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魔王的小说_有朋自远方来by颂世流风微盘

Chapter 46. 随着比赛时间的逼近,首先到来的是三月初的表演。
林婕妤觉得最近的何育清很奇怪。写曲子时怎样也不让她看一眼、曲子做完了也不让她看不给她听,神神秘密的像在偷情似的……不过偏偏那个温和的笑容突然腹黑起来的时候她还真没法应对,于是也只能在他充满威压的无害笑容中宣告放弃……这个人,似乎有很可怕的隐藏攻属性啊她说。
倒是一向阳光开朗的周丞央最近有点阴沉啊,林婕妤默默望着那边难得浑身都散发着阴气的某人想。貌似是在上次看到有个学长和小韵打闹后就变成这样了吧……谢小韵的人缘本来就广,很容易就能和他人打成一片,无论是学长姐还是学弟妹。是说,虽然本人不承认,但他对小韵的「特殊关照」颇明显的啊,总之小静静都已经转学去了──第二春什么的不会有人在意的啦!
虽然基本上林婕妤和何育清在别人眼中其实也是这样迟钝而不自知的存在。
然后──「砰!」的一声,伴随着吃痛的长长一声「嘶──」,林婕妤第N次的撞上了社办中央的某桌子边角,随后是马上捂着膝盖蹲下了身子。「好痛──!」那桌子跟她有仇吗?到底是谁把这东西放在这里的?她的膝盖都要残废了啊混蛋!她咬牙叫喊了一声。
而无辜的木桌只能默默承受了她内心的埋怨。
「怎么了?」在身后不远的何育清闻声忙是快步走向了她,「没事吧?怎么又撞到了?」眼见状况并不严重,他一颗有些紧张的心旋即是鬆了下来,然后无奈地勾起唇角,跟着蹲了下身想探查她的伤处,无奈那人却把疼痛处给捂得死紧。
「没事,习惯了。」有些哀怨地移开手,林婕妤膝盖上那一块青紫毫无遮掩地露了出来,上头还有刚才又是二度撞伤后的红肿痕迹。呜呜,要二度淤青了啊、好痛。
见瘀血还未淤积,何育清想了想,然后伸手将大拇指覆在她膝盖伤处上,接着是轻轻按揉了起来。「这样会痛吗?」细心按压着打算把那块颜色鲜豔的瘀血向外扩散,他语气温和地问。
「──好痛痛痛痛痛啊啊啊啊啊!」还未纾缓的红肿伤处被这样一触,林婕妤几乎是要抱着脚惨叫了起来。她基本上是没有揉开瘀青的习惯的,一般她都放着等它自己好……因为她是真的很怕痛啊!
「忍着点。」虽然听见那样的惨叫声心里实在有点心疼,但何育清依旧没停下手边动作,一手还轻压着她的肩头不让她跑。这种伤口,都已经二次撞伤了……要是再这样放下去可是会肿得更大的啊。
叶雅琪默默看着那边两个人,觉得自己没买副墨镜来绝对是伤害自己眼睛的最大失策。她本来是想扑上去蹭小妤的不过……大庭广众的你们这样伤害人家视力真的好吗?还有那个对话怎么听怎么奇怪啊喂!
「哟,小央央。」那边江玮恩则是凑了过去,一手搭上周丞央的肩头,「最近心情不太好喔?」扬了扬眉,她开口,嘴角还挂着意味不明的笑。
「哪、哪有这回事?」闻言,周丞央一愣,随即忙是弯唇扯开了笑容,「不是和平常一样嘛,小恩恩妳想太多了啦──」牵强的阳光笑容里不晓得为什么带上了一点心虚,他撇了撇手,打哈哈地拍拍她的肩膀表示自己很OK。
心情不好什么的、才不会发生在他身上呢!就连学科被当时他也都很乐观的想着反正可以补考、补考没过时也告诉自己还有补修;被小静静拒绝了那么多次他也都说服自己国父都革命了十一次、甚至对方转学了他也告诉自己人家刘备还要大老远去三顾茅庐……
所以说、他怎么可能心情不好?他可是本部唯一的阳光美少年周丞央啊!
