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瞎子的小说_有朋自远方来番外txt

Chapter 44. 虽说只是场小比赛,不过毕竟是正式场合,于是上台自然也需要西装礼服之类的正式装扮。
参加过无数比赛的何育清自然是没这问题,但对N年没上过台的林婕妤来说可就不是了。
基本上她最后一次穿礼服这种东西貌似已经是五岁的钢琴发表会了啊……
于是乎,身为服装设计系学生的方巧欣便也就自告奋勇的表示要负责好姊妹林婕妤的服装了。反正她有好几样作业都是照着她去做的,基本上也可以称为量身订做了──这样一来的话,她直接挑个一件适合的送她不就好了嘛。
况且林婕妤可是她的好麻吉,衣服这种东西当然要让她直接一手包办到结婚啊!
──然后就这么到了比赛当天。
由于穿着西装骑摩托车在街上实在是会太突兀也太醒目,再加上他的西装是白色也容易髒,于是何育清将外套收在袋子里,打算到了现场再套上,然后便同往常般的来到了公寓前要接林婕妤。
而当他打电话给她时,楼上的两人还在奔波忙碌着。
「坐好啦!我妆都还没画好……」一手压下了正欲逃跑的林婕妤,方巧欣手中的化妆用具迅速在她脸上涂抹着,很是专业的认真模样。
「不、不是穿好就好了吗?应该不用化妆吧?」几乎从来没化过妆的林婕妤表示自己万分惊恐。一堆笔啊什么的在她脸上画来画去得一整个就很奇怪啊!她不是不相信巧欣的技术,只是──
不过就是参加比赛……有必要连外表都这么费心吗?
「哎呀,反正都已经穿上礼服了,当然就顺便画个淡妆嘛!」停下动作,方巧心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叉腰露出了餍足笑容。难得她可以帮自己的姊妹做这种打扮耶,不给她妆扮得令人眼睛一亮怎么行呢?更何况,楼下那位可是她内定的準妹婿啊哼哼哼。
林婕妤表示无言。反正她画也画了,再洗掉也没有意义……她无奈叹了口气。「那么,我先走啰。」拿起妆着乐谱的袋子,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回身向方巧欣招了招手,踏步走出了公寓大门。
今天她得加油,一定得帮育清晋级决赛!
何育清熄了火靠在摩托车旁等着,约莫是在楼下等了五分钟,然后才看见了姗姗出现在门口的林婕妤。
她施了一点淡妆,长髮向上梳成一个髻,脸颊两侧垂下一点髮丝。鹅黄色的裙襬微蓬及膝,因她个子不高,白纱覆面的小礼服便显得十分适合她,可爱而清丽。
何育清一怔。顷刻间,竟是无法移开目光。
他居然第一次有了所谓心跳漏去一拍……这样的感觉。
「怎、怎么了吗?」被自己喜欢的人这样盯着瞧,林婕妤感觉整个人都浑身不自在了起来。所以她才不想化妆的啊,刻意打扮得比较好看什么的一整个就很奇怪吧?而且她根本就不适合这种装扮……裙子穿起来一整个就是让人觉得很憋屈啊。
「咳、不,没什么。」连忙移开目光,何育清有些尴尬的抬起手背微遮住嘴,觉得自己刚刚的行为简直像个变态似的。
「呃,嗯。」眨眨眼,林婕妤愣愣的应了声,然后跟着小心翼翼地翻身坐上了机车。他的反应怎么好像有点奇怪?算了,应该是她想多了吧……又或许是,她根本就不适合穿礼服的关係也说不定。
不过她倒是真的很期待能看到育清穿西装的样子啊。
「嗯……这件礼服,很适合妳。」缓缓开口,何育清发动机车,语句顿了一顿,「……很可爱。」背对着她的白皙脸庞难得染上了一点红,他说着,觉得有些难为情。
如果方巧欣在的话,一定会哈哈大笑,然后一脸得意的说:「废话,那是谁设计的啊?」
可是现在的林婕妤却只有一种想埋进土里的感觉。
将整张脸几乎都埋到了他身后的阴影,她整张脸烧红到耳根子,嘴角却不住地弯起了笑容,一颗心蹦得几乎要跳出来。
一句话的魔力实在是太大了。正如同他那句「没事的,我在这里。」一般……顷刻便像咒与袭上了心头,混乱了她整个脑袋的思绪。
她到底是、有多喜欢他啊……?
