吗?」扬了扬眉,他侧头望向她笑问。
发觉自己眼睛似乎是发亮得太明显,林婕妤有些尴尬的别开了目光,轻咳了声,「咳嗯,好啊。」乾笑两声,她眨了眨眼,有些不好意思。
她确实是逛得有些闷了,毕竟她对于买衣服什么的一向不感兴趣。不过想想她也在电脑前窝得够久了,就当出门走走,透透气也不错。
见她这副模样,何育清不禁失笑,忍俊不住地扬唇笑了开来。
走进书店时,书的香气伴随冷气的风朝着他们扑面袭来,林婕妤闭着眼大大吸了一口,似乎很是享受。
比起现在时下流行的电子书,她果然还是喜欢实体书厚实的纸张味道,摸着看着也觉得十分舒心。那些所谓买衣服饰品的钱她都宁可通通砸在这里,她喜欢写,而更喜欢看。
「妳真的很喜欢看书呢。」看着她专注细看着书架上各式各样琳瑯满目书籍的模样,何育清晃了一圈又遇见她,于是不禁笑着开了口。他记起第一次在联谊见面时她似乎也是拉着江玮恩就往书店跑了,第二次遇见她时是在买书,那之后也还有好几次都是在书店和她见面……或许书就是她的世界也说不定。望着她的认真神情,他笑着想。
「是啊。」目光没有从书架上移开,林婕妤伸手拿了一本下来翻阅,然后是拿着面向他,接着笑笑晃了晃手中的书本。「不觉得这样拿着实体书的感觉就很棒吗?」笑着挥了挥手中还包着一层薄薄塑胶膜的书,她眨了眨眼,
笑容很是灿烂。
「唔,是吗?」微微有些怔然,何育清看着她手中的书,扬唇笑了起来。「妳喜欢看这一类的书啊?」无意间望见了她手里拿着的是一本厚厚的世界史,他惊讶地问。
高中时候他念的是自然组,像这类的社会类科经常要让他在考前苦读好久才能拿到较好的成绩……没想到她居然喜欢这些吗?
「是啊。」眨眨眼,她亦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书籍,然后是扬唇笑了开来,「我从以前就很喜欢历史,选修的课程里也有特地去选喔。」她高国中时除了国文外就属这科最好了,她喜欢这些浩瀚如大海般的无数个故事,尤其将它们混入小说中是件非常有趣的事情。不过兴趣也仅仅是兴趣,和自己真正想做的还是有差。因此她也只是选修,当初并没有填选历史类科系作志愿。
「这样啊。」何育清莞尔,「那么买完书后,要不要去旁边点个东西,坐下来看?」微笑指向一旁书店附设的coffee shop,他偏了偏头问。总之她对外头那些衣物饰品也没有兴趣,走这么久了应该也累了……不如就顺便吃个下午茶当作休息也不错?
否则他还真的是挺懊恼,所谓约会到底该去什么地方?
「好啊。」看了看那边灯光明亮的宁静气氛,林婕妤笑着欣然答应。
拿了一两本自己想看的书去结帐,何育清在她对面坐下,轻啜了一口咖啡,翻开厚厚的外文书低头正想阅读,再余光瞥见她时却是不经意被她的专注神情给吸引住。
他怔怔,然后忙低头看起了书,不想让她发现他的异状。
这份心意,他到底还能藏在心里多久呢?
明明想说出口,却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好。
☆ ☆ ☆
夜晚,何育清带着她来到了他工作的餐厅。
暗色调的低调奢华衬出这里的不斐,众人说话的声音都不自觉放轻,独留台上乐手沙哑慵懒的萨克斯风。
虽然并不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也已经不第一次来到这里,可是想到何育清居然能在这样的地方工作,林婕妤还是感到很惊奇。这里的消费水準并不低啊,而且乐手的程度都很有水準……她真的觉得这个人好厉害啊。
「在想什么?」手里还拿着menu,何育清看向那边望着舞台出神,又不似是在研究乐声的女孩困惑地出声询问。
「只是觉得……从这里去看育清在这里演奏的样子,一定很帅吧。」望着舞台,林婕妤由衷地出声讚叹,脑中已然幻想起了他站在舞台上专注的拉奏着小提琴的温文模样──那一定会杀死一堆女性同胞的。「搞不好还会有人特地来听你演奏呢!」转头回望向他,她笑笑猜测地道。
「我没这么厉害。」闻言,何育清腼腆地搔了搔头,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这里有很多前辈都比我厉害多了。」
望回桌上的菜单正想专心点餐,林婕妤看到上头价格时不禁是吃了一惊。好贵!虽然没有大饭店什么的可怕,可是这个价格实在……「育清,这里的消费会不会太高啊?」凑近他低声开口,她有些不安地问。虽然他说了今天的早午晚餐全部由他请,可是她还没有这么奢华啊!