「这样啊──」江玮恩明了似地鬆手放开了他,目光却是遥遥望向门口,「欸,小韵还没来哦?啊对啦我都忘了最近学长在教她贝斯……」
「……学长?」笑脸一僵,周丞央的声音僵硬着有些紧绷了起来,「哪个年级?哪系哪班的?我认识他吗?」她那个笨蛋、难道不知道所谓学长最喜欢找她那种看起来好欺负的单纯学妹欺骗感情了吗啊啊啊蠢蛋!
而此时的某人已经完全忘了自己也是学长这一回事。
「谁知道、干我屁事啊。」面色瞬时变得冷然,江玮恩一副事不关己地调头无视了他,然后直接往门口去找那边刚进门的范佑轩去了。
周丞央默默。怎么他好像有一种、被耍了的感觉?
☆ ☆ ☆
同往常一般搭了团长陈靖宏的车到达目的地,还在等候区準备着,林婕妤眼角余光向人潮汹涌的观众区那边漫无目地瞥过去,却是在準备收回目光时捕捉到了一个熟悉人影。
他怎么会来?她揉了揉眼想确定自己没有看错。犹豫了会,她想了想,然后终于还是踏步走向了那个人──
「毅欣?」走到他座位前面,林婕妤很是困惑地开了口,「你怎么会在这里?」
是的,你没看错。这位就是那个消失了十八个章节、原本该领着便当砲灰去,却又因为作者没梗而被硬生生拖回来跑龙套的前任Rock Season副主唱──苏毅欣。
据说在那之后他的名字似乎还被某些人戏称成了「输一心」之类神奇暱称……不过由于这个关乎个人自尊问题,于是我们在此就不多做讨论。
「呃……」大概是因为没想到自己会被发现,苏毅欣愣了愣,扬唇笑得有些尴尬。「跟她说了我以前曾经在这里表演,她说想看你们的演出,我就带她来了。」耸耸肩,他抓了抓头,不好意思的对着她腼腆一笑。
「她」?林婕妤微微一愣。侧过头去,她望向他身旁,才发现他今天果然是带了个女孩。
「妳好,」她有礼地对着女孩露出了微笑,「我是主唱林婕妤,很高兴能认识妳。」亲切地扬唇笑着,她向那女孩简要地自我介绍了一句。
上次听周丞央嚷嚷着说苏毅欣交了女朋友什么的她还没有想太多,倒没想到这家伙是真的交了个女朋友了,还是个挺可爱的女孩子啊。
「学姐妳好。」女孩望着她怔怔,然后也礼貌地乖巧回了一个笑。
看来是向她说过一些关于自己的事情了呢。林婕妤看着她的反应默默想着。
「话说回来,妳和那个家伙在一起了没有?」看向那边还在试着麦克风的何育清,苏毅欣心里有些疑惑,算是随口提了一句。都过了那么久了,这两个人应该交往有一段时间了吧?
眨眨眼,林婕妤听着他的话愣了愣,然后一下子红了脸。「什、什么啊,不要乱说啦!」有些紧张地回望了下四周,她确认似地看了那边何育清一眼,忙是结结巴巴的反驳。
「……妳不喜欢他?」苏毅欣皱眉,不解地微偏了偏头。难道她真比他想像中的迟钝,连自己显而易见的心意也不知道?
「不、不是……」闻言,林婕妤更慌了。哇啊啊音量不要这么大育清会听到的啊!会误会的啊啊啊啊啊!
「他还没跟妳告白?」再蹙了蹙眉,苏毅欣困惑又问。那家伙动作未免也太慢了吧?虽然他似乎也没什么资格说别人呃。
「什、什──」林婕妤的脸蛋几乎要炸成了红番茄。「他他他、他怎么可能会跟我……告白。」话音至末尾越加弱了下来,她余光有些紧张地再次瞥了瞥后方,心里很是害怕这里的对话被那边的人给听到。
而一直感受到某人目光的何育清则在她把目光移回后困惑地回望了一眼,表示理解不能。
「……啊?」苏毅欣放在腰际的手险些要滑了下去。那家伙真这么迟钝?……这两个人到底在搞什么啊?