「……是吗。」依旧是低着头,林婕妤听见自己这样强装着镇定开了口:「谢谢。」
她低低地轻声说。
☆ ☆ ☆
比赛会场聚满了各个学校的参赛者。
距离比赛还有十五分钟,众人纷纷到前头抽了号码顺序,然后回到座位和自己的搭挡细声讨论了起来。
林婕妤亦坐在坐位上等着何育清。两手微微抓着裙襬,她一颗心仍然忐忑地砰咚跳动着。
「我们是七号喔。」从舞台走回来,何育清扬了扬手中已被登记过的纸条,微笑。
他已经将西装外套穿了起来,挺拔身材和出众气质衬得他一身白西装在人群中更加耀眼。这套衣服是他高中第一次参加正式比赛时父亲送他的礼物,因此他格外的珍视它,将它保养得像是新的一般。
「哇,好前面……」林婕妤不住地轻呼出声。七号啊……算了,总之是早死早超生,早死晚死都还是要死嘛。不过白色西装这东西果然不是人人都能穿得起来的呢,像现场有些人看起来一整个就很台──唔呃她没有批评的意思,不过光从四面八方投射而来的闪亮目光就能够知道他与他人不同的出众了吧……她默默向四周望了一望。
「是啊。」在她身旁落座,何育清歉然笑了笑,「我的籤运似乎不太好啊、
抱歉。」
「不会啦,不要是开头或是压轴就好了。」耸了耸肩,林婕妤无谓地笑笑,摊手。
在人都到齐得差不多了之后,比赛便由主持人宣布开始。
前面当然不免就是些无聊的开场白和致词之类的等等。然而随着致词的结束,前面的参赛者一个个表演完毕,很快便要轮到了他们俩。
那些人、都好厉害!林婕妤嚥了口口水,双手不安地相互紧握了起来。
「没事的。」见状,何育清伸手将微暖温度轻覆在她手上,轻握了一握,他微弯的眉眼依旧是浅笑盈盈,「一起加油吧?」笑望向她,他温润开口问。
他当然也会紧张。虽说不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场面,但高手这么多他也是会不安的。但是比起他、她似乎更为忐忑啊……当初果真不该擅自拖她下水的吗?他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想。
不过,幸亏现在似乎已经好很多了呢。
「嗯。」林婕妤一怔,然也跟着弯唇露出了笑。
是啊,她必须要打起精神和他一起努力才可以啊。
她应该要、相信他才对。
从观众席移到等候区,待是舞台上的六号演奏完毕,接着便轮到了他们。
「七号──OO大学,何育清、林婕妤。」
随着主持人朗诵的声音落下,他们踏步走上了舞台,接着对台下行了个礼。她走向一旁的钢琴,拉开椅子,落座。
深吸一口气,在确认自己準备完毕后,她侧头望向他轻点了点头,示意他可以开始了。
接收到讯息,他手中的弓轻拉开,小提琴乾净纯粹的声音旋即倾泻而出。轻闭着眼,他专注感受着身旁不远的,属于她的悠缓琴声。优柔和煦的曲调似是一曲回忆,令人跳跃回到童年那段充满无限幻想的宁静时光,温暖而柔和,是心里最纯净洁白的记忆。
她亦轻阖着眼聆听着他的拉奏,抒情的曲调、温柔的音符……何育清的音乐是这样充满魔力,彷彿她所置身的已然不是舞台,而是《梦幻曲》中主角是瞎子的小说_有朋自远方来番外txt的世界。
又或者是因为、那个人是他吧。
如此想着,林婕妤勾勾唇,无奈的微扬起了一个微笑。
音乐缓缓地收弱,他们的演奏也在渐弱乐声中宣告结束。
睁开双眼,她怔忡了几秒,台下的掌声令她一时有些愣愣的回不过神来。扶着裙襬,她起身走到他身旁,然后默契地相视一眼,接着是再度对着台下一同鞠了躬。
──结束了啊……
「呼、好可怕。」一走下台,林婕妤随即是鬆口气的拍了拍胸口。「我刚刚应该、还可以吧?」有些紧张地侧头望向他,她颤声开口问。
明明台上才那么几分钟,她却觉得像是过了好几年、老了好几岁啊……
「放心,很棒。」何育清温和笑了笑,「我刚刚也超紧张的啊。」无奈的抿起唇,他呼了口气似是舒心,觉得总算是鬆了一口气。
「欸,是吗?听不出来──!」闻言,林婕妤不住惊讶地叫了出口。他刚刚明明就一脸淡定从容啊骗人!