何育清闻言先是微微愣了一愣,然后是「噗」一声笑了出来。「放心,」他低笑。「这里的员工每半年有一次免费用餐机会,我可是从来都没用过的。」说着,他扬了扬眉,眼底满是笑意,「所以想吃什么就尽量点,不用客气。」
林婕妤有些愣。福利这么好?「那你这不就破先例了吗?」就算是那样说,她还是觉得很不好意思啊。
「没关係,」何育清莞尔,「不用白不用啰。」望着她眨眨眼,他有些淘气地笑了笑说。
林婕妤跟着他眨了眨眼,然后也忍俊不住地笑了出来。
☆ ☆ ☆
回到公寓时已经是晚上九点钟。
初春的夜风微凉,吹得林婕妤单薄的身子有些发冷。
「外套先借妳吧,明天再还我就好。」注意到她似乎有些冷地抖了抖身子,还打了个喷嚏,于是何育清将她原本要把外套退还给他的动作给挡了回去。「谢谢妳今天愿意陪我出来散心。」勾起唇角,他眼底的笑意温润,「虽然好像害妳很无聊……但我很开心。」有些不好意思地搔了搔头,他歉然道。
「哪会,我才要谢谢你不嫌弃我给你添了一天的麻烦吧。」跨步下了摩托车,林婕妤拿下安全帽,伸手理了理自己有些乱的头髮,然后仰头与他对视,「今天我没有无聊,也很开心喔。」说着,她扬唇漾开一抹笑靥。
原想叫她早些上去休息,何育清眼角却是不经意瞥见她耳鬓处不知是哪时卡上了一小片树叶,似乎是方才风吹时弄进去的。「妳的头髮卡了一片叶子……」下意识地伸手想把它摘掉,他突然触碰凑近的举动却是令她倏地一愣,脸颊「轰」地烧红了起来!
何育清怔然。这样微侧着头接近它的距离、似乎很刚好……
彷彿从他眼里看见了她从未见过的惘然,林婕妤只能呆呆地看着他,脑袋静得心跳声「砰咚砰咚」的很清晰,连呼吸都不自觉放轻了起来。
她似乎知道会发生什么,又似乎不知道。
她只知道她的脚像被固定了一样无法移动,大脑无法思考,彷彿还能感觉到他越来越近的呼吸声──
「什么样的爱,埋伏在未来,有一个人正拿着号码牌……」
黄美珍清亮的歌声在寂静空气中显得格外响亮,从口袋里传出的铃声和震动声让她剎时回过了神,他也尴尬地收回手,没事一样地退回了原位。
「喂?巧欣喔……嗯我在楼下了,马上上去、掰掰!」
接完友人的关心电话,空气一下子又恢复宁静,两个人僵在原地大眼瞪小眼,一时之间都尴尬得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早点上去休息吧。」将手中的叶子给随风放走,何育清率先开口打了冗长沉静,嘴角的笑意温和依旧,像是刚才他就真的只是帮她拿掉了片叶子。
「呃、嗯。」怔怔的点了点头,林婕妤向他招招手,然后转身,小跑步上了楼。
──幸好刚才那个铃声阻止了自己。
吁了一口气,何育清望着她的背影,嘴角勾起了一抹苦笑。

Chapter 49. 清晨五点半的闹铃準时地在房间里响起,天际方泛起一丝光亮,暖红的颜彩便从云端泼洒蔓延,渲染晕成了新生的暮色。
紧闭的双眸饱含倦意地微微睁开,俊秀面容上还散着凌乱髮丝,他抬手看了看錶,然后睡眼惺忪地坐了起来,怔忡了半晌才起身走进浴室梳洗。
每天的晨起慢跑已经成为何育清和范佑轩默契的习惯,只是因为现在所住的公寓是反方向,因此他们通常会慢跑到校门口见个面,稍喘口气,约莫休息个十几分钟再各自慢跑回去準备上课。
穿上运动外套,他随手带了手机便出了门。一路上也有少许人在街道上慢跑着,他扬着一贯亲切微笑向路人打招呼,初春的冷意还深,运动正好是最好的暖身活动。
没有花太多时间,他微喘着跑到了校门口时便见到了从另一端同样跑着过来的好友,然后是习惯地上前打了个招呼:「佑轩,早安。」
「早安。」略顿了一顿,范佑轩缓缓开口答。
学校内附有投币机和便利商店,他们随手投了瓶矿泉水便在校内操场开始漫步。第一堂课的时间最早也不过六点半,因此除了少许教授和早起的住校生外,此时的学校几乎没有一点人烟。
或许因为天生话就不多的关係,他们之间的气氛一直很安静。高中时候也一直都是何育清属于主动开口的那一方,因此他若不说话,他们两人便几乎就成了一片沉静了。
「育清,」约莫是持续了几分钟的沉默,范佑轩想了一想,终于还是开了口,「你为什么喜欢林婕妤?」