张了张嘴,他原本还想说些什么,想想觉得这种事情还是让他们自己解决才好,他一个外人也管不了太多,于是叹了一口气,在心里默道了句算了。
而林婕妤要上台去唱歌的时候,苏毅欣倒是难得地找了何育清到一旁去单独聊天。
被他邀约的时候他确实是挺惊讶的。毕竟他记得自己似乎从未和他正常的说过话,这次居然是被对方给主动找了出来。
不过他很困惑的是,苏毅欣把他找来之后却是什么也没说,没事一样的望着港边的灯光……害他心里一阵尴尬。
「……那个是,系上的学妹?」在不远处的港边长廊漫步着,何育清发觉就这么一直跟他沉默下去气氛会变得很奇怪,于是主动开了口打破宁静。
「是啊,直属学妹。」见他终于开口,苏毅欣回望向他笑了笑答。「怎么,羡慕?」轻扬了扬眉,他对他弯唇笑着,神色有几分得意。
「……呃?」何育清愣了。他为什么要羡慕呃?
「动作再这么慢,当心她被别人给拐走啊。」目光望向那边握着麦克风卖力演唱中的林婕妤,苏毅欣嘴角勾着笑,眼底有几分怀念。「就算别人不抢,我也是有可能再出手的喔?」
当初为什么会喜欢上这个明明是毫不起眼的女孩呢?其实初见到她时他也未曾想太多,以为她也不过是再平凡不过的一个没什么心眼的女孩。只是他偶然在某次看见了她专注练歌的模样,一字一句都不容许任何差错,而那个认真的样子让他有些愣了神。
对待自己在这方面特别严苛的要求,还有她上台时眼底那份不服输的绝对光采……看得他都不住难为情了起来。自己可从来没有那么认真的看待过唱歌这样的事情啊。
只是平时看起来总是什么也不在乎、懒懒散散的她为什么会这样在乎唱歌这件事呢?明明对课业或是身边的人事物都是那副懒洋洋的模样……又是为什么,在被团长提到歌声里没有感情时,眼底总会难得的闪过一丝黯淡呢?
就这么看着看着,一直到发现的时候,他已经没有办法把目光从她身上移开了。
然而他却一直自以为是的认为那样的光芒定是只有他会发现,认为她那些细微的特别一定只有他能知道。却没发现,原来在不知不觉中也有了一个人和他一样看见了她的那份特别,甚至比他看得透彻。
虽然很不甘心,虽然很不服气……但当他在她眼里看见那抹不同于以往的神采时,他就知道他一直想知道的、她所缺少的那一份光芒,已经不是他所能给的了。
所以无论怎样都好。他想多少帮他们一把……这样,或许就能弥补一些自己当时因为一时脑袋昏头,而伤害到了大家的不成熟了也说不定……
「你放心吧。」闻言,何育清先是怔了怔,然后是自信地拍拍他的肩,同时唇角勾起了一抹淘气微笑。「我不会让任何人有这个机会的,」说着,他蓦然停下了脚步,嘴角笑意又更深了些,「包括你。」
那一天,他就要亲口把他的心意告诉她。虽然有点冒险,但他也已经在心里暗自决定──除非她厌恶了他,否则就是她不喜欢他也好,他都决心要留在她身边守护她……
即使她心里的那个人不是他,那么也至少要让他将她交给他所信任的、能够给她笑容人才行。
这是他生平第一次、这样的想呵护一个人。
「听你那样说我就放心了。」苏毅欣莞尔,然后不住地笑出声,「还以为都那么多人在帮你们了,两个人却都还一样迟顿呢。」想起刚才林婕妤手忙脚乱的样子他就想摇头叹气。不过幸好这家伙看起来似乎还算可靠啊──他笑着想,突然觉得这两个人根本是奇耙。
活像古代人在谈恋爱啊他说。
「唔?」何育清再愣。两个人都还一样迟钝……是什么意思?
「回去吧。」掉了头往回走,苏毅欣也不管那边被他给找出来的人还在发愣,扬起轻鬆的笑容便逕自踏步往回走了过去。「应该也差不多要轮到你了吧?」顿下脚步,他笑着侧头望了他一眼。
把挂念的事情放下,他才能抛下这些过去,安心地向前走啊。

Chapter 47. 三月七日──林婕妤的初赛、何育清的决赛终于到来。
带着一颗极紧张忐忑的心,她在方巧欣的陪同之下来到了体育馆──因为临时调课,她不能陪着她比完初赛,但因为时间上还可以所以就答应了载她到会场,但之后便要赶紧离开了。
紧张地到了舞台前报到,她一面伸手往铁桶里翻搅摸索,一面在心里开始祈祷了起来。
育清的比赛在九点,如果抽到前面些的话也许就还有机会能赶去……所以、拜託了!