何育清莞尔,只对着她苦笑了一阵。
虽然还未确定是否能够晋级决赛,他心里对自创曲倒也已经有了个底了。
如果可以的话……说不定那会是个机会呢。
回到座位的时候,他脑中盘旋着的想法转了转,思考半晌,还是决定问了出口:「婕妤,妳有英文名字吗?」侧头望向她,他笑得自然,眼底却是藏着一抹淡淡思绪。
「有啊。」微微有些困惑,林婕妤偏了偏头,不太能理解他为什么突然就问起了这个。「就叫做Ann,很芭乐的名字吧。」耸了耸肩,她笑笑,面上的表情有些无奈。
是说育清怎么突然问这个?她不解,但仍没有问出口。
「怎么会?」何育清扬唇笑了起来,「那可是明星的名字喔?」
知道他指的是美国影星安.海瑟薇,林婕妤一愣,然后也跟着笑了开来,「对喔,我都忘了……不过我可不敢当啊。」笑得灿烂,她撇了撇手,觉得十分有趣。
Ann吗?何育清在心里复诵一遍,默默地记了下来。
是很适合她的名字呢。
最后一组的表演结束,评审的分数将要公布,也是即将要揭晓能够晋级的前十组人马。让参赛者们等待了片刻,总评审上台说了几句总评语,然后接着便準备要宣布名单了。
看着总评审手里拿着的那张所谓决定命运的白纸,林婕妤紧盯着台上嚥了嚥口水,觉得心情都跟着起伏紧绷了起来。虽然说决赛之后就与她无关了,不过……毕竟这场初赛他们是搭档,她还是忍不住就替他紧张起来了啊。
「现在公布晋级名单。」清了清嗓,评审缓缓开口念出了手上白纸中的名字:「OO大学,XXX、……OO大学,何育清……」
听到朗诵声中出现了他的名字,林婕妤随即开心的险些要跳了起来。「育清你入决赛了耶!」兴奋地拉了拉他的手臂,她满脸的欢乐,彷彿入了决赛的人是她似地。
「都是多亏了妳啊。」依旧扬着浅淡微笑,何育清尽然开心,脸上表情仍然没有什么太大变化。他其实不是很在意输赢,总之就当作是种经验也很难得……不过既然能入决赛,他当然也很开心。
「那是你的实力啦,和我无关的。」见他那样淡然,林婕妤有些不好意思地抽回了手,乾笑了两声,忙是收歛了自己过于夸张的表情。
这么说来,她似乎从来没见过他特别夸张或明显的表情啊……哪像周丞央,爱演得要命,一天没装会死人似的。
之后主办单位说了决赛时间明天公布,众人听完结果后,便是一片鸟兽散。回到公寓的时后约莫是下午三点,他们便说好了换完衣服再一起出来吃饭。
「婕妤,」载着她到公寓门口时,何育清瞅着她异常认真地开了口,「决赛那天,妳会去吗?」
「……唔,当然啊。」愣了一愣,林婕妤怔怔地答。虽然还不晓得到时候会有什么变故,但不论怎样,就算是要请假,她也是会去的吧?
毕竟,那是他的比赛啊。
「那天的话……」何育清顿了顿,目光是不同于以往的那一份认真严肃,「之前说会再告诉妳的事,我想那天告诉妳。」
他已经想好,也已经準备好了──那句话、他的心意、还有好多好多没有说的,都要在那天全部告诉她──

Chapter 45. 「之前说会再告诉妳的事,我想那天告诉妳。」
回到公寓后,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林婕妤脑中却是不住地盘旋起他的那句话。
那是指雨天那时候她没听到的那句话吧?那句那时候她只听到了「因为」两个字,然后他说了「有机会再告诉妳吧」的话。
当时她其实只是感到好奇,只是看着他为难的模样也不好再问下去,想着也许是什么难以启齿的原因之类的……还因此在心里猜测了好多种可能。然而她现在却是更加困惑了──所谓的机会到底是指什么?本来以为只是搪塞过去的理由……但是既然是真的想告诉她,那么为什么那天不能说呢?
拒绝颜涵昕的理由……有这么难说出口吗?
还是说、他要告诉她的,是更加重要的事情?