虽然这问句听起来很基情很暧昧──不过事实上范佑轩其实也只是单纯的感到疑惑而已。他一直以来都不怎么喜欢「女生」这种生物,明明完全不认识却可以因为他这一张没什么用的脸就说喜欢他。当然也不乏有男生是这样子的,也常常那些男生们会因为羡慕他什么的而眼红……虽然他一直不明白这种事情到底有什么值得羡慕,不过对他来说,至少男生们就不会缠着他。
因为种种原因他基本到后来是一看到女生就躲的──一直到,去年的联谊会上主角有天眼的都市小说_有朋自远方来txt微盘、那个任何事情都能超出他意料之外的奇怪「女生」……
「唔?」闻言,何育清微怔了一怔,随即是马上便明白了好友问这问题的含意。「那么,你为什么喜欢江玮恩?」扬扬眉,他嘴角勾起一个饱含深意的微笑,目光盈着了然的笑意,看起来倒有几分调侃意味。
瞬时被他的话给一噎,范佑轩脚步一迾,险些要从口中喷出血来。「我什么时候说过……」他喜欢江玮恩这种……想起来都令他想撞墙自杀的郁卒事了?
其实他是听了育清说喜欢林婕妤什么的才开始去想这些的。他一直认为江玮恩对他来说不过就是跟育清一样的朋友、自己从来就都没有去特别照顾,是旁人想太多。毕竟是那家伙本来就让人不省心,不吃饭也不会照顾自己的身体,而且她身边也有很多像他这样会照顾她的人,他一直觉得如果换作是育清他一定也会这么做──
所以说「朋友」和关于那种的「喜欢」到底有什么不同?他纠结了很久,虽然模模糊糊好像有了答案,但仍旧不能明白中间那些所以然。
他只知道他一定是疯了才会觉得自己「喜欢」江玮恩。
何育清没有回答,只对着他莞尔笑笑。「喜欢这种东西,就是再多的理由也是解释不了的吧?」轻叹口气,他望回前方,话落的同时正好是走完了一整圈的操场,于是便顺势走出了圆圈。
再多的理由也解释不了?意思是……没有原因吗?
和何育清并行走出校门口,范佑轩脑中悬着他的话,一时竟有些愣。
☆ ☆ ☆
回到公寓时约莫是六点半,何育清将身上沾满汗水的运动POLO衫脱下丢进洗衣篮,然后卸下衣物,进了浴室略作梳洗,将身上的黏腻感给洗去。
披着衬衫走出浴室的时后他正好见到了刚睡醒的何钰芯。记忆中这个妹妹长大后就没有了赖床问题,总是早早便起来要梳妆打扮了……这让他深深觉得,当女生果然是很麻烦又很辛苦的啊。
「哥,早安……」抓着一头乱糟糟翘着的头髮走进浴室,何钰芯一手揉着眼,还有些睡眼惺忪,但身为爱美的女人她并没有所谓赖床的权利。
是说那个衣衫半敞的样子怎么看怎么诱人啊。可惜她看了太久没感觉,但是如果拍下来一定可以卖很多钱的……看了一眼自家哥哥在家中才有的随性模样,她第N次的惋惜起自己又忘了把相机随身携带在身上。
「嗯,早安。」没有去在意妹妹脸上异样的打量表情,何育清一面扣着衬衫钮扣,一面踏步往自己房间走去。
──上午七点四十五分。
约莫是练习了半小时的小提琴,他抬手看錶确定时间差不多,于是拿起早已收拾好的袋子走出门,接着拿起手机拨给了联络人里的「婕妤」。
「喂……?」
电话那头的声音依旧还是鬆鬆懒懒的带着气音,听起来就是还没睡醒的样子。何育清一面走着,然后不住地勾起了嘴角。「婕妤,今天的课是八点半喔。」温润嗓音含着笑意,他开口提醒,同时将袋子放上了摩托车。
「唔……八点半……?」因为还困倦着的关係,电话那头有着起床气的女孩声音还带有一点不耐烦。「呃啊啊啊啊对不起我我起来了──」
听着电话里剎然紧张起来的声音,他忍俊不住地扬唇笑了开来。轻应一声,他和她作了道别便发动了机车。
到林婕妤公寓门口时差不多正好是五十分。也不晓得是不是所谓「赶稿」得太晚,她坐上后座没多久便抵着他的背脊昏昏沉沉的打起了瞌睡,似乎很是疲惫的模样。
他有些无奈,心中却也有点窃喜。
听说,能让女孩子在这个人身边睡着,就代表她相信这个人。
到达学校的时候约莫正好是二十分,在路上习惯地买了两份早餐,他在车棚停下,然后轻摇了摇身后的女孩。
「婕妤,」温润嗓音轻盈着笑,他将自己说话音量稍放大了些,「到了喔。」
双手抓着对方的肩膀,林婕妤从恍惚中醒过来时险些要冲去撞豆腐自杀。她居然靠着人家的背睡着了啊啊啊啊好丢脸!