然而天总是不从人愿。将攅在手心的纸条摊开后,她看到了用蓝色原子笔写下的一个醒目的「137」。
怎么会这么后面?……虽然她刚刚貌似看到了参加人数是四百。但是,后两百号是分到下一个场次的啊!她有些埋怨了起来。
早知道就祈祷自己可以抽得后面些了……她沮丧地低头想着。
「婕妤?」才方落座,她便听到了不远处传来有人叫唤她的不确定声音。「妳也来参加比赛吗?」
林婕妤一愣。这声音是……「舒皙!」惊喜地朝着声音来头的后方一望,她叫唤出声,果真是见到了自己在现实中已经好久未见面的好友。「妳怎么也来了?」她不是一向不怎么会参加这种歌唱类比赛的吗?她有些困惑。
见她在这边有伴,方巧欣看了看时间发现自己快迟到,于是便就先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只见她身后的王舒皙逃命似地旋即是坐到了她身旁,然后满脸哀怨的叹了口气。
「这家伙逼我陪他来的。」怨叹地往身后的位置斜瞪了一眼,她没好气的撇了撇唇。
这家伙?顺着她的目光跟着向后望,林婕妤看见了斜后方一张笑得灿烂无害,斯文儒雅的熟悉脸庞……
这、这不是物理系三年级的学生会会长宋承钧吗!
歌唱比赛不是由学生会承办的吗?……会长自己报名参加?还是说只是单纯来监督比赛情况?她听说这个仪表堂堂的会长办事认真待人和善又亲切什么的……等等她突然想起来了那个让她瞬间想揍人的比赛主题好像就是这个人想的。
「学妹妳好,妳是舒皙的朋友吗?」宋承钧扬着和善笑脸望着她开口打招呼,沉稳嗓音透出一点温文的味道,是她记忆中舒皙会喜欢的那种。「我是会长宋承钧,希望我们能一起加油。」
所以会长真的也跑来参加比赛了?林婕妤默默。明明是个看起来亲切万分的无害笑容为什么她却觉得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觉得他的气息跟育清有什么地方有点像什么的一定是她的错觉。
「嗯呃,会长好。」林婕妤愣愣,有些尴尬地弯唇笑了笑,然后忙倾身凑近了一旁的王舒皙,「舒皙,妳跟会长……听说他在追妳?」发出气音在她耳边询问,她有些困惑地问。
她的八卦消息还算是很灵通的,上次听学生会的朋友说了三年级的会长在追一个二年级的干部学妹……难道就是舒皙?
「吼,不是啦。」闻言,王舒皙侧头给了她一个大白眼,然后小心翼翼的往后头瞧了瞧,确认他貌似没在注意这边,接着是附着她耳畔小声开口,「那是他们一堆『学长』无聊没事干就喜欢乱追『学妹』好不好。今天要不是他说不来就给我增加一倍的工作量,我才不想来呢。」若有似无地往后睨了某人一眼,她说着,语气是带着万分的无奈。
「唔呃……」一倍的工作量……林婕妤小心翼翼地瞟了一眼那边依旧怡然自得的宋承钧。这是滥用公权力啊会长……
「不过没关係,」收起无奈的表情,王舒皙随即是乐观的笑了起来,「现在我就当作是来看妳比赛的就好啦!」扬唇笑得开朗,她一扫刚才的怨叹表情,显得很是欢快的样子。
然后林婕妤旋即便感受到了身后一个若有似无的森冷目光。
不住地哆嗦了一阵,她默默。会长什么的、果然不简单啊……
待是大部分的人都抽完了号码,比赛便在学生会干部派出的主持人中宣布开始,而抽到两百至四百号的人便先行离开。评审老师大部分找的都是他们音乐系的教授,,评选方式则是每人各清唱一分钟。
看着第一号选手上台,心中原还在烦恼着的林婕妤脑中灵机一动,忙转头望向了身后的宋承钧:「会长,你抽到的号码是几号?」
宋承钧微愣。「一百二十。怎么了吗?」她看起来似乎很着急,是有什么急事吗?