不知道为什么,只是如此胡乱臆测着,她居然就这样期待而紧张了起来。
「哟哟,在想什么啊?」走进房间,方巧欣一面擦着护髮乳,一面看向那边坐在床边若有所思,缩着双脚发呆的林婕妤。「是在思春,还是在想妳家育清?」挑挑眉,她调侃着走上前,扬唇笑得灿烂。
「……什么啦。」翻了翻白眼,林婕妤扯扯唇,语气充满无奈,倒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才好。
好吧,她确实是在想今天育清告诉她的那句话。
「怎么了?他跟妳告白了?」在她身侧坐下,方巧欣扬了扬眉,「比赛比得怎么样啊?那身打扮有没有把我的妹婿迷得神魂颠倒?」眼里飞扬着轻盈笑意,她笑笑说道。
「什么……」林婕妤反驳的话顿在嘴边,哽了哽,脸颊突然就热了起来。「……初赛过了啦。」抱着脚,她将头埋进了双膝之间,声音有些闷。
「然后呢?」方巧欣挑挑眉。看她这副模样,他不只说了这些的吧。
「然后……然后就……」支支吾吾地开口,林婕妤觉得难为情,最后乾脆直接倒在床上,翻身将脸埋进了枕头里。「哎哟,就说了可爱嘛。」声音闷闷的从枕头里传出,她说着,觉得此时得心情除了尴尬还真没什么能说的了。
要是不说的话她肯定会被巧欣给用十大酷刑来处理的……她默默在心里抖了一抖。虽然她倒也不是没有能压制她的方法,不过──反正也算了,说出来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哟,不错嘛。闻言,方巧欣很是满意地扬起了好看的眉毛。「是说歌唱比赛又要开始了,今年妳有打算要报名雪耻吗?」没有打算再继续把话题刁钻在她和何育清上,她转了个话题,打算着等会準备要睡下了。
去年小妤只拿了第二,想必今年是会想要报名的吧?
「……今年的主题是什么?」沉默一阵,林婕妤翻过身来望向她,思索着看主题再来决定是否该要报名好了。
他们学校每年都会举办全年级的歌唱竞赛,而这比赛每年都有个主题,由当届学生会长来决定,并且初、複、决赛都要依照这个主题来选歌,但不限亲情友情爱情。像他们去年的主题,就是「失去」。
要是太难发挥的话就算了,反正她也有得忙的……
「表白。」方巧欣嘴角的笑容更加灿烂了起来。
「……」会长也未免对她太狠。
☆ ☆ ☆
隔天到校,林婕妤便看见艺学院的公布栏前围了一大群人。
好奇的硬挤着凑上前去看,然后她果真看到了歌唱比赛的宣传单……以及她和何育清晋级决赛的消息和表演时的照片。
那个照片是哪来的啊?林婕妤心下不住地恶寒了一阵。而歌唱初赛的时间则是两周后,她想了一想,最后是下定了决心要报名。
告白就告白吧,其他那些有的没的就到时候再说好了。
反正她也不一定要向他告白的……对吧?
进教室的时候还未上课,她从教室中的柜子搜到了报名表,赶紧填毕便交给了班上的学生会干部。
一班只能报五组的样子,虽然她觉得光是这样人数就已经会大爆满了。
而因为所在班级基本不同,主修的课也不一样的关係,林婕妤直到下午的练团时间才见到了何育清。
虽然说何育清要準备决赛,不过毕竟和社团还是两码子事,团自然还是得练,霸气威严的陈靖宏怎么可能给任何人宽容。
当然,叶雅琪是例外。
「婕妤。」较早到社办的何育清因为人还未到齐的关係便独自在一旁写起了谱。见到她来,他便随即是放下了笔,侧头望向她勾起微笑。
「在写谱啊?」一眼便瞥见了纸上那些密密麻麻的黑色小豆芽,林婕妤好奇地想凑上前去看清楚,却被他抢先一步抽走收了起来。「欸──看一下又不会怎样,小气!」不满的撇了撇唇,她赌气地瞪着他叫了起来。
「嗯……当天就能听到了啊。」偏了偏头,何育清牵着灿烂的笑容,表情很无辜,表示完全没有要把东西给重新拿出来的意思。
看到他那副模样就知道了自己就是怎么逼也没有用,林婕妤吐了口气,也只能含怨咬唇再瞪了他一眼。「对了,啊你决赛的时间出来了吗?」眼见江玮恩等人都还未到,她乾脆拉了椅子在他身侧坐下,开口主动攀谈了起来。
「嗯,两周后,早上九点到十一点。」见她没有再追问乐谱的事,何育清面上依旧笑得温和,心里却是悄悄鬆了口气。那份乐谱确实是不能让她先看到,那样子一切就都没有意义了……他心里无奈想着,目光却是几分柔和了起来。
呃,两周后?九点到十一点?林婕妤心中登时警铃大响。这时间点该不会是──「你说的两周后,是三月七号吗?」她两眼紧紧盯着他,目光中充满了慌乱,只盼能从他嘴里听见否定的回答──要真是的话,她可就不能去了啊!