「呃、抱歉,因为很睏所以就……」低头抹了抹唇角以妨自己睡像太差有流口水却不自知,她忙是跳下了车,觉得现在这情况真是尴尬得可以。
「没关係。」何育清莞尔。「看妳睡得这么熟,我就不好意思叫妳了。」弯唇,他温和地笑了笑说。
不好意思的应该是她吧、靠在别人背上睡着什么的……林婕妤默默想着,觉得现在真该挖个洞把自己给埋进去。
她真的觉得她在他面前似乎永远都只有出糗的份啊呜呜呜。
☆ ☆ ☆
昏昏沉沉的撑完一小时半的课,林婕妤拍了拍脸颊抖擞精神,便赶紧拿着袋子冲到公布栏前去了。
──今天是複赛公布的日子。虽然去年她有入决赛,可是不免还是有些紧张,毕竟参加的人这么多,而且这次还有新生……
公布栏前挤了不少人,个子矮的她在人群最末端着实看得很痛苦,跳呀跳得怎么也看不到,前面太汹涌她又挤不进去……
「在看什么?」因为好奇而跟上来的何育清点了点她的肩膀困惑出声。那里贴了什么吗?为什么有这么多人通通都要往这边塞?
「嗯唔……歌唱比赛的複赛名单……」一面回答着他的问题,林婕妤一面努力的继续仰头向前看着,无奈还是只看到了一堆人头。
「我带妳挤进去吧。」心中登时明白了这里人潮汹涌的原因,何育清无奈的笑笑,一手轻扶她的肩膀,凭着身高优势就往人潮深处挤了进去。
这样的场景还真熟悉……听着身周众人的谩骂声,林婕妤想着,居然愣愣的有些想笑。
开口向他道了声谢,她一下子就在名单上看见了学生会长宋承钧三个大字,然后揣着一颗不安的心努力在上头搜索了下,终于是在一百人的名单中看到了自己那个不起眼的名字。
「怎么样?有看到了吗?」原本就不喜欢人多的地方,再加上他们还是硬挤进去的……何育清暗忖着这里不能待太久,以为她还没看完,于是抬头跟着在名单上搜寻了起来。
「嗯,看到了。」回头对他笑了笑表示可以出去,林婕妤的目光带了一点感激。「我有晋级了喔。」
从人群中脱离,何育清收回了放在她肩头的手然后微笑道了声恭喜,心中却不住地想起那场她没参与到的决赛。
微微有些苦涩地轻敛了敛眸,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但他心中不免还是存有遗憾。
「那个……」嚥了口口水,林婕妤心中反覆思考许久,终于还是鼓起勇气开了口:「虽然你的决赛我食了言……但是、如果我能进到决赛,能请育清你、一定要来吗?」抿了抿唇,她似是下了决心,望着他的目光带了一点恳求。
她知道自己这样很自私,明明没资格要求他什么的、但是……
「唔?」似是没想到她会突然这么说,何育清愣了愣,旋即是温和笑开。「好,我一定会去的。」虽然不明白突然间她是怎么了,但是看她的表情……想是对她来说很重要之类的吧?望着她格外认真的目光,他想。
──但是,如果能将心里好不容易开始凝聚的勇气给把握住,也许到时候,就会有力量说出口了也说不定。
握了握拳头,即使是满满的不确定,但她依旧这样期许着自己。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98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