呃好吧跟她的也没有差多少……但是,越前面就越有希望!林婕妤咬了咬唇,再次开口:「我的是一百三十七……能不能跟你换?」压低了自己的音量,她说着,语气是十足的恳切,「拜託了,我有很重要的事必须赶去……」
拒绝这样一个百分百诚心恳求着自己的学妹好像会有点不太道德,况且他其实也没差。想了想,宋承钧没有犹豫太久,便将手中的号码交给了她。
「好啊,反正我不急。」莞尔,他笑笑说。总之对他来说差别是不大,反正他最后还是要留下来收拾。不过看她那个样子,大概真的事有非常要紧的事吧。
「谢谢你!」感激涕零的将手中的纸条和他的交换,林婕妤忙向他道谢,就差没有抱着人家大腿大喊「会长你真是个好人」了。
拜託了、拜託了……
她直觉那一句话、一定非常非常的重要。
☆ ☆ ☆
一身整齐的白西装,何育清安静地坐在位置上听着等着,心里却是无法抑制的因为时间流逝而紧张了起来。
他的号码是六号。一个不上不下,却极危险的数字。
平常如果抽到这种号码他会很开心的,但是今天……已经九点半了──她会赶过来吗?
偌大的演奏厅内,舞台绽放着绚烂和煦的光,观众席的位置有些昏暗,明明冷气开得很强,却仍有不少参赛者因为紧张而不停冒着汗。
何育清的表情被遮盖在昏暗灯光中,模糊得教人看不清。
他在座位上认认真真地沉思了半晌,想了许久,终于还是提笔写了张纸条传给最边边的十号参赛者。
「不好意思,虽然突然向你这么请求可能很奇怪,但能不能和你换个顺序?我必须等一个人来。」
绢秀字迹整齐地写在白色纸条上,他在末端注明了自己的号码,然后小心翼翼的递给了最后一号的参赛者。
他是为了预防万一所以才事先把纸笔也带来的,就是怕她真赶不过来。但对方似乎也不见得会答应啊……他抿了抿唇,一颗心七上八下得很事着急。
然后过了不久,那张纸条很快便传了回来。
「好啊。」
看到上头的墨黑笔迹,何育清心下鬆了口气,在黑暗中和对方悄声换了位置,并在接触时给了那人一个感激的眼神。
「真的非常谢谢妳。」嘴唇无声地动了动,他开口微笑向她道谢。
穿着一身暗红长礼服的女子爽朗地露出了一个笑,然后亦摇摇头,小声说了句「不会。」
再抬手看了一眼錶上时间,何育清呼了口气,下意识的摸了摸手中的乐谱。
──拜託了。
这样下定决心的勇气,他不晓得自己还能有几次。
所以,拜託了。
请一定要让她赶来……
☆ ☆ ☆
十点三十分。
中间经过了一段所谓该死的中场休息,林婕妤上台唱完,抒了口气地走下了台。
「舒皙、会长,」走回位置,她望了一眼早已坐在附近玩着手机,準备好要载她出发的方巧欣,有些着急的模样,「我还有事,先走了。」赶去那里还要一段时间,也不晓得还来不来得及、不晓得育清比完了没有……
「嗯。」宋承钧对着她神秘地笑了笑,「我们複赛见。」
这是在说自己和他一定会晋级的意思……?林婕妤有些愣,但已经没有多余的心思去管这些了。「唔呃、好。」匆匆向两人应了声,她抓起袋子就和方巧欣一同狂奔着离开了体育馆。
「巧、巧欣……我们来得及吗?」跑得有些喘,天生运动细胞就不好的林婕妤戴上了安全帽,坐在后头,还直喘着气。这里到市区有点距离,不晓得能不能赶在他开始表演之前到?她心里很担心。
「不知道……」心里也有些担忧,方巧欣咬牙,然后「唰」地盖下了头上的塑胶罩,「但我尽量拚拚看!」「噌」的一声发动了机车,她一下便将车速拉到了七十,然后开始在漫漫车阵里钻了起来。
她知道小妤从来都不怕快车,因此才冒险得这样乾脆。
抱紧了前面的好姊妹,林婕妤抿着唇,心里开始期待表演或许能多延后一些……这样或许,她就有希望了。
☆ ☆ 主角是魔王的小说_有朋自远方来by颂世流风微盘
「──十号,OO大学何育清!」