「……是啊,怎么了吗?」怔忡看着眼前情绪突然紧绷起来的林婕妤,何育清愣愣的开口答。
「……」完了。洩气似地垂下肩膀,林婕妤低下头,表情瞬时变得沮丧了起来。怎么就这么刚好?她的生活明明就不是团长的四十九元世界,有必要这么芭乐吗?
「怎么了吗?」见她那般丧气的模样,何育清便又关心的再重複问了一次。
想着自己终究还是要告诉他,他也迟早会知道,于是林婕妤叹了口气,缓缓启唇开了口:「我歌唱比赛的初赛时间……是三月七号的早上八点到十二点。」
听见她的话后,这下连何育清也跟着沉默了。怎么会这样刚好?这么一来他就没法载她去比赛会场了,她的车也还未找回来……
「也、也许还是会有解决办法的!」咬了咬唇,林婕妤看着他,有些激动地开口道,「如果我的号码抽到前面一点、你的号码抽到后面一点……巧欣那天早上没课、也许可以载我过去!」想起方巧欣曾说了绝不会缺席她的比赛,她不确定的说着,语气却像是在保证些什么。
那是他的比赛,无论如何她都不想缺席……况且──
况且,她还想听他那句要对她说的话啊。
「……嗯。」看见她那样拚命想了办法向他保证会去的模样,何育清怔怔,突然就弯唇笑了。或许真还有这些可能也说不定,他怎么忽然就变成这样悲观的人了呢?大不了他想办法和最后一号换号码就是了嘛。
不过,如果真的那么勉强的话……其实也没关係的啊。
「哟──!」门「喀登」一声被打开,那边江玮恩推门跳耀着脚步跑了进来,还是那副活力充沛的模样。「欸?人这么少喔?」见社办里只有正闭目养神着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团长和正聊着天的闪光二人组,她开口,声音里的活力瞬间是明显下降了一大半。
「佑轩今天有事,会比较晚到。」见江玮恩那副模样,何育清笑笑开了口,算是替晚来的友人解释了一句。
「哦──喔……?」江玮恩眨了眨眼,表情有些呆愣和不解。为什么一看到她就要提到小佑佑的近况咧?她只是说这里人好少,难道说她在潜移默化也长得一脸大妈了吗?
还是说──她深爱小佑佑的事已经被大家知道了?唉呀呀这感觉就好害羞──
好吧其实这感觉还蛮正常的。
「……妳这个矮子!」
「我矮又干你屁事了啦!」
「反正、妳就是个长不高的矮子!」
「干你是没有别句了喔?还有我还会长高好不好!……」
才方想着那两个每天都会出现的拌嘴声怎么还没出现,那边小俩口般的谢小韵和周丞央便斗着嘴一同走进了社办,也不晓得是怎么遇上的。林婕妤默默望了过去,这两个人、还真的是都吵不腻啊她说……
「──团长大人!」然而一走进社办里,谢小韵随即是抛弃了身旁的某人,像看到明星般满脸闪亮亮的冲着陈靖宏叫了一声。「江玮恩今天团长也好帅──」然后是满脸花痴地拉着江玮恩跳了起来。
「对啊团长好帅──!」江玮恩也跟着她起鬨着闹了起来,表示觉得很有趣。
闭目中的陈靖宏不禁抬手抚额。他的团员就不能有几个正常一点的吗……
「小妤!」最后门口那边总算是出现了姗姗来迟的叶雅琪和范佑轩。「歌唱比赛开始了耶,妳有报吗?」揹着贝斯走向林婕妤,她眨了眨眼,好奇地开了口。
「我……」
「唉唷,林婕妤一定会报的啊。」未等林婕妤开口回答,江玮恩旋即便大声抢了话,「因为这次的题目是──『表白』嘛!」摊手笑得极欠扁,她一脸「妳的心事我都懂」的睨向她,故作矫情的眨了眨眼,很是故意的模样。
「……江玮恩!」
一旁的何育清见到他们几人亦如往常的打闹画面,忍俊不住的扬唇漾开了笑,眼底满是温柔。
表白……吗。
只希望这一次、他能用那首曲子,成功的将心意传递给她……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98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