登记人员终于还是唸到他的名字,何育清叹了口气,回望了一眼身后的观众席,才是起身走向了等候区。
终究还是来不及吗……
待是上头的九号选手表演完毕,他掩去心中满满遗憾,坚定踏上了舞台,站到中央,然后端正地向台下行了个礼。
「我是十号,OO大学的何育清。」温润嗓音在安静的空间里迴荡,他开口,面容上勾着淡淡微笑,「这首曲子……要送给一个,对我而言最特别的女孩。」简章里要求了他们必须要说出自己的创作理念,彷彿想起她的灿烂笑容,他嘴角的弧度又更柔和了些,「她是我,想要守护一辈子的人。」
如果今天她在现场听到了这些话会怎么想呢?何育清想着,然后无奈地扯了扯嘴角。
果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
「哦?」评审挑挑眉,「那位女孩有来现场吗?」左手饶有兴味地支着头,他笑笑问。
「她……今天有事,因此不能来。」微敛下眸,何育清的声音依旧温润浅淡,却难掩失落,眼中还有一点怅然。
很快地将自己的情绪抹去,他勾起笑,然后将小提琴放到肩上架好,接着是闭着眼浅声开口:
「我要演奏的曲子,叫做──」
☆ ☆ ☆
小心翼翼地推开了会场的大门,林婕妤原想闪身悄悄进去,在看到里头情形时却是一阵怔忡。
……空的?没了?
愣愣地看着空蕩蕩的会场,她缓缓踏步走了进去。而里头除了清洁工,早已是空无一人。
比赛……结束了吗?
心里不住的一阵空,她有些无力的鬆下了肩膀,开口重重地呼了一口气。
「婕妤?」从身后传来熟悉的温润声音,她怔怔然回头,看见何育清手中拿着一袋衣服,身上是一身轻便的白衬衫,似乎是刚换下衣服的样子。
林婕妤突然有些慌了。一阵罪恶感袭上她的心头,她张了张嘴原想解释什么,但想了想,还是什么也说不出口,最后只能沮丧地低下了头。「对不起,明明答应了你一定会赶来的……」紧抿着唇,她开口,觉得自己已经不敢面对眼前的这个人了。
何育清微怔。
眼中闪过一点失落,他扬唇温和地笑笑,伸手拍了拍眼前像是做错事正在认错的女孩的肩膀,「没关係,妳也不是故意的啊。」心下有些无奈,他大致能猜到她是运气不好抽到了较后头的号码才没来得及赶来。况且看她这副模样……他自然也不忍再去怪她什么,只能在心里埋怨起上天了。
「喏,妳看,我拿到了优胜喔。」从袋子里拿出一个金灿灿的奖杯,他笑说着眨了眨眼,表情有几分淘气。
「唔?」被眼前醒目的奖杯给弄得一愣,林婕妤抬头望向他,双眸倏地又亮了起来。「好厉害!」动作轻柔地接过他手中的奖杯,她仔细端详着,然后是有些失望地垂下了眼,「只可惜我没听到……」
「嗯……找机会我一定拉给妳听的,好吗?」笑着轻拍了拍她的头,何育清温和开口,眼里染上几分笑意。
虽然那个机会,他不知道自己还要準备多久。
「真的?这可是你说的喔。」林婕妤笑了起来。
「嗯。」何育清轻应。「饿了吧?一起去吃午饭?」将奖杯放进袋子里收放好,他望着她微笑开口提议。
「好啊,冠军要请客!」得逞似地露出了一个笑,林婕妤嚷嚷着闹了起来。「对了,优胜有没有奖金啊?……」
笑着和她一同走到了停车处,何育清将钥匙插入机车,回头却见她正一脸欲言又止的看着自己。
「怎么了?」
「那个……」犹豫地张了张嘴,林婕妤有些尴尬地缓缓开口:「你说要告诉我的事,现在还能说吗?」试探地抬眸望了他一眼,她问。
她居然还记得吗?何育清心里有些惊讶,然后是默默扬起了一个有些苦涩的微笑。「那个的话……下次再告诉妳吧。」
只是那个下次,又会是多久以后呢。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98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